第53章第一部·程天祐说,姜生,咱们回家吧。

上一章:第52章第一部·所有的事情在这里结成了结,然后汹涌而来。 下一章:第54章第一部·姜生,那叫《水边的阿狄丽娜》。

努力加载中...

程天祐对程先生这个称呼似乎很不适应,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看看我红肿的眼睛,叹了口气,说,姜生,咱们回家吧!

幸好宁信从里面走出来,见到我,微笑着招呼,就像对待自己的妹妹一样。她总是一个有心思的女子,能让任何人都感觉到她的善意,而且不温不火。哪怕你知道她的精明,都会被她的笑容和声音给感动上一番,觉得特别贴心。我昨天给她打过电话,说有点事情要来找她。因为她总是很忙,我怕不提前跟她招呼,在这里也找不到她。

一直没有仔细地看过这个女人,当知道她是明星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她还是很光彩照人的。我低着头与她擦肩而过,却被她喊住,她说,姜生,你最近好吗?

苏曼紧紧拉住我,她对我笑,姜生,你跟好我就是了,不用担心。

我当时真傻,就这样跟着她走。其实,我该早点儿离开才对,她这么讨厌我,怎么可能让我好过。

车上,苏曼并没同我讲话,车里的空气异常冷漠。我无比怀念在程天祐车上的时光,那场面跟两国交战似的,别提有多么火热了,就差同归于尽了。

苏曼再次走到我眼前的时候,宁信看看她笑了一下,看看手上的表,说,苏曼啊,恐怕我今天不能陪你去了,你得另找人了。然后,又看看我,问,欸,姜生,你有时间吗?有时间的话,就替我陪苏曼参加一个小活动吧。然后她很歉意地看着我和苏曼。

凉生的眼睛笑起来弯弯的,他说,我们的姜生,怎样都漂亮。

苏曼冷笑,一副鱼死网破的模样,不等下面乱成一团的记者发问,她先开腔,你们以后不要再问我,是不是同五湖星的老闆程先生有什么关係,你们看到了,我们没有什么关係?包养这两个字轮不到我身上!要说包养,怕你们该问问现场这个小妹妹吧?然后,她冲我冷笑,姜生,你躲什么躲!有本事做,没本事承认吗?

在“宁信,别来无恙”,我遇见了苏曼。

车行二十分钟,在一座大厦前停下了。门童赶紧走上来帮开车门,苏曼挽着流苏披肩,仪态万方地从车里下来。我倒是没穿礼服,却还是很狼狈地碰到了脑袋,真不明白,最近我的脑袋怎么这么受爱戴,动不动就伤着了。

我边抽泣边摇头,我说,程先生啊,我觉得我好像犯了很大的错误,让你损失很大的样子!

程天祐紧紧地将我护在身后,飞快地将西服脱下来,挡住我的脑袋,护着我走出了乱糟糟的大厅。保安将记者们挡在身后,可是我仍能感觉身后有无数的闪光灯在闪烁。生活在那一刻乱成一锅粥,我的眼泪滚了下来。

儘管我不喜欢苏曼,但是,对于宁信的要求,我不知道该怎样拒绝,最终我还是同意跟苏曼一起。

现在想想,凉生骗了我。如果我真的足够漂亮,那么,为什么还有这么多女孩子总是在我面前经过,而且骄傲得像一只孔雀?

苏曼看着宁信,又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说,好啊,就是不知道我能不能请得动姜大小姐。

我在“宁信,别来无恙”等了苏曼一小时,才见她从化妆间里走出来,髮髻梳得高高的,嘴唇上涂着鲜亮的唇蜜。她挑挑眉毛冲我笑笑,说,姜生,我漂亮吗?

我跟她说,我最近学习的压力很大,暂时不想在这里兼职了,想好好地度过高考前剩下的这几个月。

唉,我确实该回家好好地自卑一番,她们穿着漂亮而金贵的衣裳,总是某个大品牌的最新款式,而我,连买一支两块五毛钱的杂牌唇膏都要犹豫好久。奶奶的,今天我没带唇膏,就这样像一棵失水的小葱似的跟在水蜜桃苏曼身后,一同上了车。

跟着苏曼走进大厅的时候,我突然傻了。眼前的男男女女,一个个端着酒杯,交谈着。苏曼进门的时候,一圈人围了上来,闪光灯亮成一片。苏曼在人前,真是仪态万方,脸上的笑容始终淡定从容,完全不是台下那种刻薄的模样。我觉得自己与这里格格不入,白T恤蓝牛仔,我似乎才该是焦点。好在他们根本没有留意我。

当我看到她笑意盈盈地拉着我走向那个熟悉的影子时,突来的不安让我感觉到事情不妙。她喊,程先生,好久不见。

他的这个举动令很多记者表示不满,他似乎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大吼,斯文之气蕩然无存,他说,我可以还给你们相机,但是我告诉你们,她还是个孩子,要是她的相片登报或者上网,你们没有一个人会好过!然后他转身恶狠狠地盯着苏曼,说,包括你!

自己的名字从一个明星嘴巴里喊出来,感觉特别不真实。未央说得对,我就是一小村姑,见不了大世面,所以,当苏曼喊住我的时候,我特别手足无措,就傻乎乎地站在她面前。

她很理解地同意了,而且笑了笑,说,姜生,其实,我老早就想让你停下工作了,但是一直忙,也没有时间跟你说。我一直怕影响你的学习。然后就拖着我的手走进她楼上的办公室,说了很多亲密的话。

我被突来的状况给弄懵了,我并不知道这件事情对我的未来意味着什么,我只知道,在此刻,我唯一可以依赖的是程天祐,所以,我将脑袋紧紧地靠在他怀里,唯恐他离开。我被这无端飞来的横祸压身。

我舔了舔乾涩的嘴唇,点点头。她是漂亮的。奶奶的,在程天祐身边的女孩子,哪个不漂亮?记得我刚到省城读高中的时候,看着校园里那些漂亮鲜豔的小女孩,还问过凉生,我说,哥哥,如果我穿上漂亮衣服,是不是也很好看啊?

程天祐一言不发,将我带上车。他看着我流眼泪,递给我一方纸巾,他的声音有些嘶哑,可能是怒火所致。他说,姜生,你没事吧?被吓坏了是吧?唉,都是我不好,给你弄来了这么多麻烦事。

现场的记者似乎从程天祐的脸色上嗅出了微妙的变化,紧接着闪光灯在我的脸上不停闪烁。程天祐将酒杯扔在地上,冲开人群,将我紧紧揽在怀里,阻止他们继续给我拍照。他对身后的保安说,拿下他们的相机!

程天祐微笑着转身,当他看见我在苏曼身边的时候,脸色异常难看。我抬头看看苏曼,看到现场的横幅上写着:热烈庆祝苏曼签约五湖星文化娱乐公司。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