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第一部·姜生,那叫《水边的阿狄丽娜》。

上一章:第53章第一部·程天祐说,姜生,咱们回家吧。 下一章:第55章第一部·只有见识过烟火和爱情的人,才知道人世间的美好与凄凉。

努力加载中...

很久之前,每次看到凉生在乐器行外的玻璃窗前对着钢琴发呆,我总是想,如果我有钱,我第一件事情就是为凉生买一架钢琴。我总是觉得像凉生这种气质的男孩,就应该坐在钢琴边,像王子一样,演奏最优雅的旋律。嘴角微微上翘,将最美好的微笑在琴声中绽放。

车子七拐八拐,终于驶进一个院子里。自动门敞开的那一瞬间,我看了看程天祐,我说,呃,这是你的家?

我看着他,就像一个梦游者一样,乖乖地伸出手。他绕到我的身后,双手温柔地覆盖在我的手上,轻轻地,带着我,一个一个落在键盘上,音乐在我们两人的指端放缓了节奏。他的呼吸声缠绕在我的耳边,与钢琴声、鸟鸣声混成一体。

一直以来,只有凉生对我这样说过,他说,姜生,咱们回家吧!

程天祐的手从我的手上挪开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掌心出汗了。

程天祐点点头,很奇怪地看着我,眼神似乎是在询问,有什么不妥吗?

程天祐将我带到三楼,距离阳台很近的地方,绿色蔓藤爬满了窗檯。淡绿色的透明窗帘在风中翻飞,梦境一样。

他这样一说,我的脸立时红了起来。程天祐笑,说,姜生,你还是别叫我程先生了,我会觉得自己好老啊,我不就比你大那么几岁吗?你以后还是叫我天祐吧?

程天祐将我拉到钢琴边,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滑过琴键,一串流淌如水的音符跳入我的耳朵中。他对着我微笑,说,姜生,伸出手来。

我吐吐舌头说,唉,有钱人。一直以来,在我眼中,北小武就是小公子哥了。如今上帝又塞给我一个更巨大的公子哥。我才发现自己与凉生的生活是多么微渺。可是,我仍然觉得自己曾是那样幸福。

程天祐问我,姜生,好听吗?

程天祐问我,你知道,我们刚才弹的曲子叫什么吗?

车行了很久,在一群别墅区减慢了速度。我擦擦眼泪,问程天祐,我说,程先生,我只听金陵说过往深山老林里贩卖女孩的,没见过往别墅区里贩卖的啊。

小的时候,在魏家坪的草地上,每当烟筒开始冒起青烟,小孩子便被自己的家人喊回家里吃饭,只剩下我同凉生。凉生这时,就会拉着我的小手,说,姜生,别玩儿泥巴了,咱们回家吧!

天知道我当时怎么突然变得兴奋起来,我竟然出口就是,我叫你佑佑吧?说完,就兀自大笑起来。程天祐也笑,他知道我在同他开玩笑。好像很少人这么同他开玩笑,所以,他听了这么低劣的玩笑也肯笑得很开心。

回家,家里有凉生做的水煮麵,家里还有一只瘦瘦的小猫叫小咪。

初中的时候,母亲从邻村一收破烂的老头那里,给我们买了一辆自行车。虽然车子很旧,但是,我和凉生却高兴了很久。每到放学,凉生就在我们教室门前等我,他见到我,就笑,说,走,姜生,咱们回家吧。这个时候,我就会跳上他的单车。车子总是吱吱嘎嘎地乱响,北小武从我们的身后飞车而来,他总是嘲笑我,哎呀,姜生,你好好减肥吧,看这辆可怜的车子,都快被你坐毁了。我在车上冲着他做鬼脸。凉生微笑,回头,说,姜生,别听他的,咱们回家!

我点点头。

唉,想想,我当时的回答真够煞风景的,好在程天祐的心脏有足够的抗击打能力,他还是面带微笑地对着我,说,姜生,那叫《水边的阿狄丽娜》。

在那一刻,我突然感觉自己成了公主。我轻轻地回头,对着程天祐笑,眼中依稀有泪,我非常想告诉他,我真的很开心,因为我的指尖终于触碰到了钢琴的黑白键盘。

那是程天祐第一次跟我讲他的童年,他说起往事的时候,眼神特别深情,令人恍惚不已。

那天夜里,我第一次触碰了琴键。

一架白色的钢琴坐落在阳台边,周围只有鸟鸣声,显得格外安静。

我点点头,傻乎乎地说,叫钢琴曲呗。

凉生,我的指尖终于替你触碰到了钢琴的黑白键盘。

想着想着,我的眼泪流得更欢畅了。程天祐一边驾车一边紧紧握着我的手,他的手真温暖,温暖得像一个家。其实,他是以为我在为刚才经历的事情流泪。他并不知道,我的所有眼泪都与一个叫凉生的男孩有关。只有这两个字,才能完全刺痛我的神经。

而现在,我跟凉生已经很少说这样的话,再也不会有两个快乐的小孩,凉生牵着姜生的手,一起回家。

那天夜里,程天祐告诉我,他很小的时候,家教特别严,父亲总是让他跟弟弟两人学这学那,他本来并没有什么钢琴天赋,但是硬生生地被父亲逼成了半个钢琴神童。

金陵?程天祐皱皱眉毛,说,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啊?他彷彿又一时想不起来,看看我,说,你命好呗,那姜生,如果将你贩卖到这里给我做媳妇好不好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