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第一部·金陵的脾气我太了解了。

上一章:第55章第一部·只有见识过烟火和爱情的人,才知道人世间的美好与凄凉。 下一章:第57章第一部·我确实是一个易于耽于幻想的人,总期望好梦成真。

努力加载中...

这件事情我告诉了凉生,我问他,咱妈最近身体好吗?凉生摇摇头,说,不是很好的样子,不过,姜生,你别担心,妈妈不会有事的。

宿舍里碰见金陵,她正在收拾床铺。见到我,打了一声招呼,就低头做自己的事情了。我问她,咦,金陵,你昨晚在宿舍吗?

隔天早晨,我回宿舍的时候,正好碰上未央,她抱着课本去教室,看到我的时候,她笑得特别甜,她说,姜生,昨天你哥哥让我给你送水果,我在你宿舍等到大半夜啊,都没见你回来。你说,我今天该怎么跟凉生说啊?

金陵抬抬头,看看我,脸上的神色不怎么好,笑起来竟也显得勉强。可能是我被程天祐的话弄得神经兮兮的,所以,看任何人都觉得他们与往常不太一样。

金陵说,是啊,昨天晚上我住在宿舍。我以为会见到你呢。她看看我,皱皱眉头,说,唉,姜生,怎么事情这样麻烦。

北小武说,姜生,你就事儿多。我是随时打算回家,我跟你说过了我妈妈身体不好。

凉生点头,说,好,姜生,等哥哥带你回家。

他揉了揉我的头髮,说,小傻瓜,小九肯定告诉你了,我不是个好人。

未央笑,说,姜生,你别总是这样,把我想得那么坏。我都跟你道歉了,我不是故意的。这次,我一定不会跟凉生说,我发誓。

程天祐就笑,他说,我的傻丫头,你难道就不能说几句假话逗我开心吗?

程天祐说,他一直以来,不太跟我在一起,是因为他不想给我带来麻烦。他说,姜生,我怕自己给不了你安全,所以,我很少去找你,儘管,我总是很想你。但是他没有想到,他所有的坚持和忍耐,因为苏曼完全成了泡影。

我特别实在地点了点头。小九不在这座城市了,所以,我也不必担心程天祐听到这样的话而找她的麻烦。

程天祐无奈地摇摇头,说,好了好了,姜生,跟你说话是我最大的失败。你先睡觉吧,明天我得火速送你回学校。我明天就要暂时离开一下了。

我说,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说我不担心,然后跟他说北小武的母亲最近一直在生病。我问他,如果北小武回家看他妈妈的话,咱要不要也跟着回去?怎么说,北小武他妈还留给你一个陶罐呢。说到这里,我的声音低下去,我说,哥,其实我想回家看看妈妈。

我笑,你还是照实跟凉生说吧,免得再翻口供,让我在我哥面前更抬不起头来!说完,我就跑回宿舍整理课本,準备回教室上课。

我好奇地看着她,不知道她怎么会发出这样的感慨,但是我也没问。金陵的脾气我太了解了,如果她不自己先说出来的事情,就是你问她一千遍一万遍,她也不会说一个字的。我估计,她这样的人放到抗战年代,绝对是红色革命人士,辣椒水老虎凳在她面前,她也绝对不改改脸色。我这个人就不行了,按北小武的说法,我如果生在抗战年代,绝对是小汉奸一个。我虽然承认自己有些小人行径和阴暗心理,但是真不愿意被北小武这样奚落。大家都会美化现实,北小武不会。

北小武最近一直背着一个大包。我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背着大包不嫌累得慌,我们可是看着都觉得累啊。

程天祐笑,说,姜生,我真拿你没办法啊。

我说,假话逗你开心?好啊,我最会说假话了。然后我就眯着笑看着他,我说,程天祐啊,你是我见过的最大最大的帅哥啦!

他看着我说,姜生,我不在这座城市的这段时间里,你答应我,一定不要离开你们学校。我不是吓唬你,我不算是什么好人,很多人跟我有仇,但是他们不一定冲着我来,因为他们不敢,但是你,姜生,你不同,我怕别人会伤害到你。

程天祐刮刮我的鼻樑,说,去采人参!然后就哈哈大笑,说,笨蛋姜生,你不要问那么多了,我是奉了“太上皇”的命令出去找一个人,你还是早早休息吧!

我的心一沉,嘴巴却很冷淡,我说,随你说好了,反正凉生拜你所赐,已经对我失望透顶了,也不差这一次失望。

程天祐叹气,好了,姜生,我不吓唬你了。你也见过我在巷子弯的遭遇。他们带了枪,我根本没想到自己会活着。那件事并非因我而起,而是十几年前的一件煤矿惨案,我不过是想知道,那场矿难到底是不是真的是一场意外,就被那些不知来路的人几乎灭口。这仇恨本来不深,甚至几乎与我无关,你想想,我身上还有比这严重更多的複杂事情。所以,姜生,你知不知道,我真想杀了苏曼!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很认真地看着他,说,程天祐啊,你是不是写黑社会小说的,或者,是不是你的娱乐公司最近在投资拍跟黑社会有关的电影啊?

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程天祐说的话的严重性,我只是当听一个传奇故事,听得津津有味。我说,天祐,天祐,怎么你还去查案啊?难道你是卧底吗?

我嘟嘟嘴巴,很不解地望着他,你去干什么啊?

他说,姜生,我很担心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