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第一部·一时之间,四分五裂。

上一章:第60章第一部·这个名字太罪恶了,就是在睡梦里,都让我难于倖免它的荼毒。 下一章:第62章第一部·圣诞节的时候,要吃一个苹果。

努力加载中...

一时之间,四分五裂。

她没有去医院,她跟北小武说,她今天喝了一点儿农药,因为病痛实在太辛苦了。她说,她要去天宫做七仙女了。那时候,她的意志已经迷幻了,可是,当众人给她灌绿豆水解毒的时候,她的牙齿却咬得死死的,紧紧的。

那个本来张扬的女人躺在自家的大屋里,瘦得不成人形。

北小武最后对他的父亲破口大骂,骂他不是男人,骂他小肚鸡肠,骂着骂着他还是哭,还是哀求父亲回来。我同凉生看着北小武鼻涕眼泪流成一团,却不知道怎样去安慰,心里特别难受。北小武见求不动父亲,最后,将手机哐当摔在墙上。

我突然想起,她往日的凌厉样来,到别人家去,不带走点儿东西,是不肯离开的。同北叔吵架,每次都不死不休的感觉。

北叔一直对北小武的母亲心有成见,原因是她总是无中生有给他添了很多的麻烦,她总是四处宣扬她的不幸,宣扬北小武父亲的负心。可是,眼下看来,北小武的父亲并没有给北小武带回什么小姨娘来,所以,这很多年来,他们夫妻的关係很僵。

在她停止呼吸前的一段时间,她特别清醒。那时,只有我同北小武陪在她身边,别人都去忙着準备她的后事去了。而凉生,先回家照顾母亲去了。

我当时像傻了一样站在原地,我突然能理解,为什么北叔一直以来对我这么好,对凉生这么好,对魏家坪所有的小孩都不错。原因是他内心的惶恐,内心的不安,时时刻刻灼烧着他,让他不得不对我们这些失去亲人的孩子做一些补偿,这样,他的良心才能得以安慰。

北小武不顾一切拨通他父亲的电话号码,嚎啕大哭,他说,爸啊,爸,你快回来吧,妈妈不行了,就是她以前再不对,你也原谅她吧。

北小武抱着她呜呜地哭,他喊她,妈,妈,我是小武啊,咱去医院吧。

电话那端,北叔似乎也哭了,但是,他并没有应承要回来,只是说,他对不起她,让北小武好好替他陪陪她吧。

北小武的妈妈就睁开眼,看看他,脸上透出星星点点的欣慰来。他们的亲戚全都在周围,唯独北叔没有从河北赶回来。

北小武的母亲在停止最后一口气的时候,紧紧抓住了北小武的手,几乎用尽全身力气。她说,小武啊,无论别人和我多么恨你父亲,你都不要恨他啊,因为,你没有这个资格啊……话说到这里,她就不停地喘息,喘息,越来越凝重,越来越急促。

她对北小武说,其实,并不是她对他父亲造谣,她乾枯的手拂过北小武的脸,她说,孩子,女人的直觉是很灵的,妈妈和爸爸的事情,不是你们小孩子能看得通透的。然后,她残喘着,说,小武啊,这一辈子,你得做个好人啊,不要像妈妈这样,更不要像你爸爸。然后她看了看我,有些迟疑,但是,最终还是说了出来,她说,你爸爸,这辈子想出人头地,所以一直是不择手段。很多年前,魏家坪的那场矿难,就是他跟何满厚给捣鼓出来的,将引爆炸药的芯子给截短了……所以,那场矿难,埋了那么多活生生的人。五十条人命啊……只是为了从姓杨的手里夺过煤矿的开採权……

这个时候,我才理解,她为什么要喝农药,因为,她求死的决心是这样的大。而她又没喝太多,因为,她非常想见见她的儿子,她一直引以为傲的儿子。

到最终,她也没将剩下的话说完整,就离开了。

北小武终于像疯一样奔回了魏家坪,因为,他母亲这次不是病重,而是病危。我同凉生也跟着他疯奔回家。

北小武的母亲最终闭上了双眼。

是啊,世界上子女哪有痛恨父母的权利。或者,我对父亲的痛恨也是这样没有理由的,毕竟,他赐给了我们生命。

北小武也停止了哭泣,傻傻地看着母亲。他根本不愿意相信,此刻母亲所说的一切。他同凉生,同我,本来是最好的朋友,而现在,却成了有着这样渊源的仇人。而他的父亲,那个他一直敬重的男子,顷刻之间,竟然成了一个身负血案的杀人凶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