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第一部·圣诞节的时候,要吃一个苹果。

上一章:第61章第一部·一时之间,四分五裂。 下一章:第63章第一部·他难过,因为……姜生啊……对不起……雪王子爱不起你……

努力加载中...

我冲她吐吐舌头,多少年了,我吃了无数的苹果,也没见得我生活得多么平安啊。但是,我仍然对金陵的好心表示感谢,毕竟我得好好表现一下自己是一个心存美丽愿望的女孩不是。

北小武变得异常沉默,常常对着书本发呆。每次,从他们班门口经过的时候,看着他那个样子,我的心就无比酸楚。我想,如果,如果小九看到了,会不会心疼,会不会流眼泪呢?

北小武现在在我面前一口一口地嚼着苹果,我知道,他肯定也想起了小九,否则,他不会嚼着嚼着,眼圈就渐渐变红了。

下午的时候,我也学着金陵的样子,送给北小武跟凉生每人一个红苹果,他们都为我的体贴表现出无比开心,双双当着我的面,在冰冷的雪地里啃苹果。结果,他们双双啃出一条虫子来。

学校门前三十米处是公路,路灯像一个个沉默的少年,对心事缄默不语,雪花依旧在空中飘飞,如同上帝撒向人间的花瓣。我的视线就在这漫天雪花和灯光下变得迷离起来,脚步突然迟疑了起来,因为在正对着学校的路灯下,我看到了一个孤单的人影,在灯下不停地徘徊,徘徊,心事满怀的模样。

唉,私下里,我真是一个小人。

下课后,雪地里就堆满了脚印,大大小小、歪歪斜斜的,高中生活里,下雪是一件蛮令人开心的事情。

我提议到金陵那里去,是因为去北小武那里不方便,因为何满厚就在他的对面。我知道凉生不喜欢见到他,而我,虽然救了他,但是,我也不愿意见到他。有些人,总是你的伤,让你不愿意面对。

忘了说,小九就是在那个圣诞,啃着苹果满街乱晃的时候遇见北小武的。北小武看见她红得跟胡萝蔔一样的小手,搭讪了一句,你这样不冷吗?三九天的啃苹果。

不仅是我,我身边的北小武也停住了步子,我转脸看着他,他脸上的肌肉开始抽动,鼻尖开始冒汗,雪花一片一片落在他的肩膀上,时间彷彿定格在那一秒钟。

或许,我对小九最初的不喜欢,可能也与吃不到糖醋里脊有关。

雪花随着圣诞的到来,来到了北方的城市。北方一直缺少南方的山水明秀之色。但是,每年冬天的时候,北方的雪确实漂亮得异常。

竟然会是小九。

我同程天祐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联繫了,不知道他曾经说过的那些动听的话,是不是还是算数的。我想,如果是算数的,那又怎样?我喜欢他吗?想同他在一起吗?我还记得在别墅的那个夜晚,他的手覆在我的手上,很温暖的掌心,很明净的微笑。至少,在黑白键盘流淌的悦耳音符中,我感觉到了很大的开心和幸福感。

我的眼泪不住地往外流,小九,小九,她真的回来了。

我扯扯他的衣裳,说,咱今晚去金陵那里聚会吧!毕竟是圣诞夜了,一起祈祷一下,咱明年都能金榜高中。

当天晚上,我们像雀跃的小鸟一样,飞奔出了校门。我们準备先到超市里买点儿水果零食可乐一类的东西,再飞奔到金陵的小窝。唉,我真没出息,一提吃的,脚上就跟长了风火轮一样。

中午的时候,在宿舍里,金陵给我削好一个苹果,放在手里,说,姜生啊,圣诞节的时候,要吃一个苹果,那么,下面的日子,你便会平平安安,你所想的事情也都会有完美的结果。

我们的小九,北小武的小九,她竟然回来了!

怎么会是小九?

记得高中的第一年,我第一次意识到有圣诞这么一个美好的节日时,我曾经跟凉生赖着要礼物。凉生最终在学校周围的小饭馆里,请我吃了一道糖醋里脊。从那天后,我就开始有一些很白痴的念头,我想如果天天是圣诞该多好啊,那样,我得吃多少糖醋里脊。

当天傍晚,我们四个人均跟自己的班主任请了病假,说是吃凉苹果吃得肚子疼,要去诊所里检查一下。现在想想,当时幸亏我们的学校没有诊所,要不,我们怎么可能有这样美好而简单的藉口呢。

是小九!

这件事情,我偷偷说给北小武听过。北小武请我吃了小半月的糖醋里脊,直到那个叫小九的女生出现,他忘记了他背负的责任,大脑直接成了空壳,将我扔在一边,天天同小九腻歪在一起。

是的,是的。

北小武母亲的离世,让冬天特别早地到来了。

我的手怎么就这么背呢,刚从学校的商店挑的两个苹果,千挑万挑,竟然挑了两个长虫子的?我发誓,它们的表面光滑无比,豔丽无比,根本看不到任何疤痕和虫眼儿。

如果,如果,如果你也想遇到一份久违的幸福,那么圣诞节的时候,请你一定要完整地吃一个苹果,那么你等待的人,一定会在某个飘雪的圣诞,重新出现在你面前。

所以,小九一直都这么跟北小武说,跟我们说,她说,圣诞节的时候,你一定要吃苹果。

就这样,他们认识了。

他一直没有再联繫他的父亲,而我也没有将北小武母亲临终的话告诉凉生,我宁愿那只是她说的疯话。我不想凉生再次难过,事情过了这么久了,很多事情都可以随时间湮灭掉。

我看着北小武抱起那个孤单的女子时,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讨厌啊,怎么圣诞节让人流眼泪呢。

当路灯下的那个人影站住,抬头的那一刻,北小武再也停不住脚步,像发疯一样跑过去,他的声音抖动得厉害,几乎压抑得嘶哑,他喊,小九。

在这个下着雪花的圣诞,她像一片洁白的雪花飘落在我们面前,一身洁白,似乎全世界的纷扰都与她无干。

北小武把虫子挑出来,扔在地上,活活冻死了,然后他继续大嚼。我想他一定是记起,那个叫小九的姑娘,因为小九也说过,圣诞的时候,你一定要吃苹果。不过她的版本是,如果圣诞节的时候你吃苹果,你所期望遇见的人就会平平安安地出现在你面前,而且,终生,他都将平平安安的,而且,你们之间一定会有一个完满的结果。

心疼我是一个拿糖醋里脊或者红烧肉做终极理想的孩子。

这样的话,我没有说给凉生听,我怕他心疼。

我想,我一定一定好好记住那个夜晚,对我这样的女孩子,无论当天,谁是王子,我能记住的是那个夜晚的瑰丽和梦幻就已经足够温暖了。美好的回忆就像一枚叶子,搁置在你心底最隐秘的地方,等待垂垂老去的那天,然后,你再拿出来看看。当苍老的你,如果还因为这枚宝贵的叶子,会像一个少女一样微笑时,那么,这一生,总算不曾白白地经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