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第一部·至今,我还记得你第一次哭的模样。

上一章:第65章第一部·有一个叫做程天祐的男子,他像极了凉生,他爱着我,喜欢着我。 下一章:第67章第一部·我只是觉得这一刻,世界上充满了血腥的味道,突然不见了阳光。

努力加载中...

我还是点点头。是的,如果他能幸福,我可以做任何事情。

这是一个四岁的小女孩对一个六岁的小男孩萌生的最初心愿,也将是她一生不会变更的心愿。

我难过地点点头。

我先愣了一下,然后笑,说,你这是开什么玩笑呢?当然不会了,而且这样的假设也根本不可能存在。我小心翼翼地看着她,说,金陵,这些问题都与你的成绩有关,还是与牛顿三定律有关?

考试过后,有几天讲评试卷的时间,这两天,我们就比较轻鬆。

我可以对着魏家坪上任何一个小男孩做鬼脸,他们都不会像你一样,被我难看的鬼脸吓得大哭,用胳膊挡住脸,努力地憋住声息。凉生,至今,我还记得你第一次哭的模样。当时我就告诉自己,一定不要让你再流泪了。

我点点头,毫不迟疑地回答,当然了,你和小九都是对我很重要的朋友。

我不理解她为什么变得这么严肃,但我还是很认真地点点头。

金陵笑,擦擦眼泪,说,那么姜生,你有好朋友吗?

由他的话看来,凉生的成绩肯定也不错。北叔曾经说过,姜凉之是魏家坪唯一的文化人,姜生,凉生,你们俩将来会是魏家坪更大的文化人。

一直以来,我很犹豫,要不要告诉凉生,要不要让他知道。可是,知道了又能怎样?难道能将时光退回到十四年前的那个黄昏吗?

金陵说,那么你会为你喜欢的人做任何事情吗?

我从来不敢想像,北叔居然是那场灾难的製造者。我只以为是上天给我和凉生的命运带来纠结,万万没有想到,导致了我家庭悲剧的人竟会是北叔。

金陵收住眼泪,说,姜生,你讨厌。我不是理科生,别跟我讲什么“牛顿三定律”。

而我,也会在那个阳光挂满半个山坡的美丽午后,和小咪一起等待妈妈从外面干完农活回来,然后甜甜地喊她一声妈妈。那么她这一生,虽然委屈,但不至于像现在这么痛苦。

我并没有关心金陵为什么问我这样的问题,因为北小武在宿舍楼下等着我,今天我们要到他那里找小九,他的成绩考得不错,想“大宴宾客”。

金陵说,姜生,你喜欢过吗?你真真正正地喜欢过吗?

金陵的脸突然变得非常悲伤,眼睛紧紧地盯住我,生怕错过了我脸上的任何表情,她说,那么你会为了你喜欢的人伤害你的朋友吗?

如果,没有这场矿难,凉生应该很幸福地在城市里成长,像个王子一样无忧无虑,不需要经历这么多辛苦和酸楚。

我似乎没有受到程天恩这个疯子多大的影响,成绩依旧强劲。班主任很满意地看着我,说,姜生,你跟你哥,将会是我们学校的骄傲,好好考!

金陵的成绩似乎并不如意,她趴在宿舍的铺上哭了很久。我都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我拍拍她的肩膀,她突然抬头望着我,说,姜生,我问你一件事情,你要跟我讲实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