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第一部·我只是觉得这一刻,世界上充满了血腥的味道,突然不见了阳光。

上一章:第66章第一部·至今,我还记得你第一次哭的模样。 下一章:第68章第一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是吗?

努力加载中...

从那天起,我一直活在自责之中。我觉得是我的傻,导致了小九同北小武的不幸。我真的特别痛恨我自己,如果有那么多同情心,为什么非要滥用在那个叫做何满厚的小瘪三身上。就因为我的同情心滥施,我伤害了小九,间接伤害了北小武。

我的脸上热辣辣的,觉得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所以,羞愤之下我抡起暖瓶“哐当”砸在何满厚后脑勺上,何满厚重重倒在地上,不停喘息。

北小武说,他妈的,我是你北爷爷,她就是你北奶奶!

那些日子里,徬徨似乎成了一个巨大的容器,将我的整个心脏都装在里面,除了徬徨还是徬徨。我想要的快乐和幸福,就好像在命运的翻手和覆手之间。我本来开心地在翻手的幸福中微笑,转瞬却在覆手之下,一切全都失去。

北小武的血液已经开始倒流了,整个脸都变得扭曲起来,他狠狠地将拳头砸在门上,鲜血直流,然后,他不顾一切冲出门外。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去找小九,我只是觉得他像一头发疯的雄狮,充满了危险。

北小武冲我吼,姜生,你他妈的给我看看你救的白眼狼。说完,他将小九紧紧抱在怀里,不停给她擦脸上的伤。小九呆呆地,一句话不说,只是挣扎着要离开这里。

我找不到小九,也找不到北小武。我天天在学校的围墙边看外面的世界,我想像着北小武带着小九回来,然后,他们幸福地对我笑,说,傻姜生,那只是你做的一个噩梦。

当我同北小武兴沖沖地来到小九的屋外时,就听到小九发疯似的呼救声。北小武将手中的水果扔了一地,疯一样沖上楼去。我紧紧跟在他身后。

凉生紧紧握着我的手,他说,姜生,别胡说,北小武不会怪你的。这样的事情,谁都预料不到。

因为北小武的母亲已经去世,没有北小武父亲的具体联繫方式,学校也无法找到北小武,更没有办法找他的家长对他进行思想教育。

何满厚得意地笑,说,怎么了,你不会不知道这婊子的妈妈现在还在河北伺候你老子呢吧。这婊子还是雏儿的时候,就跟你爸爸上了床,他身边的人没有一个不知道。你爸爸太不是人了,怎么弄了这么大一顶绿帽子扣在自己儿子身上?

他的话,让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

何满厚笑得特别开心,整个楼里,只有他疯狂的笑声。他指着小九,说,北小武,你们北家真他妈是一窝畜牲!你爸爸玩完了的烂货,再扔给你,你他娘的还拿着当宝贝啊!

我问凉生,哥,我是不是一个很讨厌的女孩啊?我怎么给大家添了这么多麻烦?我说,我害了北小武,我害了小九……

我就哭了,我说,哥,北小武都骂我了,他说是我害了小九。哥,其实我不想这样,我真不想这样的,我那么希望他们幸福。

我当时觉得整个世界都乱了,何满厚在地上苟延残喘。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觉得这一刻,世界上充满了血腥的味道,突然不见了阳光。

何满厚在地上咧着嘴沖北小武笑,他晃着肥胖的手指指着北小武,不就一鸡窝里出来的女人,你这疯小子跟我急什么?

可是,他们一直没有出现,我所见到的只是川流的车辆在这个城市里穿行,如同流水一样,不知道装载着谁的喜悦抑或悲哀。

何满厚仍然笑,晃着脑袋沖北小武指手画脚,很吃惊却很轻蔑的表情,怎么,这是你女人?

推开房门,却看见何满厚正将小九死死地压在身下,撕扯她的衣服,小九的头髮乱成一团,脸肿得厉害,可能是被何满厚给打伤的。

何满厚虽然不高,但是力气很大。所以儘管北小武很高,但是毕竟精瘦,也佔不了太大的上风。

小九躲在我的身后,嘴角噙着血丝,她像一个受惊的小鹿一样,惊恐地看着北小武同何满厚摔打成一团。

何满厚越说越得意,根本没留意自己的血已经淌了一地。

北小武疯了一样将何满厚揪起来,狠狠踹在地上。何满厚并没想到我们会回来,他可能以为这个屋子已经换了人。就像我根本不会想到,他会突然回到出租屋一样。

北小武伸出手给了何满厚几拳,他像疯了一样,眼睛血红。他说,你要侮辱小九,我废了你!

北小武像雕塑一样呆立在原地。小九的脸变得煞白。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北小武竟然是将她妈妈带走的那个男人的儿子,而她曾经的不堪,本来渐渐被我们淡忘,在今天却更清晰地放大在北小武面前。更重要的是,那个老男人居然是她喜欢的男孩的父亲。就在这一刻,小九崩溃了,凄厉地惨叫了一声,就冲出门外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