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第一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是吗?

上一章:第67章第一部·我只是觉得这一刻,世界上充满了血腥的味道,突然不见了阳光。 下一章:第69章第一部·命运是一个无常的轮盘,你永远不知道下一轮,它将会将你置身何处,置身何事。

努力加载中...

我们就这样安静地坐着。

北小武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小九说,她想见我的时候,就来找我。凉生,你别担心我了,我没事的。说完,他看都没看我一眼,就离开了。

北小武是在春节放假前回到学校的。他回来参加了考试,也接受了学校的处分。

凉生问他,小九也回来了吗?

我心里突然难过起来,小九说得对,程天祐虽然像凉生,但是,他毕竟不是凉生。在凉生的心里,我是百分之百的位置;而在程天祐的心里,我似乎只佔了很小的一部分。因为他的心那么大,装了太多东西,他有太多想要得到的东西,太多的慾望,所以,可以分给我的地方,就变得那么小。

很久之前,我也常同小九来巷子弯,对这里的美食进行疯狂地掠食,就好像两个饿死鬼似的。那个时候的小九,化着浓妆,染着鲜红的指甲,穿着各类主题的衣服,她对每一个过往的男子评头论足,吐出的烟圈常常呛得我直流眼泪。

其实,她的笑容并不如她的语言那样坚强,我能看出她眉头间的伤痕,能看到她的犹豫和忐忑。小九的眼睛是我见过的最清澈乾净的眼睛,它们从来藏不住心事。

小九笑,你没做错什么,北小武不该怪你的。然后,她又笑笑,说,姜生,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是吗?

北小武点点头,不说话。

我点点头,说,小九,对不起。

小九指指对面的中年妇女对我说,我妈。

我相信凉生,他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就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如今的小九,安安静静地坐在巷子弯,沉默不语。

两个字,简短明了,可能她怕多一个字自己的声音都会多一分颤动,儘管她百般掩饰,我仍能听出她声音中的哭意。

那一天,我才知道,小九的母亲跟着北小武的父亲在河北的时候,吃尽了苦头。北小武的父亲去河北就是为了躲牢狱之灾。那天,在巷子弯发生的惨案——程天祐被枪击的事情,就是北小武的父亲撺掇何满厚做的。因为,程天祐企图查清十四年前,魏家坪的那场矿难。我不明白,为什么程天祐会同魏家坪的矿难扯上关係,或者他为什么会对魏家坪的矿难这么感兴趣。小九说,为了钱吧。似乎程家有意将势力扩展到魏家坪,对那些煤矿很感兴趣,而北小武的父亲又是魏家坪的势力人物,所以要想侵吞了魏家坪的煤矿,必须先清了北小武的父亲。所以,程家可能顺藤摸瓜,摸到了北小武父亲十四年前的那段黑暗史作为要挟。然后,北小武的父亲决心拚个鱼死网破,来到省城对程天祐下了毒手,以警告程家。他们随后就逃往河北。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程天祐并没有死。那天在巷子弯,我和小九救了他。

我抬头看看凉生,凉生转过脸,看看我,眼睛水一样湿润。他说,姜生,别难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就在程天祐错开枪那一瞬间,子弹从她胳膊处划过,她的精神就在那一刻崩溃了。说到这里,小九哭了,可是她的母亲却木木地坐在她对面,贪婪地看着小九手里的龙虾,并没有看到她女儿脸上的泪水。

当我走到她面前的时候,她抬头,看看我,眼神中有些迷茫。似乎,我的出现,又让她想起那个夜晚的不堪,又让她想起了那些污秽不堪的往事,所以,她迟疑了很久,才同我打招呼。她说,姜生,你们要放寒假了吧?

我是在巷子弯碰到小九的,她正陪着一个疯疯傻傻的中年女人在吃小龙虾,那个女人坐在她对面,小九很耐心地给她剥开壳,放在她嘴边。中年女人吃得很快,眼睛直直地盯着小九手中的每一只龙虾。小九脸上的表情很安静,安静得就像一个没有童话发生的秋天一般,阳光和煦,轻风拂面。

我和凉生去找他的时候,他根本不肯看我。我站在凉生的身边,无限的委屈。

我没有告诉小九,我与程天祐的事情,更没告诉她,我终于遇见了一个更像魔鬼的人物,他就是天恩。

那一天,我和小九坐在巷子弯的小店里,为小九的母亲剥龙虾。阳光辗转过巷子弯狭窄的过道,划过小九的睫毛,投下浓密的阴影。

我张张嘴巴,想同他说话,却被凉生轻轻地拉住。凉生说,那有时间我们去看看小九,她现在在哪里?

小九的母亲疯了,因为北小武的父亲最终将她给遗弃了。她跟他受尽了漂泊之苦,抛家弃女,陪他流亡。而最终当程天祐找到他们的时候,北小武的父亲却用她堵在了程天祐的枪口上,自己逃跑了。

人世间,总是有太多的爱情幻灭。她用一份不可寄託的爱毁掉了一个家,以及一个花一样的女孩。我不知道小九心里恨不恨她。是不是恨过了,剩下的就只有悲悯的血缘亲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