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第一部·她看着我们,想从我们这里知道确切的答案,生怕银行的人欺骗她。

上一章:第69章第一部·命运是一个无常的轮盘,你永远不知道下一轮,它将会将你置身何处,置身何事。 下一章:第71章第一部·我说出了一个很神奇的想法,我说,北小武,你没给她画那啥人体写真吗?

努力加载中...

金陵笑,说,姜生,你公平一点好不好?人家两个人什么都没干,你就给人家冠上“光天化日缠绵”这样的大帽子。嘿嘿,姜生,似乎很多妹妹都喜欢吃哥哥的飞醋,你说,有这样的必要吗?

整个冬天,我一直在母亲的被窝里取暖。我像一只小猫一样靠在她的身边。凉生弄了很多的柴火,将整个小屋弄得暖烘烘的。这似乎是一个很温暖的寒假。

在车上,凉生见我一个人在傻乎乎地发愣,就推了我一把,他说,姜生,你想什么呢?一脸花痴的模样?

我不理她,也冲着凉生黑着脸。

春节的时候,北小武没有回家,因为他没有家,更因为他想留下来陪着小九。那个叫小九的女孩,她有着世界上最清澈的眼神和世界上最灿烂的笑容,没有人捨得失去她,捨得她失去最美好的一切。

未央笑笑,对凉生说,我们的姜生就是词彙量丰富,联想能力强。然后她很亲热地抱了我一下,说,宝贝,春节快乐啊!等回来,一起到“宁信,别来无恙”玩啊。

凉生笑,说,姜生,我真怕了你了,什么大脑啊,你就不能想点别的吗?

我同凉生回家之前,帮金陵把宿舍的行李全部搬到了她的出租屋。金陵说,姜生,我提前祝福你新年快乐了,你要保重。

我的眼睛酸酸的,连忙转过头去,盯着电视,生怕眼泪落到母亲眼前。这二百元,是病床上的母亲靠给别人穿项链换来的,每穿十根项链五分钱。需要耗费很长的时间,她才能将一毛一分的钱全部积攒起来,然后再拖着生病的身体到县城的银行里,给我同凉生换成两张崭新的一百元。只是因为,新的整钱看起来才够好看,才够吉利。

凉生说,姜生,你别急,我只是不想你谈起她不开心。一个让你那么不开心的人,你没必要提起她,不值得。

我本来想跟他争论,这是什么破理论!那个叫未央的女生这辈子注定就是要活在我的生活里了。既然你将她带进了我的生活,又要让我对她视而不见,到底是我该戳瞎眼睛还是让她去学隐身术呢?最终这些话,我没有说出口。新年快到了,我不想再同凉生闹彆扭。我们之间,在过去的两年里,有太多的不开心发生了。再说,我只有半年,就要同凉生相隔天涯——我没法保证,我们会读一个大学。所以,我宁愿现在百般珍惜他的笑容,将来没有他的冬天里,我就把他的笑容放在心里,好好取暖。

我说,没怎么,就是快站成化石了。

凉生将头靠在车窗边,不住地笑,看着我傻乎乎的样子,继续笑。

我拥抱了她一下,笑着说,宝贝金,你也要保重啊,等我回来,咱再凑到一起吃火锅啊。

我说,想啊,我还想,如果我是女皇的话,我该怎样扩充我的后宫,怎样防止那些男妃们相互争宠,防止他们把一些漂亮的男妃在进宫的路上就给我抛进护城河里……

母亲还很害羞地说,这钱是她将一大包零票拿到银行里兑换的。她说,姜生啊,现在银行数零钱竟然收费了!你们知道吗?她看着我们,想从我们这里知道确切的答案,生怕银行的人欺骗她。

凉生偷偷地擦眼泪,他说,妈,你别这么说,说了我的心怪酸的。不是过年吗?就该高高兴兴的,等凉生将来工作了,一定将你接到城里去,一定给你在城里买一栋房子,也让你逛公园逛超市,让你坐出租车……说完这一些,他就深深地低下了头。

她这热情的拥抱,真让我消受不起。我真不愿意她总是当着凉生的面对我这么亲热,好像我们是失散多年的亲生姐妹似的,然后,背地里却给我使小心眼。我突然想起一个很好笑的情况,如果是在古代,将未央送进后宫里,绝对是争宠的好手,而且,她的对手都会死得很惨。当然,我估计会更惨,恐怕连进宫都进不了,就让别人给丢进护城河里了。

母亲似乎有些疲惫,看着我和沉默的凉生,靠在枕头上说,你们都长大了。姜生也是一个十八岁的大姑娘了,总该买点什么自己喜欢的东西。然后她又看看凉生,说,凉生啊,妈一直觉得对不起你,让你晚上了两年学,这样,你大学毕业都二十四岁了。家里也没有什么底子,没法给你盖新瓦房,给你娶媳妇,一切只能撂在你的肩上,看你自己努力了。妈欠了你两年时间啊,让你将来的生活会很紧张……

我突然想起了《十八相送》,需要这么缠绵吗?光天化日地。

那天我很不开心,因为凉生让我等了很久才出现,他身后还跟着未央。

除夕夜的时候,吃过了饺子,母亲破天荒给我和凉生封了红包。我打开来看,却见里面躺着一张崭新的一百元。凉生的红包里也是。这种红包是母亲亲手用红手绢缝製的,她说这样看起来比较吉利,财不能外露的,否则这一生都不会有福气。

凉生,母亲,两个最亲爱的人一直陪在我的身边。

凉生说,姜生,你怎么了?

凉生点点头,说,好了,姜生,我浅薄好不好,最不喜欢你跟我说未央了。

我吐吐舌头,对他笑,我说,哥啊,我刚才想,我没进后宫就被人扔进护城河里了。然后,我在替自己可惜,你想,要是当朝的皇帝恰好是一个大帅哥,我这不就错失了一辈子好姻缘。

我说,有什么好笑的,难道哥哥你不喜欢漂亮的女孩子?如果你不喜欢漂亮的女孩子,那你为什么会喜欢未央呢?其实,哥哥,你不要总是笑我浅薄。要说起来,你比我还要浅薄!

当时,我的心无比酸楚,觉得自己特别没用,没有足够的能力让母亲过上好日子。

我和凉生围着炉火给母亲讲学校里发生的事情。母亲微笑着看着我,脸上的微笑很动人,似乎这暖融融的氛围,让她感到了无限的满足。只是,在半夜里,她咳嗽得特别厉害,整个人似乎会窒息一般。

我皱眉,为什么?难道我说她坏话了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