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第一部·姜生,人在做,天在看!你何必这么毁我。

上一章:第71章第一部·我说出了一个很神奇的想法,我说,北小武,你没给她画那啥人体写真吗? 下一章:第73章第一部·我的生命力那么强,怎么能让未央给摧残死了呢?

努力加载中...

可是,后来程天恩发生了那样的不幸……至于他们之间现在到底怎样,小九也并不是很清楚。这时候,我才想起,自己在金陵的门外遇到过程天恩。当时,我只是以为程天恩是跟蹤我,却不知道他同金陵的关係。

一时间,整个大厅的灯全部光亮起来。

这是未央的衣服。这件漂亮的单品,让我和小九在阳光百货的橱窗外看得流了一下午口水。所以,当未央送我和凉生回家那天穿着这件衣服,我才知道灰姑娘同公主的区别,灰姑娘因为王子的仁慈才变成了幸福的公主;而公主呢,本身就是公主,本身就是无限幸福无限荣耀。

未央的眼睛如同犀利的剑,直插向我。她走上前,举起手,给了我一巴掌。我当时就愣了,我本来还在想灰姑娘和公主的区别,就被她这一耳光给打傻了。

可是,第二天,在“宁信,别来无恙”,我还没来得及跟金陵说几句知心话,警察就将整个大厅团团包围了。

未央说,姜生,人在做,天在看!你何必这么毁我!

这是宁信为庆祝未央的生日举行的“清纯派对”,来的人大多同未央有关,或者同宁信有关,没有任何一个外来的客人。为了今天的派对,宁信停业了一天,很显然,她对这个小妹妹的宠爱很深。可是,就当我们戴着面具踏着音乐节拍狂欢时,警察将整个大厅包围了。

她可能很不满意凉生这么袒护我,所以她也沖凉生吼,你这么袒护你妹妹,你为什么不去喜欢她?不去娶她?你们这对乱伦的猪!给我滚!

未央站在大厅里,呆若木鸡,看着姐姐被带走。

未央瞪着眼,吼,我侮辱她怎么了?侮辱她怎么了?你打我啊!凉生啊凉生,这两年多,你当我是白痴吗,你当我是瞎子吗,你当我看不出你的心思吗?我喜欢你,所以你一皱眉,一眨眼,我都能清楚你心里在想什么。你是一个将感情隐藏得很好的男孩,所以,别人都以为你对我好。可是,你对我好吗?我根本他妈的就不如你陶罐里的那株生姜!未央同凉生,未央同凉生,本来就是一个给人看的假象!对不对?只不过是你太不敢面对你妹妹了。凉生啊,你真不是人!

凉生拉着我就离开了“宁信,别来无恙”,离开前,他说,未央,你给我记好了,你骂我什么都可以,但是,你少侮辱姜生!

这时候,四个警察牵着四条狗走了进来。我从小就怕狗,可是,我觉得做吃皇粮的狗可真幸福啊,永远不用像小老百姓的狗那样狗心惶惶,担心打狗的铁钳将自己夹得脑浆涂地,惨死街头。唉,吃皇粮的狗啊,什么时候,姜生这样的小孩能有你一半的幸福呢?

当时,金陵的脸色异常苍白,她紧紧地握住我的手,力道太大,我的关节有些吃疼。

她一边流泪一边抓凉生的手,尖锐的指尖在凉生的手背上抓出淋漓的血痕。凉生没有反抗,任凭她抓,脸上的泪痕明明暗暗。我看了异常难过,上去拉未央,我说,未央,未央,你别不要凉生啊,他那么喜欢你。

就在那一刻,我突然想起了金陵的眼泪,也明白了为什么,当时她在高一的时候,对凉生最初的好感。因为凉生身上,有着程天恩曾经的影子。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缉毒犬。因为,当他们在一堆衣服里翻出一样东西的时候,变得兴奋不已。他们把狗牵开,从那件粉红色的羊绒大衣中,翻出了三包白色粉末。

为首的警察问,谁是这里的主管。宁信从人群里慢慢地走出来,她怎么也想不到,她这里也会遭遇这样的突击检查。好在今天是为未央举行派对,这个PUB里不会有任何藏污纳垢的事情发生,所以她也极其从容地走了出来。

就在警察离开那一刻,周围的人都散尽,很少人过来安慰未央。小九也悄悄地离开了,北小武紧紧跟在她身后。金陵的唇色发白,被远处的程天恩狠狠瞪了一眼后,她也离开了。程天恩似乎并不关心我的存在,随着金陵离开了。

我暗下决心,一定要让金陵同程天恩这个魔鬼一样的男子脱离关係。

未央还没开口,就见宁信将衣服拿过来,穿在身上,系好纽扣,将双手抬起。那些警察给她戴上手铐,她连看都没看未央一眼,就离开了大厅。

从小九那里,我得知了关于金陵的很多事情。她的父母常年在国外,她跟着奶奶过日子。从十一二岁的时候起,便经历了一段很“飞”的过往。未央并没有骗我,金陵同小九一样,都有过一段凌乱不堪的青春过往。

她的话说中了我的痛处,所以我就很配合地流出眼泪。

警察们又做了更详尽的搜查,对我们这些人做了详细的询问。我们这些人,大多是学生或者底子乾净的朋友。只有小九曾经有过不好的纪录,所以,警察对她的询问时间也比较长一些。后来,没有新的发现,警察们便离开了。

凉生一把推开她,紧紧护在我的眼前。他并没有想到,未央会有这样的举动,这是他永远也不能理解的,同样,我也无法理解。

他们扬起手中的衣服,沖所有人喊,这是谁的衣服?

凉生这才明白,她怀疑我将毒品放在她的口袋里,陷害她。因为她自认为在这个大厅里,没有人像我这样对她有深深的怨恨。可是,她也太高估我的智商了吧。我绝对没有这份智慧研究出这样的毒计。再说,我也就是不喜欢她,要谈恨,她还真不够资格。而且,我哪里有那么多钱去买这么多毒品塞到她衣服里,还有能力提前联繫好警察一唱一和地来抓一个现场?她当这是封红包呢!有那么多钱,我会去买那件粉红色的羊绒外套的,这才是王道!

可是,我还是那么喜欢金陵。有时候,我们走过的路,常常会令自己充满幻灭感,但是这并不能说明,我们是故意的自暴自弃。如果有千万分的宠爱,我们宁愿自己像一个公主一样骄傲优雅着。

未央将所有的戾气都爆发在我身上,她狠命地踹了我一脚。我感觉小腹剧痛,失去平衡,就直直地倒下,收银台尖锐的桌角直直抵上了我的后脑,眼前,一片暗红。只有凉生痛苦的呼唤声,顺着额角温热的鲜血,绕在我的耳际。

警察拿出相关证件,要求现场所有人不许离开。我看看四周,都已经被警察包围住,而且他们还带着枪,谁这么想不开,敢逃跑啊?万一他们一高兴,啪一枪将我给击毙了,还得说我是拒捕导致了枪击事件。我可就光荣殉职了。

我估计,我上辈子做猫的时候可能不小心抓了她很多次,以致于她总是想将我给人道毁灭了。

金陵认识程天恩是因为初二时久居外地的程天恩到她们学校借读。那时的程天恩读高二,是一个纯白色的男孩。总有这么一个男子是魔力无限的,金陵喜欢上了这个长髮的男孩,喜欢上了他身上独有的那种清爽的气息。也是因为程天恩,她变得无比的纯净,彻底蜕变成蝶。

只要有一个男子,能像王子一样,给我们足够的关注与担待,我们便能穿上玻璃鞋。就像童话中,那样爱和生活。

可怜的我,现在连灰姑娘都不是。

我们总是这样,一厢情愿地将自己不能割捨的喜欢,转到那个与心爱过的男子或女子有着相似眉眼的人身上,企图能在他们身上延续那份不可企及或已经消失的爱和眷恋。

可是,这女人也太狠了,一巴掌将我打得不成人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