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第一部·幸福啊,到底是什么模样。

上一章:第76章第一部·巷子弯,最终也是我们命运扭转之地。从此,两不相干。 下一章:第78章第一部·姜生,答应天恩的你一定要做到。

努力加载中...

小九离开的原因,我并没有告诉北小武。

凉生清澈的眼里蓄满泪水,久久不坠。

因为要参加高考,母亲下葬后,我和凉生便匆匆回校。那时候,我突然学会了一个新的句子,叫做,来不及悲伤。

离开家时,父亲坐在轮椅上,一夜苍老。他一寸一寸挪到我身边,举起没有手掌的残肢,像个做错事的小孩,试图拉住我的衣角,他哆嗦着,声音断断续续,喊了一声,孩……孩子,便老泪混浊,沿着他脸上的皱纹,瞬时沧海桑田。

每日每夜,我们都抱着巨大的心事入眠。

我一声都不肯哭,倒是凉生,哭得那么厉害。

我安慰她,不要她难过。我明白,她在巷子弯之所以说出那样的话,是因为她宁愿我恨她也不愿意我跟她一起悲哀。程天恩一定是拿她母亲做要挟,她才违心地做了这一切。我们曾经是那样好的朋友,怎么可能说伤害就伤害呢?

凉生紧紧追上,从身后紧紧抱住我,他的声音那样地痛苦,好姜生,你冷静,哥哥这就带你回家。

我轻轻地用手碰她的手,希望她像以前那样能够醒来,看看我,说,姜生,你回来了?学习是不是很累啊?

她的眉眼那么清透,让我忘记了第一次见她时是怎样的情景,我唯一记得的就是她像一只蝙蝠一样挂在北小武身上,眉眼如画。

小九和她的母亲离开这个城市了,就这样消失了。关于宁信的事,只有我知,金陵知。她搬回了宿舍,经常在噩梦中醒来,她一直喊对不起,对不起。我就当不知道,她曾为了我,将毒品放到了别人的衣服里。她当时并不知道放到了谁的衣服里,并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她当时想的可能只是保护我。

她现在还爱着那个男子,让她不能释怀。

可是,她没有,她就那样佝偻地躺着,脸上毫无血色。

我只是说,小九会回来的,等她淡化了所有的伤。如果,你下一个圣诞的时候,再吃一个苹果。她就会像去年那样,出现在飘雪的路灯下。我说,北小武,你相信吗?

梦里,小九对着我哭,她说,姜生,对不起。我真不愿意伤害你啊。

北小武没说话,他依旧努力地学习,努力地画画,等待高考的到来。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呢?

母亲去世的消息,在高考前传到了校园。我疯狂地从教室里奔出,横冲直闯,凉生拦住我,他说,姜生,你要冷静,我们这就回家!

那段日子里,凉生一直陪在未央身边。幸福的样子,大抵就是这个模样吧。可是,我的心还是隐隐地痛。

回到家,我见到母亲的遗体。她的身体已经佝偻得不成样子,满脸菜青色。我突然想起,在我很小的时候,她还是那么丰腴美丽,彷彿一夕之间,她便残缺。

她曾经爱过一个男子,叫程天恩。

我看了他一眼,心里那么酸,却仍旧没喊他一声爸,更没有留步。

我盯着凉生,所有因为母亲而产生的怨毒都集聚在我的心口,因为在我的潜意识里,如果没有凉生,母亲就不会辛苦地操劳,更不会这么早就离世。所以,我冲着凉生口不择言地吼,那又不是你亲妈!吼完疯跑出校园。

所有等爱的小孩,都会在下雪的圣诞,抱着一个红红的苹果,等待心中的公主或王子,再次翩然而来。

小九在我的梦里变得越加透明,就像一个浅淡的影像,最终消失在我眼角的泪水里。小九,我可不可以当我们还是很好的朋友,只是,这一生,未必再相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