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第一部·天恩是一个魔鬼。

上一章:第78章第一部·姜生,答应天恩的你一定要做到。 下一章:第80章第一部·因为,我那说不出的秘密同凉生的一样,是无时无尽的忧伤。

努力加载中...

我看着那些明晃晃的刀,抵在凉生的手指上,不觉哀求起来,涕泪俱下,我说,天祐,天祐啊,求求你,求求你,别伤害他们,我求求你了!

可是,我却忘了,天恩是一个魔鬼!

我说,天祐,世上从来没有一个人像你伤害我这么深!因为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像你这样伤害凉生!

凉生听了我的话,发疯一样挣扎,他说,姜生,姜生,你傻啊!然后就冲程天祐吼,你们杀了我吧!

天祐的眼睛抖动了,眼里出现了濛濛雾气。三年前,我像一个迷途的精灵,夜深时分,昏昏地赖在他身上,一脸无助和依赖地喊他哥。我求他带我回家,我睡在他的大床上,像个小无赖一样令他头疼,令他这样冷漠的人,说出了“如果世上一个人会令他弹指老去,那一定是你,姜生”这样的话。

他说,好!我收下你的誓言!可是,你也得给我一份凭据!

他紧紧盯着我,说,姜生,你真能永远对天恩不变心?

我看着凉生,看着他额上因为痛疼流下的豆大的汗珠。我想起小九的话,她说,程天祐长得再像凉生,他也不是凉生!她说,姜生,你不能同程天祐交往的。

我紧紧拖住程天祐的腿,我说,你还想怎样伤害他啊!

天祐是那样冷酷,他不肯看我,声音冰冷无情,说,不选择就是两个都要了?

我疯狂地扯住他,我说,天祐啊天祐,我谁的都不要啊,求求你了,不要啊。

他一见天祐心软了,便不顾一切冲到窗前,打算往下跳,被一群人抱住了。他无助地哀嚎,姜生变心了,你们让我去死吧!我不想活在这个世界上了,让我死吧!

我紧紧抱住他的腿,泣不成声地哀求他,天祐,天祐,你若伤害了他,我一辈子都不原谅你!一辈子都不原谅!

我说,他是凉生的父亲。到现在,我仍不愿意承认他是我的父亲,因为他带给我和母亲太多的伤害。

我觉得自己的心脏疼痛到消失了一样,我抱着凉生哭,不停地撕扯自己的衣服给他缠伤口。一寸一缕,都是我无尽的愧疚和心疼。我宁愿自己死去,也不愿凉生遭遇这样的苦楚!

我和凉生还有北小武被这群人劫持到一个隐蔽的地方。三年前,小九家的一幕重演。天祐看着头髮凌乱的我,满眼哀伤,可当他望向可怜的天恩时,目光就变得凌厉起来,他托着我的下巴,狠狠地,几乎要捏碎了一般,他问我,他俩的手指,你想要谁的?

因为我不肯放手,程天祐抱着凉生从楼梯口重重地摔下,我只看到凉生的头重重撞在栏杆上,鲜血一地……

天祐额上的青筋暴露,他没有想到这两个人会让我这样性格的人不顾一切地哀求于他。他冷冷地看着我,牙齿几乎咬碎,一字一字,那么艰难地说,姜生,你这辈子都不许对天恩变心!

天祐疯一样一把甩开那些压住凉生的人,拾起凉生在地上的断指,抱着凉生就冲出了门。

天恩的泣血呼喊,让天祐眼睛里的火苗再次升腾。

天祐给他们一个眼神,只听到凉生一声惨叫,他的中指和食指从此离开了他的身体!

我看着他们举起刀,大哭,我说,我要,我要啊。我要……我……要北小武的!最终我的手指指着北小武,眼睛却留下了血一样的泪水。

我抬头看着他,笑,那么仔细地抚摸着他的每一根手指,然后狠狠地咬下,直到鲜血满嘴,天祐宁可发抖也不挣脱。

我嚎啕大哭,我拉着他的手,却触碰不到一点往昔的温度,我说,天祐,天祐,只要你不伤害我哥,我什么都答应你!什么都答应你啊!

我迷幻一般,只顾着点头,我说,我能,我能,我真的能啊!

天祐冷冷看着凉生,满眼血红,说,想死,很容易!说完从手下手里拿过刀,向凉生走去。

天祐声音开始发抖,姜……姜凉之是你们的什么人?

我说,他叫凉生,他是我哥!

我惊恐地望着天祐,不知道什么才是他所说的凭据。天祐慢慢指着凉生和北小武,说,他俩的手指你要谁的作你誓言的凭据?给我用手指出来!

凉生?天祐的脸色突然间变了。他抓起我的肩膀,用力摇,说,姜生,姜生,你说什么?他叫什么?

衣服被我撕扯到露出了皮肤。可是,我仍然中邪一样撕扯着,彷彿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与我无关,没有羞耻只有麻木。天祐将衣服脱下来,披在我身上。他将手搭在我肩上,试图安抚我疯狂的情绪。他难过地说,姜生,你不能怪我,我只想天恩幸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