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7章

努力加载中...

还有,大家为什么都不签上名字呢?我猜一定是弗兰克不准你们签的,他大概怕我会撇下他,一一给你们大家写情书吧!

你们另外写了一张卡片,而不直接题籤在扉页上,我真希望你们不要这样过分拘谨。如果我猜得没错,这一定是你们的“书商本性”作祟使然吧,你们担心一旦写了字在书上,将会折损它的价值。差矣,你们如果真能这么做,不仅对我而言,对未来的书主,都增添了无可估算的价值。我喜欢扉页上有题籤、页边写满注记的旧书;我爱极了那种与心有灵犀的前人冥冥共读,时而慼慼于胸、时而被耳提面命的感觉。

再次感谢你们送我这本美丽的书,我一定会格外小心,免得让它溅到酒滴、沾了菸灰。这份礼物对我这种人来说实在太隆重了。

隔着汪洋,我在美国此端遥寄我对你们的祝福——“美国”,好一个“坚定的盟邦”!当她一掷千金帮日本、德国从败仗中“复甦”,却眼睁睁看着英国同胞饱受饑馑之苦!皇天为证,总有一天我要亲自去英国,当面为她向你们道歉。(等我回国后,我会叫她加倍向我赔罪!)

此致 伦敦查令十字街84号全体同仁:

纽约市

海莲·汉芙 上

1951年4月16日

东九十五大街14号

谢谢你们送我这本书。我从没拥有过这么一本三边的页缘都上金的书。你们知道吗?我竟在生日当天收到这本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