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上一章:第53章 下一章:第55章

努力加载中...

纽约市

我现在趴在床脚下写信给你——这本卡图卢斯害我气得滚下来。

译得诘屈聱牙的,真教人伤脑筋!

1956年1月4日

附寄十元大钞一张。这本白色软精装的卡图卢斯,居然还配着白色的丝质书籤带……弗兰基,你打哪儿找来这些玩意儿啊?

东九十五大街14号

hh

正努力攒钱当中。如果电视台继续赏我饭吃,明年夏天我就可以成行了。我要去亲眼瞧瞧贵书店、圣保罗大教堂、国会殿堂、伦敦塔、柯芬园、老维克剧院[55]……还要见见博尔顿老太太。

而可怜的史密瑟先生,他一定害怕他妈妈会读这本书,所以忍痛把那些原本应该活色生香的文章译得道貌岸然。

梅甘头壳坏掉了吗?如果她真的那么厌烦文明世界,怎么不乾脆搬去西伯利亚!

到目前为止,我只听过一个名字也叫理查德·伯顿的帅哥演员——我曾在几部英国电影里头看过他,我想维持这么点交情也就够了。至于这个翻译者理查德·伯顿,他译得也未免太花哨了吧。

行行行!没问题!我会当热刺队的拉拉队!

咱们这么着吧,你索性找一本好的通俗拉丁文版的给我。我自己有一本卡塞尔氏拉丁文字典,那些难懂的段落,我自个儿去整明白得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