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上一章:第63章 下一章:第65章

努力加载中...

可是你晓不晓得,这个无端之举给我自己惹来什么天大的麻烦?

请好心告诉我:一本完整收录约翰·多恩布道文的书有那么难找吗?我得花多少钱才买得到?

我得去睡了。我会做一个可怕的噩梦——披着道袍的妖魔鬼怪,拎着一把把血淋淋的屠刀——上面分别标示着“段”“节”“选”“删”等字眼,霍霍朝我追来……

h.hfffffffffffffff

有人送我这么一本书充当圣诞礼物。这是一本“巨匠现代文库”,你可曾见过这种版本?装帧比起纽约州议会公报好不到哪儿去,重量倒是略胜一筹。一个爱附庸风雅的家伙,听说我喜欢约翰·多恩,不知打哪儿找来送我。书名是:

一九六〇年

反正我不喜欢布来克,他还真是让这本书减色不少。看来我势必又得清掉一些书啦,弗兰基,你得伸出援手。

我现在蜷瘫在安乐椅里,聆听着收音机传出恬淡闲适的古典音乐——大概是科莱利[67]吧……慵懒地享受这天下太平的短暂时刻。而这玩意儿——“巨匠现代文库”就站在桌上直盯着我瞧。我心想:“好吧,不妨朗读第十五篇布道词中的那三个标準段落好了。”多恩的文章合该大声朗读,它简直就像是巴赫的赋格!

“话说少年布来克,在茵茵夏日草原,于树下邂逅先知以西结[66],而遭母亲深责痛打。”

被删掉了;我赶紧找来另一本多恩的《布道文选编》(罗根·皮尔叟·史密斯编),花了二十来分钟拚命找“布道文第十五篇”……搞了半天才发现:原来,照史密斯的编法,它不叫“证道文第十五篇”,而是“第126节:人必有终”。好不容易找到了,却——同样没有“耶洗别篇”。再搬出《约翰·多恩诗全集暨文选》(典範版),依然少了那段“耶洗别篇”;转而向《牛津英语诗选》求助,再度穷花二十分钟,因为在这本书里,既不叫“布道文第十五篇”,也不叫“第126节:人必有终”……好歹“耶洗别篇”总算是找着了,于是开始正襟危坐大声朗读……读到末尾,,又不行了——这本书没有第二、第三段!所以咯,我若要从头到尾朗读一篇完整的布道文,得将三巨册全摊开,翻到正确的页面,然后绕着它们来回奔波!

竟被肢解成三个选段。读到第一段末尾,才发现“耶洗别[68]篇”

问号是我自己加上去的。你学问大,能不能告诉我:这两个老小子浑身上下有哪一点相同,得这样子凑合在一块儿?——只因他们俩都是英国佬,也都舞文弄墨?我努力读着导论,想找出些蛛丝马迹来。导论洋洋洒洒共分成四大章:头两章鉅细靡遗地描述了多恩的学术生涯;第三章开头是这么写的(我真不想引述):

约翰·多恩诗全集、文选与威廉·布来克诗全集?

祝好

我快没辙啦!弗兰基——

我百分之百支持他娘。我的意思是:就算没瞻仰到上帝的后背,好歹领教一下圣母的尊容也不赖呀——谁叫他好死不死见到什么鬼先知以西结?

打开“巨匠现代文库”,翻到“布道文第十五篇”——

开春头一个糟糕透顶的週日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