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上一章:第68章 下一章:第70章

努力加载中...

亲爱的弗兰基:

附上“千万不能掉了”的十元钞票,它务必平安到达你们手里。倒不是最近发了什么横财,而是路易不让我留他一个未赎之身。他在法庭上受够了俗不可耐的赖债痞子,可不希望保持了两百七十年的清誉毁于一旦。

1961年3月10日

P.S.金小姐乃中国人是也。

“你还真的中毒不轻哎。”

hh

我对金(我的编辑)谈起这段轶闻,她问我:“兰多到底是何方神圣啊?”我不厌其详地为她细说从头——正当我苦心孤诣一头热滔滔不绝时,她竟不耐烦地插嘴说:

《哈泼杂誌》指派给我的编辑昨晚来家里吃饭,和我讨论“我的生平故事”,于是想起你。我们聊到我曾为电视节目《不朽名人堂》改编兰多的《伊索与萝多彼》(我好像告诉过你了?)——兰多笔下那个天真浪漫的萝多彼由萨拉·丘吉尔[74]饰演。这一集节目在某个週日下午播出。就在播出前两个钟头,我翻着《纽约时报》週日书评版,在第三版中有一篇针对波莉·阿德勒关于娼妓业的新书《野花莫如家花香》[75]的书评,附了一帧照片——一尊希腊的女人头像,图说这么写着:“萝多彼——希腊最豔名远播的娼妇。”兰多本人对此倒并未详加着墨,许多学者咸称:兰多笔下的萝多彼其实就是让萨福的兄弟千金散尽的众女子的综合体。我既非学者,而且多年前死记强背的希腊文语尾变化,我也早忘得一乾二净啦。

海莲·汉芙 纽约州,纽约市21,东七十二大街305号

xx

唉,这下子你该明白了吧,弗兰基,这个世界上了解我的人只剩你一个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