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上一章:第71章 下一章:第73章

努力加载中...

充其量就是故事嘛,我讨厌虚构故事这事儿你是晓得的。倒是里头描述一个吃相优雅、食不沾手的修女的那段还算有趣,换了我就不行,还是得动刀舞叉才成。其余内容全引不起我的兴趣,我就是不喜欢故事。如果乔叟能留下日记,里头规规矩矩记述他在理查三世的皇宫里当差的经过,那才是我真正该读的东西,否则我辛辛苦苦学文言文所为何来?

附上两元支付这本乔叟,这样我在你们的户头里应该还会有六十五分钱的余额——比起我的其他任何一个户头都多。

最近才刚扔了一本别人送我的书——作者描述奥立弗·克伦威尔时代的社会状况,天晓得这个自作聪明的家伙是不是瞎掰,他又不是那个时代的人,哪晓得那个时代的社会状况?如果我真想了解那个时代的社会状况,大可左阅弥尔顿[77],右读沃尔顿。这些货真价实的作品不仅能清楚明白告诉我那个时代的社会状况,还能引领我神游其境。

h

君不见沃尔顿尝曰:“若非身临现场、亲眼目睹,何以让看官尽信余言?”

星期六

这段话说得铿锵有力,深得吾心!我坚决拥护“亲身经历”的作者、作品。

行了!白话版的乔叟真是够了!简直就像兰姆的《莎士比亚故事集》嘛——适合学龄儿童阅读!

xx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