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intro*

下一章:第2章失恋第1天

努力加载中...

不知道从哪儿横生出的勇气,让我在愣了半天后,沖着大老王说出了那句本想献给那对野鸳鸯的话。

可悲的是,每一次奋身投入一段感情中时,我都会这么想。

从小到大,闺蜜见证了我每一次和男友的大动干戈,我的男友们也都或多或少的遇到过我和闺蜜相互间的肆意撒泼。和闺蜜生气时,我便去找男友发洩情绪,和男友吵架时,我便去找闺蜜围炉夜话。

若仅仅是这样,或许还不至于那么猛烈的击垮我。我仍可以像从前的某次恋爱一样,分手在即时,心中骂着诅咒的话,但仍会笑着祝对方日后一切顺利。

这事实令我觉得,有问题的那个人是我。

房间裏一片寂静,只有指标向前移动的声音。随着一声清脆的契合声,我抬头看向时钟,时针分针秒针,都指向了零点。

我努力想要回忆起我们曾经的好情意,但是,它们的真实程度,在此刻遭到了毁灭性的质疑。

但此刻,我却同时被两边摒弃,整个人就像是从传送带上掉下来的零件,自己倍感孤单,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对世界而言,我不构成任何存在感。

亲眼看到我男朋友挽着他新欢的手,在新光天地裏试喷香水的那一刻,世界“蹭”的一声,变得格外面目可憎。这种眼见为实的背叛,是第一次,但不会是最后一次,因为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让呆立在他们两人不远处的我,顿时觉得生死两茫茫起来。

曾经有那么多迹象逼我恍然大悟,但我却统统选择视而不见。而一个人究竟要糟糕到什么田地,才会发生这样的事:小三是自己的闺蜜?

是这个事实击垮了我。

恍惚间,我都能听到老天爷自上空指着我,发出不屑的笑声。

6月26日 星期日 大风天

而这一次,我指着那一对甜蜜的人儿破口大駡是因为,他身边那娇羞的新欢,竟是从初中起便和我混在一起四处嬉戏的首席资深闺蜜。

我一路跑回家,瘫坐在沙发上时,已累到呼吸濒临衰竭,那一刻的我无论从哪个层面看,都是在苟延残喘。我眨眨眼睛,眼角很乾涩,我没有痛哭失声,但在我脑海中,房间裏,各个角落,漫山遍野,似乎都在大剂量的播放着苦情歌。我的心一阵阵的抽搐,手指也在微微颤抖。我筋疲力尽,想要侧身靠一靠,却发现,沙发在我眼中已大到无边,全世界,都没有一个支点。

但这一次,我同他始终那么甜蜜那么默契,甚至,甚至在事发前一天,他还在说我爱你。

电话那头,有个男人大吼着说,黄小仙儿!打你丫电话一直关机!你穷的要死了吗?我没给你发工资吗?给我赶快回来加班!!

我曾以为这是最后一次恋爱。

我紧张的发抖,电话铃声变得不耐烦起来,我仿佛能听见,电话那头的人正说着:嘿,过时不候,机会有限。

我就这样迎来了,失恋的第一天。

我抓着电话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正在沖我大吼的男人,是大老王—我老闆。

我一把抓起电话,声音飘忽的说了一句,喂?然后便紧紧的闭上嘴,準备随机应变。

会是两个人裏的谁打来的?还是连袂一起打来的?是要跟我道歉,还是要说服我变化是幻觉刚刚那一幕只是我眼花了?

我蹲在地板上,听着房间裏回蕩着的大吼过后的嫋嫋余音。做的好,黄小仙儿,我对自己说,一天裏,先是分了手,然后失去了一个朋友,接着又因为对老闆大吼,从而把工作丢了,接下来,你只要从地板上站起来,关好门窗,走向厨房,轻轻打开煤气,然后,静静的深呼吸,过不了多久,你的人生就可以涅?了。

这次换大老王呆住了,几秒钟后,他默默的挂了电话。

“你丫给我滚!”

我就这样坐在沙发上,一昧的发着呆,快要石化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随着电话铃声,我全身上下的毛孔顿时全部大幅度张开,作倾听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