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失恋第3天

上一章:第3章失恋第2天 下一章:第5章失恋第4天

努力加载中...

“王总,你知道我失恋了吧?”

“公司的事和你私人的事有关係么?新郎是你前男友么?给我好好做!”

6月29日 星期三 晴 大风

准新娘叫李可,小康家境,毕业自牛逼院校,应该是个聪明姑娘。

看到屋角立着的大提琴,我又开始觉得自己是个白癡。从小就没有音乐天赋,合唱团裏,永远是那个可以张嘴但不能出声的孩子。长大后每次去唱K,都是那个一进门就乖乖拿起摇铃,全程负责活跃气氛,别人唱完通宵歌,后果是喉咙嘶哑,我唱完通宵,后果是胳膊脱臼。这样的一个我,真是发了什么神经,要买一把大提琴回来做摆设,睡觉时不能搂不能抱,用来发洩也太贵了一点。

我打开盒子,用抱尸体的姿势把琴抱出来。可能是因为傍晚阳光正好,褐色的琴面上像是铺了一层油在上面,闪闪发亮,我轻轻的摸了摸,然后歎了口气。

半夜三点,我还是毫无睡意,也没有行动力,只是那么坐着,不过脑子裏却是万马过境翻江倒海。

“知道你还让我跟婚礼策划的单?”

迷迷糊糊勉强睡着了,但是噩梦不断,而且睡得很轻浅。早上醒来时,第一次顿悟到睡觉也是件耗体力的事,结果上班时,我又像一条海参一样,拖着漫长无边的阴影,缓慢而郁卒的滑进公司裏。

大老王把萎靡的我叫进办公室裏,横着甩过一个档夹,“开始跟这个单。”

我按照电话给魏依然打过去,商量会面谈细节的时间,电话那头,魏依然的声音醇厚中带着磁性,很动人,“哦,好的,我得和小可商量一下时间,因为我想一切都按照她的想法来办,然后再给你打过去好么?”

真美好。

我打开看看,是一个高端婚礼策划。

“……”

房间裏响起和肺癌患者咳嗽类似的一声,非常撕心裂肺。

我拿起琴弓,虽然完全不知道怎么拉,但音乐会好歹也看过。摆好姿势,很文艺很少女,然后把琴弓放在琴弦上,轻轻一划。

我挂了电话冷笑,谁不想要公主那样的婚礼呢,从业多年,我也没听说过有客户提出,我要一个50大寿那样的婚礼。

坐在人生突然停顿下来的这一个点上,我回望往昔,展望未来,竟发现,若是此刻死了,那么,“失败”这个主题词,不是“关于我”这个故事的开始,也不是结束,而是我这个故事的全部。

准新郎叫魏依然,小开钻石男,家境完美无缺,又肯谈那么久恋爱不分心,估计样貌应该好不到那儿去。

那美好平静的一刻,咻的一声魂飞魄散了,我重新沮丧起来。

可是我现在却必须要做这样一件事。

下午大老王和骚瑞姐去河北见客户,经济不景气,我们的服务範围都跨省了,真是卑微的没道理。估计他们下班前肯定赶不回来,我收拾东西,趁人不备,悄悄的回了家。

我说没问题。

这一刻,是我分手后突然平静下来的一刻。

越想越绝望,我翻出之前他留在我这儿一小瓶伏特加,对着温开水一口气喝下去,趁着酒劲还没弥漫前,卧倒在床上。

“我要是策划成一腥风血雨的婚礼怎么办?”

我现在最不能看到的,就是一对恋人长途恋爱一帆风顺之后準备结婚而我还要负责出主意。

“那我就把你介绍到我开殡葬公司的朋友那儿去。”

大老王十个手指忙个不停的玩着魔方,“知道啊,怎么了?”

看完一对新人的资料,我心情更是坠到穀底。我现在需要的是酒,是睡眠,是有个人跑过来跟我说,这世界真的很糟糕,你遭遇的悲惨根本是九牛一毛。 我需要那对狗男女给我一个解释,我需要让自己不会一碰就碎,随时都会痛哭失声。

挂电话前,魏依然说,小可挺特别的,她想要公主那样的婚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