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失恋第4天

上一章:第4章失恋第3天 下一章:第6章失恋第5天

努力加载中...

下午,魏依然给我打来了电话,依旧文质彬彬,语气无比温柔,“小可今天有时间,我们约在万豪大厅见好么,她想在那儿喝下午茶。”

我在本子上记下来,紫色玫瑰。写完以后,搜索了一下我寥寥无几的植物学知识,然后说,成,要是有,我们就负责帮你搞到,要是没有,我们会给你找几个植物研究所的电话。

我会为深夜赶工时他帮我倒的一杯茶亢奋一整晚。

我说了个很拙劣的笑话,但是李可咯咯咯的笑起来,一个媚眼抛向魏依然,“要是没有,你们就把粉色玫瑰,涂成紫色的。我们来出劳务费。”

我顿时语塞了,魏依然居然还是一脸笑意,目光灼灼的看着他那个和紫色最搭配的未婚妻。

我把目光转向别处,把脸上已经僵住的笑意暂时收回,然后在心裏长长的,长长的,歎了口气。

在有小乐队伴奏的大厅裏,我看见了这对金童玉女,魏依然和他的声音一样,浑身上下找不出一处硬伤,文质彬彬,器宇轩昂,五米开外,就能看到他浑身上下闪烁着“我来自好家庭”的那种金光。

握手,就坐,开始谈婚礼细节,聊了几句话之后,我领悟到了,我对李可的揣测并不是百分百来自于嫉妒,而是,我眼前就坐的,分明就是一个会提问会应答的大号芭比娃娃。

三天来,我一直在警告自己,别陷入那个深不见底的回忆之潭,一旦踏进去,便是万劫不复,必定会折腾到面目全非,才能抽身而出。

我当然说好,你看,多奇妙,同样的一天,雨似下非下,阴晴不定,但有的姑娘就能牵着未婚夫的手,穿着小洋装在大厅裏装模作样的喝下午茶,和婚礼策划说着“我要做一天公主”那样的傻话,但有的姑娘,对,比如我,就要心裏揣着对前男友的恨,对前好友的质问,跨越半个城,去听那些甜蜜的废话。

所以别再和我说,这世界很公平,马丁路德金可能是说了:“我有一个梦想,”但后半句应该是,“不过它可能只是个梦想”。激进而盲目乐观的人们没有容他说完,不然他也不会死于非命。

作为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我见过各式各样奢华的温馨的或是古怪的婚礼现场,但每每我想像我同他的那场婚礼时,总觉得任何形式都无关紧要,最紧要的,是他在场。

可是李可,第一眼见到她,我感受到了一股气息上的不舒畅,她同样没有硬伤,笑意晏晏,光彩招人,连脚踝都闪闪发亮,但整个人就是让我觉得很不爽。

若是在三天前,看到这一幕,我会一边在心裏骂,好一对冒傻气的准夫妻,一边勒令自己不要嫉妒,然后晚上回到家,我会和他说,你看你看,相比起来,我的要求多简单多无害。

李可说着一口港台腔,但技术性的仿出了自己的特色,“我想要现场,只要能宾客能看见的地方,都铺上紫色的玫瑰,记住,是紫色的哦,千万不要粉色的,粉色的太俗气,而且和我的肤色很不搭配呢。”

起床刷牙时,我闭着眼睛,因为实在不想看镜子裏那个一脸倒楣相的自己。心神不定的出了门,挤在地铁裏时,一路闻着对面IT男身上浓郁的韭菜馅包子味,心中默默的,一遍一遍重複着问自己,这世界还能再糟糕一点么,来吧,我受的了,一次全给我,让我就这么涅?了最好。

但坐在这对登对的情侣面前,远远看去,我面带笑容,言行得体,但心裏却像被入室抢劫过的房间一样,一片狼藉。

我会为清晨时他在我鼻尖上留下的一个吻高兴一整天。

6月30日 星期四 阴天 降水指数8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