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失恋第7天

上一章:第7章失恋第6天 下一章:第9章失恋第8天

努力加载中...

“你干嘛呢?”我坐起来,问王小贱。

王小贱放下手柄,“走了,你好好休息,,桌上有粥,自己喝。”

我突然有一种,现在的糟糕处境,都是我应得的,是我那张布满漏洞的人际关係网中,一段一段的漠视带来的后果。

已经过期两个月了,它却还在我的冰箱裏,遇到我这么重情义的消费者,作为一盒牛奶,这真是它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7月3日 星期日 热

“醒了?那我走了。”王小贱做出一副如释重负状。

于是,就在一整晚抽水马桶间歇性的咆哮声中,我终于成功的耗尽了最后一点儿力气,整个人软塌塌的像一块塑胶果冻,裹着毯子,在沙发上沉沉睡了过去,什么梦都没有做。

我走到床边,扑倒,然后跟自己说,今天晚上就当自己死机了,什么都别回忆,也什么都别设想,只是好好睡一觉。

和王小贱共事这么久,我居然忘了他的真名叫什么。

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然后从床上爬起来,去实验传说中治疗失眠的第二招,喝牛奶。

等躺倒床上我才发现,“好好睡一觉”这个愿望,怎么会这么难实现。不久前的每一天,只要一过晚上十点,我就呈现出一副吸毒妇女的风貌,哈欠连天,四肢乏力,胡言乱语,只要头一挨着枕头,连“啊真幸福”这心情都来不及感概,就火速进入了梦乡,可是现在,我像一条泥鳅一样,沿着床边滚来滚去,寻找最佳姿势,但结果都是徒劳。

“可是我知道你的性取向!”我几乎要脱口而出,但是理智最终遏制了我。

“是你送我回来的?”

他说的对,我从来都没关心过,就坐在我手边十米範围内,日日朝夕相处的这个人。

但我心裏涌起一阵脉脉的感谢,怪不得电影裏面反面角色最容易出彩,因为他们负面久了,偶尔一正面,真是有让人感动的效果。

但睡意没来,肚子却有了反应,一阵阵,忽远忽近,时重时轻的抽搐了起来。

我被一阵引擎声吵醒,睁开眼睛时,已经过了午夜,我躺在自己的床上,王小贱拿着手柄,全神贯注的玩着我的PS2。

王小贱双手插兜,面无表情,但是目光充满深意的看着我,“你除了不知道我本名,也不知道我是哪儿的人,在公司负责什么业务,已婚未婚,你都不知道,因为你也没关心过,所以不用不好意思。”

我觉得很温暖,同时也觉得很尴尬。王小贱转身离开前,我开口说道,“谢谢你啊,王小,啊不是,王,王……”

冰箱裏有一盒开了封的牛奶,我一口气喝下去半盒,然后重新回到床上,作垂死状,等着睡意召唤。

王小贱拉开门,留下了一个默默谴责我的背影。

喝完粥,我发现王小贱还体贴的给我削了一根胡萝蔔。这么贱的体贴方式,只有他能干的出来。

“……对,我一直看热闹,然后跟着一起来了。”王小贱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语气和往常一样不阴不阳的答复我。

出来时我无力的打开冰箱,看了看那盒牛奶的保质期。

我开始数绵羊,数到三位数以后,我脑海裏的景象开始变得恐怖起来,上百只绵羊在一个狭小空间裏挤来挤去,俯视着看,就是一个硕大的蠕动中的毛团。

我骂了一声,你丫能再倒楣点儿嘛黄小仙儿,然后连滚带爬的跑向卫生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