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失恋第12天

上一章:第12章失恋第11天 下一章:第14章失恋第13天

努力加载中...

“难找吧?这地儿?”

我勉强一笑,“还成,还成,这儿是河北了吧?”

八卦的我想接着往下问,但是那未免太冒昧。但我已经能想像到,魏依然在这出戏裏,是个什么角色。有人出身贫寒,家世微薄,但却长着一张百年一遇的高贵的脸,五官和举止,时时会让人觉得,就算他此刻落魄,但随时一个小机会,都会令他飞黄腾达起来。

“黄小姐你别介意,小可她就是那样一个人,说起话来没心没肺的。”

也无可非议,从我的角度出发。我对任何形式的成功经历,都保持态度中立。

他愣了三秒钟,然后笑着从床边跌落在地上,一边喊痛一边说,“黄小仙儿,你太恶毒了太恶毒了。”

我开玩笑的说,对我这种创意型人才来说,你的求婚方式一定得剑走偏锋别出心裁才行。”

魏依然轻轻鬆松的一个问题,却深深戳进我的痛处。

坐在这一片清朗的空旷裏,我第一次有勇气,开始期待那种“轻舟已过万重山”的心情。

他搂着我说,“求您指点我一下,我付按分钟付谘询费。”

但是这时年,连臭鱼烂虾的组合,都有人来插上一腿。

“是吧?走,我们过去坐。”

想想那个矫情指数爆灯的李可,和时时保持微笑的魏依然,我顿时觉得,这搭配合理了起来。

“呃,是我还想让你们负责这个婚礼,你和王先生合作的挺默契的,有问题也能提出来,我想让你们来办这个婚礼。”

魏依然说,“别看外边儿荒凉,往裏走,有片儿特别好的地方。”

告诫自己,驱赶自己往前走的每一分钟裏,我都在对那些将要被我藏进记忆深渊中的往昔说,对不起,不是我不留恋。而是代价昂贵,我负担不起。

“黄小姐做了这么多年,想过自己的婚礼是什么样的么?”

我空出一只手,丢过去一个纸巾盒,正中他面门。

“成,没问题,从今天开始你包养我吧,我把工资全攒起来,给你买大钻戒。”

我在别人的结婚场地上,长长的歎了口气。魏依然开口问,“黄小姐,没事儿吧?”

王小贱也很无力的沉默了。

我和魏依然走到一排排的座椅之间,挑中其中一排,坐下来。

7月8日 星期五 晴 热

大老王说过,脸上时刻挂着笑的人,大概只分两类,一类是生活平静到令他们无欲无求,而另一类大概是生活裏充满太多变数,这变数令他们提不起任何欲望也不敢多奢求。

面前是一片大面积的草坪,不是宾馆后院或是街心小花园裏的那种小眉小眼的花园。视线可及之处,满眼全是大面积的绿色,绿色之中,开着星星点点的野花,那种野花是白色的,开得很肆意很张扬,显出一派豁然大度的高姿态。草坪上没有那种装腔作势的白色阳伞和椅子,而是一排排带蓝色靠背的铁皮座位,上面的蓝色油漆已经被磨得星星点点,看起来非常亲切可人。草坪前方,是一个水泥砌成的舞台,舞台上空无一物。

我正準备把李可他们这个单从电脑裏彻底删掉,魏依然打来了一个电话。我还没来得假惺惺的客套,魏依然却在那边儿先给我道歉了。

“别别别,别这么说,她没有我们这边儿王一扬没心没肺,(查了公司的通讯录以后,我终于知道王小贱的芳名了。)

“是么?说来听听,让专业人士给你点儿意见。”

我说,“好吧,首先,您得先去买一戒指,依照钻石尺寸来看呢,特别大的,允许是假钻,但三年内得保证不掉色;要是肉眼看不见灰尘大小的钻,那您可得保真。”

结果,按照魏依然给我的地址,我一路寻觅,2号线换5号线换13号线,长途跋涉后,我灰头土脸的钻出霍营城铁站时,发现四下裏一片荒凉,寸草不生,视线可及之处,不是拆迁中的小村子就是待建中的工地现场。我心裏一凉,魏依然莫不是来替李可报仇的?因为王小贱的一时的口舌之快,组团来强姦我的东北大哥们,可能就潜伏在不远处的那辆麵包车裏,正拿着我照片指认我。

“魏先生,这次合作没成功,真是很抱歉,不过还是祝你们能有一个顺利的婚礼。”

魏依然指了指身后,“我刚来北京的时候,住在这后面的村子裏。”

魏依然要来接我,我说不用了。心想着,不就是王府万豪希尔顿的几个宴会大厅么,我实在太轻车熟路了。

而这样的人,最常遇到的,是来自女贵人给他们的机会。

既然所有曾经倍加珍惜的回忆,现在想起来都已难辨真假。那么傻站在原地,保不齐什么时候人潮涌动我就瞬间被踩在了脚底。

“我带你去海裏潜水,潜到最下麵时,我左手掏出戒指,右手掐住你氧气管子,然后问你同不同意。不同意?那我就一直掐着氧气管子。”

我跟着他往裏走,心裏想着,除非您往裏走五分钟,就一步跨进了普吉岛,否则李小姐发了失心疯,才愿意跟你来这种荒山野岭裏结婚呢。

“怎么找到这么个地方的?”

“求婚方式呢,你去尼姑庵,让裏面最老的尼姑手裏捧着你的大钻戒,然后我出现了,老尼姑身后站着的弟子们就对我齐声嚷嚷,姑娘!嫁给他吧!以免步我们后尘。”

我点点头。

我一手拿着电话,一手在便条纸上写,“他们还要我们负责婚礼!!!”然后举着便条纸戳在了王小贱面前。

王小贱很不满,椅子一转沖着我嚷嚷,“嘿!”

魏依然开始讲他的想法,如果按照他的想法做,那真是一个很温暖的婚礼。

他重新爬上床,我躺在他肚子上,他摸着我头髮,说,“我其实也有一个方案的。”

“我一直想把那个水泥台子刷成白色的,以前住在村子裏的时候就是。水泥台子后面放个幕布,后面放一个放映机,放老电影。搭一些彩灯,一直延到那边的小路上。不用那么奢华,简单一点儿,但是能让大家真心实意的祝福我们就行。”

我看向魏依然,然后笑一笑,“这地方真好。”

那时候他问我,你想要我怎么跟你求婚?

我虽然没表达,但是很惊讶。魏依然难道不是裹着羽毛毯子出生的么?

这次换我震惊了,愣了半天我才开口说话,“乌龟找王八,臭鱼找烂虾,这话放咱俩身上多贴切啊。还是劳动人民有智慧。”

魏依然知道我在惊讶什么,“黄小姐,我前几年,也是半夜会被客户叫醒,然后去KTV裏陪他们喝酒的人,所以我理解你现在的处境。”

沿着小路往前走了没多久,视线若然开朗,我顿时惊豔了。

成语“鸡同鸭讲”,在今天应该解释成,希望遇到大款的髮廊妹和被富婆包养中的小白脸擦出了爱的火花,这种混乱的资源配置,才让我觉得可悲。

我和他,多年前水深火热的一个好片刻裏,也曾实实在在的讨论过这个问题。

我往他身后看了看,几颗枯树,一片野花,居然也好意思号称是森林公园,我顿时都替承载着这个名号的那块木牌子害臊起来。

我想了想,然后答应了。

我点点头,说不错。心裏想,李可那么虚荣的性格,怎么可能接受她的婚礼上没有闪光灯没有衣香鬓影没有一大批侍女和三等公民齐齐俯身对她高呼:公主万岁?

我正準备拔腿就跑的时候,魏依然在不远处沖我招招手,他身后的木牌子上写着:东坡岭森林公园。

“这样吧?黄小姐,你现在方便出来一下吗,我想带你看一下我準备办婚礼的现场。今天只有我,李可不来。”

“你不想负责我们的婚礼了?”

我顿时震惊了,“李小姐还想让我们负责她的婚礼?”

这地方真梦幻,是我的世界裏的那种很简单的梦幻,在这儿结婚,你闻不到虚情假意和前途莫测的味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