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失恋第15天

上一章:第15章失恋第14天 下一章:第17章失恋第16天

努力加载中...

王小贱很兴奋,“认真点儿,你猜这是谁?”

李可臭着一张脸,“那我怎么办啊?这么晒,路又这么烂,我能忍我的鞋子也不能忍哦。”

“…….我今天也想去看看,你过来一趟吧,快点儿,我讨厌等别人。”

我打开档夹,把那些照片放在李可眼前。

“你梦中情人?”我问王小贱,“可以啊,口味很不凡嘛。”

王小贱一边在文件夹上记着,一边郑重的点头。

我有点儿纳闷,今天王小贱这人配合的有点儿没底线,我凑过去看了看他手裏的档夹。

因为那天王小贱的不客气,李可终于也抛弃了她那假惺惺的问候语。

我很惊讶,这个女人在这方面,倒是很冰雪聪明。

“李豔芬。”

传说中的“女大十八变”并不包括,泥鳅眼变成了王心淩眼,披萨饼脸变成了桂纶镁脸,一马平川鼻随着青春期的结束便渐渐高耸起来。

隔壁的王小贱突然踹了踹我们两个人中间的隔板,我手一抖,打错了一颗球。

我顿时激蕩了,云雾层层散开,上帝向我所在的区域播撒下大片大片的欢乐。

在我众多的人格中,那个隶属于“邪恶”的人格,在我身后打开了庆祝的香槟,“嘭”的一声,酒喷薄而出,全场响起祝贺我的掌声。

李可被我的平静骗了,她也顺势坐下来,小短裙还遮不住全部的屁股,一坐,更是露出大片白花花的肉,她一坐,我听见空气裏响起“嘶”的一声。

“依然和你去的?没有别人?小王没去?”李可声音突然戒备起来。

王小贱一离开,李可开始沉默。我站累了,便坐在了长椅上,可是,座椅是铁的,被太阳一晒,都可以直接煎鸡蛋,幸好我穿的是长裤,所以我不动声色的忍住了。

看,我说什么来着。

“是,魏先生那天带我去看了準备办婚礼的场地,我觉得很不错。”

李可浑然不知,还在一边儿用那张可能也整过的嘴竭力哔哔着:婚礼当天,门口一定要安排人把守,那些村民啊,闲人啊,一个都不许放进来!哎呦好讨厌,我想到要在这些人附近办婚礼我就烦死了…….”

“不是要做个电子相册么,裏面要有些她大学中学同学给她的祝福什么的,我按照她给的名单去联繫她们班同学,结果她人缘有点儿複杂,同学们给我传来的儘是这些玩意儿,还变着法的想要爆猛料。”

“你这同学也活的太不真实了,心态真不好,有可能是刚失恋吧?失恋的人都这样,你别往心裏去。”

我和王小贱一路奔波赶到了现场,结果,李小姐还没到。太阳当头照,我和王小贱靠在入口处的牌子上,像两条土狗一样被晒的奄奄一息。

“然后,那个舞台要搭上纱,白色和紫色的,你们要记得几个重点哦,就是:纯洁,高贵,梦幻。这是我的特质,所以也必须是我婚礼的特质。”

恍惚中,我仿佛闻到了不远处的建筑工地上,民工兄弟肾上腺素急速喷薄而出的味道。我不禁担心起来,这么个荒山野岭的,她穿成这样,回头村裏的村霸们闻讯而出,强烈要求非礼她,那同样身为女性的我,被非礼了很不值,但如果直接被忽视,我心理上又会觉得很不堪。

李可也努力忍着恨,过了半天,她突然开口问,“黄小姐,今天你跟我来,怎么带上了小王呢?”

王小贱瞪我一眼,“啪”的把照片关了,“我决定不和你分享我的欢乐了,你散开吧。”

王小贱笑呵呵的迎上去,“您这是刚从baby face过来?”

我笑了笑,一个路人,有什么能力激怒我。这莫名其妙的怀疑,我就当是笑话,被大力娱乐了一下。

“呃,对,有问题么?”

王小贱认真的看着李可的脸,点点头。

“李小姐,您的意思我明白了,放心,以后我会和王小贱形影不离。既然你说了别搞什么小把戏,那这事儿我就得跟你沟通了。”

李可盯着王小贱看了几秒,然后一转身,钻进车裏,拿出一把还带着蕾丝花边的小阳伞,扭着小腰走进了公园裏。

王小贱咳嗽一声,李可一看他有要说话的迹象,便赶紧开始说重点。

我刚勉强反应过来,李可便接着说,“黄小姐,你最近失恋了吧?”

“你丫干嘛啊!”我纵身一吼。

“丫整容了?”我胆战心惊的问。

“别别别,求您捨身娱乐我一下,这是谁?”

7月11日 星期一 暴晒

王小贱终于玩累了,把文件夹往我怀裏一丢,然后说,“小仙儿你接着记,我去拍点儿照片。”

“是那片荒地么?”

王小贱拿出一个档夹,右手握笔,作倾听状。

“你看!”王小仙平静的声线中带着一丝不平凡的激动。我凑过去一看,他电脑上有一张十几岁女孩的照片。

我很感慨,归根究底,豔芬妹子换五官没多大用,家裏要有钱,应该鼓励她把内脏和脑子都重新换一遍。

“那,我猜这是你。”我想都没想便说道。

“听不出来吗?依然约你,你就自己来,我约你,你就要带个伴?”

“她要不是整容,那就是豔鬼上身了。”王小贱说,“而且她名字还换过。”

“居然和我家楼下卖鸭脖子的大姐同名。你丫是从哪儿搞来这些猛料的啊?”

李可大惊,脸上血管都快要爆了出来,“谁给你们的!”

“那你们记一下我的要求。”

“首先,你们得把这些座椅全部重新涂一下,我要粉白色,你们知道什么是粉白色吗?就是猛一看是白色的,但仔细看又微微泛着一点点粉,我一定要那个颜色,你们记下来了吗?”

我看看不远处的王小贱,他在草丛裏发现了一只松鼠,松鼠蹦,他也跟着蹦,一路追在人家屁股后面跟拍。

经历了昨天和闺蜜火花四溅的一役后,今天的我很萎靡,到了公司,就一直缩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玩祖玛,玩的都快天人合一了。

我一看,差点笑出来。丫把李可的旧照片打了几张出来,夹在档夹裏,然后对照着真人,在照片上核对整过容的部位。

我们正兴致勃勃的观摩着这些照片,照片中的女主角,突然打了电话过来。

“那这些照片,您说,我们还用不用放进相册裏了?您要求是全面展现你的人生经历,但这一块儿,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我一愣,没反应过来,“这话什么意思?”

李可刚刚熊熊燃烧的气焰,此刻消失的无影无蹤,半张着嘴,说不出话。

我痛快的答应,“好。没问题。”

王小贱重新把照片打开,“这是李可小时候的照片。”

我拍拍李可的肩膀,露出一个“让我来抚慰你”的笑。

鹿港小镇一别后,我以为我再没机会听到李小姐那一腔娇嗲中带着乡土气息的山寨台湾话了,但是现在,听着她声音,看着眼前的照片,想着我家楼下卖鸭脖子的大姐,我突然觉得我的人生好圆满。

我也笑呵呵的回答,“估计不行,那小路还没您车宽呢。”

草坪上,李可面无表情的看着四周,“这种又烂又俗气的地方,你们準备怎么办,要我说,根本就应该换地方。”

“是,我是刚失恋。”我老实承认,“可是我失恋跟工作有关係么?”

李可摘下墨镜,瞪他一眼,然后朱唇轻启,“这裏能开车进去吗?”

我和王小贱对视一眼,咒駡全在不言中。王小贱又说话了,“要不我去村裏借辆三轮车?”

我啼笑皆非,这一刻真是好荒诞。

等了半个小时,一辆豔红色mini cooper卷着黄土开进我们视线裏,车门缓缓打开,八寸的高跟鞋踏上地面,往上看,小短裙,大V领背心,头髮用丝巾包着,超大墨镜遮住了半张脸,80年代豔星李豔芬出现在我们面前。

但该还击还是要还击的,我又没义务替老天爷宠着她。

女孩长的不好看,确切说,是很不好看。谄媚点形容,就是长相误入歧途版的周迅;刻薄点儿形容,就是用过护肤品的少女版马加爵。我不认识长相让人觉得这么饿的孩子,但是她空蕩蕩的眼神却让我觉得很熟悉。

李可头微微仰着,眼角向上吊,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笑,“你们这些失恋的人哦,离的好远都能闻到你们身上味道,就是那种在冰箱裏放了好久的东西的那种味道。我就是想跟你说,黄小姐,我能觉出你对我的敌意,是,我这个人,实在太容易让别人嫉妒了,但我也没办法,老天爷好像就是宠着我。你看,你对我的态度就很不尊重,可是如果有依然在,你就楚楚可怜,居然还瞒着我偷偷跟他见面。我跟你讲哦,我这个人,眼裏容不得沙子的,我是个太真实的人,从裏到外。我有什么说什么,总之就是提醒你了,黄小姐,要是想接着合作,就不要偷偷背着我,搞什么小把戏。依然那个人很单纯很好骗,可是我不一样哦。”

我扮出一副知心大姐的模样,“是您大学同学发给我们的,唉,真不知道她是什么心态,嫉妒,肯定是嫉妒,嫉妒您结婚了。”

“黄小姐,你知道我们还是跟你合作了吧?”

“啊?她原来叫什么?”

话刚说完,王小贱一溜烟的跑掉了,把我一个人丢给了李可。

“布置好了,效果应该很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