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失恋第17天

上一章:第17章失恋第16天 下一章:第19章失恋第18天

努力加载中...

欢乐的气氛戛然而止,我和王小贱都知道,按着李可的个性,她才不会睡一觉就把这事忘掉,明天一上班,我和王小贱直接去找大老王,然后撅起屁股,等着他一脚一个,把我们从办公室踹出来就行了。

就是这么一款散发着二百五气质的小游戏,裏面却有悲愤,有忐忑,有狂喜,每次打通一关,我的如释重负感就会多一点。所以我常感慨,时至今日,还有能力安抚人心的,再不是一个无邪笑容或一粒百忧解,而是WII和PSP,只有它们还愿意聆听你心声,再无聊的梦想都帮你实现。

我们一惊,四下寻找声音来源,我看向手机,然后双腿一软,但仍不失镇静的按下了结束通话键。

王小贱一乐,“那还欠点儿火候,不过我平时都是下了班去德云社找一夜情对象的。”

CICI大声说,“你们这是什么客户啊?11点还打电话?”

我迷迷糊糊的说,“你先走你先走,我到车站和你见面。”

我苦笑着说,“是现任客户。要是前男友,就能直接挂了。”

从学校毕业以后,我自然而然的开始待业,简历投了一大堆,但结果都是大公司看不见我,小公司我看不见,空揣着一腔雄壮的表现欲,却只能每天早上对着早间新闻指指点点,就这样待业了小半年,我终于慌了,开始饑不择食起来。后来,闺蜜介绍我到了这家婚礼策划公司,我心不甘情不愿,但还是败给现实,一直做到今天。

我们老是在幻想噁心事儿会有一个怎么样的结局,但可能那结局早就準备好了,也一直静候在一旁,幻想着怎么吓唬我们。

“还有中学的教导处主任。”我接着补充。

“好看的鬼斧神工的,一看见她的脸,我就觉得疼。”

虽然是梦,但醒来的我,依然为那五分钟的睡意懊悔不已。如果能醒来跟着他一起走,那梦会不会长一点,我和他的可能性便能再多一点,即使是梦,也让我那么期待。

他穿好衣服,开门,然后停顿了几秒钟,在这几秒钟裏,我能感受到他目光落在我背上。

他说,“小仙儿,你会后悔这五分钟的。”

他轻轻撞上门,离开了。

广东仔顶着众人的欢呼声,缓缓吐出一口烟,然后手裏的小球向上一抛,暂态便在半空中由左至右划出了两个漂亮的圆,我们还没看明白,YOYO球又重新回到他手中。

我印象中只会把头埋在抽屉裏偷偷抽烟的傻广东仔,喝高兴了以后,给大家表演起了YOYO球,手法嫺熟,花样迭出,整个人有型到爆,我屁颠屁颠跟在他身后,一口一个“大师”的叫着,请他再多表演些有爱的小花招来激蕩我。

王小贱说,“我们这客户是个奇葩。”

有阅读障碍症的小可在,大家就不用看菜谱了,只要把菜谱交给他,然后听着他一个个报菜名,选出自己要涮的菜就行。气氛活跃起来以后,小可居然变成了一个结巴,但他结巴的很有技术含量,凡是D和B开头的单词,他就一定卡壳,重複两三遍才能过去,有这么个奇怪的毛病,他却又偏偏喜欢用 “傻逼”,这个形容词,这么一来,每次他一开口骂人,我们便仿佛听到了来自山谷裏的回音。

“她老让我想起更年期时候的我姐。”王小贱说。

大家看我不接电话,都凑了过来,小野猫CICI大大咧咧的说,“谁啊?前男友?”

忙了一下午,我和王小贱累到整个人比影子还混沌,返回公司收拾好东西,正想离开时,王小贱叫住我,“晚上同事们要聚会,你来不来?”

“好看么?”小可问。

他轻轻鬆开怀抱着我的双手,起身下床。

从大学到工作,常常都是他来叫我起床,我的睡意太庞大,有时发起起床气来,能煽动起人神共愤的效果。但他都默默担待下来了,清醒过来以后,我也不是不愧疚,但常常都只是说一句“我很困的时候,道德标準也不是醒着的,所以轻易别惹我。”

“那么多人,你不一定能遇见我。”

玩的正HI时,我放在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我低头一看,居然是李可,看看时间,已经快11点了,这女人除了不分时机的骚扰别人以外,到底还有什么长处呢?

那个总是把盒饭热过头的前台36C善良妹,喝过酒以后,整个人立刻变得炯炯有神无比风骚,她挟着胸前的猛料,神色时而甜贱时而妩媚,整张桌子都跟着她摇曳起来。不知道之前是什么情况,反正今天善良妹将进攻目标锁定在了坐在我身边的王小贱身上。眼睁睁的看着她那壮观的胸部在我面前左晃右晃,我吃的东西全都带上了浓缩的悲愤味道。

屋顶上悬挂着一个老式风扇,那风扇缓缓摆动,带来一丛一丛的阴影,他开口说,“小仙儿,那我先走了。”

我一脸谄媚的问,“大师,这招叫什么?”

车载广播裏开始报时,淩晨十二点。

被睡意劫持的我,还在嘴硬,“你快走吧,我这一生裏有好多好多个五分钟呢。”

就这么一挣扎间,我从梦裏醒了过来,和梦裏一样,房间裏只剩我一人,但和那梦稍微不同的是,这房间裏,始终只有我一人。

梦裏,他从身后抱着我,我睡的像仙人掌一样安详。

小可听完我们的形容,总结道,“总之,就是一个傻逼,逼逼,逼嘛!”

随波逐流都会遇到意外险阻,我真不知道命运还要逼我怎样低姿态,不过,明天的苦难自有明天来担当,我安慰自己:有时候就算一个人目不识丁毫无特长家世惨澹,但光靠着“盲目乐观”这一个特点,也能误打误撞的换一个“happy ending”回来。

我意志坚定,就好像少了这五分钟的睡眠人生就会变的不完整。我用力拽过枕头,“走开走开!这班火车搭不上,我搭下一班!”

感情其实是好感情,所以才让我心心念念朝思暮想的纠结,如果一开始就是你来我往不失客气的随便玩玩,那分手时一定比蹩脚电影散场,还令人不想多留恋。

“不说话的时候很梦幻,但只要一开口,就开始说梦话。”

“是整出来的啊?”善良妹还没问完,小可又结结巴巴的开始发表意见了,“整容女不不不,不能要!冬冬冬,冬天从外面回到家,家裏不是暖和吗,别别别,别人都是流鼻涕,整容女五官一冻冻冻,一化,整张脸都会流下来!”

这是我进了这公司以后,第一次参加工作时间外的同事聚会。在不久之前,不夸张的说,我是一出公司大门,就想要装作不认识同事的那种人。

在消磨时间方面,我正渐渐向专家水準逼近。继祖玛打通关之后,我又发掘出一款茶余饭后振奋人心的小游戏,叫《粘粘世界》,很雄壮很拉风的背景音乐下,我的任务是把一堆很贱很扯皮的小球堆到烟囱下面,然后烟囱将它们大力吸走,吐出一股黑汤。

每次那些小黑球被我堆的左右摇摆濒临塌陷时,我都会觉得那要倒下来的,仿佛就是我的人际关係。

下午,我和王小贱带着粉刷工人到了现场,在和山东籍监工大哥描述李可想要的“粉白色”时,山东大哥用一脸茫然回馈了我,我解释来解释去,山东大哥都不得要领,我宣告放弃,拍着山东大哥肩膀说,大哥,粉刷和绘画区别不大,我相信你的艺术感觉,你就按照你的想像力自由发挥吧。

“也就你们脾气好,”CICI大大咧咧的嚷嚷,“要是我碰上这号儿的,直接二话不说,拔出睫毛膏刷子,一把塞进她肚脐眼裏。”

我和王小贱你一句我一句,越说越乐呵,每次针对起李可这个人的时候,我和王小贱都是不刻薄不成活。

我刚想按照惯例摇头说不,但仔细一想,与其回家自己和自己聊天,现在的我还是多参加一些真人实战比较好。

小野猫CICI接着问,“你们这客户到底怎么奇葩啊?”

清晨时,我做了一个和他在一起的梦。

听,连名字都这么有禅意,平时公司裏的广东仔,闷不吭声,两眼无神,从哪个角度看都像是郁郁不得志的保险推销人员,但万万没想到,他居然是个身怀绝技的江湖中人,我脑海裏浮现出一副画面,广东仔用手裏的YOYO球杀人越货以后,微微俯身,面带微笑的对着事主家人说,“我自己会去投案,不劳大家费心……”

“别人都是把婚礼当新闻发布会办,这姑娘是把婚礼当星光大道办呢。”

“别再跟我说话了行么?”我不耐烦的打断他,“见不到就各自回家啊。”

我一边将头缩进枕头裏,一边伸出五个手指,“五分钟,再睡五分钟。”

又到了新的一天。

背后的凉意层层蔓延开,我突然清醒了,我想要马上爬起来,跳下床开门,跟他说,等等我。

我歎口气,跳下床,刷牙洗脸换衣服,然后出发去上班。

广东仔上下端详一番我们,然后开口说,“你们两个人可以去组团说相声了。”

大师气定神閑的说,“Double or Nothing。”

7月13日 星期三 晴转多云

因为怀揣着这样的心态进了公司,所以我一直对同事们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在我眼裏,他们各个都有些来路不明,还总有些让人想不通的怪癖,当然,在大家眼裏,我一定也是个非暴力不合作的家伙,头顶上燃烧着熊熊气焰,其实本身是个没什么内容的空壳子。

今天我勇敢迈出了友善的一步,于是大家也不计前嫌的接纳了我。几杯啤酒下肚,场子很快热了起来,我惊讶的发现,曾经在我眼中和路人一样的各位同事,居然也都是挟着多重人格闯蕩江湖的。

虽然挟着一个惊悚的尾巴,但基调仍是浑浑噩噩,就像这天气,傍晚时一副风雨欲来的样子,但架势给足了,老天爷仿佛又没了力气,雨始终没有下起来。我喝了酒,受了惊,现在一个人坐在回家的计程车上,用“坦蕩蕩”来形容现在的状态太斯文,用“空蕩蕩”来形容又太凄凉。

他拿开枕头,轻声说,“火车可不能等你五分钟。”

他在我耳旁轻声说,“小仙儿,小仙儿,起床了。”

我顿时觉得背后一凉。

笑声裏,突然传出了很超现实的一声大吼,“黄小仙儿我操你妈!”

我们一起耻笑他,没泡过整容妹,还没看过韩国偶像剧么,真是太没常识了。

我抬起头来绝望的看着CICI,“姑娘,您连“静音”和“免提”这两个字都分不清么?”

手机还在要人命的响着,我和王小贱四目相对,全身无力。刚想接的时候,CICI从一旁窜出来,“那就按静音啊,有什么可想的。”她在我手机萤幕上按了一下,整个世界立刻清净起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