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失恋第19天

上一章:第19章失恋第18天 下一章:第21章失恋第20天

努力加载中...

我走到我座位上坐下来,甩掉背包和高跟鞋,整个人软绵绵的晾在了椅子上。

在收银台结完帐,我回头望望不远处的国柱,短短的会见裏,由始到终我都没福气看看他的屁股到底有多好看。

俏臀男迅速露出一个平面男模的笑,“嗨,你好,我是Danniel,你叫我Danny也可以。”

“国柱,你……”

我看着地毯上一地的衣服,心裏涌出的,是一种非常深沉的前途莫测感。我扶着墙在地板上坐下来,吸了吸鼻子,心裏想着,是不是应景的掉两滴眼泪,心裏会好受些。这时,手机先默默的闪了闪,王小贱发了条短信过来。

“刚去见了我的临时男朋友。”

下班以后,我揣着CICI给我的美型男电话,去离公司不远的茶餐厅见他。时代果然是不一样了,CICI手机裏,这些哥们儿都没有全名,统统被CICI用代号归了类,“电眼男”,“路虎男”,“西城区文艺男”……我今天领到的这位,代号是“海澱俏臀男”。

“我帮你买一个月的早点。”

冷静一点儿旁观我们的话,根本就是一个心态苍老的大姐,带着她那个有多动症的鲜豔弟弟出来喝茶,连餐厅裏的服务员都能一眼看出我们绝对不是什么情侣关係。

国柱终于挂了这个漫长的电话,我鼓起勇气,跟国柱说,“那个,我想了想,要不算了,你晚上还要出去玩,我担心你那么早起来太难受。”

国柱想了半天,“我回家去找找吧,不过我那样的衣服很少,我这个年龄段,很少穿那种老气横秋的衣服。” 听完这话,我手裏的茶差点洒出来,眼前这位男同志,虽然全身上下打扮的像颗果冻,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起码二十八九了,到底是什么好心态促使他这么童心未泯呢?

保驾护航,这四个字听起来真不错。

王小贱一愣,“啊?”

“那我用不用把头髮染个别的颜色?”

“哎呀不要叫我国柱啦,”他一脸娇嗔的打断我,“我真不习惯。”

我终于忍不住了,大吼一声,“死人!但凡现在楼下那个保安小张还在,我也不会来求你的,你丫不要趁势抬高身价!”

“十点?哎呀死了死了,我很少那么早起床的。”

国柱上下看看我,“那我努力吧。”

“给你丫二十,不用找了。”

“我怕刚刚说的话太重,搞得你自杀。所以特地补你一记温馨小贴士:狭路相逢勇者胜,你的勇气是常人的五倍,科学界一直应该好好的研究一下你,所以明天,你大可以继续横冲直撞,把别人的婚礼当成前男友的葬礼,我会为你保驾护航的。”

王小贱转过头看看我,“咦,明天不是参加婚礼么?还不赶紧回家睡养颜觉?”

我看着正在打电话的国柱,突然感到从颈椎到臀骨统统无力了起来,相片这东西果然太不真实,昨天和CICI看照片时,我还满怀激动,跟CICI说,唉,这男人看起来又邪气又美味,正是能击中我的那一款。但今天看到真人,我才知道,他不仅仅是眼神邪气,整个人都有点儿邪门。

我一愣,但很快把那帐单接过来,是是是,是应该我来买单。

国柱看看自己,然后不解的问,“我今天穿的就很正式啊,我要是出去玩,才不会穿成这样。”

“不複杂不複杂,”我赶紧安抚他,“你就陪我出席一下,装的跟我亲密点儿,就行了。”

回到家,我打开衣柜,衣柜裏的衣服倾巢而出,被我轮番搭配。我一直在性感街头风或高贵典雅风或甜美可爱风之间不断徘徊。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喜欢我粉粉嫩嫩一派无知的样子,现在分开了,我是应该让他耳目一新呢,还是继续发挥他曾经的大爱小甜甜风格呢?

走出餐厅,迎面扑来的热气让人晕浪,我很颓然,明天谁陪我去参加婚礼倒是次要,让我恐慌的是,如果全体男性都进化成了国柱这样,那我们这些不爱穿制服没空去夜店对一夜情也持宁缺毋滥态度的未婚女性们,会不会渐渐变成了一个浩大的“无性人”群体,要想繁殖下一代,只能默默等待着自己的细胞分裂的那一天。

连自己的瞒不过去,怎么能在那对恋情浩蕩的狗男女面前演戏呢。

我又钻进卫生间,看着自己的头髮,然后拿出一款酒红色的染发膏,我要不要染一个别的颜色,让他知道我已经全身上下彻底换血了呢?

我想赶快离开,但国柱迟迟不挂电话,我对着国柱做了一个我先走的手势,国柱点点头,我站起来刚要走,国柱又用手拦住了,把帐单递了过来。

“这种破事儿也值得我追看一个月么?”

“你去上厕所的时候,我再也不偷偷换你电脑桌面了。”

“好好好,蛋妮,你有稍微正式点儿衣服么?”

我小心翼翼的问,“有中文名么?叫起来能亲切点儿。”

“我是说,去参加婚礼的那种衣服,比如深颜色的,不带花边的西服?”

王小贱瞟我一眼,慢悠悠的说,“去也可以去,得按分钟给我出场费。”

我在俏臀男对面坐下来,因为他也坐着,所以那屁股的形状到底有多让人惊豔我暂时还考证不了。我沖俏臀男一笑,“你好,我是CICI的同事,黄小仙。”

“咱们两个早上十点就在这附近见吧,然后一起过去。”

“我当着你的面儿喝一个月的豆汁。”

“是一个夜店奇葩,我担心把他带到婚礼现场,他会不高兴最出风头的人不是他。”

一进餐厅,我一眼就看到了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俏臀男,说花枝招展一点儿都不过分,这位小哥哥上身穿着嫩粉色镶银边儿的衬衫,下身是花格子短裤,脚上还套着双豔红色的马丁靴,我一直以为请了香港造型师的小瀋阳才敢穿成这样,今天算是开了眼了。

Danniel脸色一沉,“秦国柱。”

我点点头,“对对对,这代价太大了……”话还没说完,他那个繁忙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我和我的第二个人格一起去。”

我刚想说,放心,我会给你夺命连环CALL的,这时国柱的电话又响了,“hello,我是Danniel……我知道啦我知道啦,今天晚上见嘛,制服诱惑对吧,我今天穿医生服,你不要跟我撞衫啊……哎呦,现在哪儿还流行一夜情哦,我们都是秒杀的…….”

国柱挂了电话,接着问我,“明天在哪儿见?几点能完事啊?”

“染个屁,你把脑子染个颜色,也没多大用。”

“什么情况?”

“我不去。”王小贱摇摇头。

“那明天谁陪你去啊?”

我这么一说,好像正中了国柱下怀,“那倒是没事儿,我大不了熬夜不睡了,早上直接去跟你一起去,不就是结个婚吗,能耽误多长时间,不过,熬夜不睡觉,对皮肤特别不好,这你也知道的吧,熬完了以后,我得花好长时间做保养…….”

我徘徊不定,于是决定给王小贱打个电话资询一下。王小贱迷迷糊糊的接了电话,迷迷糊糊的听了我火急火燎的询问,然后很挫败的说,“让我一针见血的告诉你,无论你明天穿什么,他都不会关注的,就算你明天喝多了当场脱个精光,只剩下黑色吊带袜然后拿着香槟满场飞,会拿大衣裹住你的那个人也不会是他了,所以,醒一醒吧,蠢女人。”

我看着转过身去工作的王小贱,他的侧面还是透着一股纯爷们儿的坚韧的。我突然福至心灵,“王小贱,你陪我去吧?”

7月15日 星期五 闷热

走到公司楼下,我抬头一看,灯还亮着,我便上楼想看看CICI还在不在,要是她还在,我就求她随便再发一个给我,我也不事先看了,明天就直接盲约,只要是个成熟男性,不说胡话,没有多动症,能把场面撑过去,我就该感天谢地了。 公司裏早就空空蕩蕩的,只有王小贱还坐在电脑前边加班。

“怎么样,有火花么?”

国柱说, “我是跟CICI交情好,所以答应帮她这个忙,但是如果情况特别複杂的话,我就得考虑考虑了。”

我顿时觉得坐在对面的这个人亲切多了。

王小贱气急败坏的挂断了电话,我也终于冷静下来了。是啊,明天的见面,分明不是一场久别重逢的约会,我纵使打扮的精美而崭新,对他而言,也不过是个旧人。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国柱电话响了,他手忙脚乱的带上耳机,摆好姿势,然后按下接听键,“hello,我是Danniel……shit!,Lily,你居然还想得起我?……好啊好啊,晚上哪儿有趴?…..OK,OK,我一定準时到…..”

“我觉得hello kitty的桌面也挺好看的。”

王小贱点点头说,“真勇敢。等你回来我可以送你一盒纸巾擦眼泪。”

“有,火花太大,都快把我烧化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