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失恋第18天

上一章:第18章失恋第17天 下一章:第20章失恋第19天

努力加载中...

“李可送的。”我无力的解释。

“我想不起来了,王总。”我坦白交待。

“这么贱的爱好,一看就是你的路数啊。”

“放屁!”大老王又是一声怒吼,“我他妈一个金光闪闪的中壮年,活活被你说报废了!”

“我还没想好呢。”

大老王看向王小贱,“你呢?王一扬,你们学校的校训是什么?”

我一边抽出纸巾来擦脸,一边问王小贱,“你不应该啊,平时恨不得连爽身粉都随身携带,今天怎么会没带伞呢?”

王小贱在一旁观察了我半天,终于不放心了,偷偷摸摸的凑了过来,“小仙儿,你别放心上。”

“上次和你吃饭,让你打起精神。好嘛,现在该精神的地方没精神,这张嘴倒是精神起来了,说话要多刻薄有多刻薄,谁都看不惯,调戏同事,嘲笑老闆,现在居然还这么明目张胆的侮辱起了客户,你丫真是,真是无恶不作!”

王小贱眼睛看着萤幕,气定神閑的说,“这事儿问我干嘛,问CICI啊。”

挂了电话,我火速转身问王小贱,“你在哪儿能找到瘦长型的不是GAY的好看爷们儿?”

我打开盒子,拨开层层报纸,心裏莫名其妙的涌出一阵不祥感,一阵寒意“蹭”的顺血管逆流而上。

我看着大老王,短短十来天,他鬓角居然变成了灰白色,他不再是那个悠闲的喝着茶看小津安二郎的大老王了。

“黄小仙儿,你低头看看你自己。”

一阵愧疚涌上心头,我开口说,“王总,我回去给客户打道歉电话,我尽我一切努力,把这个单子救回来。”

“黄小仙儿”,大老王打断我,“你说说你们学校的校训是什么。”

在被更多人发现以前,我火速把盒子盖上,放进柜子裏。

上学时她始终没谈恋爱,课余时间都缩在宿舍裏闷头看书,大家一直觉得她是个怪胎,但有一次,我发现她正在看的书是《欧洲风化史:教会秘闻》,我顿时对她好感大增,毕业以后,她考上了公务员,认识了一个土豆款的男孩,那男孩每次看她,眼神都温情脉脉,不出意外,现在果然要结婚了。

沉默了半天,我终于撑不住了,“王总,这次是我的失误,我做错了……”

我往后一仰,靠在椅子背上,“这事儿有什么可着急的?她是明天就要移民么?我是明天就要火化么?日子长着呢,“报复”这事儿,最能激起生活动力了,我大可以长远规划一下啊。”

我和王小贱胆战心惊的坐在位置上等大老王的召唤,到了十点多,大老王面无表情的走出办公室,看向我和王小贱,做了个手势,我和王小贱便马上起立,拖着颤抖的影子,尾随大老王进了办公室。

“……太损了,能心狠手辣换张脸的人,果然不一般。你準备怎么回击她?”

邮箱裏的邮件,是一个大学同学发来的结婚请帖。这大学同学人很不错,大学四年照顾了我很多,老师点名的时候,全靠她伪装声线替我答到,不然我大二的时候就因为旷课问题被劝退了。

你知道这世上什么东西最怕寂寞?倒楣事噁心事最怕寂寞,它们一来,就是拉帮结伙,从来不肯单独作战。简单说是“祸不单行”,具象的形容就是“火力密集力保彻底击毙你。”

我按下李可的手机号,一阵矫情的轻音乐彩铃过后,电话通了。

“瞧你这人,给你丫出建议,你还反过来抨击我。”

如果你问我们公司的所有的未婚女同事,最担心什么东西不小心被弄丢了,一定会得到一个众口一词的答案:CICI的手机。这个手机在所有女性眼中,都应该是闪闪发光的,因为那裏面有着各种各样少年美型男,中年钻石男,甚至是少年钻石美型男的电话号码,而且小野猫CICI一直秉承着资源分享的原则,默默的更新默默的贡献,公司裏的单身女同事需要出席有男伴陪同的场合时,从来都是直接管CICI要人。不过,因为这些人都是CICI从夜店裏捞出来的货色,所以深交有些障碍,但带出去拉拉风绝对没问题。

那边儿也沉默半天,“小仙儿,我真不知道,他还给我打电话问饭店地址来着呢,说带女朋友一起过来,我哪儿想到他女朋友不是……”

你拿刀刺我软肋,态度还那么肆无忌惮。这一针见血的招数让我很惊豔,我就喜欢和有想法的对手玩。

大老王皱着一张脸,盯着我说,“别的姑娘被雨淋湿了,是从上到下露出曲线来,是让老爷们儿走不动路站在马路边流鼻血。你再看看你。”

厕所裏,我蹲在烘手机下面把头髮吹干,CICI站在一边,一张一张给我看资源照片。 真是乱花迷人眼,原来这世界上除了他和王小贱之外,还有这么多既不是GAY又长的那么秀色可餐的男性。“有轮廓的身材”,这个形容词一直是他的梦魇,当初甜蜜至死的时间段裏,我曾问过我妈对他的印象,我妈说,没印象,因为他太胖了,挡住了她全部视线,所以她什么都看不见。

我声音微弱的申辩,“王总,我从来没有嘲笑过你,我发誓。”

刚把呼吸调整正常了,电脑提醒我收到了一封新邮件,看完以后,我刚打起精神的,彻底又颓了。

王小贱瞪着眼睛看着我,一脸触目惊心的表情。

“当然不会放心上了,这东西我是要放在枕头旁边的。”

“你们公司那么贵,要让你来办,我得从现在开始攒钱,攒到我和我老公分手那天都攒不够啊。”

“你是不是要去她婚礼现场搞一搞?”

我脑海裏,迴响起了遥远的90年代,人们喝酒时常说的一个酒令:人在江湖漂啊,哪儿能不挨刀啊……”

李可乾脆利索的挂断了电话。

我低头看看自己,除了邋遢,没什么别的亮点。

“你行不行啊?是公务员都这样么,结婚直接发邮件,后天办,今天才通知?”

我一愣,过了一会儿才开口,“你不知道我们分手了么?”

“没有吗?”大老王一声怒吼,“那是谁跟同事们说,说我一笑,就让你想起《夕阳红》的片头?”

“尊师重道,薪火相传。”

房间裏只剩下我和大老王四目相对,大老王在我对面坐下来,自上到下扫视我一番,然后沉重的歎了口气。

“哎呦,语气这么诚恳,和昨天的你很不一样嘛。”

这就是李可要给我的礼物。

我光听都一阵反胃,“你这人太屎尿屁了,这朋友就是你自己吧?”

我恨不得把听筒一把摔在地上,李可那刺耳尖刻的声音,简直是在挑战我耳膜的受辱极限。

她在那边嘻嘻的笑着,“临时决定的,就简单办一下,隆重的要回老家办呢。”

“那也不合适啊,你知道我是干婚庆的,居然不给我拉这个业务?”

现在的形势不好我知道,MSN上也老是有朋友说公司在裁员,我还一度暗自庆倖,这种危机时候,小公司随波逐流,倒是很安全。

过了马路,我走到路旁的垃圾桶旁边,用力把那盒子往裏塞,盒子堵在桶口,我抬起脚,用力把它踹了进去。

王小贱看我脸色发白,于是好奇的凑上来看了一眼,今天他受的惊吓实在不少,当下,整个人被这物件刺激的恍惚了。

我想到大老王会人身攻击我,但我没想到丫一上来招数就这么刻薄。不就是S型么,我也可以马上摆一个出来。

清晨时开始下起雨来,上班路上,雨越下越猛,我从来没有随身带伞的好习惯,所以浑身上下被淋的很通透。到了公司,王小贱也正湿哒哒的缩在自己的椅子上,失魂落魄,猛一看,好像一具刚打捞上岸的浮尸。

我斜眼看向王小贱,这人是爱电影学院爱到了什么程度啊,我恨不得掀开他衣服看看,是不是后背上刻着这八个字的纹身。

“嘿,当上公务员,口才果然变好了。那现在有我能帮上忙的什么事儿么?” “没有没有,你来就行了,咱们班同学都来,你和你家那位一起过来就行了。”

我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再也不敢提问了。

我抱着那个让人心惊的盒子,走在回家路上。等红灯时,一对甜蜜的小情侣手拉手,站在我旁边,眼神交汇,那叫一个癡缠,全世界包括红绿灯在内,在他们眼中可能都没意义没色彩。他们大概怎样都不会想到,站在他们身边的这个面目混沌的女人,怀裏会抱着这么凄凉的物件。

我找出她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

王小贱居然连磕绊都不打的答了上来。

“那更不行了,这种姑娘,结一次婚就奔着一辈子去了,我给她的婚礼泼上一点儿污点,她就能往我脸上泼一脸硫酸。不值当的。而且我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做什么都是爽了我自己,害惨了大老王,我还指望大老王养我呢。”

一个硕大的女用自慰器映入我眼帘。

“王一扬,你先出去吧。”大老王沖王小贱挥挥手,王小贱马上动作欢快的站起来,临出门前,还不忘留给我一个狂喜中掺杂惋惜的眼神。

李可听我说完,在电话那头侧耳的冷笑了一声,“唉,黄小姐,你真好笑,没想到你这么能屈能伸,之前我觉得你很嚣张,但现在我觉得你好丢脸。跟你讲哦黄小姐,我们不可能再合作,你太高估你们公司了好不好,我只要找到了完美的老公,那完美的婚礼就近在眼前啊,婚庆公司到处都是。所以你不用觉得抱歉,作为女人,我反倒觉得你比较可怜。不过,我有礼物送你,好歹合作过一场。你收到礼物就明白我的意思了,就这样,拜拜喽。”

“李小姐,对不起,我的行为非常幼稚,而且伤害了你,我不敢奢求你原谅,但是就事论事来说,我们公司确实能为你提供一个完美的婚礼,我希望你能不计前嫌,继续跟我们合作。或许我们不能够成为朋友,但是我们可以给你一个终生难忘的婚礼。”

“李小姐,我想对昨天的事道歉。”

真是漫长的一天。

7月14日 星期四 阴雨

坐回座位上,我拿起电话,不断的做着深呼吸,王小贱看我神色不一般,所以很识相的没有凑过来要求我复述大老王发飙经过。

“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有这么二百五的事出现了,王总。”我低声说。

那么,在现实裏,除了我自己,更没人能决定我到底该出演个什么角色。下一个路口拐弯处,我就算没福气一头撞上那命中注定的爱人,但也有能力保护自己不会一头撞上酒后驾驶中的卡车。峰迴路转,不见得命运这个俄罗斯转盘,每次轮到我时,都有子弹对準我脑袋。

“啊?”我一愣,“什么?”

王小贱点点头,“你是昨天入了党么,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整个人都变深刻了呢?”

我吐出一口浊气,原来明天,他準备带着闺蜜亮相给大家看了,闺蜜说和他分手了,看来不是这么回事。

我开始追溯遥远的回忆,先不说毕业这么多年了,就是在校的时候,我也一直都认为“优雅的去装逼”是我们学校的唯一校训。

大老王克制住了滔滔的怒气,缓缓开口说,“你跟王小贱不一样,他一个老爷们,刻薄点儿怕什么,专门有姑娘就好这口。你呢,眼看三十了,成天蓬头垢面也就算了,嘴还那么不饶人,抓着人家小辫子,就往死裏说,说完你丫是能快感一整天还是怎么着啊?就说客户李可,几句话,把人家说急了,这活儿也彻底黄了。那来说说这种刻薄能给你带来什么好处,于公,公司少了一笔进账,你良心上过的去么?于私,你仔细想想,你到底是凭什么看不起李可?她起码知道自己要什么吧?”

大老王指指沙发,示意我们坐下,他背对着我们站在窗前。

我很震惊,“啊?王总,这是事实啊。”

“你给我背背你们学校的校训。”

在梦裏,连上帝都通过画外音对我说,你这横冲直撞的人生会有个什么样的结尾,我也持观望态度。

王小贱湿乎乎的转过身来,“我把自己搞惨点儿,大老王不就不忍心下毒手了么。” “幼稚,要真有决心你就断手断脚给他看,没準儿这次能放过你。”

“什么事?”我耳边响起李可懒洋洋的声音。

“小仙儿,你没事儿吧?要是你觉得不合适,就别过来了,改天我单请你。”

“有什么不合适的啊?”我笑着说,“不用,我们是和平分手,各有新欢,后天我也和我男朋友一起过去。”

所以,身材问题一直是他的软肋,虽然他对这问题表现出不介意的轻鬆态度。我在CICI发给我的照片裏挑了一个和他一样眼神很调侃的瘦长美型男,我要让这个胖子知道,我依然喜欢他这一款走邪气路线的男性,但是自他之后,我找到了比他更完美的一款,是他的2.0升级版。

大老王说的没错,我这人实在太刻薄,长此以往,如果始终凭着这一张毒舌一路闯蕩下去,最后难保不变成每天和猫一起睡觉的怪婆婆。

大老王看向窗外,愣了半天神,然后开口说,“你们这一代人,没感情。上四年学,连学校校训都不记得,要有一天公司倒了,肯定也是说走就走,没什么可留恋的。以后注意点儿吧,我指望你们挣钱,你们指望我发工资。咱们好歹有个合作关係在。”

“滚,我就是为了娱乐一下你。那你到底準备怎么办啊?”

但是,这世界美好的一面就是,你刚想要认错,却发现有人比你做的更过火,既然大家都没有底线,那我也可以不在乎传说中的因果报应和臆想中的未来。

“我偷偷跟你说,我有个朋友,有一特别牛逼的爱好:收集鼻屎,要不我跟他借点儿存货给你,你给丫邮过去,物品名称上写:新疆大葡萄乾,日晒充足纯天然,美容养颜…….”

盒子裏有张卡片,卡片上写着一句话:“希望你有了它,以后的人生不至于那么绝望。”

挂上电话,我用力甩甩头,奢望把这噁心事儿甩出脑海。我麻木的靠在椅子上,灵魂出窍,一直到前台36C妹抱着一个快递过来要我签收,我魂魄才归了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