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失恋第21天

上一章:第21章失恋第20天 下一章:第23章失恋第22天

努力加载中...

和他确定了恋爱关係的那天,我也是这样。他买了听可乐,结果中奖了,他美滋滋的去兑了奖,然后搂着我说,跟你在一起干什么都能走狗屎运,以后咱俩得一辈子在一起。我听完这话,心裏亢奋的炸了窝,但是脸上不动声色。回了宿舍,我倒在床上一口气睡到了第二天的淩晨。醒来后,我一路跑下楼,去小卖部买了50罐可乐,偷偷摸摸的在他家门口堆成金字塔状。

什么梦都没有做,我和整个睡眠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有时候翻身醒过来,看看外面天气,阴阴沉沉,不怀好意,分明是在鼓励我接着睡过去。

昨天参加完婚礼,小贱分开后,我回家倒头便睡,这睡意是那种誓把前世今生睡死的睡意。

我想努力安慰自己,黄小仙儿,前途还是光明的,重出江湖吧,就算屡战屡败,补个妆换身儿衣裳重新站起来,一直战斗到这个人出现,这才是大龄女青年独有的豁达心态。

我知道,市面上的好青年还有很多,一定有一个人,幽默而不做作,温柔而不鹹湿,相貌不用多端庄,但随便一笑,便能击中我心房。茫茫人海活跃着这么多的怪胎,难道还容不下这样一个人存在?

高考结束后的那天,我也是这样,回到家裏,闷头睡了一大觉,醒来后,靠着床开始自己琢磨,越琢磨越觉得考砸了,于是二话不说跳下床开始打包行李準备离家出走,爸妈被我搞的很崩溃,这孩子自打回了家就一句话不说,现在又要拎包就走,别人参加高考是为了上大学,可她参加完高考怎么好像整个人被洗了脑一样。

我甩甩头,也是,就算是庸人,也不能天天自扰,走一步说一步,这样最有时间顺序。

这种迷茫,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那种迷茫,我手捧着大龄未婚女青年的金字招牌,就这么站在这片属于我的荒郊野外,如果真是狂风骤雨席捲而来,手中的牌子一定不能拿来当雨伞。

深沉的想了半天,我觉得连空调吹出来的冷风都悠然的盘旋在我耳边嘲笑我,“又唠叨又多虑,这明显是更年期提前了,你活的好没有时间顺序。”

我关掉台灯,整个房间又重新回到我熟悉的黑暗裏,睡意来临前,我把头埋在枕头裏,安慰我那诸多个正在伤感的第二人格,“临死之前,能把这个人等来,哪怕只是打个招呼,就我的际遇来说,已经很了不起。”

现在的我也是这样,大梦初醒,一睁眼,看见的就是人生的岔路口和新篇章,但稍微不一样的是,这次战役后,我看见的人生前景,就和今天的天气一样,风雨欲来,一片迷茫。

这就是我经历过大战役之后的状态。

但我很快又转念一想,如果我这位命定的先生,和我注定今生遇不到呢?比如说,我是宅女,他是宅男,下了班都各回各家,我上淘宝他看DVD,就算一起玩起了WII,也是在不同的空间裏。上班路上,我们或许能搭上同一辆地铁,但我被鹹湿佬偷捏屁股的时候,他可能正站在另一个车厢裏,用PSP看《六人行》看到哈哈大笑。

我套上一条运动裤,打开空调,然后接着回到床上,坐着发呆。

等到彻底醒来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窗外一片灰濛濛的气象,这漫长的一觉睡的我骨质都疏鬆了,随便一动,仿佛都能听见连接四肢的各个零件哢哢作响的声音。

就算全城十面埋伏,都有可能一次又一次的和一个对的人擦肩而过。这个血淋淋而又充满文艺腔的想像,让我刚刚好不容易激蕩起来的斗志,像梅雨时节放在空地上的烟花撚子一样,湿漉漉温吞吞的萎靡了下去。旧事如天远,新人还没来,这是我的新篇章。

7月17日 星期日 阴 大雾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