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失恋第25天

上一章:第25章失恋第24天 下一章:第27章失恋第26天

努力加载中...

我们都笑起来,王小贱一屁股在我对面坐下来,“那事儿你考虑好了么?”

“不看,我这人除了诱惑,什么都能抵挡,所以绝对不自己往枪口上撞。”

到了能开动时,看着眼前这个红色的心形,我发现我吃不下去了,胃口全无,而且觉得整个人又凄凉又蠢。

7月21日 星期四 晴

在那之后,我放弃了剑走偏锋的做饭方法,而是老老实实的按照菜谱,以搞科研的姿态按着步骤来,所以,每当我看见菜谱上“适量”和“少许”这样的字眼,就发自肺腑的想要骂娘。即使是这样的小心翼翼,做出来的菜也都难称好吃,但他依然是大力鼓励小声建议,一直支持着我沿着家庭妇女的道路走下去。

我看看房间四周,灰头土脸的我,煮了两人份的义大利面,但却连这眼前的一人份都无人喝彩。沙发上堆满东西,只留出一个人的空隙。地板的过分乾净,反而显得整个房间更冷清,放眼望去,整个房间裏,只有运转中的空调最有生命力。

但后来,手艺渐渐变好了,也能猜出“适量”和“少许”的意思了,偶尔有那么一两道菜,能吃出些街边小饭馆的味道了,但一直试菜的人,却是越来越漠然。“好吃么?”“好吃。”“还要么?”“够了。”最多出现的,就是这样的一问一答,然后两个人捧牢饭碗,一个翻杂誌,一个看电视。

“没戏。”

我看着面前渐渐冷掉的面,无论是中餐还是西餐,只要一冷掉,就都显得破败不堪起来,原本浓墨重彩的色香味,都被冷空气盖上了一层油脂在上面,光看着便令人生厌。

王小贱还没说完,大老王掐着表一声令下:“时间到。换人!”

“你跟我看看房子去,看了你就知道了。”

电视裏在放夏日自製美食特辑,正在介绍的是义大利领结面配蛤蜊沙司,长相肥嘟嘟的主持人一脸喜气洋洋,一遍遍的强调着这道菜有多么快捷简便,“就算在梦游,也能做出来。”看着他像机器猫一样肉乎乎的小手上下翻飞,忙而不乱的挤沙司切洋葱,不知不觉的,我就饿了起来。

一直到分手前的小半年,我都没有再做过饭。

把面用温水泡好,然后开始切洋葱,知道怎么切洋葱可以不流眼泪么?就是在流泪之前赶快切完。倒了橄榄油,炒了洋葱,家裏没有蛤蜊,我用一小袋冻得硬邦邦的虾仁代替,把白葡萄酒倒进锅裏,然后把虾仁放进去咕嘟咕嘟的煮,面也差不多泡好了,放进汤锅裏煮熟。

王小贱灰溜溜的挪走了,广东仔坐到了我对面,依旧是一脸媚笑,但开口说的却是:“嘿嘿嘿,小仙姐,你喜不喜欢玩溜溜球?”

大家都嘻嘻哈哈的笑起来,一共也没几个人,女同事裏只有我和CICI,一直对CICI心藏邪念的广东仔迅速坐在了CICI对面,一脸媚笑,操着一口广普,声音绵中带贱的说:“小姐,你喜不喜欢玩溜溜球?”

八分钟约会定在明天,也就是週五的晚上。我和同事们一大早就蹲在一家LOFT结构的酒吧裏,吭哧吭哧的布置场地。到了下午,大老王来巡视,看看在场地中央已经摆好的一串长条桌子,突发奇想,开口说:“咱们公司的人,先来预演一遍,姑娘小伙子们,都来八分钟一下。”

“一起住吧。好歹能拼个饭。”

今天天气热的厉害,下了班一路奔波回到家,整个人都被热浪蒸腾的外酥裏嫩了,头髮裏厚厚实实的全是热气,简直像是顶了一笼屉刚出炉的包子。开空调,洗完澡,坐在沙发上发了半天的呆,七魂六魄才慢慢归回到了身体裏来。

我从沙发上跳起来,打开冰箱,在一个昏暗的小角落裏,还真的发现了半袋年代久远的领结面。找找其他的配料,也都算齐全,我考虑了半分钟,决定今天给自己做一顿饭。

我把面倒进垃圾桶,空着肚子想了很久,在十二点来临前,我给王小贱发了一条短信。

我渐渐能揣测出刚刚在做饭时,那种“……”的心情到底包含着什么样的潜意识,那时一种不敢声张的,希望还有人能在客厅裏,等着吃这一餐饭的心情。

虽然房间裏充斥着油烟味,但我还是能闻到盘旋在这房间中的主流味道,那是一种“太单身”的味道,就像李可说的,“在冰箱裏放太久”的那种味道。

“小仙儿,我得赶快决定要不要整个租下来……”

和他还在一起的时候,对于厨房这个领域,我一直走的路线都是感情充沛但厨艺不精,第一次给他做的饭,是一碗速食麵,唯一与众不同的是,我在裏面别出心裁的加了柚子皮,当时脑袋裏是怎么想的,能吃的东西那么多,为什么非要加柚子皮不可,现在已经无从追溯了。只记得他吃的很是欢快,高度的讚扬我:第一次吃到这么富有清新感的速食麵。我被夸的很膨胀,顿时觉得生活中创意无处不在,要是我当厨师开店,那些FUSION私房菜的小老闆们,肯定得担心的夜夜难眠。过了没多久,我饿了,于是钻回厨房喝了口麵汤,当时便激蕩了,那味道真是离万恶差不多。

我一路怀揣着类似于“……”这样的心情做着饭,用“……”来形容,是因为这心情没形状没起伏,找不到指向性。领结面煮好,虾仁装进盘子裏,我往面上面挤番茄沙司,顺手挤了一个线条歪歪扭扭的心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