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靳言大神

上一章:第6章他的身份 下一章:第8章靳言所爱

努力加载中...

李熏然看着她不说话。

薄靳言扫她一眼,站起来,拿起外套穿上。临出门时忽然转头说:“我只抓最穷凶极恶的犯人,只有我能抓到。这个案

对上他眼睛的一剎那,简瑶心头微微一凛。那是一双非常修长的眼睛。不知是因为灯光晕染,还是他肤色太白皙,那瞳仁明明漆黑如墨,却又让人觉得他的眼神疏淡无比。

李熏然当时第一反应,是去找薄靳言毛遂自荐。见到薄靳言真人,他还有点吃惊——居然这么年轻,跟他一般岁数。

简瑶又横他一眼,却听他继续说:“如果不是要追你,那他看上哪一点了,指明要你当助手?”

他穿一身纯黑西装,白色乾净的衬衣,没打领带。长腿随意交叠,手里拿着本书,正低头专注的看着。手边的茶几上,还放着杯热茶,一小盘水果。

简瑶思索片刻,摇摇头答:“太扯了,我去找他问清楚。”

其实下午听李熏然道出薄靳言的身份,简瑶很震撼。本来她对薄靳言已经有了初步清晰的印象:宅男,自大、傲慢;情商挺低,不懂人情世故,自我感觉还极端的好——总而言之是个幼稚又孤僻的家伙。

可这样一个人,居然是世界知名专家,甚至被李熏然视为男神。要知道李熏然向来心比天高,芸芸众生,他看得上眼的就没几个。必然是薄靳言在业界真的很牛很牛,才能令李熏然也心悦诚服。

这位天才我行我素,完全不管简瑶的身份。局领导却为了难,知道李熏然跟简瑶关係好,让他来跟简瑶谈。

简瑶:“……我要考虑一下。”

“去!就是我跟你讲过的青少年失蹤案。哪来的英文!有乡下土话还差不多!”

“啊?”简萱很意外,看着姐姐似乎透着几分执拗的神色,脱口而出问,“姐,你在彆扭什么?”

就在这时,她身旁的大门传来钥匙响,简萱风风火火拉开门走了进来,看到她,登时高兴了:“姐你回来啦!我还去找你呢,又不带手机。”又抬头四处看看,压低声音:“大神呢?还在书房?”

她这才窘了,伸手把书从他手里抽出来:“谁让你动我的书?!”这书她还是在高中读的,当时的确在一些感人情节批注了些话,譬如“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譬如“若有一人,爱我如初”……现在看起来,的确肉麻又感伤。

男人无疑是高大的,即使坐着,那身西装也显得笔挺、匀称、得体。但比起那晚黑黢黢的印象,此刻的他看起来身形略微偏瘦,因此越发显得肩宽腿长。

——

简萱坚决点头:“当然有必要!我可是美剧《犯罪心理》的脑残粉!现在有个活生生的专家跟我生活在一个次元,怎么能错过!”

暮色如暗纱覆盖大地,简瑶站在窗前,望着对面灯火通明的警局办公楼。

简瑶微微愣了一下,转头奇怪的看着她:“我彆扭什么?当然不是。你知道如果去找他要签名,他会怎么说吗?”

屋里亮着灯,洁白的灯光映在地板上,澄亮柔和。音乐声还是那么沉静悠扬,隐隐能听到轻微的响动,似是茶杯被放到桌上的声音。简瑶轻推开门,走进去。

简萱的手机?可她的铃声一直是富有节奏感的RAP调,什么时候换成低缓的交响曲了?

书房的两面墙,都放着沉黑结实的大书架。一个男人就坐在正中的红色沙发上。

于是他用力揉揉简瑶的头髮:“为什么选你?这你得去问他。反正局长的意思是:警方原则上不允许、不赞成市民参与案件调查。不过,薄教授只是被公安部授予一级警督的名誉警衔称号。他的身份是学者、是顾问,编製不在警队,他有私人助手是他的事。之前也有被公安部聘为专家的学者,查案时带了研究生。所以愿不愿意,你自个儿考虑。”

简瑶在他对面坐下,稍微有一点不自在。

这时薄靳言倒是微微一笑:“显而易见,非常多的原因。非你不可。”

可简瑶却无视她的慇勤期盼,转头又看着窗外:“我不会找他要签名的。”

“雷劈的感觉好吗?”

她刚要开口,他却又低下头,看着手里的书。他的长相是清俊而略显冷冽的,但嗓音却浑厚低沉,非常悦耳的男低音。

——

简萱歎了口气,姐妹俩望着窗外夜色,一时都没讲话。

听到响动,他放下书,抬头看着简瑶。

她从桌上拿起手机,翻到薄靳言的号码,同时对书房说:“你绝对猜不到刚才熏然跟我讲了什么。大神竟然让我当他查案的助手。”心情到底难以平静,她歎道:“我现在的感觉,就像被雷劈中了一样。”

他想起几个小时前,自己去找薄靳言的情形。当时这位牛人已经跟局长等人见过面了,李熏然得到的消息就是:薄靳言会以专家身份,协助查失蹤案。但他只提出一个要求——要简瑶当助手。

这时简瑶手机响了,是李熏然。她立刻接起。

简萱:“啊?”

他的声音听着有点古怪:“我看到你在家,有空吗?速度来我办公室。”

简瑶转头瞧她一眼:“有必要吗?”昨天她还称呼薄靳言为“妖男”。

两人有过好几次交谈,但都是在电话里,黑暗中。这么清楚的看着对方讲话,还是第一次。既不是陌生人,可又不认识。

“怎么说?”

简瑶:“……签断了。”

警局宿舍大院和办公楼相距不到数百米,几分钟后,简瑶就踏进了李熏然的办公室。

薄靳言抬眸看她一眼:“当然是来考察你那点贫乏的小背景。”

不过就像简瑶所想,李熏然虽然心高气傲,但心也大,在权威泰斗面前,他为了查案为了学师,面子什么根本不在乎。

他举起手里的书:“原来你看的都是如此无逻辑无科学依据的书?”

简瑶脸色顿时一变,目光也有剎那凝滞。薄靳言却又话锋一转:“与我另一个发现相比,这个问题变得微不足道——”

李熏然给她倒了杯水,却不说话,而是手里夹着根烟,绕着她打量了一圈,英俊桀骜的眉眼还透着凌厉。简瑶自顾自喝着水,等他终于坐下不动了,才抬眸望着他:“失忆了?看够了没?”

简瑶想了想,模仿他昨天不可一世的语气,放低声音,慢慢的说:“如果每个找我签名的人,都能如愿,我的手已经不在了。”

简萱“噗”一声笑了:“姐你的笑话太冷了。他这么大架子?”

简瑶只能说,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

子破案时间不会超过一周,也是你的聘期。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做毫无意义的考虑,而是会在明早八点,赶到别墅。”

书房的门虚掩着,简瑶在门前停了一瞬间。

简瑶一怔,又听他说:“不仅仅是因为年幼丧父。你的其他家人很大程度上能够满足你对亲情的诉求,而你的性格也并不偏执脆弱。所以——”他看着她,目光疏淡而锐利:“你的童年还遭受过其他伤害?”

简瑶刚要不客气的还口,却听他极为流利的继续说道:“一个家庭关係极为和睦的大学生,寒暑假才回家,却选择独自居住在空置多年的老房子。是否你的内心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开朗?”

那里也响起了手机铃声。

李熏然却不答她的话,突然就来了句:“薄靳言是不是在追你?”

薄靳言却又翻到其中某页:“甚至还在上面做了大量批注……”

这下简瑶彻底惊讶了,看着李熏然挺正经的表情,显然不是开玩笑。于是问:“为什么是我?我又不是警察。”

简瑶一路沉思回到家里。

这一幕猛的瞥见,只令人觉得闲适优雅无比。

局长进入别墅后,警察就让其他人全离开。她也回到了家里。

原本因他的大神身份,以及清隽夺目的长相,在简瑶心里已经多了一层隐隐的光环。可他一开口讲话,这点光环瞬间烟消云散。

很快传来接通的声音:“嘟——嘟——嘟——”简瑶凝神静气的等着,忽然一怔,再次抬头看着书房——

薄靳言任凭她把书抢走,神色自若的答:“外面那位小姐说,这里的书随我看。”

薄靳言的傲慢,他之前也见识过,虽然有点气闷,但也不会放在心上。而且,他也把工作,和跟简瑶的私人感情,分得很清楚。

……

……

谁知等他道明来意,正坐在警局会议室沙发上看报纸的薄靳言,头也不抬的回了句:“感谢你的自荐,不过我不认识你,没兴趣。”

简瑶有些意外:“譬如?”

简瑶把书放回去,这才问到核心问题:“你为什么要我做助手?”

简瑶愣住:“什么助手?”

简瑶反驳:“这是言情小说,要什么逻辑?”

打开门,客厅空蕩蕩的。她在沙发坐下,听见书房里有些动静,应当是简萱在用电脑。

简萱从书房出来,拿着个精美的本子,递到她面前:“我要大神的签名!”

“譬如我查案不喜欢被打扰,需要有人替我应付警察市民记者,完成所有繁琐而无效的工作;譬如在这个城市,我只认识你一个人。而且,你还很会钓鱼。”

简瑶瞬间懵了:“……大神?在书房?”

“是啊,他刚才来找你了。你还不知道?快去!容我再平复一下心情先。太帅了,太帅了!我以前看到的都是哪里的妖人啊!”

简瑶一口水就呛进了喉咙里,连声咳嗽,瞪他一眼:“你疯了!怎么可能?”

李熏然看她神色,知道讲的是实话。又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一圈,说:“虽然你是挺机灵聪明,但也不是惊才绝艳……”

简瑶微窘,不答反问:“你怎么来我家了?”

简瑶也笑:“就这么大架子。”

书房却没人回应,想是简萱戴着耳机没听到。简瑶也不多说,直接给薄靳言打电话。

简瑶还没反应过来:“案子有英文资料要翻译?”

李熏然点头:“他刚坐局里的车走,应该是回别墅了。”

简瑶这才注意到书封面上的标题——《陪你到宇宙洪荒》,正是她书架上的言情小说之一。

李熏然:“当然是查案的助手。”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