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初见端倪

上一章:第10章拨云见日 下一章:第12章潮起潮落

努力加载中...

他让青少年成为杀人机器的牺牲品,幻想掌控他人生死。目前还不知道他的幻想如何形成,但他生活在这样一个城市里,这种幻想明显脱离现实。当你们找到他的家时,也许会搜查出大量暴力影视书籍。

简瑶明白了。不过这不是什么轻鬆的话题,她听说过,她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死了。难怪他这么孤僻的人,还会养乌龟。

……”

“哦。那现在好了吗?”

冬日阳光温润,简瑶还是一个人坐到了水边,替薄靳言补充短期库存。

他倒是来得快,看到鱼,他薄唇微弯,看她的目光似乎也多了几分亲近。

简瑶:“一起吃早饭吧,鱼肉馄饨。”

——

简萱笑瞇瞇收起手机,抬头问薄靳言:“大神啊,可不可以问个问题?”

简瑶一怔:“哦。”不再问了,却听他又淡淡的说:“是我母亲。”

打开冰箱一看,果然没有了库存。

“嗯?”

不过这显然是因为旁人不了解他,包括简萱也是。如果他们跟她一样,看到他一脸卒郁,穿个睡袍光着脚,身边还趴着只乌龟……的样子,约莫就不会觉得他有多神秘遥远了。

简瑶听得眉头微蹙,简萱又说:“姐,你还是跟他保持距离,小心为上。”

——

简瑶也是自幼丧父,静默片刻,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问:“你预计他们多久能抓到兇手?”

“病了。”他的声音依旧低沉醇厚,似乎没什么起伏。

——

等简瑶一回神,却发觉他面前的碗已经空了。而那清俊冷冽的眉眼里,也浮现笑意。

夕阳斜沉,两人沿着林间狭窄的小路往回走。他一手提着篓鱼,走得平稳有力。从背后望去,越发显得肩宽腰窄腿长。

她是很喜欢钓鱼的,不知不觉就钓到了下午。看着满满两个鱼篓,她收拾好渔具,给薄靳言打电话:“自己过来搬。”

大神来到小城,也许所有人都觉得,他跟自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早餐端上来,薄靳言拿起筷子就吃,斯文又专注。简瑶和简萱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他似乎也没什么兴趣闲聊。

这回薄靳言声音里有了笑意,但是傲慢的笑意:“不知道。不过如果明天还抓不到,我只能说,他们的速度令人惊歎。”

正是上午八、九点钟,日光将会议室里照射得明净敞亮。简瑶依旧坐在角落里,看着薄靳言一身笔挺如刀裁的黑西装,俊脸淡漠的走上前台。

简瑶开口:“以前你为什么会那么瘦?好奇就问你了,不讲没关係。”

简瑶:“……这样。”

几乎所有警力都外出了,只留下刑警队的几个骨干。他们听完薄靳言的二次简报,就会带队其他警察,做更加精準的搜捕。

很快他就吃了两大碗,优雅的用纸巾擦了擦嘴,继续西装笔挺的坐着,喝简瑶给的矿泉水。

简瑶在家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又去了别墅。

简瑶和简萱同时转头,看着他迈着长腿走向另一个方向,高挑的身影像棵孤直的树。

薄靳言环顾一周,淡淡开口:

她打开电脑,把之前的翻译工作收尾。

“你说……”简萱的声音难得的透着小心,“薄靳言是不是吸毒啊?”

简萱看着她温和平静的脸色,想了想,点点头。

走了一段,简瑶又问:“沉默为什么叫沉默?”

她想,薄靳言拒绝了渔民的提议,也许是不喜欢让陌生人踏进别墅。不过她也不会替他多操心,万事还有傅子遇呢。

三人坐在角落的一张桌子。点餐小妹看到薄靳言,平时爽辣的声音都变得客气了几分:“你们……要点什么?”

简萱答:“你几天没回家了,妈派我来视察。”

警察们全走了,会议室里变得空蕩蕩的。简瑶收拾好东西,问:“现在做什么?”

刚工作了一小会儿,面前忽然伸过来一只白皙修长的大手,摁下笔记本屏幕。

简瑶睁开眼,与她对视:“你怎么会这么想?他以前也许是生病了。”

简瑶笑着问:“你来干什么?”

“兇手是典型的『有组织能力罪犯』。这是相对于『无组织能力罪犯』而言。后者通常有精神方面的疾病,行为混乱、缺少计划性。而我们的罪犯,头脑清醒、精心策划,目标明确。但这跟『高智商罪犯』不是一个概念,他就是个普通人。

简瑶以为他肯定会同意,谁知他淡然自若的答:“不需要。快去钓。”

一辈子会遇到很多人,他这样的万中无一。虽然古怪了点,但你真的就能感觉到,他就是那种很光辉的人——不是因为外貌,而是思想。我现在还能跟他一起挽救别人的生命,这种经历一辈子也不会有第二次。我觉得很好。虽然一共只有几天时间,但对我的人生很有意义。这就够了。”

——

简萱偷偷用手机编辑短信,递给简瑶看:“姐,这条裙子漂亮不?”

简瑶想了想说:“要不今天我教你钓鱼吧。从做鱼饵到选鱼钩到拉竿技巧,这样你以后自己……”

“我差不多一年多前,有一次经过你家,好像还看到个很瘦很瘦的男人,长得有点吓人。那是谁啊?”

简瑶闻言也看着薄靳言。

当然,也略有些削瘦。

他在去年1月突然开始作案,应当是受了特定刺激。譬如工作或生活上的严重挫折。由于过去一年他表现出持续、稳定的作案水平,我更倾向是生活中的灾难,譬如亲人关係恶化、离世等,令他走出这一步。

两人刚走出警局大门,就见简萱站在几米外,笑容甜美:“姐!……大神!”

简瑶迟疑:“你还要吗?”

薄靳言穿好外套,俊秀的眉目间,倒透出几分神清气爽:“休息。”

吃完早点,薄靳言逕自回别墅了。姐妹俩回到家里,简瑶一身疲惫去洗澡。

我相信他在开始杀人前,有过『实验』和尝试。对象是流浪狗猫,或者邻居家的宠物。在他家附近,你们也许会找到相关线索和蹤迹。

就在这时,身旁传来薄靳言的声音:“走了。”

简萱说:“那得多重的病啊!你是没看到他以前的样子,虽然我只匆忙看到一眼,但是真的瘦骨嶙峋——肯定是吸毒。虽然我对大神还是很崇敬,但现在想想,他这种天才,太高端太另类,整天跟杀人犯接触,孤独又寂寞,还长着张花花公子的脸,说不定内在腐朽偏激得很……”

这次薄靳言没有马上回答。走了几步,才答:“不知道,不是我取的名。”

简瑶逐层翻看的时候,薄靳言就站在旁边的流理台前悠闲的喝牛奶。

“嗯。”

简萱说得对,他的确是另类的、孤独的。包括刚刚三人在警局门口,其他警察路过看到薄靳言,眼神中有敬畏、有好奇,但从无人靠近,而薄靳言也是目不斜视、神色淡漠。

简瑶一看,写着:大神原来是吃货!

他的神色没什么变化:“是我。”

简瑶看着妹妹警惕而担忧的眼神,愣住了。脑海中电光火石闪过薄靳言那张英俊又傲慢的脸,还有桀骜含笑的眼睛。

“谢谢。”

薄靳言:“鱼没有了。”

简萱立刻转身看着她:“姐……”

蹙眉抬头,就见薄靳言高高大大杵在跟前,衬衣西裤笔挺修长,漂亮的眉目微微扬起:“你有别的工作。”

简萱也偷偷瞄了他几眼,同时对简瑶说:“吃早饭没?”

变态不是一天形成。拥有这种幻想,却不能付诸实施,会令他长期饱受折磨。所以儘管在诱拐过程中他会展现自己的口才,但生活中他反而会表现得沉默寡言,几乎没有朋友,更加不会有恋人。因为他的离群索居,工作也不会很顺利——这些反过来会加重他的心理问题。

简瑶:“……那这样吧,我回B市前,到附近江边找个渔民,让他经常给你送鱼来。”

搜捕过程中请留意,他比较机灵,鑒于他的暴力幻想,可能会有一定的反侦察意识和能力。

会议非常简短就结束了。

巷子口的早点摊,生意兴旺、烟气袅袅。

等从浴室出来,就见简萱正大刺刺躺在她床上,盯着天花板出神。简瑶在她旁边躺下,闭上眼,舒服的歎了口气。

两人说话间,薄靳言安静立在一旁。简瑶余光瞥见,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他西装革履、白皙英俊,今天虽然没戴口罩,站在小城的街头,反而引人侧目。

——

简瑶没有去否定简萱的猜测,而是看着窗外碧蓝清透的天,说:“我觉得和人相处,不要想得太複杂,要信自己的直觉。

简瑶微微一愣——看来是很严重的病。

警方还没传来消息,自然也就无事可做。别墅里一如既往静悄悄的,也不知道薄靳言起来没有。

薄靳言答得很快:“废话。如果没好,你现在看到的就是一具尸体。”

“不可能。”薄靳言打断了她,“我不喜欢钓鱼,怎么可能在这上面浪费时间?”

简瑶神色自若将手机还给她,说:“你的眼光一向好。”

简瑶心一紧:“你说。”

简瑶答:“还没呢。”

她下意识鬆了口气——所幸康复了。

姐们俩都是一怔。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