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拨云见日

上一章:第9章掌心初吻 下一章:第11章初见端倪

努力加载中...

薄靳言举起一块端详,徐徐答道:“没有性侵、没有生前死后的虐待折磨,也没有放血、没有中毒、没有拿走任何器官……兇手只做了一件事——杀人分尸。”

房间里还是老样子,薄靳言抬眸看她一眼,那漂亮的眼睛里有清浅的笑意——彷彿料定了她会回来。

——

她转身想走,就听到薄靳言低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查兇杀案不看尸体,等于走到真相前却把眼睛闭上。”

她在睡衣外头披了件外套,穿着拖鞋就走出去。

刚拉开门,又听到他说:“他可能还活着。”

薄靳言站起来,望着不远处农贸市场的方向,神色疏淡而倨傲:“既然他不玩其他任何花样,反而替我省事。他的标记行为、内心诉求和幻想,只可能隐藏在杀人分尸这个环节里——他是如何肢解这些受害人的,用哪种工具,按什么次序,具体手法如何……把这个弄清楚,事情就简单了。”

——

两个男人同时回头看着她。

也许是被他语气感染,简瑶的心跳也开始加速,隐隐感觉到紧张和激动。她盯着刀片,微一沉吟,说:“大型刀具在国内的运输是管制的,不能网购,也不能上长途汽车和火车。市里能买到这种刀片的地方应该也很有限,买的人也不多,说不定能查到他的蹤迹!”

简瑶轻声问:“你觉得能把他救回来吗?”

简瑶这才注意到,后面几个檯子上的“人”,肤色有些异样,长相则全一样——是假人。靠墙还放着几台笔记本。

那警察一愣,李熏然也抬起浓眉望着他。

简瑶和薄靳言把车停在一条土路上,下车走过去。

薄靳言抬眸看她一眼:“我以为你会一直睡到我破案才醒。换衣服过来帮忙。”

屋内灯光异常明亮,房间也非常的大。乍一望去,墙壁天花板都是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

——

“嗯。”

薄靳言反而坐了下来,端起那台杀人机器旁的一杯咖啡,姿态优雅的抿了一口,看她一眼说:“脑子转得不算特别慢……以我们的兇手的智力水平,一定浪费了不少刀片,才能製作出勉强跟我这台媲美的机器。

洗完回到床上,整个屋子已经安静下来。她半点也睡不着,盯着灰暗的天花板,脑海中会自动浮现,刚才避无可避看到的一些画面。

“他幻想成为杀人机器。”

——

简瑶看得心头一跳,薄靳言的表情却更温和愉悦。

简瑶看着他几秒钟,答:“对不起,我不行。我可以帮你叫个警察来。”

薄靳言的笑容更璀璨,但跟她讲的完全不是一个话题:

最醒目的就是薄靳言。他穿一套雪白的连体医护服,戴着同色的口罩和帽子,全身上下只露出一双修长乌黑的眼睛。看起来像是刚从《生化危机》里走出来的人,冷冰冰阴森森。

声音不是从薄靳言的卧室传来,而是走廊尽头一个她还没进去过的房间,“嚓——嚓——嚓——”不知道在干什么。

这回简瑶没还口,而是后背抵着门,不动。

薄靳言:“扶稳,我开始了。”

简瑶轻声答:“不想看。”

默坐片刻,她起身,拉开门往外看,心头一鬆——放着白板、资料那间工作室的门开着,灯也亮着。

薄靳言静默几秒钟,淡淡的说:“这是你最像个小女人的时候。”

后背泛起些凉意,房间里的一切在灯下看起来,彷彿都阴森了几分。她一向胆大,但今晚的经历前所未有。

李熏然看着尸块,蹙眉出神。就像薄靳言说的,他之前一直以为,少年们可能会遭受性侵和虐待,然后才被杀死。没想到这些都没发生,直接就杀掉了。

薄靳言脸上没什么表情,跟他一起快步朝前走。

薄靳言低头查看刀锋,眉目专注,嗓音淡然:“哦,因为等你们的法医申请到新鲜尸体,再购买到高仿真模型——我们的兇手想必已经多了几个新的小伙伴。”

这时,李熏然从前方跑过来。俊脸冷毅,一讲话全是寒冷的白气:“大致是八个人,分割成许多块。初步判断最近一具死亡时间是一周前,因为最近气温较低,保存得比较完好。其他的死亡时间都在数月以上,最早的应该有一年多。”

天色渐亮,人的视野也变得清晰起来。

简瑶洗漱穿戴完毕,走向“停尸房”。下意识一回头,就见“沉默”已经从她房间挪出来,正慢慢爬回薄靳言的房间。

简瑶停下来:“我不过去了。”

薄靳言转身看着她。阳光同时照射在他漆黑的短髮和白皙的脸庞上,彷彿有淡淡的光晕在流动。而最醒目的,是他那双眼睛,噙着浅浅的笑意,像湖水在太阳下发光。

等他关门进房了,简瑶才起身,也回到房间。不过感觉已经好多了。在床上辗转了一会儿,迷迷糊糊刚要睡着,忽然听到门外有人敲了一声门。

快三点的时候,“实验”全部做完了。

薄靳言也转身,神色自若的朝尸袋方向走去。李熏然看着两人的相处模式,有些意外,看一眼她的背影,转头跟上薄靳言。

她跑过去打开门,却见门口空蕩蕩的,薄靳言的房门也禁闭着。心里顿时有些惴惴,刚要关上门,忽然瞥见地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团黑黝黝的东西——“沉默”正埋头一点点爬进来。

简瑶看着地面,静默片刻,往前走了几步。

现在她看清了,檯子上的男人脸色煞白、皮肤上到处有尸斑——是个死人。

李熏然微微一愣,简瑶也一怔。但经验告诉她,后面肯定没好话。果然,就听到他用没什么温度的声音继续说道:“真是个悲剧。”

简瑶走进去,就见薄靳言端着杯咖啡,面前还放着盘三文鱼片,正拿着本书在看。看到她,薄靳言也只瞟了一眼,继续看书。

被他这样注视着,简瑶的心微微一颤,心情似乎也变得好起来。

这是城郊一片空置的土地,树木杂草丛生,还堆积着不少陈年的垃圾,人迹罕至。

简瑶:“……那你这些是哪里来的?”

旁边另一名警察问:“薄教授,你昨天说,兇手的内心诉求,都会反应在尸体上。现在他的诉求是什么?”

他身旁是一个长方形的金属台,上头躺着个裸~体男人,一动不动。而他身后,还有五六个这样的檯子,躺满了人。

“嗯。”简瑶看向薄靳言,他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站得笔直,显得个头越发的高。他定定的看着她,眼中忽然闪过一丝了然:“害怕?”

凌晨十二点,简瑶被外头的异响吵醒了。

简瑶离开这间“停尸房”,回到卧室躺了一会儿,又爬起来。看着窗外幽深的夜色,她出了一阵神。最后深吸口气,洗了把脸,毅然决然又走了回去。

简瑶下床,在它跟前蹲下,对视了一会儿,摸了摸它的壳,它立刻又缩了回去。简瑶起身,拉开房门,就见“停尸房”的门已经开了,隐约可见里头有个人影。

但这样已经够渗人的了。简瑶还是没过去,问:“局里不是有法医吗?为什么我们要自己做实验?”

简瑶登时把眼睛闭得更紧:“薄靳言!你能不能只告诉我需要做什么,不要讲其他的话?”

“按照昨晚的实验数据……”他摘下手套,丢到一旁,抬眸望着她,“这种厚度、材质的刀片,造成的伤口,与尸体最为接近。并且,是三把刀同时落下,才能与尸体的血液冻结情况、尸僵等情况吻合。你知道,一个人无法同时挥舞三把这样的刀。”

薄靳言蹲在地上,戴着手套翻看袋子里的东西。李熏然蹲在他边上。

“你在干什么?”简瑶问。

简瑶心里一阵难受,收回目光。

这是些切割得非常利落的尸块,断面整齐、皮肤完好,一共七块,包括四肢和躯干。其他死者大致也是被切割成这个数量。

到处都是警察,林子的地面全被刨翻过来,还有几个深坑。简瑶一抬头,就见两名警察站在其中一个坑中,正弯腰提起个巨大的黑色塑料袋。另一侧的空地上,有好几个这样的塑料袋。警察们正一个个打开清点,每个人沉肃的神色里,都流露出不忍。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听到他起身。简瑶抬头望去,就见他俊脸淡然的走过自己面前。

简瑶看他一眼:“反正我不看。”转身走了。

一进门,就见薄靳言一身笔挺黑西装,背对着她,站在窗前。而昨天摆放真正尸体的那个檯子,已经空了,不知被他转运到哪里去了。这让简瑶心情更加放鬆。

最新一具尸体死亡时间是一周前,而小肖失蹤时间刚刚四天。

薄靳言依旧盯着铡刀,头也不抬的答:“正在救。”

“叫傅子遇弄的。”他绕到尸体另一侧,转头看着她,“过来扶住刀。”

薄靳言凉凉的声音从对面传来,似乎带着一丝笑意:“你怕什么?他又不会动。”

那是一台经过改装的“铡刀”。机身沉黑纤直,三块相同的长阔刀片,被安装在同一排槽口里,刀锋在阳光下浸着寒光。薄靳言一抬手,将旁边的一个把手压下来——三块铡刀同时落下!

另外那警察迟疑的问:“你的意思是,他诱拐那些青少年,目的就是要杀了他们——为了杀人而杀人,他是不是想报复社会啊?”

——

简瑶立刻脱掉那身惨不忍睹的衣服,回房间洗了澡。

简瑶一怔,就见他侧转身体,双手插裤兜里,露出身后檯子上的东西。

“谢谢你的乌龟。”

简瑶再次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淡柔的阳光洒满地板。

简瑶:“晚安。”

简瑶心头微震,转身看着他:“他?”

天色濛濛亮,树林看起来阴冷僻静、枝籐料峭。

眼见刀锋快速落下,简瑶立刻闭上眼睛。只听“嗤嚓”一声响,她彷彿能想像出面前该是怎样的画面。

——

警察答:“说是要去拿点东西,没告诉我们去哪儿。”

敲了敲门,里头传来薄靳言的声音:“进来。”

薄靳言说需要过几个小时,观察尸体性状。同时也要等计算机模拟结果,才能下最终结论。

一推开门,就闻到股血腥味儿。简瑶楞了一下。

薄靳言把旁边一个半人高的推柜,移到尸体边上。推柜上放着好几樽宽口铡刀。他不紧不慢的答:“尸体、人体仿真模型、电脑模拟……每种都实验一遍,找到兇手肢解受害者的正确工具、流程和方法。”

简瑶套上“生化服”,走到他对面,按他之前的要求扶住铡刀,看一眼那尸体,立刻又收回目光。

简瑶在车里等了好一阵子,也没见薄靳言回来。天都大亮了,才有个年轻警察跑过来:“简小姐,薄教授刚才已经坐车走了,让你回去等他。”

“晚安。”他说。

通知他们,可以开始干活了,我会给一份更详细準确的画像。运气好的话,还能把最后一个孩子抢回来。”

“沉默”就安安静静趴在一片阳光里,头和四肢都从壳里伸了出来,眼睛黑黝黝的,看起来就像在发呆。

简瑶明白过来,这个“他”,说的是最后一个失蹤者——保安老肖的儿子。

李熏然看到她略显苍白的脸色,点头:“你先去车上呆着。”

简瑶有些奇怪:“他去哪儿了?”

“我的意思是——兇手家里有一台同样的杀人机器。他诱拐受害者的目的,就是要让他们成为杀人机器的牺牲品。当然,他家里那台,应该没有我连夜赶製的这台材质精良、準确度高。”他的神色又流露出倨傲。

李熏然一边说,一边用手在尸块上比划:“按照法医初步检验结果:死因是窒息。脖子上有瘀痕,是用市面上常见的一种尼龙绳勒死造成的。兇手用某种利器进行分尸,目前还无法判断具体是哪种利器。除此之外,尸体几乎没有遭受其他伤害。”

简瑶:“你的意思是?”

——

简瑶在他旁边的沙发坐下,也找了本书看了起来。

薄靳言转头朝他微微一笑:“真正的心理变态者根本不关心社会,又怎么会报复社会?他们杀人是源自内心需要,不是自暴自弃。”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