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潮起潮落

上一章:第11章初见端倪 下一章:第13章谢谢再见

努力加载中...

不远处的李熏然也是一惊,与简瑶遥遥对视一眼,跑得更快。而地上的孙勇只原地趴了几秒钟,又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同时一脸阴鸷的朝她看过来。

薄靳言带简瑶访谈过死里逃生的少年,他的口供也让人对孙勇的印象变得更加複杂。据说他一直苦苦哀求孙勇不要杀自己,而孙勇竟然就一直没下手。有一次孙勇都把他绑上了杀人机器,他说,大哥,你别杀我。以后你老了,我给你养老送终。竟然就是这句话,让孙勇又放了他。

今天简瑶是要到继父家吃午饭,刚到院门口,手机却响了。

南方的冬天,湿寒浸骨,却又短暂得像过客匆匆。

——

……

——

是李熏然。

简瑶微一失神,立刻抬头,前方不远处就是市场大门、外头是繁华的大街。她今天穿的是一件薄羽绒服,将帽子戴上,再把拉链和衣领都竖起来,几乎挡住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头。

“匡当”一声巨响,半人多高的水柜,轰然崩塌。水浪如瀑,玻璃片、氧气泵,还有几条活鱼,全都朝奔跑中的孙勇砸去!

——

孙勇看她一眼,又扭头,看样子是打算爬起来继续逃跑。只是满地都是碎玻璃,他双手双脚都被划伤了,一时竟站都站不稳。

他闭上眼,低沉的嗓音温和如絃乐:“感受。”

“真不是人!也不知道能不能抓到。”

救人十万火急,民警们当机立断破门而入,看到了被绑在角落里,正拚命用身体撞击地板的少年。

李熏然心思转得飞快,当即大吼一声:“孙勇!站住!”

虽然他总是毒舌有余,耐心不足。但此刻低头蹙眉给她贴创可贴,动作倒是十分细緻柔和。他是手心朝上握着她的手腕,简瑶的五指就轻轻搭在他的手腕上,似有似无感觉到他略显冰凉的皮肤……

——

这时,之前那年轻民警拿着相机走过来,蹙眉对薄靳言说:“薄教授,我在床下还发现了一些血字。”

简瑶很快就到了农贸市场门口。按照李熏然给的地址,兇手就住在市场后面的一条偏僻小巷里。

薄靳言扫她一眼,这才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简瑶放下相机,无语的看着他。最后乾脆拿起相机,给他拍了几张合影。

“姑娘!你要干什么?”后面的摊主急了。

之后发生的一幕完全出乎她的预料——薄靳言一身西装革履、风衣挺拔,一脸平静的举起木棍,朝孙勇后颈砸落……

他的罪孽,他的幻想,他的杀人机器,他的那些神秘数字,也随着他的死而变得沉默。

“简瑶!我们找到孩子了!”电话那头还有隐隐的风声,李熏然说的每一个字彷彿都沉若千钧,“他没死,正送往医院!兇手跑了!我们正在全城搜捕!”

李熏然又转头看着简瑶:“干得漂亮!”

然后她从水柜旁的一个柱子下面,拿起一条粗粗的木棍——那是摊主平时用来砸鱼的。

她一抬头,就见一个熟悉而高挑的身影,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他迈着长腿走到孙勇跟前,手里正提着她的木棍。

可这里人不少,两人一前一后横冲直撞。孙勇更是从裤兜里掏出匕首拿在手里,吓得行人纷纷避让,空出一条路来。李熏然见状怒吼:“找死!”追得更急。

民警答:“还要对整个屋子做全面检查。”

“以后不能让孩子单独出去。”

当然城中也是有传言和不安的。她几次看到人们站在一起,神色异样的谈论着:

蜂拥而至的警察们,立刻将孙勇押走了。而他家附近的小巷,更是被警车围的水洩不通。薄靳言和简瑶穿过封锁线,走到他家门外。

李熏然接到消息后,立刻请示了刑警队长,让民警们原地蹲守、防止兇手随时回家,附近的警力也迅速赶过去。但李熏然有直觉,为了救人,很可能已经打草惊蛇。

“你干什么?”

“听说专杀男孩!”

薄靳言说最晚今天也该抓到罪犯了。她从清晨睁眼到现在,一直有点紧绷。

她做这些事的时候,薄靳言就手插口袋里,站在她对面。

给简瑶打电话时,李熏然正把一辆警车开得风驰电掣,往农贸市场赶。

简瑶徐徐走在路上,心情却不似其他人那么轻鬆。

简瑶看了看手背上妥帖平整的创可贴,快步跟上去。

薄靳言抬起乌黑的眉目看她一眼,鬆开她的手,转身就走:“去现场,耽搁这么久,已经很不新鲜了。”

孙勇反应也是奇快,抬手就护住头,但半箱子水都撞在他身上,兼之地上打滑,他一个踉跄,迎面栽倒在地上。

阳光清透,她手上的肤色是非常白的,细白均匀纤长。因而两点涂抹了碘酒的伤口,显得越发醒目。

简瑶没理他们,眼看孙勇率先跑到外头狭长的通道上,越跑越近,就要跑到水柜下方……简瑶的心跳彷彿也随着他惶急的脚步加速,挥起木棍,重重朝玻璃水柜砸去……

而简瑶的助手工作,也正式面临结束。

薄靳言答:“难道还要我像个刑警一样,飞身把他扑倒在地?”

很快就跑到了水产区,这里人很少,离另一头的大门也很近了。孙勇熟悉市场环境,一路畅通无阻,两人的距离又拉远了些。

小城终于恢复平静。只是这个新年,终究会笼上一层前所未有的阴霾。

几个水产柜檯的老闆,全都退到后头,小心翼翼看着。还有人招呼她:“姑娘,快站远点,警察抓犯人呢!”

还有几天才过年,气温已经逐渐回升。冰雪化尽后,小城洁净而温暖。阳光明媚的街头,到处是热闹的人潮。

这时简瑶停下脚步:“等一下。”

谁知刚走了一小段,那青年突然回头看过来。李熏然神色如常的在一个菜摊前停步翻看,过了一会儿转头,却只见人头攒动,那青年已不知所蹤。

——

简瑶的心陡然提了起来。

——

简瑶立刻上了出租,给薄靳言打电话。

简瑶放下帽子,拉下衣领,先朝李熏然点头,然后瞥一眼薄靳言没说话——她从没打过人,连骂人都几乎没有过,哪里会想到硬碰硬?

李熏然干了几年刑警,眼光早已淬练得极毒。不动声色的也转身,隔着十多步远,跟了上去。同时打电话,通知其他人立刻守住市场其他大门。

薄靳言也转头,白皙俊秀的侧脸上,眉头微扬:“为什么不直接打晕他?他以那样的速度冲过来,你只要轻轻一挥,就能把他打懵。”

“别挠我。”他忽然低喃了一句。

跟丢了!

她把手伸到他面前,再递上创可贴:“帮忙。”

突然间,简瑶手中一轻,有人从身后把她的木棍夺走了!

简瑶远远就看到有个男人冲出人群持刀跑过来。而在他身后几十米外,紧紧追赶的,不正是李熏然?

……

然而简瑶没想到,两天后,从看守所传来消息,孙勇竟然在狱中发病,高烧不退,抢救无效死亡。原来他早就患有恶疾。

简瑶一愣,抬头看着他:“我没挠你啊。”

市场中午就会关门,但因为临近年关,此刻人依然不少。简瑶走到卖鱼的区域,新鲜鱼一早就卖光,这里人少一些。她站在一长排水柜旁的过道里,等薄靳言到了,一起去现场。

简瑶脑子里骤然浮现那晚跟他做实验时的情形,虽然只是假人,却被阔刀生生斩成了三截。而这个人的刀下,躺着的是稚嫩的少年。

他理所当然的答:“显然我太高了,你的身高跟受害者差不多,躺上去,我观察一下。”

简瑶甩开他的手,往后退了几步,坚决拉开与他的距离。

右手的手背上,溅进去两小片玻璃渣。伤势不重,但是挺疼。她站在车旁,先用镊子把玻璃渣夹出来,再涂上碘酒,最后拿出创可贴。

薄靳言带着简瑶,来到那台“杀人机器”前。果然如薄靳言所言,看起来比他做的简陋多了,只是刀锋泛着暗暗的青光,看起来非常锋利。

简瑶一怔,手腕再次被他握住。他的手冰凉而温润,也很柔软,简瑶心头忽的一跳,已经被他拉到面前。

薄靳言把相机还给他:“检验之后告诉我结果。”

孙勇的家就在一楼,独门独户,光线阴暗,摆设陈旧。他们进去的时候,鑒定人员已经完成现场工作。

——

……

“她要抓犯人!胆子好大!”

简瑶想,这孙勇既然有杀人幻想,这些数字说不定是他幻想的密码什么的。薄靳言说过,抓到罪犯后,要做深入访谈,了解他的内心。也许这些数字也是其中之一。

“瑶瑶,别听你妈的。当警察是累,但是能抓坏人,这是爸爸最喜欢做的事。”

这时他却忽然起身,微笑看着她,修长的眼眸璀璨如星。

就在这时,李熏然忽的目光一闪,瞥见前方水产柜檯后,似乎还站着个人。旁人早都躲得远远的,亦没人冒险上前拦住孙勇。可那人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简瑶立刻往后退了几步。

——

他比简瑶要早到一会儿,很快就横穿过市场,到了后门。这里进出的人很多,拥挤又嘈杂。他正要从人潮中穿过去,忽的一怔。眼角余光瞥见右侧人群里,一个中等个头的削瘦青年,正低着头快步往后走。他一只手插在裤兜里,兜里鼓囊囊的,另一只手却空空如也。而他时不时抬头,警惕的张望,神色异常紧张。

简瑶看着他不动——他跑不掉了。

她握紧木棍,侧身站在玻璃水柜旁,看着他们俩越跑越近。

薄靳言问:“其他地方还有没有?”

简瑶有些愣愣的看着薄靳言将木棍扔在地上,然后拍了拍手,又从口袋里拿出餐巾纸擦了擦,很平静淡然的样子。

“咚”一声,孙勇再次摔到在地上。只是这一次,眼睛紧闭,晕死过去。

她认得李熏然的车,单手打开后备箱,拿出急救箱,这才摊开手掌。

简瑶拿起薄靳言带来的相机,刚要拍照,忽然见他脱掉外衣,竟然往那机器下方躺了上去。

发现线索的是几个民警。他们根据群众的描述,认为农贸市场旁一个小五金店的老闆,叫孙勇,符合薄靳言对于罪犯的画像。按照惯例,他们上门盘问,无人应答,但他们却听到屋内传来些响动。

日头明晃晃照在头顶,处处是肉食水产的腥味。简瑶等了一会儿,忽然看到前方人群一阵混乱的骚动。

果然见人群中一个身影陡然停步,然后拔腿就跑!李熏然看準了,快步追上去,同时大吼:“警察!闪开!”

这时李熏然也跑过来,在孙勇身旁蹲下,仔细查探一番,抬头看着薄靳言:“你怎么把他打晕了?”

简瑶看着孙勇的脸,真的有种感觉,他就是薄靳言描述的那种人。

最早抵达现场的一名年轻的片区民警向薄靳言汇报:“真像『简报』说的,我们在一间卧室找到了『杀人机器』。另外还有很多暴力血腥的影碟。地面发现很多沖刷过的血液痕迹。”

“你干什么?”简瑶盯着他。

……

许是又睡晚了,他的声音还带着闷闷的鼻音,但听完她的话,很快带上了愉悦的笑意:“嗯……我马上到。告诉他们,不可以乱动我的犯罪现场。”

薄靳言接过看着,沉吟不语。简瑶探头一看,是一排没什么规律的数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