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谢谢再见

上一章:第12章潮起潮落 下一章:第14章朝花夕拾

努力加载中...

“嗯,你定。”

薄靳言:“是吗?这种小事我怎么可能随时记得跟进。”

正是在孙勇家发现的:床板、地面、窗欞、天花板……都藏在挺隐蔽的地方,字迹凌乱。经检验,全是孙勇自己的血迹和指纹。

136,729,16”

“当然。”薄靳言云淡风轻的答,“这案子简单得像犯罪心理学教科书,唯独兇手有点意思。”

“等等。”他声音凉凉的打断傅子遇,“你为什么要换掉简瑶?”

日光稀薄,午后的小店里暖意融融。

傅子遇又说:“得马上给你找个新助手了。我打算到大学里物色,如果有犯罪心理系的优秀研究生就更好了……”

薄靳言放下卷宗,直视着她。乌黑漂亮的眼睛,显得有些冷峻。

李熏然答:“没有任何发现,已经不查了。他们认为孙勇既然有心理和精神方面的问题,这些数字很可能是他幻想后胡乱写的。”

上午十点,薄靳言同往常一样,準时睁眼、下床。

看着一行行简洁细黑的文字,简瑶的心情无可抑制的有些激动。她忍不住笑了,清秀的脸庞上,漆黑双眼微微弯起,显得格外澄湛透亮。

虽然为薄靳言工作的这些天,弥足珍贵。但她从未想过以刑侦为职业。那些现实太残酷,也太动荡。她还是倾向于平静、稳定、积极的生活。

听到声响,他只略略抬起眉头,看她一眼,又垂下。

两人对视瞬间,薄靳言从桌子下方抽出份文件,长指一推,到她面前。

简瑶放下文件看着他,声音中透着感激和感动:“谢谢你薄靳言,这对我是非常大的肯定,我真的没想到。不过我已经跟B市一家单位签约了,约好年后就去实习。所以不能再接受助手的工作。”

“过完十五。”简瑶答,“就去单位实习了。”

这话让简瑶微觉讶异,想来是冰箱里存货还未清空吧。

划动着杯中的咖啡,简瑶问:“孙勇案彻底忙完了?”

李熏然扬眉一笑:“叫瓶酒。你做过薄靳言的助手,查过这么个案子,也算是人生的一笔浓墨重彩。简叔叔在天有灵,会为你骄傲。”

那头“啪——”一声脆响,薄靳言挂了电话。

“我不打算毁约。他们对我也挺重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我不能失了诚信。而且那也是我想从事的职业。”她带着歉意说,“很抱歉不能再做你的助手。但是真的谢谢你!”

薄靳言:“大概。”

刚起床的十分钟,照例是他的“梦游”时间。站在镜子前,脸色恹恹的含着牙刷,眼前忽然又浮现孙勇留下的血字。于是再次在脑海中排列组合那些数字。过了一会儿,依然无解,再一低头,发觉牙似乎已经被刷了三遍,有点麻。

薄靳言也轻佻眉头,微微一笑:“傅子遇说,女人都喜欢为无关紧要的因素困扰,看来果然不假——你可以毁约,跟那边,任何赔偿条件我来支付。”

——

——

傅子遇一愣,说:“……我要换掉?薄BOSS,是你的理解力有问题,还是我有问题?简瑶不是专业出身,当时找她做助手,不就是一时之急吗?而且她马上大学毕业,在B市的工作也找好了。你还怎么让人家当助手?”

“145,297,289,121

吃饱喝足,薄靳言先生换上西装衬衣,姿容清雅、神色淡定的进入工作室。看完美国方面传来的一堆最新案件卷宗后,心情也变得愉悦。所以接到傅子遇的电话时,他的声音很是醇厚动听:“Hi,子遇。”

跟李熏然吃完饭,简瑶就去了别墅。

薄靳言沉默了片刻,语气有些鄙夷:“显然是你的理解力有问题。她现在已经有了办连环杀手案的经验,国内你能找到有这种经验的研究生?并且她还会钓鱼。我用着顺手,不换。至于她在B市的工作……叫她毁约。一份普通乏味的工作,如何与我的助手职位相比?她当然能做出正确的判断和选择。”

【小剧场】

简瑶点点头——她也认为这个解释比较合理。

“鱼还要不要?我最近没事,可以去钓。”

简瑶和李熏然坐在靠窗的卡座里,看着窗外依旧繁华热闹的街头,都有些意兴阑珊。

简瑶看了一会儿,这才走过去在薄靳言对面坐下:“翻译工作今天就收尾了,你看其他还有什么事需要我做?”

李熏然偏头点了根烟:“嗯,这小子死得太轻鬆了,十来条人命,枪毙一百次都不够。”

冬日阳光柔和,山野清幽,偌大的房屋,寂静得像尘世间的空谷。

简瑶一愣。

“废话,我是破案最快最準的犯罪心理师。”薄靳言已经悠然自若的自己讲出答案。

又聊了一会儿,李熏然问:“什么时候回学校?”

傅子遇被他事不关己的态度激怒了:“薄靳言!是你今天下午说:虽然简瑶的选择显而易见,但你不喜欢悬而未决。害得我连夜把合同赶出来……”

薄靳言手里的咖啡放了下来。

简瑶默了瞬间,点头笑:“嗯!”

看惯了他的傲慢漠然,现在这么安静阅读的样子,其实是非常赏心悦目的。短髮乌黑如墨,俊脸白皙如玉。两道均匀的长眉,清俊如画。高高的鼻樑下,薄唇轻抿,看起来确实还有点傲慢。

这个男人,闭嘴时比讲话时好看。

421,27,841

简瑶朝他微笑。

见他面前桌上摊满了文件和照片,许是正在忙碌。简瑶又看了他几眼,站起来:“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今后有什么事随时联络。”

他忽的一顿,反应过来,声音变得有些异样的……幸灾乐祸:“不会是……简瑶小姐帅气的拒绝了你提供的工作吧?”

简瑶信步上楼,推开第一间工作室的门,就见薄靳言穿着利落修身的黑西装,坐在沙发里,正在看一叠厚厚的卷宗。

当天夜里,傅子遇给薄靳言打电话:“我下午没收到简瑶的工作合同,忘发了?”

今天已经是腊月二十八,李熏然终于也不再忙碌,抽得出时间跟她吃饭。

电话这头,薄靳言从满桌兇杀照片前抬头。

薄靳言从书卷后抬眸看她一眼:“没有。”

傅子遇默然片刻,还是忍不住讚歎:“你破案还真是快。”他又想起在国外时,学术界、警界,都承认薄靳言是……

这神色让简瑶心微微一紧。

傅子遇这人情绪最容易被感染,尤其对方是知己好友。于是也笑了:“听说『杀人机器』案破了?”

“不急。”

29,1

傅子遇:“可是……她不是很快要回学校了吗?”

简瑶一怔,站在原地不动。

这时他开口了,声音低沉淡然:“你可以继续为我工作。”

简瑶很意外,接过一看,聘期三年,工作内容跟之前差不多,但是增加了“照顾薄靳言先生日常饮食”这一条,估计针对的就是鱼。另外,薪水数字有点惊人。

两人静默片刻,简瑶问:“现场那些血数字,省里的密码专家还没破解?”

“这是傅子遇为你拟的助手职位合同。”然后他低头继续看文件。

傅子遇:“……好吧,我相信你做什么都最快。还有个事——简瑶的薪水是不是要给她结了?就按你在美国时的初级助手薪资标準?”

简瑶又转头,看着旁边的白板,上面是密密麻麻的一版数字:

——

简瑶微微一滞。

咖啡、吐司、果酱,每天简单而重複,但也是他唯一有耐心製作的早餐。端坐在餐桌前,咬着软软黄黄的吐司片,他不由得有些怀念简瑶那碗清香觔斗的鱼肉混沌——也许应该去学习这项新技艺,人为了吃饭,总是要浪费一些时间的。

17,324,1

薄靳言扫她一眼,端起面前的咖啡,浅浅抿了一口:“签好就传真给傅子遇,他会处理后续的事。”

身上穿的是一套灰白色长袖棉睡衣,越发衬得他的容颜白皙俊秀、身材高挑而削瘦。没有穿鞋袜,光脚踩在地上——他其实不喜欢穿鞋。那双脚也是白皙的,很大,但是看起来修长匀称。

因为案子,翻译工作的收尾部分一直耽搁。她踏进屋子,就见一室阳光寂静,典雅漂亮,还是她第一次来时的模样。

250,0,484

365,729,16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