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先生你好

上一章:第15章同居天下 下一章:第17章鲜花离分

努力加载中...

她脑子里忽然冒出个念头——似乎一直以来,她都没像此刻,这么近这么仔细的看过他的容颜。

“你就算一直盯着我,这些菜也不会变得更好吃。”低沉悦耳的嗓音,在她对面响起。

吃了一会儿,简瑶发现,薄靳言人高腿长,坐在低矮的小沙发里,每次夹菜都要身子前倾。她放下碗,从床上拿了个靠枕给他:“垫在后面,就不会不舒服了。”

简瑶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这个原因,一把推开他,下了床:“抱歉,我没兴趣。”

——

导购员走开了,薄靳言走到床边,看一眼简瑶,也躺了下来。

简瑶:“出门干什么?”

“我发邮件给你和薄教授了,你看看我们再说。”

简瑶洗碗的时候手机响了,是多日没联繫的李熏然,简瑶擦乾手接起。

365,88,729,16

——

挂了电话,简瑶还看着这列数字。李熏然说的没错,虽然这串数字似乎隐藏着玄机,但多半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而且不管孙勇想暗示什么,这个案子也已经了结了。

如果换一下次序组合一下呢?

162,17,324,1

简瑶给自己倒了杯花茶,啜了一口答:“一个多星期。”她就是很喜欢这个过程,把自己的小窝布置得更舒适,花点时间无所谓。

躺上床时,心里还有点毛躁。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手机却响了。是李熏然。

简瑶瞥一眼身姿舒展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男人:“薄靳言。”

“什么?”

HI,MIN,SO?

简瑶:“……我这是对生活质量有要求!”

“什么意思?”

这个下午,两人几乎跑遍了全城。不过基本是开车到一个地点,简瑶下车去买,薄靳言坐在车里看书或者拿笔记本上网。

薄靳言抬眸看着她,眼中浮现清浅的笑意:“不错,谢谢。”

简瑶往下一看,那组最终被破译出来的数就在后头:8,9,9,13,14,15,19。

“纠正一下,是两套。傅子遇听说了,他也要。”薄靳言斜瞥她一眼,轻描淡写的答,“难道你不认为这是个很好的决定?你做了大量繁杂、低效、琐碎的工作,如果共享给我们,就能产生了三倍效益。”

……

她不计前嫌的又给他倒了一杯,还把茶壶也提了过来,放在他手边。

薄靳言:“滚来滚去也不会坏?”

他能不能不要这么旁若无人啊?

感觉到身旁床铺微微一沉,简瑶转头望着他:“难道你会在床上滚来滚去?”

这意思是……让她续茶?

简瑶又切了一会儿菜,察觉身后一直没动静。转头一看,却见他正举着那杯茶,对着灯光在端详,修长的眉头轻蹙,神色极为认真,完全不输切割尸体的时候。

他并没有完全起身,上身是斜倾着的,就在她身体上方。柔白的光线沿着他的短髮脸颊倾落,越发显得他眉眼清秀漂亮。那双漆黑的眼睛里,有淡淡的璀璨的笑意,挺拔笔直的鼻樑下,薄唇轻启:“简瑶……搬下来跟我一起住吧。”

床上的简瑶立刻看他一眼,导购员则露出狭促的笑容,很肯定的答:“先生放心,滚来滚去也不会坏。”

她说这话时,薄靳言就坐在身旁。等她挂了电话,他说:“我欣赏你的眼光,鄙视你的效率,这不矛盾。”

简瑶:“薄靳言,有你这样请人帮忙的吗?”

“你到底花了几百个小时,来布置这个不足四十平米的房间?”

“我的确不了解女人。”他明明是在赞同她讲过的话,却又长眸微敛,神态倨傲,“我想,终我一生都无法理解,为什么你这个女人,会花上百个小时,在这种事情上?”

薄靳言盯着她不讲话了。

只是虽然这么想,这晚回到家洗澡的时候,看着盈盈的水光,脑子里却自动浮现出他那张脸,就在她头顶上方,清俊又温柔的样子。这令她的心情变得奇怪,似乎有点莫名的焦躁。

“买东西。”

他不识货。

她先拿出手机,按下这些数字。座机号码是8位,多了三位,总机转分机?她拨过去,空号。

好在都是成年人,一时并没人出声。而简瑶几乎在他怀里,也看不到别人的表情。她压低声音答:“你想都不要想,我也喜欢清静,不会搬下来的。不要再说了。”

回头一看——是薄靳言伸出一只手,长指轻叩着茶杯旁的桌面,神色特别淡然自若。

英文字母呢?从A到Z,对应1到26。她从床头拿过来纸笔,对照换成英文字母。不过心里也清楚,密码怎么会这么简单?连她都能破译?

——

夜色清冷,简瑶披着件外衣,打开电脑。

简瑶一滞,而旁边终于有年轻女孩“噗”的笑出了声。

“干什么呢?”他的声音听起来懒洋洋的,“半天才接电话。”

休息了一会儿,她正要起身,忽的感觉床面一震,薄靳言已经一只手撑在她脑袋边,坐了起来,低头看着她。

586,29,1156,1

白瓷小碗就在他掌心,粒粒长米柔软饱满。

这靠枕也是她转了好几个商场,买到最合心意的,颜色素雅大方、质地柔韧舒适。薄靳言接过,长指捏了捏,丢到身后,看她一眼,靠了上去。

直到坐上他那辆大切的副驾,简瑶还有点难以置信,看着他丢过来的採购单:“你的意思是——我家里的那些东西,你也要一套?花茶、靠枕、被子、纸镇、还有香米……你昨天不是还说无法理解吗?”

这天最后一站,是到一家商场购买床垫。这次薄靳言跟来了——因为睡觉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事。

简瑶只好把所有小票都收起来,回头再给傅子遇。她也发现,薄靳言并不像她以前想像的那么挑剔——他的挑剔是有针对性的,只针对他在意的事,像案件、尸体、鱼等等。其他方面,虽然他有傲慢挑剔的天性,但根本不会花精力关注。譬如她挑选靠枕或者其他东西的时候,打电话给他,问要什么颜色款式。他都是一个答案:跟你一样,别再问我。

“专家破译这组数只用了几个小时,说挺简单的。这里面藏了一组数,第一列是这组数中,相邻两个数的平方和;第二列是平方差;第三列是和的平方;第四列是差的平方……孙勇跟咱们玩数字游戏呢。”李熏然解释。

她突然又睁开眼,目光重新落在那些字母上,后背倏的渗出一层冷汗。

然后他又走到一旁的书桌前,上面摆着数个漂亮的玩偶,还有一方墨色清润的纸镇。都是她颇费了些功夫淘到的。

很好。看来这顿饭他吃得不错。

此刻的脸红真是毫无意义。

薄靳言批评完她的居家作风之后,终于神态淡然的回家了。

薄靳言,薄靳言。

简瑶快步跟导购去结了帐,约好送床垫上门的时间,扭头一看,薄靳言就站在几步远处,目光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

低沉磁性的嗓音,如同沉厚的水流淌过耳际。简瑶从没跟男人以这种姿势、隔得这么近。她身上每一颗细胞,彷彿都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而后微微的收缩着。

——

简瑶看着他的筷子先落在藕片上,夹了一块,神色淡淡的吃了,没说什么;然后吃了一口饭,又夹了根青菜;再用勺舀出块鸡肉,放到碗里……

“要喝水自己倒。”

初春的晨光明净又温和,薄靳言先生站在阳光灿烂的门边,越发显得高挑白皙、眉目清秀。

简瑶身上穿的还是素色长袖棉睡衣,衬得她整个人单薄素淡了几分。薄靳言目光在她身上一扫,说:“你比我想像的更瘦。换衣服,出门。”

还是明天等薄靳言看看吧。简瑶把纸笔放下,闭上眼睡觉。

简瑶还没答,电梯门在下一层打开。这一层是餐饮区,一堆人涌了进来。空间瞬间变得狭窄。进来的都是年轻人,见电梯不报警,就继续往里挤。薄靳言眉头微蹙,往后退了一步,贴着墙壁站立,简瑶被人往这边挤了一点,又挤了一点。最后还上来个孕妇,大家都往后一退,简瑶被人潮一送,几乎全身都贴到了薄靳言身上。

摩斯密码?她又不懂。经纬度坐标?格式不对。

李熏然:“才吃饭啊。跟谁吃呢?”

简瑶想往后退,无奈一点空间都无,只能整个人都站在他高大的身影下。

简瑶笑答:“洗碗呢。”

“这组数可能是任何意思:电影里不都这么演的吗?一本书的页码、一个古老成语、一个坐标什么的。”李熏然说,“查无可查,谁知道孙勇这小子幻想什么。专家们表示希望不大,他们的工作基本也要结束了。”

“145,297,289,121

简瑶依言躺了上去,薄靳言身姿挺拔的站在床边,导购员还在慇勤的跟他介绍:“……床垫非常结实,没有异味,怎么用都不会坏……”

——

他有什么好深思的?

简瑶没想到,第二天上午,薄靳言会再次驾临。

鑒于薄靳言的挑剔,简瑶把一碗米饭放在他手边时,已经想好了——要是他说:我不吃这些难吃的东西,她就说:不好意思你误会了,这碗饭也是我的,我吃两碗。

李熏然的邮件写得很简洁,原来补充了新的数字后,原来的数成为了完整的数列,分别是(下划线是新增数字):

走了一天,简瑶也累了,躺在床上不动。身旁的薄靳言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一动不动。

这个结果几乎是必然的。

而薄靳言低头看着她:“你还没回答——为什么没兴趣跟我一起住?”

观光电梯一层层下滑,窗外灯光如流水掠过。简瑶能感觉到他的双臂就垂落在她身旁,手背偶尔传来微微的摩擦感,不知是他的长裤,还是他的手。而她的脸离他胸口的衬衣很近,能闻到淡淡的清冷的气息。

屋内灯光暗柔,静谧得好像依旧只有简瑶一个人。

421,27,841,1

薄靳言迈着长腿跟进来,站在她身旁。

洗完碗,简瑶一回头,却见薄靳言又走到她床边,正端详着床上的东西。那上头有她精挑细选的新床垫;还有雪白漂亮的蚕丝被。

“想哪里去了?”简瑶打断他,“我夜里十二点还跟你吃过宵夜呢。找我有什么事?”

李熏然这才笑了,答:“血数字的事,有了些眉目。省里专家利用新的检验技术,在原来的血迹里,又找出几个新的数字。如果有进展,我再通知你和薄教授。”

简瑶挑了挑眉,清清脆脆的问:“好喝啊?”

简瑶:“怎么了?”

只是脑海里又浮现薄靳言的脸,眉目修长、鼻高唇薄,清俊又凌厉,却也会噙着淡淡的笑意,那笑意或是讥讽,或者倨傲,或是愉悦……

见她沉默,薄靳言继续说:“显而易见,我们住在一起,效率更高。我不感兴趣的事,正好是你喜欢且擅长的。而我的工作效率能够更高……”

“泰国香米。”简瑶答。

简瑶看着手里他所谓“乱七八糟的东西”。那是壶花茶,菩提子花加薰衣草,清香扑鼻、橙黄透亮,也是她最爱的私家珍藏。

这晚简瑶临睡前想,薄靳言今天吃了一整碗饭,菜也被他吃了大半,还吃了至少五块鸡肉。

很快傅子遇又打来了电话,不过跟薄靳言不同,他把简瑶一顿猛夸,并且表示一定要请大餐感谢她的付出。简瑶说请客不用了,懂得欣赏她的眼光才是最重要的。

简瑶于是顿悟——他是迫不得已来当司机的。

最后,薄靳言在房屋正中站定,清冽的目光环顾一周,最后落在她身上。

他却忽然点点头:“你上次说得对。”

灯光明亮,地板光洁,整个家居用品区布置得温馨优雅。导购员把两人引到简瑶要的床垫前,微笑介绍:“这款床垫卖得很好,小姐好识货。可以躺上去试试?”

但这个过程,简瑶也发觉,薄靳言这人对金钱毫不在意,直接丢了张卡给她,让她去买。她把小票给他,他正在看书,头也不抬语气温和的答:“给我这个干什么?集齐十张奖励一条鱼吗?”

“走吧。”简瑶快步走进电梯,脸还有点余热未退。

简瑶望着他清俊逼人的脸,心想傅子遇果然说得没错,她也有受虐倾向——薄靳言难得的讚许一下,竟然令她有受宠若惊的感觉。

简瑶微赧抬头,就见他眼神清亮淡定的望着自己。她刚要还口,他却问:“这是什么米?”

简瑶在他对面坐下,一时两人都没讲话。

翻译出来的字母是:H,I,I,M,N,O,S。没有任何意义。

简瑶问:“你要是不自己亲自挑选,为什么今天要来?”

——

薄靳言正坐在沙发上看文件,侧脸安静而专注。简瑶给他倒了杯茶,转身刚要走,他却抬眸扫一眼那茶,说:“我不喝乱七八糟的东西,换成白开水。”

——

425,136,729,16”

英俊的、傲慢的、却又清澈的容颜。

不过她的想法多余了,薄靳言很自然的就把碗筷端了起来。

她鬆了口气,谁知过了几秒钟,他悠悠的在她头顶说:“你做了个错误的决定。”

这些字母,还有一种有意义的单词组合——

薄靳言头也不回对导购说:“请你暂时不要讲话。”继续盯着简瑶:“间接的说,你也产生了更大的价值……”

简瑶继续做饭。过了一阵,她把煲好的鸡汤端到茶几上,一抬眸,却看到他跟前的茶杯已经喝空了,而他拿着文件还在看。

她重新躺回床上,侧身看着窗外幽深的夜色,脑子里还是忍不住想,这串数字到底带表什么。

“咳……先生小姐,这张床垫你们还满意吗?”旁边插~进来导购员的声音,带着隐隐的笑意,大概是看不下去他们暧昧的姿态了。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只令简瑶感觉心脏猛的漏跳了一拍。

“为什么没兴趣?”他低头看着她。

简瑶微微一僵,也不知是不是她心理作用,只觉得电梯里忽然一静。他的声音低沉清晰,毫无疑问塞在电梯里的十多个人,都听到了。

——

晚餐她原本準备的是东坡肉、清炒藕片、青菜和汤。盛饭的时候,她把东坡肉直接留在蒸锅里,没有端出来。

——

简瑶,搬下来跟我一起住吧。

他这个时间点打电话,令简瑶心头一紧,接起:“什么事?”

薄靳言这才抬头正眼瞧她,她却已经扭头走了。

薄靳言扫她一眼,没说话。

薄靳言静默下来。

薄靳言非常淡漠的看她一眼:“当然不会,只有『沉默』会在我的床上翻滚。但如果这个要求都达不到,还能算好床垫吗?”

简瑶微微一笑,转身要走,却听到轻微的敲击声。

简瑶忍不住笑了,说:“这是我在一条老胡同找到的,有个女孩开了个小店专卖这个,用料口味都比其他店好。”

李熏然似乎正在吃饭,声音有点含糊:“第一时间通知你,专家把血数字破译出来了,不过也相当于没破译。”

250,0,484,0

——

“哦?都九点了还吃饭……你们不会是好上了吧?”

挂了电话,简瑶把李熏然的话都转述给薄靳言,他沉思片刻,点点头。

这要换成别的男人,旁人肯定以为是死缠烂打要求女友同居。但简瑶知道,薄靳言这么问,真的就是觉得她不跟他住,是一个“低效而错误”的决定。

薄靳言答:“你认为我想来?傅子遇今天一整天的会。”

HON,SM,II?

Hi,Simon(嗨,西蒙)。

薄靳言微扬眉头,简瑶知道他疑惑什么,解释道:“口感很好吧?我曾经买了二十多种香米对比,最后选出这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