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粉墨登场

上一章:第17章鲜花离分 下一章:第19章总监好酷

努力加载中...

这么轻微的体重差别,他居然能感觉出来?简瑶走到他身旁,谁知这时,薄靳言很随意把沉默往沙发凳一丢,转头看着她:“我们走。”

薄靳言淡淡摇头。

——

薄靳言瞥她一眼,绕过她走向客厅:“显然你已经把这里当成家了。”

薄靳言淡淡的答:“FBI行为分析部的助理,礼物是她挑选的。她坚持要知道你的反应。”

简瑶只在公司宣传资料看过董事长尹姿淇的照片,前任董事长的千金,今年还不到三十,生得相当清丽大方。她的未婚夫似乎也是某集团的公子,青年才俊。

——

傅子遇又问:“那你还要回美国参与调查?或者是留在国内寻找那个人?”

简瑶拿着那盒子走到客厅,薄靳言正坐在沙发上喝花茶,全身舒展的惬意姿态。

薄靳言抬起头,想了想,非常严谨的回答:“她是我的助理,我们很快会住在一起。”

“当初靳言走,美国那边就不太愿意。现在更不会让一个中国教授,插手案件调查。毕竟FBI还是一个涉及国家安全的、保密级别较高的组织。”傅子遇说,“说到底,他们不会信任靳言,也许怕他暗中做什么,毕竟他是行家。”

她微笑着,在他面前关上了门。

简瑶走过去:“你们好,我是新来的部门助理简瑶。”

薄靳言瞥她一眼:“你认为我有那个太平洋时间?随便买!”

原来薄靳言之前一直是以教授身份,协助FBI案件调查。但现在,他解除了与美国大学的合约,很快会到国内某大学挂职,同时作为专家协助公安部的工作。

早听说3部有几个业绩很好的销售经理,能在他们手底下做事,的确很有挑战性。而3部原来的部门助理,听说是上个月突发急病过世了,难怪他们急着用人。

——

——

Susan瞬间激萌了——要知道薄靳言可是出了名的冷面处男,竟然这么快就跟女人同居了!

简瑶:“……”不是这个逻辑啊!

——

一踏入3部的办公楼层,她立刻感觉出核心部门和边缘部门的差距。偌大一片办公区,只放了十来张桌子,每个人佔据的区域,都快赶上她原来部门经理的办公室了。

简瑶:“……它好得很。”

挂了电话,薄靳言没来由心情愉悦。同时也想起上次她给他钓鱼,傅子遇专门叮嘱过,要他感谢人家。

简瑶如实答:“喜欢,很漂亮。”她看向手里的盒子:深□上,躺着条铂金项链。吊坠是心型的,镶着数颗碎钻,璀璨动人。

简瑶一愣,傅子遇已经呛了口水,居然没心没肺的大笑起来,大概是很少看到薄靳言吃瘪。

于是她问:“为什么这么说?”

她小心翼翼的问:“是年轻女孩吗?”

回到公寓楼,已经是夜里八点多。

结果正应了那句“世事无常”,简瑶因为薄靳言的归来,愉悦了没几天,忽然接到部门经理通知,要调任到大客户3部。

简瑶脸颊还有点烫,却镇定的朝傅子遇递去个淡漠的眼神——你真的没必要意味深长。

Susan:“好的,买给谁?”

薄靳言挑了挑眉:“下楼,睡觉。”见她没动,眸色微敛:“难道你不打算搬下去跟我一起住?这里就留给沉默,看来他很适应这里的环境,十年不变的体重都有了增长。”

两人都转头看着她。

简瑶心头一鬆,只是望着他清俊桀骜的侧脸,她忽然有种直觉——

简瑶走到桌前,只见一堆杂乱的文件里,果然躺着个长方形的蓝色小盒子。她摘掉手套,打开一看,怔住了。

简瑶的心跳彷彿一滞,脸颊也烧起来。但她很快镇定下来——以薄靳言的情商,突然牵她的手,只为了让她躺上杀人机器。所以,他是不可能对女人暧昧暗示什么的。

夕阳斜照时分,薄靳言开车将简瑶带到二环边上的一家俬家菜馆。远远便见高楼林立间,一座青砖仿古宅院寂静而立。傅子遇指间夹了根烟,长身玉立在红漆大门前,一看到他们下车,俊俏的眉眼就浮现笑意。

简瑶不明所以,傅子遇看着她眼中写满疑惑,却又特别安静乖巧的不开口,反倒笑了,对她大致解释了一番。

可薄靳言已经站起来,说:“有问题自己跟Susan联络。现在,去跟傅子遇吃饭。”

简瑶问部门经理为什么调动自己,经理歉意的笑笑:“简瑶,大客户3部现在少个助理,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新招聘毕业生里,你是表现最优秀的。所以上头要调你。好好干,他们是核心业务部门,你过去一样能学东西。”

那这次是不是也要买礼物感谢呢?

与他相比,她的身材是纤瘦而娇小的,几乎被他整个笼罩住,眼前只有他裹着白衬衣的胸膛,耳边只余他沉稳有力的心跳。

她只对简瑶点了点头,说:“你好,我是沈丹微,销售经理。”随即对边上的年轻男人说:“裴泽,你带一下她。”然后就转身,继续看电脑了。

一进家门,迎面就见“沉默”慢吞吞从木地板爬过。薄靳言走过去,将它提起来,放在掌心,又掂了掂,看一眼简瑶:“重了。”

正要解释只是尽朋友之谊,又听他扬声说:“礼物在桌上。”

她往屋里走了几步,忽然又转身,走到门口,贴着门上的猫眼往外望。只见薄靳言还站在原地,似乎思考了一会儿,恢复淡漠的表情,不急不缓的走向了电梯。

裴泽又说:“大佬们都去开会了,迎接新总监。我俩手上客户正好有急事,就没过去。一会儿你就能见到所有人了。”

过了一会儿,傅子遇才问:“那这案子,他们到底打算怎么查?”

中午,短暂相处过的部门同事,一起到饭店吃饭,算是欢送简瑶。

Susan平复了一下心情,问:“可是,这么重要的东西,教授你是不是自己挑选比较好呢?”

他正低头翻看着一叠文件,听到声响,转头看着简瑶。

薄靳言点头,倒是露出一丝柔和的笑意:“它还没死?”

薄靳言看她一眼,唇畔讥讽更盛:“噢,他们没有绕过我。两国官僚主义代表历经一个月的谈判,终于达成协议:薄靳言会以受害者身份,配合此次调查。这几个月在美国,FBI让我做的最多的事就是录口供。”

大伙儿都笑了,有人开玩笑:“比董事长的未婚夫如何?”

大伙儿也都听说了这传闻,只是不知庐山真面目,纷纷问新总监什么来头。简瑶也凝神听着,须知这些八卦,对职场是很有用的。

却听薄靳言无比傲慢的答:“你认为我可能同意吗?”

“嗯。”薄靳言低哼一声。

这时薄靳言已经逕自朝里走去。简瑶一抬头,却见傅子遇看了眼薄靳言,又看着她,那表情似乎有点意味深长。

一个年轻女孩神秘兮兮的说:“3部要新调来一个总监,你们知道吗?我昨天去给董办送文件,看到了新总监,董事长亲自把他送下楼,非常重视。”

薄靳言转身静静望着她。

简瑶静默片刻,伸出手,牵起他的一只手。

简瑶没打算问鲜花杀人狂的事,倒是傅子遇主动问及了:“人抓到了吗?”

简瑶也就不再问了。

修长清冽的双眸微微一敛。

简瑶明白了——他一回来,就看到她悉心打扫,还在这里吃午餐。所以认为她终于“弃暗投明”、想跟他一起住——毕竟在他心中,两个人一起住才是最正确高效的决定。

那女孩想了想,答:“不同类型。驸马爷一看就是倜傥公子,这位总监感觉就是那种……强势腹黑商场新贵。”

薄靳言微微一怔。手腕传来柔软温良的触感……有点痒。

——

简瑶:“……谢谢。”

这时傅子遇忽然想到个问题:“嗳?那你的手机、邮件,还有住宅,是不是都被监控了?”

他放下手里的文件,迈步走向她。

薄靳言才不会这么善罢甘休。

大多数桌子都空着,只有一男一女,在各自座位上。

——

简瑶的汤勺停下,也看向薄靳言。谁知他神色略显讥讽的答:“很遗憾,我不会参与这个案件的调查。”

傅子遇沉吟片刻,问:“因为身份问题?”

简瑶手上还戴着长塑胶手套,长髮胡乱绑在脑后,原本白皙秀气的脸上也有些污迹。唯独一双黑眸清澈乾净,望着他走近。

薄靳言答:“FBI那边已经派出小组来中国,他们获得了独立调查权——当然,在中国警方的监管下。必要的时候,中国警方会配合抓捕。而我,身为受害者、罪犯可能的目标,市公安局会暗中保护我的人身安全。等那位朋友再次联络我时,及时配合FBI。”

简瑶登时也想到一边去了——那他们今天下午的相处,项链啊、吃剩的蛋糕啊,难道都被公安或者FBI看到了?

“但是……”她的话没讲完,因为薄靳言忽然拿出手机打电话。

三人坐的是最里的包间。傅子遇点菜相当玲琅满目,有鱼有肉,并不完全避讳薄靳言。薄靳言也自然而然挑选着吃,显然两人已有默契。

原来是刚刚跟傅子遇拥抱后,这家伙才想起来,还没跟自己拥抱,于是补上?

大客户3部是什么部门呢?比简瑶现在呆的小部门,业务额不可同日而语。但简瑶这次调职,有点明升实降。因为她原来是“业务助理”,是负责业务的。而新职位是“部门助理”,说白了就是打杂的,行政后勤、秘书事宜,一般专科学历就够了。

简瑶蹙眉看着薄靳言:“可这个犯人是冲你来的,而且他可能还留在中国。他们怎么可能绕过你去查这个案子?”

简瑶和傅子遇都愣住了。

简瑶疑惑:“去哪里?”

是了……他还记挂着她的“口是心非”。

“欢迎回来。”傅子遇轻声说。

虽然这段时间他在FBI被排挤在外,但架子还是有的。叫来部门助理:“替我买一份礼物。”

“Susan,礼物她喜欢。再见。”他只讲了简短的几句话,就把手机丢到一旁。

简瑶走回床前,躺了下来,从包里拿出那条项链,在灯光下静静的看着,忍不住笑了。

而他眼中波光流转,忽的露出个浅浅的、倨傲的笑容,低沉嗓音宛如流水倾泻:

三人一时都安静下来。简瑶看着薄靳言淡漠的表情,心想,那个神秘人明显是挑衅他。可他却被隔离在案件调查之外。以他的性格,肯定不爽到极点了。

裴泽看着比沈丹微年轻一两岁,穿一身笔挺的黑西装,个头很高,娃娃脸,五官清秀,整个人看起来高大又俊朗。他含笑看着简瑶,站起来,跟她握了握手:“你好,我是裴泽,也是销售经理。别管沈丹微,她这个人就是面冷心热。”

算算已经过去三个月了。他也脱掉了那身标誌性的黑西装,只穿白衬衫和西裤。简单利落的装束,却更显身材修长挺拔,气质清隽。

很快两人就鬆开,傅子遇转身第一个往里走,简瑶刚要跟进去,却见薄靳言转头看着她,表情若有所思。

突然间,他迈了个大步,高挑身体陡然逼近她面前。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他已经低下头,伸出双臂将她紧紧抱进怀里。

两人走过去,傅子遇将烟头熄了,微笑朝薄靳言张开双臂。薄靳言也淡笑着,将他一抱。

“嗯。”

女同事约莫二十七八年纪,波浪长髮,瘦瘦白白的一张脸,眼睛很大,淡妆清雅。她穿的很随意,一条波希米亚风格长裙外,套一件黑色小西装。整个人透出股慵懒淡漠的味道。

“一个女孩。”

“扑通、扑通……”简瑶听到自己骤然失措的心跳声。

“怎么了?”简瑶轻声问。傅子遇也循声望过来。

Susan登时提起百倍精神,须知——薄靳言教授可是从来没给女人买过礼物啊!

简瑶走到房间门口,看着薄靳言站在阳光中的身影。

Susan:“……OK.”

女孩却摇头:“我哪里知道啊!不过——”她笑了:“新总监长得非常帅,又高又帅。”

薄靳言在她面前站定,隔得很近。她几乎能闻到白衬衣那种淡淡的乾净的气息。

简瑶奇怪了:“你跟谁打电话?”

礼物?

因为部门经理没来,所以气氛比平时要活络些。吃了一会儿,大家就聊开了。

——

她能不能说他有点……自作多情啊?

简瑶把项链递给他:“谢谢你,但是太贵重了,没必要。”

“口是心非的女人。”

下午一上班,简瑶就收拾好东西,去新部门报道了。

薄靳言在美国的某天,傅子遇给他打电话时,无意间提到简瑶:“她每週都给你打扫屋子,好乖啊。我都想跟她同居了。”

夜色清朗,星光璀璨。人的心情好像也变得轻鬆愉悦。简瑶和薄靳言一前一后,走到他家门口时,简瑶问:“你要不要上去看看『沉默』?”

薄靳言抬眸看她一眼:“难道我送了你礼物,还要负责退换?”

不过,这一幕让简瑶觉得蛮温暖的。同时想,下次跟薄靳言吃饭,也可以这样了。

沈丹微头也不抬回了句:“去你的。”

简瑶已经牵着他,走向门口,拉开门,再绕到他身后,双手将他推了出去——就像他那天对待她一样。

简瑶点点头。

噢!天啦!真的是交女朋友了吗?见薄教授看书看得专注,Susan趁机打探:“教授,你们发展到哪一步了?”

“薄靳言,再见,不要乱想。”

有人打趣:“你这不是吓简瑶吗?她跟新总监一起上任,以后又是他的部门助理,还强势腹黑呢!”

简瑶小口小口喝着汤,静静听着。

简瑶对她俩的印象顿时很不错。

简瑶望着他淡漠的侧脸,顿悟了——一定是他带回来送人的礼物,都是由这位助理挑选。对方可能误会了她跟他的关係,才会选择昂贵的心形钻石项链。

他突然又把她鬆开了,淡淡的说:“中午见面,没有拥抱你。”

【小剧场】礼物记

她还没开口,他先说话了:“喜欢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