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我所欲也

上一章:第21章骯髒天堂 下一章:第23章大戏开罗

努力加载中...

麦晨依言在他对面坐下:“薄总,您找我有什么事?”

“大概00:10,因为很晚了,我出门看了一下表。她房间灯开着,所以我才去找她。”

薄靳言却又问道、:“你向她表白的事,部门都有谁知道?”

麦晨说到这里,脸上再次泛起苦涩至极的笑意。

“都知道。”麦晨低声说,“那天早上发现她的尸体,我的情绪有点失控,大家都看在眼里。只是都替我瞒着。经理也没有怪我。”

“当时没发现她情绪有什么异样吗?”简瑶问。

这是最正常不过的反应,简瑶一动不动任由他抱着,继续轻声安慰。却突然听到身后一道凉凉的声音说:“你没长骨头吗?把手鬆开。”

——

麦晨:“……谢谢。”

麦晨的脸色更红了,抬头看着他们,目光却透着掩饰不了的悲伤。

警方审讯,最重要的就是攻克受讯人的心理防线。现在已经做到了。

按照薄靳言示意,简瑶只给麦晨看了暗恋阶段的日誌。

她站在麦晨身旁,柔声说:“你不要紧张,我想薄总也是为了整个部门好。我家人也是警察,给假口供的罪责可大可小。我建议你先把情况跟薄总讲清楚,大家一起解决。”

“那我们的身份岂不是暴露了?”

薄靳言:“离开是几点?”

他本就长得清俊,眉眼修长,这一眨,倒显出几分平时没有的轻佻漂亮。

“对不起,薄总。我那天的确去找过婉薇。可我没想到,她会自杀。”他清了清喉咙,“公司制度不允许同事谈恋爱,一经发现立刻开除,所以我没有说。”

麦晨不好意思的笑笑:“没事。薄总看到我的一份工作文档,很不满意。狠狠批评了一顿。”立刻起身去洗手间洗脸了。

简瑶狐疑的望着他——昨天他还说要掩饰身份,两人还装模作样一起开会出差。

这目光什么意思?有点深沉,但并不傲慢。

有线索,并不代表马上可以顺籐摸瓜。

简瑶一回头,就见薄靳言目光清冽神色淡漠的望着她,彷彿刚才的举动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

简瑶一怔,就听他说:“给尹姿淇打电话,通知她,这个案子我们不能办下去了。”

“为什么?”

简瑶盯着他有些僵硬的侧脸——他不愿意提及。

麦晨的表情瞬间凝滞,没说话。

他的神色颇为不屑:“有必要吗?我看过一则报道——一对情侣结婚前夕,男的吃烧烤,被铁签子戳破喉咙死了。”

“然后呢?”简瑶语调柔和的问。

不过薄靳言当然没看过公司制度这种东西。

简瑶点头,的确有这样的规定。

以前简瑶以为,警察审讯大多是暴风骤雨般的逼问,给受讯人心理压力。现在倒发觉,薄靳言不用多说什么废话,就能达到想要的结果。

“几点?”薄靳言打断他。

屋内陷入一片寂静。

——

“那天她也穿着一条蓝裙子,原来她经常穿蓝色,是这个原因……我记得她那时候没化妆,只戴了一副珍珠耳环,披着头髮,但是很漂亮。当时她的眼睛有点红,跟我说是被风吹的,所以我没有多看。

薄靳言调整了一下坐姿,确保自己更舒服的靠在椅子里,朝她微微一笑:“因为这是一宗谋杀。我必须通知警方立案调查,不能照她的意愿潜伏下去了——太棒了。”

麦晨深吸一口气,快速的说:“然后我就跟她说,喜欢她,想让她做我女朋友。她说要考虑,我就回去睡觉,直到第二天早上。”

薄靳言神色依旧疏淡,低低“嗯”了一声。简瑶也不知道“一个□脸一个唱白脸”的理解,是否符合他的本意。不过管他的。

……我跟她表白之后,她说要考虑。我说,那我过一个小时给你打电话。可是……我回自己的别墅屋后,因为那天太累了,我洗了个澡,想瞇一会儿,结果……睡着了,忘了给她电话……第二天才知道……

她起身,先去倒了杯水,给麦晨端过去。

简瑶抬头看着薄靳言:“薄总,我能跟麦晨说两句吗?”

麦晨脸色又红又白,低着头,一动不动坐着。

但简瑶有些无语——这必然是在向她暗示。可他还真是我行我素,谁知道他这一眨眼什么意思?她跟他没有那么默契好不好?

然而不等她细想,薄靳言的目光已经移到麦晨身上。

简瑶问薄靳言:“我找个机会探探麦晨?”他们现在不代表警方,自然不能直接审问。

“有点。错失的爱情,才是最叫人追悔终生的。”

简瑶隔着玻璃,望着外间众人,心中唏嘘——如果麦晨如约打去电话,王婉薇是不是会珍惜生命,已经不得而知。

简瑶叮嘱麦晨此事保密,不要对任何人提及——是董事长的意思,也是对死者的尊重。麦晨连连点头。

好吧,心里那点感伤,成功被他说的烟消云散。

简瑶:“……”

——

简瑶的感觉,忽然有点微妙。

薄靳言挑眉看向简瑶。

谁都能看到他的红眼圈。

麦晨的眼眶发红,讲话也带了鼻音,略显失神的答道:“那天忙完手头的事,我一时冲动,就去了她住的别墅屋……”

他走出薄靳言办公室,回到座位坐下,离他最近的老周拍拍他的肩膀:“怎么没事吧?”

她还愣着神,就见薄靳言轻轻的眨了一下右眼。

看到最后,麦晨抬手挡住脸,偌大办公室里,只有年轻男孩滞涩的抽泣声。

“为什么是谋杀?你昨天还说,遗书是她自己写的。”

——

麦晨脸上泛起苦涩的笑:“当时我太紧张了,根本没注意。”

他这是……什么反应啊?

“我的确说过遗书是她写的,但从没说过她是自杀。”薄靳言的笑意越发明朗,“你没看到吗?现在可是满满的破绽啊,都在告诉我们这是一宗谋杀案。兇手,就在你这些可爱的同僚中。”

譬如此刻,麦晨看着一页页的日记,已经泪流满面,极为动情。

那就拭目以待。

麦晨走进来的时候,神色略有一丝忐忑。

于是简瑶决定按自己的理解来。

麦晨却沉默片刻,说:“就是那些话,没说别的。”

薄靳言:“你们那晚都说了什么?”

“你向警方隐瞒了这么重要的线索,我不得不怀疑你的诚信。”薄靳言的声音云淡风轻,但那淡漠的目光,反而带给人无形的威慑力。

简瑶正全神贯注的注视着他俩,忽见薄靳言抬眸,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

薄靳言:“把那天的经过说一遍。”

“12点半左右。”

“所以你完全不必要感歎。”薄靳言说,“反倒是应该谴责,正因为他的怯懦和愧疚,使得有关王婉薇死的真相被掩盖。”

可见薄靳言查案时,还蛮有心眼蛮细緻的,不像平时那么目空一切。

简瑶很是震惊,她心头隐隐冒出一些可能的猜测,但又不甚清晰。

他这么说,倒叫简瑶心神一凛。两人朝夕相处久了,她差点忘了,眼前的男人是心理学专家,盘问套话,应该是他最擅长的事。

像是能猜到她心中感觉,他淡淡的问:“你替他惋惜?”

薄靳言微抬下巴:“坐。”

突如其来的声音,令简瑶和麦晨都吃了一惊,倏的分开。

简瑶:“好的。”他为什么忽然提到这个?

她转头看着薄靳言。

就在这时,听到薄靳言开口:“简瑶,你去把王婉薇的日记整理一下,待会儿交给警方。”

——

薄靳言瞥她一眼:“你以为我是白癡吗?”

依然因为吸毒传染病的论断,所以保护她这个革命战友?但麦晨应该没有牵扯其中,这从王婉薇的日记看得出来。

麦晨却猛的抬头:“我能……看看她的日记吗?”

是不是因为我的失约,促使她更加下定决心自杀?所以我更加没脸提这件事。”

薄靳言却盯着门口,手指非常轻快的在老闆桌上敲出几声脆响。片刻后,手指一收,说:“不需要。叫他进来,直接问。”

简瑶坐在他身旁,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背:“别难过。”麦晨的情绪几近失控,转身抱住了她。

“技术部刚刚告诉我,他们在上个月死掉的助理电脑里,恢复了一部分数据,其中包括一些日记。”薄靳言不急不缓的说,“在她自杀当晚,你去过她的房间,向她表白。”

是另有隐情?还仅仅只是不想再提起伤心事?太严厉细緻的逼问,肯定会让麦晨察觉不对劲。怎么办?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