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序

努力加载中...

最后,他遭到了剥夺驾驶员资格的命运,也就是俗称的“P免”。所谓的“P”,指的是驾驶员(Pilot)的第一个字母,因此就飞行队内的行话来说,“P免”似乎就是“免除驾驶员资格”的意思,不过正确的定义仍然不明。

就在他站在人行道上等红绿灯的时候,忽然有一辆大型卡车冲了过来。卡车驾驶想要抢在灯号变换之前紧急右转,于是便以高速冲进了十字路口,结果车子失去了控制,就这样带着猛烈的速度冲上了人行道。

虽然某位学长从旁补上了这样一句话,不过他们倒也没有真的反对到底,而飞行队长最终也答应了空井的请求。

飞行队长笑了起来,前辈们也半开玩笑地给他一个肘击:“再怎么说,先进去的也应该是我们才对吧!”

不过,万一自己提出的代号得不到週遭同僚的支持时,其他老鸟或是飞行队长,很可能就会凭他们的兴致,随意帮你取上一个绰号;特别是搞不清楚状况的菜鸟取了一个帅过头的代号时,被驳回的可能性就更高了。

然后,又过了五年——就在他顺利升上二尉的二十八岁那年春天,那条他原本不断努力攀登的道路,突然硬生生地被截断了。

蓝色冲击小队是从全国飞行队当中选拔出来的菁英集团,对于好不容易终于朝向战斗机驾驶之路迈出第一步的年轻菜鸟来说,这样的目标,的确显得遥不可及。

被害者当中有一人重伤、八人轻伤。以事件的规模来看,这样的损害程度,实在只能用“奇迹”两字来形容。而且那名重伤者也仅有右脚骨折,没有生命危险,这实在应该称之为幸运吧!

经历了手术与日夜不懈的复健,他的右脚已经回复到不至于对日常生活造成任何妨碍的程度。虽然不能进行剧烈运动,但若要享受休闲等级的运动,还是没有问题的。

他从筑城基地总务班转属的新单位是,防卫省——航空自卫队航空幕僚监部公关室。

虽然他一不小心就忘了计算自己的年纪,不过还是在不知不觉当中迎向了二十九岁。那年四月,他收到了转属命令。

正因如此,当他在会议结束后的闲聊当中,报上了那个代号的时候,他的内心不由得冷汗直流。

遭受P免处分的他,被左迁到筑城基地的监理部总务班。对于这骤然降临的命运,他几乎是半带恍惚地承受下来;就算是过了一年的如今,他还是依然深陷在迷惘与恍惚之中。

只是,做为一名F—15战斗机的驾驶员,他的恢复程度,仍然不足以让他完全胜任自己的职务。

——前提是,那名重伤者不是他的话。

“谢谢您!其实用SKY这个代号加入蓝色冲击小队(注1),是我从小以来的梦想呢!”(注1:日本航空自卫队的特技飞行表演小队,类似美国的蓝天使、台湾的雷虎小队。)

战斗机驾驶的适性判断是最严格的,所以即便是未能满足身体条件等适任资格的人,依然可以转换机种至运输机或多用途机,继续从事驾驶员业务;然而,他却连这种俗称“F转”的处置方式,都无法如愿以偿。

“想被选入蓝色冲击,你还早得很呢,菜鸟!”

除了他以外,还有其他十多个同样等候红绿灯的行人,都被那辆卡车给撞飞了出去。肇事逃逸的大型卡车,当天便以“大规模肇逃事件”的标题,出现在当地新闻的头条上。

而现在,他得到了自己从小到大一直坚持想要的代号“SKY”。儘管通往蓝色冲击小队的路途既漫长又险峻,但在他看来,那绝不是一条无法跨越的天堑。

那是一场他完全没有任何过失的意外事故。

每位航空自卫队的战斗机驾驶,都拥有一个专属于战斗飞行队(TAC)、独一无二的无线代号(TAC Name)。这是为了在无线电联繫时,方便相互称呼而取的绰号。基本上,这些呼号都是采自行报备制,所以每个人都会在还是菜鸟的时候,便绞尽脑汁思考自己中意的名字。

这个SKY,指的当然是天空。

“我想要取『SKY』这个代号,不知……”

果然还是太耍帅了吗?一想到这里,他内心的冷汗冒得更凶了。

不过,他毕竟已经踏上了足以朝着梦想前进的台阶。如果无法成为战斗机驾驶,那么就连朝着蓝色冲击小队努力的资格都没有。

“嗯——”周围听到这个名字的人们,如此低声地回应着。

“既然你想要的话,那也没办法啦;不过说真的,有点耍帅过头了哪!”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