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勇猛果敢·支离破碎·02

努力加载中...

“『驻扎地』就只有陆自在使用;而空自和海自则是『基地』。这可能是比刚刚的『军』还要难上一级的知识吧。一般人大多分辨不出来有何不同。我来到公关室之后也和外部採访的人交涉过好几次,然而就连专业的媒体人,也经常把这两者混用在一起。”

空井差一点就开口拒绝,不过随即想起自己为了管理健康状态所做的种种限制早就没有任何意义可言了,于是便拿了一根。

“哎,是说我大概可以猜到她对你说了什么啦~”

“你自己应该有备品吧?”

根据比嘉所言,前任导播对于自卫队的理解程度相当深厚,而且也经常请求空自提供优良的取材协助。

“不必了。”片山制止了空井。“反正比嘉会想办法的,毕竟那家伙最大的优点,就是表面功夫做得不赖哪!”

听了空井无意的自言自语,稻叶理香侧过了头,像是想再询问些什么似地不住思索着。

毕竟,战斗机不就是用来杀人的机械吗?

“所谓陆军,就是配置在陆地上的军队,对吧?”

虽然说起来相当苦涩,但是真的说出口之后,自己也觉得这个提议挺不赖的。不管是F—15还是F—2,都是空自里面最有办法拍出好画面的。

“谢谢。”空井低声说完后,片山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问了一声“要抽吗?”邀请空井抽第二根烟。

“啊!”稻叶理香又露出了踩到地雷的表情;还是老样子,变脸速度之快,跟石蕊试纸差不了多少。

“就算有个万一,也还有室长在……不过下次见面之前,你得要让自己能够低头道歉喔。”

“为什么不一样呢?”

“那么就务必麻烦了。”

“一般人容易搞错的部分,大概是『基地』和『驻扎地』的不同吧?”

“如果不同时段的话倒还可以,可是在同一个时段里,连续出现相同内容就有点……”

空井朝着坐在桌前处理业务的比嘉打声招呼并说明原委之后,比嘉“哎呀”一声,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看着一头雾水的空井,他吞吞吐吐地说道:“其实……”

儘管领域不同,但是空井毕竟还是前驾驶员,有关航空部队事务的解说,对他而言易如反掌。话说回来,在他还是驾驶员的时候,心中当然一直默念着:“就算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也千万不要引发需要救难队出动协助的事故……”

“还有什么其他推荐的题材吗?可以的话,最好是有画面的。”

“那个……”空井小心翼翼地泼下一盆冷水。

“浑蛋,可别看不起公关干部啊!”

手里拿着比嘉边说着,边用姑且一试的态度找出来的资料,空井意气消沉地回到了接待室。

“不过再怎么说,对方毕竟也还是客人啊。”

如果是鹭阪的话,现在应该就会说一句“小跳跳又躁进了喔!”然后轻轻鬆鬆一笔带过,可是空井没这种胆量。

“比嘉一曹,麻烦打扰一下~”

空井一边把茶放下一边开口招呼,而稻叶理香则是侧着头应了声“嗯”。

比嘉用力压住空井的肩膀,但空井将比嘉的手一把推开,继续朝着稻叶理香逼近;就在这时,一记拳头重重落在了他的脑门上。

虽然她立刻改用了陆自、空自等用语,可是表情中却带着点逞强的感觉,让人觉得相当逗趣。如果对方不是稻叶理香的话,空井搞不好就会露出会心的微笑了吧。

从小自己的支气管就不太好,所以空井担任驾驶员的那段期间一直小心保养,几乎不曾抽烟。

“啊,因为我也是刚在公关室就任没多久,所以其实不太清楚自己的职务所在……可是现在我了解,我们的工作就是让稻叶小姐明了我们不是陆军、海军、空军,而是陆上自卫队、海上自卫队、航空自卫队;毕竟对于稻叶小姐以及一般大众来说,我们是比起好莱坞电影的美军还要更加遥远的存在嘛!”

“那个,如果错开播放时期的话说不定可以再做一次介绍,所以这些先给你吧。”

“……我从来,连一次都没这样想过!”

学生时期的女孩子们,大家都会写这样的小字呢——空井突然想起了令人怀念的回忆。

想要杀人,这种事情……

“很抱歉,那个……我问了其他人,发现《深夜破晓》似乎已经针对medic集中取材过了,而且似乎本月中就会播放。”

不断书写笔记的手停了下来,稻叶理香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果然是个很好理解的人啊。

“笨蛋!”

“如果还需要知道任何事情的详情,随时都可以问我。”

相较于空井的僵硬动作,片山抽烟的模样似乎显得相当得心应手。

“不光只是之前从这里获得的资料,我自己也稍微搜寻了一下公司内部的资料。”

看到她紧迫盯人的模样,感觉有点高兴的空井一边说“请稍等一下”,一边站起身来。虽然太详细的资料可能没办法,但是能够立刻交给她的公关资料,应该早有準备才对。

空井低头行了一个礼。

当空井把茶端进接待室时,稻叶理香正努力把自己带来的资料一一摊在接待室的桌面上。

从稻叶理香像挨了一记闷棍的表情来看,马上可以知道她的确无法分辨两者究竟有何不同。

呃呃,这该从什么地方开始吐槽起比较好啊?空井一边烦恼着,一边小心地遣词用句:

“原来如此啊……”

“那么,乾脆採访战斗机驾驶如何?”

眼见稻叶理香边做笔记,边露出了困惑不解的表情,空井连忙又补上了一句:

“嗯,这么说好了,只要把简称里的『军』改成『自』就行,也就是自卫队的『自』。空军就是空自;陆军则是陆自;而海军就是海自。你看,记住之后其实相当简单吧?负责採访自卫队的媒体人员,要是一不小心说出『军』这个字,那可是很丢脸的,所以请小心喔。记住是空自、陆自和海自喔。”

看到全身瑟缩的稻叶理香不住颤抖的肩膀,空井才察觉到,自己正用超乎想像的声音怒吼着。

抵达的同时,脑细胞瞬间沸腾起来。

“你看起来像是第一次抽烟的国中生啊。”

“因为太久没抽了,有点不习惯。”

稻叶理香一边机械式地点头回应,一边在记事本里抄起了笔记。空井偷瞄了一眼,发现她用女生特有的密密麻麻的小字写下了“不说〇军,而是〇自”、“陆=驻扎地,其他=基地”。

“所谓航空救难团,原本是为了在航空自卫队发生飞安意外的时候,进行搜索与救援而设立的飞行队,出动时机上会搭载俗称为『medic』的救难队员。因为他们拥有高水準的救难技术,所以也会参与民间事故的救援。”

——为什么,我们必须被她说成这个样子?

看样子,她果然还是会因为自己缺乏知识而感到不安。既然对方难得展现了学习意愿,那么自己也应该积极回应才对;于是,空井开始思索外行人经常搞错的问题是什么。

首先要让稻叶理香拥有正确的知识,这就是自己的任务吧!具体来说,就是让她不必再为了说出对空自一无所知的发言而感到羞愧。

“我说的是可以把印在脑海当中的话擦掉的那一种。”

“有啊。其实正好相反,只有空自和海自,才编有专门负责救难的部队喔。”

《帝都夜线》节目当中有个特别专题,是以轮流介绍的形式,介绍有关警察、消防、海上保安等俗称“制服工作者”的业务型态,而稻叶理香则是从前任手中,接下了自卫队方面的报导工作。由于自卫队当中有许多特殊部队,能够抓出精彩画面、以及做出有意思特辑的部分很多,所以在理香的前任时,这个专题拥有相当高的收视率。

“片山一尉,您自己不是也很想避掉这份差事吗?既然如此,真的有办法忍耐吗?”

“不,从海难到山难意外,各方面都可以处理喔。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把资料拿过来。”

“这话是什么意思?不是有分成陆军、海军和空军吗?”

“如果还有其他注意事项的话,那我就姑且先听一下吧。”

“热门商品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听从片山的劝告,空井自己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让类似稻叶小姐这样的人也能理解我们自卫队,正是我们的终极目的。——几天前比嘉说过的话,再次在空井的脑海中复甦过来。

——这句话的意思,似乎花了极其漫长的一段时间才传到脑中。

空井借了火点烟一抽,立刻开始夸张地咳起嗽来。片山见状不禁笑着说道:

——要让自己不会因为这句钻入耳中、深印脑海的话激动起来,似乎还需要好一段时间。

不就是一群想要乘坐杀人机械的人吗?

“同样是傍晚时段的新闻,另一边的《深夜破晓》已经抢先一步进行过密集採访了,而且这个月中应该就会播放出来了吧!”

就像是拎着小猫似的,空井的领口被他紧紧抓住,随后就被拉出了接待室。

稻叶理香无力地接过空井手上的资料。从她只说了声“我会交给其他时段的新闻节目人员”看来,她果然打算放弃这个题目了。

“最近medic算是比较热门的商品……”

稻叶理香点点头,再次开口说道:“那么,回到刚刚有关题材的话题……去年陆自因为秩父土石流而出动救援的纪录影片带给我相当深刻的印象,不知道空自有没有类似的题材呢?”

“……我必须去道歉才行。”

“……不知道福利社里有没有卖橡皮擦呢。”

对自卫队毫无兴趣、也不具备任何相关知识,稻叶理香就是这类一般大众的标準範本。儘管稻叶理香本人的立场相当不友善,但就算撇开这点,毫无恶意地称呼“自卫队的〇军”,这样的民众仍然不在少数。毕竟对一般人来说,最贴近自身的军事组织印象,多半是来自电影等虚构故事;比方说好莱坞电影里,总是动不动就会出现美国的陆海空三军。

我才不会完全依赖你们呢!这话里的弦外之音也未免太过明显了,空井忍不住露出了苦笑。

虽然回答的语气还是带着刺,不过她也算是老实承认了自己的无知。只见稻叶理香微妙地撇开了看向空井的视线,然后又补上了这样一句:

一阵仓促的脚步声传来,是比嘉冲进了接待室空间里;可是,翻腾不已的思绪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平静下来。

片山朝着天花板呼出一口长长的烟。

“去年的秩父土石流,出动自卫队陆军前往救援的纪录影片,给我相当深刻的……”

刚刚拿的那根烟已经有点抽不完的感觉,所以空井万分慎重地推辞了。

“你是说我们都是因为想要杀人,所以才坐上战斗机的吗!”

不就是用来杀人的机械吗?

欸?是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吗?当自己正因为对方眉头上的皱纹而感到迷惑不解时,稻叶理香发出了比眉头上恣意纵横的皱纹,更加傲慢不驯的声音:

“不过呢……『陆自就是驻扎地,空自、海自则是基地』,只要能够这样分辨,应该也就够了。”

“因为行动据点的性质不同。一旦发生事件,空自和海自大多还是会把平常驻扎的基地当成行动据点,但陆自出动时却是以目的地当地为行动据点,平常驻守的基地不会成为据点。由于『基地』这个词里包含了据点的意思,因此为了做出区分,陆自便把平时驻扎的地方称为驻扎地。”

“不必这样再三强调,我也会记住的啦!我这么无知,还真是抱歉喔!”

稻叶理香惊讶地皱起了眉头。

“我连一点兴趣都没有。”

这个人也把空自的装备和人员称为“商品”呢。空井不禁联想到鹭阪。

“要是真如同稻叶小姐所说,那就代表日本这个国家拥有军队,这样没关係吗?”

“只有飞安事故才会出动吗?”

“谢谢。多亏有你,我好像了解公关工作的意义之所在了。”

“自卫队里是没有『陆军』的。”

“空井二尉!”

几天后,稻叶理香为了製作自卫队特辑而提出了讲习课程的申请。

“有画面的”,这个条件让空井的脑筋几乎是自动找出了那一个点子。

儘管口气相当不甘愿,但还是可以看出片山其实十分信赖比嘉。

“毕竟,战斗机不就是用来杀人的机械吗?为了杀人而登上这种机械的人,有什么好值得报导的?”

刻意不选空自而选陆自的特辑,相信也是为了主张自己有在认真学习吧——但是,非常遗憾的,她的基础知识实在也太薄弱了。

对方冷漠的回答,让空井不由自主地抬起头,这才发现稻叶理香不知何时换上了厌恶的表情。

片山把香烟叼进嘴里,叩地一声伸手敲了下空井的头。

“找到什么感兴趣的题材了吗?”

下了楼梯,空井一直被拉到了楼下的吸烟室。等到片山拿出了香烟问他“要抽吗?”的时候,空井才意识到,片山其实是把自己带离了现场。

空井抬头一看,乱入争执现场的人,是片山。

“面对客人,你这是什么说话态度!过来!”

既然眼前部队的装备和电影中登场的军队并没有太大差别,而且电影当中也是直接称呼他们“军队”,所以日本也一定一样吧——一般人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其实也不能怪他们。

“既然这样,那我来代替你好了?”

稻叶理香的脸上马上露出了显而易见的失望表情。

“是又如何?”

这的确是需要“哎呀”一下。

陆自是依照出动命令而进行必要的装备与人员编制,但空自拥有航空救难团、海自则拥有救难飞行队,各自拥有自己专属的专门救难部队。

“要成为战斗机驾驶,可是相当巨大的难关喔。因为是最抢眼的职务、而且志愿者也是最多的,所以考验也因此更加严酷。以空校学生身份入队,经过层层严格训练后不断淘汰不适应者,最后能够成为战斗机驾驶的人,就只有那么几个而已;而就算好不容易成为驾驶了,也还是有许多辛苦的事要面对……对了,你觉得贴身採访空校学生的长期企划怎么样?一定会有戏剧性内容的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