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勇猛果敢·支离破碎·01

努力加载中...

“MAYA风潮绝对会来临的;我在这之前,不也成功预测了『末代编年史』的爆红吗!”

“关于刚刚您所询问的事故,起因是驾驶酒驾、超速以及闯红灯。因为想抢在灯号转换之前冲过去的缘故……”

比嘉用苦恼的表情瞪着片山,不过空井只是面露苦笑地挥手制止。

“别把片山一尉的伤人话当真了。”

风纪股长槙的眼角,一如往常高高吊了起来,不过柚木根本不理他,自顾自地退出了谈话。虽然槙硬生生地忍了下来,可是从空井的角度来看,柚木对槙的话从来就没有产生过任何反应。既然她不听的话,那别理她不就好了?虽然不关自己的事,但是空井还是会忍不住这么想。

——这倒是真的,毕竟她是那种连机场跑道上没有红绿灯都不知道的等级。

和过去战斗机、泛用机和其他各式各样航空器总是不间断起降的筑城基地(注2)相比,偶尔才会出现一次运输直升机的市之谷天空,实在是寂静到有些冷清。(注2:空自位在北九州福冈的基地,是日本第一个配属喷射战斗机的机场,如今也负责北九州地区大部分的航空管制业务。)

“啊?所以这不就是刻意包庇吗……!”

这个人不只挖了坑让别人陷下去,最后还要把对方埋起来呢……空井提心吊胆地,望着满脸通红的稻叶理香。

稻叶理香老大不情愿地低头致谢后,神态自若的鹭阪,又补上了最后一击:

“小跳跳……!?”

空井忍不住打断了稻叶理香,只见她立刻转过头来瞪着空井。呜哇,这个女生实在好恐怖……空井的内心虽然已经退缩到谷底去了,不过还是得先把误会解开才行。

“随便佩服起这种连公关干部都不是的家伙是想怎样?公关官的王道就是公关干部,像我不只身为公关干部,而且还曾经到民间企业进修过公关事务的课程喔;也就是说,我可是背负着全队的期待啊!来来,你就儘管尊敬我吧!”

可能是自制力抢在声音破音之前发挥了作用,对方只讲到一半就停下了话语,而空井则是立刻开口道歉:

“这里所记载的所有物品、人员、地点,只要是适当的要求,全部都能依照《帝都夜线》的需要,无偿提供给贵节目。”

“唷,新人小弟!”

摆出高高在上态度出言安慰的人,是片山。

想到这里,空井仰起头,瞥了微阴的天空一眼。

“那个,请等一下!”

这咄咄逼人、紧咬不放的态度,让空井不自觉畏缩了一下。

看样子,讨论最后是由鹭阪胜出了。

鹭阪一开始就先给了对方一个下马威,然后再次露出了老奸巨猾的笑容:

“这可就麻烦了啊!”鹭阪夸张地仰天长歎。

“早啊,空井二尉。”

再加上她本人异常厌恶自卫队,所以态度当然会变得如此猖狂。先前片山直率的评语的确没说错;对公关室来说,稻叶理香真的就只是个“麻烦”而已。

……我现在是不是该说,“真是不胜惶恐”啊?空井一边在心中暗自吐槽,一边点头称谢。

或许是觉得自己对片山的奉承有点太露骨了吧,空井不禁有点不安地缩了缩脖子。然而片山的确一如所料,因为这明显的奉承而变得飘飘然,所以只要习惯他那样的个性,他应该也会是个可爱的前辈吧!

“反正室长本人没有生气就好啦~。你实在很啰唆耶,以为自己是风纪股长吗?”

“你可不要太在意啊,他真的不是个坏人……”

“空井应该也还没有习惯公关室的内部文化吧?既然如此机会难得,你就负责协助稻叶小姐,同时也趁机多学一点吧。”

空井大佑二尉行走的,是朝着厅捨A栋一般出入口前进的动线。

“不,还有点……”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刻意包庇……”

“那就麻烦了。”

这时,平时一直保持敞开状态的公关室大门,忽然响起了猛烈的敲门声。

鹭阪若无其事地,举出了帝都电视台敌台的新闻节目名字。

空井努力补上了一阵虚弱的笑声。

“不不不不不,这只是自卫队公关模仿民间企业的公关用语而已喔?面对手法灵活多变的民间人士,我想用这样的说法,应该会更容易将讯息传达给您才对,所以大叔我也下了一番工夫啊;就不知身为媒体人的稻叶小姐您,会给我几分呢?”

“那个……该怎么说呢,真的是个性强烈的人呢。”

“咦?”

换好衣服走进公关室后,总计十五人的成员约有一半已经坐在座位上了。成员们在七点左右到八点这段时间中,三三两两地抵达并开始工作,等到八点以后,便开始彻头彻尾地以办公室的氛围展开动作。相较于在八点整开始播放《君之代》,当作正式作业起始信号的基地,现在这种一点也不明确的上班方式,空井到现在还是很难习惯。

“你还真是机灵啊!”鹭阪边说着,边用脸颊兴奋地不断磨蹭那张剪报。看到这一幕的柚木,不禁露出无奈的表情说着:

“话不必说成这样吧,片山一尉!”

一听到这句话,稻叶理香立刻瞪大了眼睛逼近鹭阪。

原来如此,看样子她是那种不从“机场跑道上没有红绿灯”开始说起,就听不懂的等级是吗……?这次空井举起了手,要求她稍停一下。简直就跟叫一只性急的狗“不要动”一样嘛!他在心里不禁这样想着。

空井只是把自己未经深思的感想说出口而已,没想到竟然引起了鹭阪的注意,让他不禁有点害怕起来。他暗自心想,这该不会是什么糟糕的感想吧?

“你大概会想要给她一拳或是赏她一耳光吧,不过千万要忍住!毕竟敌人可是媒体,实在不晓得他们会乱说些什么啊!”

“关于这件事情,我果然还是有点同情你啊,新来的。”

“室长最近很喜欢这个团体对吧?因为刊在文化版上,所以我就帮忙剪下来了啦!”

“哎呀哎呀,小跳跳还真是躁进呢!”

“是交通事故。”

将咖啡端给两人之后,鹭阪也指示空井坐下。

虽然阶级相同,不过槙的年资比较浅,所以柚木的回应也毫无忌惮。

“只要那个老头出马就会变成这样。面对那种一点也不可爱的小姑娘,真亏他有办法叫得出『小跳跳』这种不正经的名字啊。”

从入口处不住往内窥探的,是位身穿便服的年轻女性。和公关室内的一点红——残念系美女柚木相比,这名女性看来似乎是位比较不那么残念的美女。那头束成马尾的长髮,以及成套的裤装,看起来非常有职场女强人的风範。

听到空井这么说,坐在办公桌前竖起耳朵,明显摆出一副偷听模样的片山,似乎相当得意地哼了一声,然后用高高在上的口气讚赏了一句:“还好啦,其实他做得很不赖呢!”从这点来看,片山其实是个非常单纯的人吧?随着相处日久,空井似乎也逐渐能够掌握住对方的个性了,而比嘉则是坐在一旁苦笑。

空井所说的第一句话,让所有人都跟着点头称是。就连自我介绍时只说了句“这真的是个很适合空自公关室的名字对吧”的空井,都落得遭到“与其加入自卫队什么的”这样毫不留情奚落的下场,相信大家一定也都接受过类似的洗礼了吧!

“那个,其实还有点……”

公关室长鹭阪边说着,边从隔壁的室长室里走了出来。“就好啰~!”在办公桌堆成的分隔岛另一端,一个充满活力的声音这样应和道。回答的人是此刻公关室万绿丛中的唯一一点红——报导班的柚木典子三佐。

回嘴的人是比嘉,至于空井本人则是用有点愧疚的态度,半默认似地听着。

不过,最不一样的地方还是——

空井脱口说出自己到任以来的疑问。相信片山会这么喜欢抓空井的毛病,也是因为空井实际上真正的指导者是比嘉的缘故吧。

稻叶理香的头重重地垂了下去。看样子,这就是决定上下关係的关键瞬间了。

“只要符合自卫队公关方面的理念,自卫队拥有的一切商品都可以提供任何媒体使用——贵节目《帝都夜线》是如此,而《深夜破晓》亦是如此。”

被吓呆的人不只是稻叶理香,就连空井也一样。

“原因是什么?”

如果这个人和槙三佐同阶的话,会不会为了争夺谁才是最尊敬室长的人,而引发一场以血洗血的战争呢?——空井一边这样想,一边强忍着不断涌上的笑意。

“你说什么!”鹭阪的脸色一沉。

这种情况下,室长到底打算怎么辩白呢?空井不禁悄悄朝着鹭阪望去——面对几乎快要扑上前来的稻叶理香,正面迎击的鹭阪,脸上还是挂着那副狡黠的笑容。

“我是约好两点前来拜访的帝都电视台的人。”

“不过老实说,公关的企划案到底应该怎么写啊……”

大言不惭地抛下这句话后,片山便自顾自地离开了座位。比嘉皱成一团的脸上,露出了“真伤脑筋”的表情。

“这个什么『MAYA』,真的有这么好吗?”

“让类似稻叶小姐这样的人也能理解我们自卫队,正是我们的终极目的。所以,我本来很想接下这个工作的,除了能够考验自己身为公关官的能力,也能从中学到不少东西哪!”

“我怎么可能会对阶级比我低上五等的士官抱着对抗意识!少说这种没礼貌的话了!”

总而言之,这就是个只要待在空自,不管做什么都相当搭调的姓氏吧。

稻叶理香的眼睛第一次眨了一下。

啪叽!空井脸上的笑容,差一点点就冒出了裂痕。幸亏刚刚听过同事们的忠告,所以他好不容易忍了下来,只不过情绪还是不断笔直往下滑落。

和都会里的情况不同,地方基地的自卫官多少都能和当地的生活融合在一起,可是在这里,自卫官似乎被当成了彻头彻尾的异类。

“话说回来,那位稻叶小姐到底是……”

鹭阪把这本照片集摊开在稻叶理香面前,

“关于这点,我还没决定……而且,我对自卫队的相关知识也不算充分。”

一边打招呼、一边连同空井的咖啡都泡好端过来的人,是坐在隔壁的比嘉哲广一曹(注4)。比嘉虽然只比空井大了五岁,但是公关经历已有十二年之久。他本来隶属于入间基地(注5)的公关班,不过在现任公关室长鹭阪正司一佐的百般请求下,硬是将他从老大不愿意放人的入间基地那边给挖了过来,是位在特定圈子里相当知名的空自公关菁英。比嘉的军阶虽然低了好几级,不过现况是由他来指导初次接触公关业务的空井。(注4:相当于我国的中士。注5:位在埼玉县的日本航空自卫队基地,包括了飞行队、救难队、空降运输部队、爱国者飞弹部队等,为空自规模最大的基地。)

“说到跑条子线,就是彼此争夺独家新闻、杀气腾腾的世界,因此可能是当时养成的习惯,一时还没有改过来吧?毕竟她现在的工作是导播,照理说应该是个不需要紧咬着新闻不放的工作领域才对啊。”

——两人完全不理会当事人的存在,自顾自地轻声交谈着,只是这样反而更令人在意;不过,觉得自己完全插不上嘴的空井,还是选择了默默等待他们做出结论。

就连平常和柚木针锋相对的槙,也难得一见地步调一致应和着。

“稻叶小姐应该是第一次见到他吧,他是前阵子刚到任的新人,叫做空井。”

“由已经习惯的人负责会比较好吧,因此接待工作就由我来……”

“你应该没有不小心说错什么吧!”

“我是空井,请多多指教。”

“怎么可以称呼室长为老头……!”

“室长,您说的难道是那个……”

“歌唱得好、曲子也做得不错;外表虽然还不够洗练,不过她们是那种只要多给点曝光机会,就会变得更亮丽的类型唷!”

柚木一边发出嘘声赶走风纪股长,再把另一张单独剪下来的剪报,一併交给了鹭阪。

“马路上的交通事故。我被车给撞了。”

“……那么,就进入正题吧?空幕公关室能够提供我们《帝都夜线》什么样的素材呢?”

不过这个问题似乎有点太直接了,只见片山立刻露出了生气的眼神:

力量微博,这实在是谦虚过头了;如果没有比嘉的帮忙,自己可是连该做什么、该怎么做都完全不清楚啊。空井在心里这样想着。

“这样吧,反正难得有这个机会,就请你来帮我一下吧!”

在进入公关室之前,必须先绕到置物柜一趟,这是为了把身上的西装换成制服。以前在基地的时候,身穿制服在附近闲晃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而且也有不少人穿着制服从营区外的眷捨通勤,可是在东京的通勤电车里,自卫官的制服实是刺眼得太惊人了。

走下电扶梯之后便是一大片广场,每个人都毫不犹豫地朝着林立眼前的巨大办公厅捨前进。广场上当然没有铺设步道,但还是自然形成了朝向各办公地点最短距离前进的一条条平缓动线。

“如果连杂事也派不上用场的话,那就真的只是个吃闲饭的人了吧!我只是在尽力达成人尽其用的效果而已,根本没必要听你说教啦!”

突然被扫到颱风尾的鹭阪思索了一下。

原来如此,我现在终于了解同事们的警告是怎么一回事了。她是那种一心想抢独家报导、一旦发现目标就紧咬不放的所谓“媒体界新锐”,而且——相当厌恶自卫队。

“好安静啊……”空井无意识地如此喃喃自语着。

“喔,这不是『MAYA』吗!”

“不过,拜片山一尉和比嘉一曹的谆谆指导所赐,总算是逐渐上轨道了。”

这么说来,刚刚鹭阪指名空井的时候,比嘉的确挺身而出了。看样子,那似乎不只是为了袒护空井而已。

她的口气已经彻彻底底变成质问了。鹭阪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顺口一答:“那当然是不会有报导的呀。”

稻叶理香带着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表情,听着鹭阪的说明。对于自己必须接受自卫队的照顾这件事,大概让她觉得非常不愉快吧。

“真是抱歉。我原本的确打算描述交通事故的,可是还是说得不够清楚。”

“大概一年多以前……”

这个从鹭阪的口中冒出来的惊人称呼,不只让稻叶理香瞪大了眼睛,连空井都跟着愣住了。——竟然用“小跳跳”来称呼这个脑袋顽固得像石头一样的大姐?

在气焰大消、整个人缩成一团的稻叶理香面前,鹭阪发出了一阵爆笑声。稻叶理香虽然猛地抬起头来,可是毕竟才刚说错话不久,最后还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摆明了丝毫不感兴趣的稻叶理香一问出这个问题,鹭阪便啪地一声弹了一下手指。

不过,稻叶理香却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的话:

彷彿被镶嵌在办公大楼之中的高耸天空,静静地回望着他。

起床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和营房里的同僚带着睡眼惺忪的表情互打招呼,然后就这样一起吃早餐、一起出勤。这种事情在基地一点也不罕见,但这里的景况却是大不相同。

“不劳您费心!”稻叶理香的脸颊愈变愈红了。“总而言之,还是先进入正题吧!”

当空井表示佩服之意时,一旁的片山突然“等一下等一下”地插嘴过来。看样子,他似乎又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偷听了。

“我的确还是个菜鸟没错啦……”

“……室长真的这么喜欢MAYA吗?”

听到空井忍不住的吐槽,鹭阪应了句:“哎呀,果然就像我想的,年轻人大概没办法理解这么有深度的幽默感啊!”然后便嘿嘿嘿地自顾自笑了起来。——其实根本没什么深度可言,不过这句吐槽还是先别说出来比较好吧。

可能降低工作效率的“多余”工作,就是该交给原本就做不好事情的菜鸟;这虽然是片山的谬论,不过感觉上似乎也没有说错什么,空井不由得沮丧起来。

亲切回应她的人是鹭阪。随后鹭阪一边说着“请往这里走”,一边带着她前往直通办公室的接待间。

被称呼成“小跳跳”的稻叶理香一听这话,立刻明显地缩了回去;看样子,刚刚犯的错误似乎给了她相当大的打击。

“要是又不小心搞错了飞航事故和交通事故的话,那可就很伤脑筋了喔!”

“差不多习惯了吗?”

“不不,他那刚到任不久的微妙僵硬感反而比较适合吧,而且感觉上,他的适应力应该也不错。”

在鹭阪的催促之下,空井从裤子后口袋里拿出了名片。

心中默默烦恼着自己究竟该不该说“好厉害啊”的空井,露出了暧昧的微笑。

“不可以在室长面前搔屁股————!”

说完之后,鹭阪就直接躲回了室长室。

片山的说话方式还是一如往常,三句不忘嘲讽一下空井;不只如此,单方面地说完无礼的话语后,便自顾自回到自己工作岗位上,这样的调性也一点都没变。像片山这种动不动就挑起争端的个性,若是鹭阪真的指名要他来的话,铁定会和稻叶理香之间上演一场大战吧!

手里抱着鹭阪交给她的各种资料,稻叶理香丢下一句“之后我还会再来进行讨论,届时也请多多指教”后,便离开了公关室。

你是不是老早练习过了啊?这段流畅到几乎让人忍不住想这样吐槽的冗长檯词,总算让空井搞清了事情的始末。——简单来说,就是鹭阪设了个陷阱,让这位顽石般的大姊一头栽了进去。

“总之,称呼『稻叶小姐』有点过度严肃的感觉,若是改用外号的话,就会营造出更加和蔼可亲的印象喔!不管怎么说,印象可是很重要的,对吧?”

发出惊讶声音的人不是空井,而是隔壁的比嘉。

“我也没办法啊,很痒耶!”

“是。”空井应了一声之后立刻站起身来,却被比嘉一把抓住了手臂。

那一天下午,追星族鹭阪叫住了空井。

“室长这个人绝不会做出这种不公平的安排,更何况,负责照顾稻叶小姐这个工作,其实就像是我们公关室的精髓之所在啊。”

“喂~剪报还没做好吗?”

“看样子,你很快就掌握到公关室的本质了嘛?只不过光有灵活应对,可还是不够的唷!”

“哎呀?听不懂吗?就是那个因幡(Inaba)的白兔(注7)呀!兔子不是都会蹦蹦跳的吗?”(注7:因幡的白兔,在《古事记》中登场的神兔,得到好心的大国主命相助,得以治癒身负的重伤。又,“因幡”与“稻叶”的日语发音相同,皆为“Inaba”。)

“喂喂喂,”从外野出声制止的人,是刚从接待室走出来的鹭阪。“只不过是个蹦蹦跳跳的活泼小姐来访而已,有什么好骚动的?稍微冷静一点吧。”

这突如其来的危险警告是怎么回事!?而就在此同时,柚木也从报导班的办公桌前探出头来,对着完全被比嘉的气势所震慑的空井说:

简单地说,就是要把照顾麻烦女人的麻烦工作推给新人对吧。

“你竟然把用人民辛苦血汗钱买来的装备,拿来当做利益交换的筹码……!”

“这你就不懂了,就因为她们不是偶像,所以受不受男性欢迎,并不是那么重要啊!”

鹭阪所说的,是帝都电视台傍晚五点的新闻节目。

鹭阪一边说着,一边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佔据了公关室整整一面墙壁的钢管书架前,拿出一本沉重的大尺寸照片集。那是在几年前,航空自卫队成立五十週年纪念时所做的东西。作为一本资料集,包括了战斗机之类的航空装备、雷达、短程地对空飞弹等地面装备,乃至于基地内部或是正在执行业务的职员照片等,全都被网罗在这本书的内容当中。

“空井先生,是吗?真是特别的名字呢。”

“没问题吧!?”

“不过嘛,反正你现在还派不上什么用场,接下一些麻烦的事情,也就算是帮上大家的忙了。如果周全地考虑到我们的工作效率,室长的安排果然了不起啊。”

刚到任没多久,空井就必须接手前任留下的杂誌取材协力工作,不过这也在比嘉的支援之下,平安无事地解决了。

空井的执勤地点,是位在A栋十九楼的航空幕僚监部(注3)公关室。(注3:航空自卫队在军政、军令方面的最高指挥部,相当于其他国家的空军司令部。)

“咦,我吗?”

“是啊,因为某件事故。”

“公关室可没有悠闲到可以包养吃闲饭的家伙啊。”

这份压力似乎在稻叶理香身上产生了激烈的作用。她连反咬“小跳跳”这个名字的余力都没有,表情明显地变得愈来愈难看。——说不定她其实是个相当容易被看穿的人呢?空井默默地观察着她脸上如同石蕊试纸一般的表情变化。

连同称呼对方小跳跳这一点在内,整场比赛几乎可以说是鹭阪一面倒的优势。当空井说明完后,柚木不禁露出了苦笑:

鹭阪举出的乐团,在出道当时被大家批评为“只会红一首歌的乐团”,不过鹭阪却在听过第一首曲子之后,便预言他们一定会大卖。对此他觉得相当自豪,不过部下们则是听他讲到耳朵快要长茧,都有点厌烦了。加上这次,才刚到任两周的空井也已经听到两次了,相信半年之后,他应该也能成功长出完美的厚茧吧!

“不过我几乎没有说话,所以应该没有不小心说错什么;反倒是室长给人的感觉,似乎比稻叶小姐更加气势凌厉呢?”

比嘉从旁开口缓颊。

大概是被讲到完全无法反驳了吧,只见稻叶理香一张嘴噘得高高的,口中还喃喃不清地碎念着“的确是非常柔软灵活……”,一副败下阵来的样子。

看着气呼呼转过身去的片山,空井和比嘉对望一眼,露出苦笑。

“这是多少年以前的事?”

可能是为了从鹭阪的揶揄当中设法脱逃,稻叶理香把话题丢给了空井。只是,就算说要进入正题,但是空井根本没听到正题是什么啊?于是,鹭阪开始解释了起来:

“就是说啊,这真是个很适合空自公关室的名字对吧?我刚到任的时候,班长也是这么对我说的……”

一阵怒吼声从同为报导班的方向飞了过来。声音的主人是和柚木同阶的槙博巳三佐,而柚木则像是青蛙被水泼到一样,毫不在意——这副光景,就连才刚就任不久的空井,都已经司空见惯了。

“不,那可能有点……而且空井二尉才刚到任没多久啊。”

“您放弃了吗?”

好像某种定冠词啊……“人民的血汗钱”这句话在空井的脑中来来去去。“这是用在自卫队身上的定冠词,考试会出(配分20分)。”

“就算是室长命令,我也实在不想负责照料那个全身都是刺的小姐。儘管室长指名非我不可的话,我当然还是会忍耐给他看啦,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想感谢室长没有指定我啊!”

“喔?”鹭阪扬起了一边的眉毛。“灵活应对,是吗?”

空井只能目瞪口呆地,遥望着这段看似一发不可收拾的白热化讨论。

报导班每天的固定作业,就是从公关室订阅的十多份报纸当中,剪下有关自卫队的新闻,不过看样子,这应该是柚木在工作之余顺手找出来的。

看到空井侧着头、一副无法理解的样子,比嘉爽朗地笑道:

“这就是我们航空自卫队所拥有的商品。”

空井重複讲了两次之后,稻叶理香的脸颊一下子涨红了起来。

“要面带笑容!不论听到了什么都不可以表现在脸上!”

“您真是公关官的榜样啊……”

穿过防卫省正门,踏上眼前的穹顶状电扶梯之后,街上的喧嚣声顿时远去。其实从正门前的靖国路到这里,直线距离不过数十公尺,但是却几乎听不见任何往来车辆行驶的声音。

“刚刚我应该有先提到,『只要是适当的要求』吧?更何况,刚才稻叶小姐不是也问了我们『能够提供什么样的素材』吗?这些用人民血汗钱购买回来的装备,如果不能以无偿的方式提供给背负着报导这个公共使命的媒体的话,问题反而更严重吧?”

比嘉举出来的,是某间大型经纪公司底下的男性偶像团体。在那间经纪公司里,这个团体目前还处于起步宣传阶段,像空井他们就没办法清楚辨别出每一个成员。

“可……可是,把用人民血汗钱购买回来的装备称为商品,这种不谨慎的说法……”

一直将稻叶理香送到电梯大厅的空井才一回到公关室,以柚木和比嘉为首,刚刚事先发出了接敌警告的同事们,便立刻将空井给团团包围住。

自己不经意的回答,让稻叶理香的眼神瞬时整个变了。

异动到市之谷这里已经过了两星期左右,不过他还是没办法习惯这股静谧的气氛。当一个组织庞大到这种地步的时候,路上擦肩而过的同事几乎都是不认识的面孔,而且彼此之间也不会有任何交谈。虽然有时也会莫名地遇到别人对自己行注目礼,但空井还是难以辨别对方究竟是相关业务人员,还是外来的访客,顶多就只是靠着脖子上挂着的出入许可证,来判断对方的身份罢了。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是上班时间,出入的访客应该也不会太多吧?

“我们的使命,是让所有的国民熟悉我们自卫队,并理解我们的活动;为此,我们必须尽可能地向民众们报告说,『自卫队的这些装备都有物尽其用』。正因如此,在适当要求之下的配合取材,不仅和我们的使命相符,而且也和公共利益彼此连繫,您难道不这么认为吗?”

“是一个半月。”一旁的稻叶理香严肃地加以纠正。

“呃,酒驾与超速……”

“听到别人这么说,让你觉得很高兴吗?与其加入自卫队什么的,还不如成为民航机的驾驶,这样才更对得起自己的名字吧!”

猛然大喊出声的稻叶理香,让空井也跟着惊醒过来。居然被这个脑袋像石头一样顽固的大姐抓到了语病……空井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脸上瞬间失去了血色。

她的讲话方式微妙地带着一股老东京腔,说“久等了”却有点像是“久等啦”。再加上她的个性和言行举止实在称不上太有女人味,所以同事们都私下称呼这位三佐是“残念系美女”(注6),恶评如潮。此刻,这个外号的缘由,就在空井面前活生生地上演着;柚木正伸出一只手把新闻剪报交给鹭阪,另一只手则是不停搔着自己的屁股。(注6:意指虽然长得很漂亮,却有着某种令人目瞪口呆的特异习癖、教人不知该怎么评论才好的女性。)

“只是我到目前为止,果然还是不曾接触过如此需要灵活应对的工作环境……所以,还有很多事情不太了解。”

“就算会痒,也要稍微顾及你自己身为女性的形象吧!不只如此,你都不觉得这样对室长实在太失礼了吗!”

“请多指教,我是帝都电视台的稻叶。”

“是是,我们已恭候多时了喔。”

鹭阪根本不管原先自己想要的剪报,反而喜孜孜地接下了另一张单独剪下来的剪报。

“关于航空自卫队的讲习课程,我们会全力协助,请千万不要客气。至于陆上、海上方面,我们也能随时介绍对应的公关室给您。”

一旁开口插嘴的人,是同属公关班、阶级比空井高一阶的片山和宣一尉。

“哎,总之就是还没有完全习惯啦,所以《帝都夜线》製作部门的製作总监大人,希望我们在她彻底熟悉业务之前,能协助支援她一下。”

“不只是MAYA,不论男女年代与类型,室长关注的演艺人员,就像星星一样多;他对新人的关注甚至比我们都还快,简单说就是标準的追星族啦。别看他都已经一把年纪了,他可是已经完全摸熟了『JJ企划』推出的新团体『宙』的所有成员喔!”

“室长,您也说说她几句吧!”

被制止之后,众人的情绪总算稍微平静了下来,不过还是没有放空井离开的意思。

虽说因为职业关係早就习惯被人讨厌了,可是表现得这么露骨的话,心里还是会受伤的耶……空井边想边仰望着天花板。

由于“夜线”的节目製作人员和空幕公关室关係比较亲近,因此製作总监便有意让稻叶在较易取得报导素材的公关室里进行取材练习,而今天则是来重新打个招呼的。

“如果你想到了任何想做做看的公关企划,就请告诉我吧。虽然我的力量微薄,不过我会尽力帮忙的。”

“嗯嗯。我想让空井负责接待她,你觉得如何?”

“哎呀,其实稻叶小姐目前正在进行《帝都夜线》特辑节目的长期取材。”

“嗯~感觉的确还有成长空间啦……不过她们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吸引男人的魅力,就算变得洗练了,在男性观众之间的人气度,还是很难讲吧?”

“条子线”这个不太熟悉的单字,让空井疑惑地歪着头,于是比嘉又补上一句:“就是专跑警视厅新闻的记者啦。”

“让您久等啦~”

空井泡好三杯咖啡、端进接待间之后,看见鹭阪正与那位女性访客在谈笑。不过说起来,真正在笑的人其实只有鹭阪,至于女性访客对于鹭阪说出来的笑话,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真不愧是正在崭露头角的帝都电视新锐导播,我就是希望您问这个啊!”

空井偷偷瞧了坐在对面的片山一眼。

交换来的名片上印着稻叶理香(Inaba Rika),职称则是导播。

“她本来好像是专门跑条子线(注8)的记者呢。”(注8:原文为“サツ廻り”,意指专门负责跑警察新闻的记者,一般通常都是由新入行的菜鸟担任。)

“空井,泡三杯咖啡来~!”

“我想你一定会觉得很不愉快,可是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一定要忍耐!绝对要忍住!”

“逼得你不得不辞去驾驶员一职的重大事故,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故呢?这几年来,应该没有任何有关空自重大事故的报导才对啊!”

“……嗯,因为这样实在不太好看,所以能节制的话就尽量节制吧。”

“……为什么你会对比嘉一曹抱着这么明显的对抗意识呢?”

对方竟然出现了反应,让空井觉得有点意外,不过像这种看似相当难搞的对象,自己也只能尽全力迎合她。

“是……”

“稍微习惯一点了吗?”

“这也就表示,各媒体所採取的切入点,同时也就决定了该特辑的品质高低呢。那么,小跳跳想从哪个地方切入呢?”

片山可能真的不是个坏人,不过在空井就任这两个星期以来,已经彻底领教到了他的独断独行。片山似乎相当不擅长写文章,两周来,他已经把相当数量的文书起草工作推给空井了。

刚到任的时候,身为直属上司的公关班长曾经这么说:“真是个非常适合担任空自公关官的好姓氏呢!”不过在空井加入的第一个飞行队、也就是得到SKY这个代号的飞行队里,周围的同僚也曾开玩笑地这么说:“你这个姓有种不当驾驶员的话,就不知道要干什么的感觉呢!”

“自从我开始负责防卫省的长期取材,我便回头调查了过去几年的所有主要新闻,可是却没有出现飞行时酒驾这种重大事故的任何报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不早点……!”

“室长,这个同音字笑话的解说有点冷耶……”

最后,他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了隔壁的比嘉,而比嘉只是随意地朝他挥了挥手。

在分为公关班与报导班两部门的公关室里,空井的职位隶属于公关班。

“咦?那个……”

“你不是也指使空井二尉做了相当多的事情吗,怎么可能没有帮上忙呢!”

“都已经过了两个星期,你还在讲这种梦话吗?”

稻叶理香把自己的视线从空井身上撇开,口中唸唸有词,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从空井费尽全力才好不容易听到的几个音来判断,她似乎是说了“不、我才应该抱歉”之类的东西。

“如果只是看起来美不美观的问题,那就让我优先解决屁股很痒的现实层面问题啦!话说回来,这个也一起拿去吧?”

“哎呀呀,小跳跳又要躁进了吗?”

空井一边啜饮着接过手来的咖啡,一边搔了搔头。自从以空校学生身份加入自卫队以来,他一直都只朝着成为驾驶员这个目标不断前进;正因如此,他和飞行队以外人士接触的经历原本就不多。在之前被调到总务班的时候,他就已经像是溺水一样手忙脚乱了,而现在必须与媒体这种在各方面都与自卫官截然不同的人种接触,更让他觉得头昏脑胀。

“呃、不,那个……其实我原本就是驾驶员呢,哈哈!”

“跟你一样,她到任的时间也还很短,大概才一个月左右吧?”

我接下来要面对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啊?——即使心中充满着如此强烈的不安,空井还是朝着茶水间走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