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勇猛果敢·支离破碎·04

努力加载中...

“你已经是第二个来问的人了,比嘉。”

不论是好是坏,个性好强的片山平常总是在里里外外到处引发冲突,而不管喜欢或不喜欢,比嘉也总是必须担起调停的责任;所以掉了一根螺丝没锁好的空井,他那不愠不火的态度,反而让比嘉觉得相当大气。

——前提是,那个人不是现役战斗机驾驶空井大佑二尉的话。

这时,比嘉从外面探头进来。

“您这是在戏弄年轻人呢。”

“他右膝盖的半月板只剩下三分之一。对于日常生活没有影响,但是激烈运动就必须和医生研究讨论;不过说真的,想找出比驾驶战斗机更激烈的运动,搞不好还比较困难呢。”

“事实上,空井的前任上司曾拜託我好好照顾他。”

“接连遇上这么倒楣的事,一般来说都会爆发的吧?反过来说,如果不爆发一下,一直让情绪闷在心里,感觉也会很不舒服吧?”

“不管听几次,都让人忍不住感到心痛呢。”

如果他能够简单地爆发怒气的话,不知道会让人多么安心。一旦爆发出来,就表示重新振作也指日可待。只是,他打从一开始就笑嘻嘻地说着『没关係、没关係』,所以旁人无法知道他到底有多么挫折;然而发生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不感受到挫折。

比嘉的官阶虽然只是士官,但是负责公关的资历却是现今公关室里最久的;就连鹭阪也只是以救火队的身份被调来公关室就任,原本的职种是高射部队(注9)。虽然他从年轻时开始就在空幕及统幕公关室里累积了多次经验,但是就算全部加起来,公关资历还是只有五、六年左右。(注9:日本空自的所谓“高射”部队,指的是负贵操作地对空飞弹,拦截敌机或敌洲际飞弹的部队。目前全日本共有二十一个高射队,主要操作的是爱国者三型飞弹。)

比嘉说出口的事情果然在意料之中。

另外,虽然比不上比嘉的资历,不过片山也算是非常了解自己身为公关干部的职责。

儘管空井自己始终摆着那副表情,笑嘻嘻地说着『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但听说当时他週遭的人都相当担心,不知他会不会跑去自杀呢!

佔据走廊一角、仅放置了桌子和沙发的吸烟区里正好没人,可以独佔整张沙发,任意放鬆。

“据说自从发生事故以来,他连一次也不曾表现出激动的情绪啊。你应该知道空井的事故吧?”

“呃、不,先不论感觉舒不舒服,这样确实很让人担心呢。空井真的就连一次也不曾爆发过吗?”

“我还是觉得他刚来不久就要应付稻叶小姐实在太为难他了,因此想请问室长,不止是否能让我代替他……”

“他原本似乎是个反应灵敏而且相当有活力的小子;前任上司的期望是,就算他原本的梦想破碎了,也还是希望能让他拥有一个机会,脱离现在的困境。”

或许惊讶之情超越了沉痛感吧,只见比嘉的双眼几乎要突了出来。虽然和空井的交情已经相当不错,可是他似乎也从没听过这件事。

“看在你们眼中,可能真的觉得很危险没错啦。”

“他就这样乖乖地接受了P免处分、乖乖待在总务部学会了新的工作内容……简直就像机械人一样。像现在,他不也一直戴着毫无表情的能面吗?”

“筑城飞行队吗?”

“哎,总之我是为了让她粉碎空井的假面具,才叫空井负责照应她的啊。”

“……我不知道您是基于这样的理由,才把事情交给空井的。”

“嗯,那边也包含在内啦。”

“他好像从小就一直梦想能够加入蓝色冲击小队。……据说事故发生的前几天,蓝色冲击已经内定好要让他入队了。”

“这真是……”比嘉再也说不下去,仰起头望着天花板。

“那么,您把他安排给稻叶小姐,算是某种震撼疗法吗?”

就比嘉听闻的情况而言,这是一场不幸的交通事故。空井本人完全没有任何过失,他只是和其他行人一起等候路口的红绿灯而已,而十字路口右转灯号转红的前一秒,其实也常有车子会硬生生地闯过去。

“接下来,我也该去抽根烟了。”鹭阪边说边站了起来。他刚刚在对空井说教的中途就已经有点嘴痒了,可是之后电话一通接着一通,一直没能抓住抽烟休息的时机。

然而,闯红灯的那辆车子是重量级的卡车,驾驶则是酒后驾车。这虽然是相当糟糕的事故,但是老实说其实也不算罕见;而没有任何人死亡,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重伤者只有一名,而且只是脚部骨折,三个月就能痊癒,运气算是很不错的。

比嘉眨了眨眼睛,随即“啊”了一声,像是了然于心似地点点头。第一个人应该是片山吧!

鹭阪得意地笑了一下。

“可是,我倒觉得这样的组合其实并不坏喔!”

从走廊这一头看见当事人空井从公关室里走出来,鹭阪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没骗你没骗你,听说他的同伴们连送行计划都安排好了。”

被委託一定要好好照顾他的主要理由,只有一个。

“不,我想应该不至于毫无表情……”

“嗯,是的。老实说,一想到之后要是再发生同样的事的话……他很老实,而且东西学得也快,我真的不想让他在这种事情上遭受挫折。”

面露苦笑的比嘉似乎打算再多待一阵子,随即点起了第二根烟。

鹭阪边说着,边拍了拍自己的长裤口袋。“那,我也一起去。”比嘉说完之后,也跟着离开了室长室。

“如果把这责任交给一个能够轻鬆应对的人,那就毫无任何意义可言了。像今天,就算听见了那样的恶言,你们应该也没办法大声怒骂回去吧?”

因为他原本是个前途一片大好的年轻驾驶,所以有好几位干部前来委託我照料空井。其中不少人都说,『那家伙原本不是那样的,不是那种只会傻笑的小子』。——至少绝不是像现在那样,被片山讽刺了还只会继续傻笑个不停的小子。”

“如果回路接通之后,还是比片山一尉成熟的话就好了……”

“感觉上,大概就像是愤怒回路没接通吧。”

“什么!?”

“其实我是想提有关空井二尉的事,这个……”

“要是知道自己被人肯定了这种才能,说不定这次再也振作不起来的,就换成稻叶小姐了哪!”

“原来是这样啊,”比嘉歎了一口气。“之前我只觉得他明明比片山一尉年轻,可是耐性却是如此之好而已……”

“那倒是真的。”鹭阪也有同感。“自大狂只要有片山一个人就够了。”

“不方便。”

“你不觉得正好合适吗?”

比嘉的表情,明显流露出对鹭阪所言深刻的怀疑。“哎呀呀……”鹭阪挥了挥手,又继续说道:

“只花了几天,就让事故以来一直戴着假面具的空井发怒,稻叶小姐惹人不快的才能,真的是天下第一啊!”

“他只是把脸固定在不会造成任何阻碍的温和表情上而已,和没表情没啥两样。——自从他知道福建的极限之后,好像就一直都是那副表情了。

“让小跳跳自己努力烦恼各种事情也不错,不然空井的受创就没有价值了。”

“要是被他发现就没戏唱啦。空井必须要靠他自己成长才行。反省可是很重要的事情喔?”

“室长,现在方便说话吗?”

比嘉露出沉痛的表情低下了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