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勇猛果敢·支离破碎·05

努力加载中...

“……为什么会被称为诈欺师呢?”

帝都电视台这一季的月九连续剧,是由某位在全国拥有超高人气的年轻男演员,演出电视台新闻记者的社会派节目,播出以来也获得了极高的收视率;对于刚被排除在记者一职之外的理香来说,是会让她有点心烦意乱的内容。

“新的部门感觉如何?”

“你还真是从相当基本的地方开始複习起啊;难不成,你是想做有关自卫队的儿童新闻吗?”

被人看穿自己正在发呆、觉得十分尴尬的理香,连忙照着刚刚的借口,把平常用的採访笔记拉到手边,开始翻了起来。

而且,当时还被他好好嘲弄了一番;不过这件事情关乎自己的颜面,所以还是不说为上。

突然被人大声喊出名字,稻叶理香的肩膀猛地一缩。

“哎,一般来讲的确不太可能啦!”

就在男主角一行的电视台团队正在震灾中心的小村落进行现场转播时,忽然发生余震导致道路崩坍,使得他们被孤立在村中。原本应该进行採访的人突然变成了受灾者,当他们和居民们一起在避难所里生活时,自卫队的救援赶到了——剧本是这样写的,而希望空自协助拍摄的部分,就是那段救援的场景。

“有什么事吗,阿久津先生?这么突然……”

留在眼前的难题,让理香忍不住沮丧起来。

“如果表现得这么明显的话,那就跟说出口没什么差别了啦,笨蛋。”

“哎,女孩子若不是本身对这方面感兴趣的话,在分到这里来之前,大概都是一副军事白癡的模样吧!你也是这一型的吗?”

“啊?”

阿久津一边说着,一边拉过一张空着的椅子,重重一屁股坐了下去。“倒是你在发什么呆啊?”

因为前几天才刚和负责人发生争执,所以理香的回答显得有些迟疑。

不管怎么说,如果是指鹭阪室长的话——

(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我!)理香硬生生地,将这句差点脱口而出的话给嚥了回去。

“稻叶!”

理香赶紧翻开笔记本的空白页。她连CH—47这个型号究竟代表什么都不清楚,就这样直接记了下来。

理香回过神来,将自己的视线投向笔记本,那上面写着不太想让别人看见的记录:“不说〇军,而是〇自”、“陆=驻扎地,其他=基地”。

“才不突然,我都叫了三次了唷!”

“你要是不改一下那个光说不练的毛病,这辈子不管做什么、又或者去到哪里,都会一直无能下去喔!”

“你啊,最近经常出入空幕的公关室对吧?”

她从办公桌上抬起头来,发现一个不知何时冒出来的鬍渣大叔正瞪着自己瞧。对方跟她一样,也是《帝都夜线》的导播;虽然同为导播,不过他可是刚从记者转职过来、完全就是菜鸟一枚的理香全然无法比拟的老手。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理香的头髮好像全都竖起来了。

似乎一点都不为自己的毒言毒语感到内疚的阿久津,迅速改变了话题。

“不是说了他们想要CH—47吗?海自没有那玩意啊。而且跟陆自那边的交涉也已经失败了,那剩下的就只有空自了。”

如果是在电视业界这块领域,紧急要求其实相当常见,但是自卫队再怎么说也是公家单位,真的有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做出相对回应吗?

“好像是因为斡旋失败了吧。据说他们本来想透过防卫省内局(注12)的路子,向陆自申请协助的,可是因为实在太乱来了,所以吃了一鼻子灰哪!”(注12:防卫省内部负责政策行政事务,辅佐防卫大臣的文官部门。相对于身为“制服组”的自卫官,由于这些文官总是身着西装,因此又被称为“西装组”。)

“你可以去问问看他们能不能协助连续剧拍摄吗?月九(注11)的製作人跑来拜託我了哪!”(注11:日本富士电视台週一(月曜日)晚上九点播出的黄金日剧时段,曾播映过多档脍炙人口的经典戏剧,如《东京爱情故事》、《HERO》,《破案天才伽利略》等。)

他到底在说什么?理香一皱起眉头,阿久津便自顾自地说道“啊,你不知道吗?”然后又继续说下去:

“呃,是没错……”

“拍摄时间在一星期后。”

“跟以前的做法相当不一样……”

面对理香的疑问,阿久津很乾脆地将它丢到了一边:

“是的。”理香暧昧地点点头。自己个人的理由,没有必要刻意向阿久津说明。

“这点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以前在海幕认识的人曾经和我提过一些,说空幕那边有个满有意思的公关室长之类的。”

“我说你啊,”就在理香听到对方再次开口而抬起头来的时候,

既然阿久津都这么说,那么理香也无法逃避了;毕竟,在整个帝都电视台当中,理香是最应该在空幕公关室内拥有人脉的製作人员。

“简单说、就是从头複习基础知识吧……?”

“那边的室长还是那个人称诈欺师的家伙吗?”

理香连忙动作粗鲁地,将笔记一把翻到别的页面去。自卫队儿童新闻,说起来的确就是这种等级没错;然而,只要一想起那个诚恳仔细地说明这种事情给自己听的自卫官,她就有一股良心不安的感觉隐隐作痛。

“他们希望能借用一架CH—47。”(注13)(注13:又称“契努克”,美国波音公司製造的大型双螺旋桨直升机,多用于部队运输、火炮调遣与战场补给,中华民国空军以及日本空自皆有配备。)

正因如此,他们似乎无所不用其极地在寻找管道,最后甚至问到了阿久津身上。

“这是因为、呃、那个……”

“我听人家说,那边好像有个本姓鹭阪,不过大家都称呼他『诈欺师』的家伙在。”(注10)(注10:鹭阪(Sagisaka)的日文发音与诈欺师(Sagishi)相似。)

“明知道没道理,但总归还是想抓住最后一根稻草啊。当然,他们也已经做好万一真行不通时候的準备了,可是如果把自卫队的登场画面全部砍掉的话,故事似乎就很难进行下去了哪。”

“喔,没错没错。”

阿久津看了几眼后,有点狐疑地问着:

咦?理香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自己和对方的关係,还没有好到足以向他们提出以不可能为前提的事情那种地步。

“几天前有和他打过招呼了。”

“为什么这件事的协调工作,会被丢到我们新闻部这里来?”

儘管理香相当谨慎地遣词用字,但是一看到阿久津的表情,她就知道自己对于这次人事异动的不满之情,应该早就被他给看穿了。像是在逃避一般,理香胡乱地翻动着笔记本。

“……我知道了,我会拜託看看。”

“那就拜託你啰。”理香不情不愿地点点头后,阿久津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说着。“月九的收视率,可全都寄托在你肩上了哪!”擅自丢下这句让人徒增压力的话后,阿久津便扬长而去了。

阿久津一边说道,一边指着自己的眼睛。理香立刻垂下视线,望着笔记本。

“没什么……只是在想新企划而已。”

“阿久津先生您自己的管道难道不行吗?刚刚不是说海自里有认识的人……”

“……您应该是有事找我吧?”

“明明就是负责採访的人,结果却连交涉的管道都安排不出来吗?”要是事情发展成这样的话,只会被人烙上无能的烙印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