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勇猛果敢·支离破碎·08

努力加载中...

接着,摄影队依照约定时间準时抵达了。工作人员总数高达一百四十七人,入内的车辆多达五十辆,规模相当惊人。由于他们决定在停机坪的一角搭起村公所前广场这个场景,为此必须带来各式各样的搭景设备,因此其中也有很多辆大型卡车。

在村内职员的呼喊声下,等待救援的村民们井然有序地坐上直升机。

“阿桐的签名应该可以派上用场。请拜託他在签名板上写明是给协力部队与基地司令部,以及部门名称,当成协助拍摄的纪念。”

“目前进行得如何?”

摄影师呼唤着桐原隆史扮演的主角名字。

“现在村子外面有许多人正在担心村民,正在等待他们得救的消息!我们必须尽快把这个消息传递出去,让那些人安心……!”

“顺带一提,大叔我也是不输给任何人的追星族喔。结婚则是自由恋爱结婚。怎样,有油然而生一股亲切感吗?”

比嘉也一边苦笑,一边望着这些看热闹的人。

理香可能是从中途开始,就一直在听着刚刚那通电话的对话内容;空井一想到这点,不禁缩了缩脖子。

“辛苦了。”

“好比说那群女生,”

表情严肃地说了好一阵子之后,比嘉挂上电话,看向空井。

理香脱口而出的感想,其实让空井相当失落,因为从空井的角度来看,他可是得意到想说“看,很有秩序对吧?”的程度。

由于无法突破引擎声的关係,这幕在电视上经常看到的光景是以挥动手势进行的。这个指示也送进了直升机驾驶座,于是引擎停止催速,螺旋桨的转速也缓缓降了下来。

面对其他人的担心,阿桐只是用一句“伤口已经没流血了!”就将他们顶了回去。

摄影队将在下午三点开始人内拍摄,公关室则是在中午过后从容不迫地进入基地,人员包括了鹭阪、比嘉和空井。

“细节问题的话算是要多少有多少,而且小道具也还没準备好……”

被这句话所打动,成员们开始慌慌张张地準备连线工作。当连线準备完成时,站在镜头前的阿桐,把头上的绷带扯了下来。

之前已经提醒过对方,为了事先完成当天进入基地大门的手续,请务必提供所有摄影人员的名单,可是现在距离拍摄日只剩两天,不管空井如何再三催促,名单却始终没有送过来。

啊。如果是这样的话,说不定比称讚她们秩序良好还要更加地——

“请您听好,再怎么说我们也是军事设施,就算您在拍摄前随便丢一份名单过来,我们也没办法进行手续的……凭脸进出!?当然没有这种东西!就算是阿桐也不行!”

AD虽然推脱说,“直到当天为止都还有流动性的临时演员,所以无法确定”,但空井却坚持说,“既然如此,那就把行程表上能够确定参与的人员名单先造册过来吧!”工作人员的人数大概在一百五十人以上,如果没有事先完成手续,根本没办法让他们全部进门。

大臣的许可,在拍摄日前一天的晚上好不容易终于下来了。

“驾驶员角色是女性吗?”

注意到空井视线的理香,也跟着看向那群人。

“现在终于要起飞了!”

空井在解说的同时,不断偷瞄着那些看热闹的人,不过就算主角阿桐终于出现在现场,也还是没有任何人发出欢呼声。

“喂,你的伤……!”

“呃,您的意思是想要追加吗?”

綵排开始的时间比预定稍微晚了一点。直升机已经从停机棚里被牵引到指定地点,驾驶也已经在驾驶座上待命,但是螺旋桨还没有开始转动。

在此避难的期间和村民多有摩擦的採访队成员,对于阿桐的主张表示怀疑,不过阿桐再次喊了起来:

鹭阪同样也被理香彻底无视了。真是活该,空井在心底案子幸灾乐祸着。

“没关係、没关係啦,”听到空井的问题,鹭阪挥着手这样回答道。

“因为看到桐原先生而兴奋不已,这一点就和普通的追星族女生一样呢。”

“那怎么办,要叫他们解散吗?”

连续剧协力组的人员,除了空井以外全都是已婚人士。

“这样的承诺是靠不住的啊。跟他说我们要协调看看才能回复,先挂了吧。”

这三天,空井都住在公关室里没有回家。

把剧组人员带领到摄影地点之后,他们随即开始组装场景设备。一栋古旧的公所建筑,迅速出现在原本单调无趣的停机坪上。

(怎么办?)空井忍不住朝着比嘉望过去。发现空井的视线,站在座位旁的比嘉立刻跑了过来。

“应该已经发布了封口令才对,只是果然还是洩漏出去了呢。”

“不不不,所以说当天直接进去是不行的,那是不可能的啦。”

太阳下山后,当演员们及时赶在綵排时间前抵达时,鹭阪自言自语地说出了这句话。虽然刚好和操课的结束时间重叠,不过摄影现场周围,还是出现了许多年轻队员不自然地转来转去。

摄影棚内提出了几个有关伤者数量和严重程度的问题,最后连线画面当中的直升机终于关上了后舱门。

“你还真是说了让人难为情的话啊,空井。”

不过若是说起让人愉快的困扰倒也有,好比说从相关部队的队员当中招募饰演自卫队的临演时,因为志愿参加者太多,导致无法决定之类的状况。

“这样就可以了吗!?”

就在空井準备回拨电话给对方的时候,才发现理香又拿起了摄影机到处拍摄。

“知、知道了!”

“算了,反正这么大阵仗的準备工作,肯定会被发现的。”

“该怎么说……感觉很普通呢。”

引擎声响彻四周,前后两个巨大螺旋桨开始缓慢旋转,最后转速渐渐提升——

“至于有老婆的人,可能今明两天也要进入留宿行程了吧。”

又是帝都电视台的AD打来的,这次是关于探勘外景地的请求。

在被要求提出申请文件的隔天,公关室便以猛虎出柙的气势将申请表提交上去了;可是,最重要的认可却迟迟没有下达。

“因为电视媒体总是容易发生突发事件呀。大薮班长应该也已事先料到了才对。你就顺便连空幕和公关室的份一起拜託他们吧。”

“因为有种现场实况的感觉,让我觉得挺有趣的。”

探勘外景地的手续早在空幕长发出摄影许可的隔天就已经火速完成,不过对方似乎是在事后检讨时,增加了几个非拍不可的地点。

后天就是拍摄日了,要是明天之内没有下达许可的话——所有相关人员都绝口不提这件事。人类在面临绝境时,总会在意运势吉凶;要是脱口说出不吉利的话,结果导致它真的实现了,那该怎么办?相信所有成员心中都是这么认为的。

这是鹭阪和片山连日造访内局公关课,不断以陈情之名行恫吓之实:“万一许可没有发下来,那么我们就会害足以代表日本的知名演员工作开天窗”所得到的成果。当他们更进一步用“这样会让防卫省还有所有相关人员留给对方不好的印象”加以威胁之后,内局也只能举手投降了。

“不过最让人担心的,还是大臣的许可还没有下来吧。”

“好,卡——!”

完全无视于空井的抗议,鹭阪自顾自地向理香搭话:

“现在还没有决定。不过难得能够亲身参与现场工作,所以我想要尽可能地搜集各种素材,之后搞不好可以在某处派上用场也说不定。”

“……是很普通啊。大家都是一有机会看到阿桐,就像追星族似地兴奋鼓噪,每天哭泣、欢笑……甚至谈恋爱的普通人啊。”

“嗯。因为会出现在电视上,所以他们想找比较上相的队员……”

原本坐着的阿桐站起身来。

虽然强迫自己不要提高音量,但是拿着话筒的空井已经快要发飙了。电话那头的交涉对象,是连续剧剧组的AD(助理导播)。

“就是当天所有剧组人员的名单,也需要所有演员的,不管是多小的角色都不能例外。”

突然从背后传来的声音把空井吓得差点跳起来。他在千钧一髮之际把惨叫声吞了回去,回头一看才发现是鹭阪站在后面。

“嗯~不管有多小心,看热闹的人就是会增加啊。”

要是这样直接升空,一定会成为相当完美的一幕吧,不过今天的摄影就到此为止。起飞和降落的画面,要用几天之后另外拍摄的直升机夜间飞行画面进行剪接。

然后阿桐便昂然瞪视摄影机,摄影师也随即发出指示。

“真是抱歉,似乎带给各位相当大的麻烦了。”

理香俐落地将摄影机收进了看似十分坚固的皮套里。空井原本以为她不是那种会用“感觉有不有趣”之类随性标準来看待自卫队的人,可是最近真的不能对她掉以轻心。

虽然綵排时失败了不少次,不过正式拍摄时倒是一次OK。引导村民避难等画面,应该都透过了綵排的失败经验而确实掌握住每一个步骤,因此收到了成效。

“紧急处理早就做好了,所以这根本没什么!现在必须先进行连线!”

“这台直升机是让伤患、病患以及带着小孩的人优先搭乘的!”

听到正在运作摄影机的理香发问,空井点点头回答:

片山对于自己不能参与感到相当懊恼,不过鹭阪为了提高空井的经验值,所以指名叫他随行;至于比嘉则是协调入间基地不可或缺的人员,一开始就是参与人员之一。

“他们想在今天下午追加外景地探勘的工作……不过他们有说会在最短时间内完成。”

画面带到阿桐身后,村民们正鱼贯进入直升机。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还好,至少她不是立刻就要用上这些画面——空井在心中如此安慰自己。

“记者不应该为观众带来无谓的担心!”

依照剧本设定,头上缠着绷带的阿桐是因为余震导致头部受伤。

真不希望被人拍到自己因为突发事件而手足无措,求助前辈的模样啊……空井一想到这点,就不由沮丧起来。留下的影像内容,大概会变成是行事圆滑又帅气的比嘉,还有惊慌失措的自己吧!

“发生什么事?”

“你也受伤了,赶快……”

不过这样还是有点延误了预定结束的时间,只见摄影队手忙脚乱地开始进行撤收工作。

“请问现在是在忙哪些作业呢?”

眼前的电话响起,空井一边向理香比了个抱歉的手势,一边接起电话。

“我们手中掌握着电波啊!要是现在不克尽我们的义务的话,那我们真的会变成只是从都市跑来看热闹的讨人厌媒体啊!”

“不不,所以说您要是不赶快提供名单,我们会很伤脑筋的!”

只见理香偷偷用手指向的位置处,聚集了好几名女性队员。大概是因为不能出声,只能用动作表达出感动的缘故吧,只见她们不断在那附近蹦蹦跳跳,挥舞的双手也在诉说她们的兴奋之情。

朝着门口传来的声音回过头去,空井发现是理香来了。自从连续剧的事情开始进展以来,她每天都会造访公关室。

“请不要这样啦,我差一点就大叫出声了呢!”

“唉,已经拼到昏天黑地了哪。”

“她是自卫队队员吗?”

“呜哇!请不要在这么奇怪的时候拍摄啦!”

“我们现在在北泽村!先前因为余震造成部分居民被孤立在避难所当中,不过现在救援行动终于开始了!”

“喂,柴田!”

“是的。一开始他们本来想找演员担任的,不过我们不能让外行人坐在引擎正在发动的直升机驾驶座上。”

硬逼着对方答应在拍摄前一天提出名单之后,空井便挂断了电话。

“直升机还会再来的,所以不要惊慌!这一班请让伤患和带着小孩的人优先搭乘!”

“他们还算是控制得挺好的,不是吗?只站在远方偷看,没有踏入禁止进入的区域里面。如果真的造成妨碍,到时候再赶走他们还来得及,现在只要叫他们安静一点就行了。”

以取材名义跟着一起过来的理香,把一行人在各大相关部门里四处低头进行最后请求的模样,全部鉅细靡遗地拍了下来。今天她带了一名摄影师同行,同时也对摄影师不停下达各种指示;看样子她的携带型摄影机,似乎是用来拍摄比较不安的画面的。

比嘉立刻回到自己的座位开始打电话。对方似乎是入间基地的公关班;从回答方式来看,应该是大薮班长吧。

“那些影像会用在什么地方?”

好比说,别在临时演员制服上的阶级章和防卫纪念章;当按照配合演员的阶级进行分配时,才出乎意料地发现準备好要用在摄影工作上的道具数量并不足够。“乾脆直接向基地队员借用算了啦!”甚至有人提出诸如此类的荒唐建议。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