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勇猛果敢·支离破碎·07

努力加载中...

“别人是别人、我们是我们!不必羡慕别人!”

在原本就对自卫队不抱好感的理香面前,空井实在不太方便继续唱反调下去,而且比嘉也在一旁催促,所以他也只好开始进行外出的準备。

“那就拜託你了。”鹭阪说完之后,随即转身面对剧组协力人员。

“让他们理解之前的交涉是因为实在太困难才无法实现,这是捡走漏接球的我们空幕应尽的义务。”

“那当然,我并不打算一个人耍帅。”鹭阪应道。

“已经做好了!”

空井一行人回到公关室时已经超过三点,鹭阪也已经前往开会了。

“结果怎么样了?”

“到那个时候,我们就得到处跪下来道歉了唷!”

“他一边讽刺自卫队,最后却把自己说的最难听;在我感觉起来,他在掌握平衡感的能力这方面,可说相当优秀呢!”

“怎么这么快!?”

“这个就连我也没听过呢。请问是什么句子?”

我是不是又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啊?空井开始坐立难安起来。这时,理香发现空井正在看着自己,于是勉强露出微笑说着:

“喂喂喂,听说你们接下了帝都的月九!?”

九成?九成是什么意思?那剩下的一成呢?脸上写满疑问的人,就只有空井和理香。

鹭阪的声音,让公关班整个沸腾起来。至于报导班的柚木,则是摆出一副不怎么开心的样子说道:“公关班看起来好开心,真好哪~”

“那个,因为您昨天要我仔细看好,所以……而且公关室本身似乎也正主动展开了进击,所以我在想,若能继续观察往后的一连串动向,对我的学习,一定会相当有帮助才对……”

“哎,既然鹭阪一佐都说了要做,就表示非做不可了吧!既然如此,那我们也只能配合啦。”

“特别是鹭阪室长,可能是最为彻底执行『勇猛果敢·支离破碎』这条训诲的人呢!”

“不会不会。毕竟对我们来说,能够协助帝都的月九黄金档戏剧拍摄,产生的宣传效果也相当大,所以您不必在意。只是,如果不能先在现场作好準备工作,以便应付随时可能下达的许可,也有可能会导致因为太过仓促,使得现场準备过于窘迫的现象发生。到时候说不定会因此出现好不容易获得许可、却因为现场準备不足而无法进行拍摄的状况哪!”

“你们是用什么门槛接下来的!?”

“我倒觉得你这不是交涉,而是威胁吧?”

“怎么可以这样乱来……!”

“真是非常耐人寻味的感想。”

“其他队里也有吗?”

“总之就是这样,会议时再麻烦多多指教了。”

要是说出期限就在一星期后,对方一定连眼珠都会凸出来吧!空井一边这样暗自想着,一边进行详细的说明。结果才刚说完,大薮的眼珠马上凸得比空井想的更夸张。

“你做出来的东西,到处都是漏洞哪~。石桥,帮他检查一下。”

鹭阪这句话,让所有人同时看向理香。站在房间角落的理香正拿着应该是自己带来的携带式摄影机进行拍摄。突然遭受众人瞩目,她有点害怕地回答:

“我想应该不会有事的。绝对不会。”突然插嘴对空井说话的人,是理香。

“不,我想它的意思应该只是开玩笑等级而已,或者可说是某种自虐的笑话吧!”

“而且我们的幕长也已经全面同意了呀。不管是五小时还是六小时,我都会坚持继续交涉下去的。与其一个不小心拖延回家时间,结果晚饭只能孤单一人微波加热来吃,我劝您还是乾脆一点,直接认可方为上策吧,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

前往基地的方式是由比嘉驾驶公务车,空井坐在副驾驶座。

“没关係,你就随你自己高兴搜集素材吧。然后快去连络剧组人员,跟他们说许可已经拿到了,接下来就尽最大的努力完成目标吧!”

光听他的声音,鹭阪就知道他现在一定正用力地跺着脚,在宣洩自己强烈的懊恼情绪。搞不好,他的脚现在已经把桌子底下的地板跺得砰砰作响了呢!

“室、室长!会议怎么了!?”

“那还真是强人所难哪。”

大薮明显把注意力放在理香而不是空井身上;之所以如此,应该是他身为公关班长的灵敏嗅觉使然。而且他在进行自我介绍的短短几分钟时间里,就把理香负责的节目和採访计划全都套出来了。不过理香的採访计划目前仍是尚未定案的状态,所以理香也只有含糊回答说,“自己正在公关室里寻找採访素材。”

“哎呀,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吧,我最近超级喜欢年纪比较小的人喔。早知道会有这种好康事情,我当初就应该加入公关班的啦~!”

“为什么出自媒体记者招待会,就不会让人觉得不舒服呢?”

“可是那只是传言啊。”

“原来如此。”理香点点头之后,又开口问道:“那么,我可以再问一个问题吗?”一想到她之前有多么顽固,现在看她这么积极地发问,应该算是好的倾向吧……?空井在心里这么想着。

“结束了、结束了啦。”

“那你来的还真是时候;空井现在正好準备要前往拍摄现场进行协调,如果可以的话,就请你跟他一同前去吧!”

虽然年纪和阶级都在比嘉之下,但看起来却比比嘉更像年长老手的石桥二曹,在工作方面的谨慎态度,可说是公关班中首屈一指。对于动作快但是做事方式粗糙,所以失误也较多的片山来说,他可说是最适当的辅助人选。

不要命地说出这番话的人当然不是空井,而是槙。

因为不管去到哪一个部门,里面每个人都知道比嘉这一号人物;不,还不只是熟识,根本就是完全打成一片的程度。从第一站的公关班开始,就是这个样子。

“会出现好结果的会议,一定都结束得特别快啦!”

比嘉等人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鹭阪的口气,轻鬆得根本不像是要尽最大的努力,来完成什么目标。

“你又想拿什么难搞的问题来找我们麻烦了!滚回去滚回去!”

“又出现啦,风纪股长?只会注意别人的屁股,你其实根本是个大色胚吧?属性大概是屁股之类的吧?”

“喔,你在拍吗?”

再次诚实表现出自己的懊恼之后,陆幕公关室室长的口气突然严肃起来。

“班长!羡慕别人的应该是柚木三佐!我是……!”

“你们欠我们一个人情,总有一天要还回来啊。”

片山的手迅速从键盘上举了起来,看来他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在準备那份申请书。

“请别这么说,大薮一尉您可是我们仅存的救命稻草啊!”

“CH—47在地面上低速旋转螺旋桨,提供协助拍摄的队员二十人左右。另外,我们这里提供了可以从地面拍摄夜间飞行直升机的追加选项。”

“当初帝都那群人跟我们交涉时,可是提出了一大堆任性夸张的要求啊!像是準备一百名协助队员、让他们在空中拍摄夜间飞行的直升机,甚至还想叫特种部队表演空中救人咧!”

“这个嘛,一星期左右的话还没问题……如果时间必须延长的话,那就伤脑筋了。”

槙虽然提出抗议,但是天海主张“吵架双方都有错!”根本不理他。鹭阪从远处向天海轻轻行了个礼,看样子,他似乎是在谢谢天海在最佳时机,镇住了快要争执起来的柚木她们吧。

比嘉代替一直慌慌张张静不下心来的空井,对理香这么说着。

空井的声音有点破音。会议是从三点开始的,可是现在分针才刚走到三十附近而已!

“对不起。”理香轻轻说了一声。她之所以会这么说,大概是因为她必须站在提出“在一星期内完成摄影”这种无理要求的电视台那边,所以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吧?

“平常就算五体投地哀求他们接受我们的企划,他们都不见得会多看我们一眼,所以必须抓紧这次对方出纰漏的机会才行……啊,不好意思,在帝都人员的面前说这种话。”

“果然是这样吗?”

“……看来有人帮忙挂保证了呢。”

不过,鹭阪却明快果决地回应道:

理香并没有正面迎向他的目光,而是轻声说着:

激动起来的理香一边转开视线,一边对着鹭阪吞吞吐吐地说着:

“咦?可是……”

“不过,这毕竟是曾经被拒绝过的企划,那个时候陆自就已经扮了一次黑脸,我实在不认为这次他们会这么老实地让空自取而代之。”

理香讶异地眨着眼睛问道:“不会觉得不舒服吗?”

“不是传言。我们那边的导播也是这么说的,说空幕公关室里有位欺诈师。既然他是欺诈师,应该一定会想出办法来的吧。”

等到会议开始后,内局应该也会察觉到风向之所在吧。不过他们还是要多少说出一些不太中听的话,因为那就是站在天平另一端的他们,必须扮演的角色。

“咦?为什么?”空井讶异地回过头。

“稻叶小姐,要喝点什么吗?”

“省内应该还没有发出正式许可吧?在这之前率先进行準备,不会有问题吗?”

紧咬不放的理香,难得一见地又露出了刚见面时的猛烈气势。要是故态复萌的话的确让人伤脑筋,不过她应该是重新打起精神了吧?空井在内心默默鬆了口气。

之后就是到所有可能会麻烦对方协助的单位打招呼。空井发现只要一说出自己已经和大薮敲定,几乎所有人都会出现“那就没办法了啊”的苦笑反应;不只如此,也有人提出了“可以拜託阿桐签名吗?”等急性子的问题。

“呃,那个就是……你说呢?”

“室长太过分了!先夸我一下嘛!夸奖我已经把事情做好了!”

经过再三确认后,他才作出了郑重的允诺。在基本上都是横冲直撞不管后果的公关班之中,只有他一人与众不同。比嘉之前曾说过木暮班长的感觉就像是训导主任一样,如今空井回想起来,觉得这样的评价确实有道理。

彻底中了激将法的槙开始激动起来。这时边说着“好啦好啦”,边拍手阻止他们两个的人,是报导班的班长天海二佐。

理香似乎也相当感兴趣,整个人向前凑了过来。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呢。”

空井和其他成员也跟着看了过去,发现稻叶理香就站在那里。

“空幕的人是全疯了吗!”

“咦?为什么?”

“记者招待会这种地方,果然还是媒体的立场比较强势吧?就算那位记者单方面地进行言词攻击,也不会有人开口反驳的。然而他最后还是连同自己一起贬低,成功把这些原本看似单方面攻击的恶言,转变成所有相关人士都会因此发笑的笑点,这一点实在让人觉得相当帅气。或许也可以说,他并不会仗着自己的身份耀武扬威吧……总之,这样的记者写出来的文章一定值得相信,而且也会让人想要好好协助他採访啊。”

这种挑衅的言词,似乎还是柚木比较高竿。

虽然鹭阪相当豪迈地增加了坚持不懈的时数,不过陆自那边其实早就已经交涉好了——虽然严格来讲,应该算是对方自己找上门的。

片山因为被鹭阪迎头泼上一盆冷水,彻底陷入沮丧深渊;一旁的石桥二曹更是毫不留情地补上一句:“不要再演戏了,快点把文件给我啦。”

“诈欺师鹭阪。”

“是的,我们想要协助帝都电视台月九连续剧的拍摄……”

“鹭阪先生,您再怎样也不会放弃是吧?”

空井一股脑地说完自己的感想,然后才发现理香没有半点反应。

“要是他们产生了『明明陆自不愿帮忙可是空自却帮了』之类的误解,可是会妨碍到我们陆自往后的宣传活动哪。”

“喔,虽然对你们很不好意思,不过就让我们来吧!”

“……请你不要误会了,我只是很担心自家的主打连续剧而已!”

“这个标语啊,其实是当时防卫记者会上的某位新闻记者提出来的,不过最后他是用自我嘲讽,做出了完美的收尾。正因为有这个结尾句,所以我才会对防卫记者会起源说投下一票。”

“之所以没有什么人觉得不舒服的原因,大概是因为据传说,这些句子是在几十年前的防卫记者会上创造出来的。”

“平衡感是指?”

“你要让帝都那些人明确知道,如果愿意好好坐下来讨论关于协助摄影的事情,我们也是可以提供协助的。”

再怎么说,她都是个像石蕊试纸一般的人,如果她因为某种空井不明了的原因而陷入低潮,那也会完全暴露出来。实在没有比这样更让人在意的事了。

“那么,公关班这边呢……”

比嘉从旁补充了连空井都不知道的详细内容。

“你是说『勇猛果敢·支离破碎』对吧?那是用来表现航空自卫队性质的用语。”

刚刚回程的驾驶也是由比嘉负责,再请他帮忙倒茶,就实在太说不过去了。

他有点胆怯地又补上了这一句,回头一看,发现理香正带着相当沉重的表情低头不语。

——回答这句话的人不是理香,而是刚好在这个时候走进公关室内的鹭阪。

糟了,我实在不该看的。明明好不容易才稍微打成一片的说……

“如果是那边的问题,我当然也会坚持个七、八小时来取得他们的谅解。”

听到这句话那一瞬间,空井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不过他随即又有感而发地开口说道:“可是……”

“怎么啦,小跳跳,一大早就跑过来?”

“刚刚鹭阪室长说的那个,到底是什么呢?就是那个勇猛果敢……”

“因为时间再怎么说,都只有一星期啊。要是等到上面的许可发下来之后才开始进行準备工作的话,再怎样都不可能来得及的。”

鹭阪回过头,看向公关班班长木暮二佐。

“那是一定的,你就好好期待利息吧!”

“可恶——!”

比嘉似乎也很意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空井,最后低下头,说出了这三个字:“谢谢你。”

“……我个人是这么觉得的啦。”

“就是说啊,所以像那种打从一开始就连沟通都不用沟通的夸张要求,我们当然也只能彻底回绝不是吗!如果门槛降得这么低,不管什么要求我们都有办法做给他们看的说!”

拥有CH—47的航空自卫队基地虽然有入间、三泽、春日和那霸四处,不过就实际来说,帝都电视台能够前往拍摄的地点,就只有位在关东的入间基地而已。(注14)儘管先前已经询问过入间基地受邀协助的意愿,但严格说来,省内迄今仍没有下达正式的许可。有鑒于之前帝都电视台曾经用强硬手段进行协调却导致失败,所以现在空自的协助摄影,必须经过陆海空三幕再加上统合幕僚监部,以及内局的联合审议才行。如果在还没有下达正式许可之前就进行协调,万一最后许可没有下达,那事情可就大条了。(注14:三泽基地位在东北的青森、春日基地位在九州福冈,那霸基地则位在离岛琉球。)

打完一轮招呼之后,空井不禁有点畏怯地自言自语着,而比嘉则是轻鬆地笑了起来:

歎了一口气的人,是鹭阪前往交涉的内局公关课课长。审核这次协助拍摄企划的会议就在当天下午三点,在那之前,鹭阪一直在所有需要事先疏通的相关部门间到处奔走。

口头上似乎相当不悦,可是脸上却挂着满脸笑容地出来迎接的人,是担任入间基地公关班长的大薮一尉。

“我会把这件事呈报上去,你们就先去相关单位拜个码头然后回去吧!基地司令今天不在,所以还得麻烦你们改天再跑一趟。”

“嗯,好啊。”

“啊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让我来吧!”

真的吗!?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理香脸上的笑容,僵硬到让空井忍不住想问出这句话,不过他还是决定不要再逼问了,毕竟这样只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至于现在坐在后座的当事人理香,看似正在茫然发呆,也像是在沉思——虽然在意,但空井也没办法随便深究,所以他也只能和比嘉继续不着边际地闲话家常。

空井询问之后,比嘉稍微卖了个关子,才公布答案:

“明天一大早就把申请书交出去,然后……”

“我大概会带走四个人当成剧组协力人员,剩下的人有办法顺利进行业务吗?”

“……我只是觉得现在这一瞬间,好像很适合拿来当成素材。”

交涉成功。另外统幕和海幕则是因为一开始就和自己无关,所以他们也毫不犹豫地同意支持空幕。

也就是说——空井吞了一口口水,等待鹭阪的下一句话。

“因为它意外充分地表现出各队的性质,所以还颇受好评,而且也因为的确算是个颇有梗的自虐说法,所以队里的人们也常会脱口而出。空自里喜欢这个句子的队员应该特别多吧?毕竟感觉起来相当有气势。”

“所以啊,空幕这回又有什么事啦?”

“不过最后还需要大臣的承认。”

“请不要叫我小跳跳!”

“他是今年四月开始在公关室任职的空井大佑二尉,然后这位是帝都电视台的导播稻叶理香小姐。”

陆幕公关室的室长不知从哪里听到了消息,主动打了电话过来。

室长,我们真的都靠你了——当空井正在内心膜拜着现在应该正在进行省内协商的鹭阪时,

陆幕的宣传意识之强,强到幕僚长每天早上的第一件事都是先绕去公关室看看,然后才去上班;为了表示重视公关宣传,他们甚至把公关室直接设在办公大楼的一楼。虽然没有这么强烈,不过海幕也是把公关室和海上幕僚监部设在同一层楼,唯独空幕什么都没想,就直接把幕僚监部和公关室分开在要近不近、要远不远的不同楼层。结果,这次这个大规模企划,竟然被这种少根筋的幕僚监部抢走,想必他们一定懊恼到快要吐血了吧?鹭阪不禁涌起了一丝同情的念头,不过……

“从统幕到内局全部都有喔。陆自是『準备周到·动脉硬化』;海自是『墨守成规·唯我独尊』;统幕是『高位高官·权限皆无』;至于内局,则是『优柔寡断·本末倒置』……大概就这样吧?”

“才疏学浅·蠢样毕露。”

“可是大薮一尉,这可是帝都的月九黄金档,而且还是阿桐主演的社会派连续剧啊。”

总之,审核会议的趋势已经大致底定了。

当着室内的所有人,鹭阪大声地发表道:

“说成支离破碎,感觉似乎相当惨烈呢。这不是恶意中伤吗?”

空井还想多说些什么,不过鹭阪却“哎呀”了一声,接着视线便移向大门入口。

理香的疑问就和空井的想法一模一样,所以他也不知该怎么回答而一时语塞。

“……要是就这样开始準备,可是最后却没有得到许可的话,后果到底会变成怎样啊……”

“啊哈哈!”后方传来一阵高亢的笑声。这似乎正好戳中了理香的笑点。由于空井很难从平常的理香身上想像出这个开朗的笑声,所以他忍不住回头看向后座,而理香则是立刻惊觉,再次露出了严肃至极的表情。

被柚木用力捏了下屁股的空井,整个人跳了起来。

此时,正在开车的比嘉,若无其事地开口代空井提供了答案:

也不知比嘉到底是有发现还是没发现理香的异状,只见他从旁加上了这么一句话。

“……年纪都三十过半了,少在那边嚣张啦!你这中年妇女!”

“还有一点,”陆幕公关室室长再补上一句。

“如果起源真的是记者招待会的话,感觉的确很帅气呢。”

“会在别人面前搔屁股的女人,怎么能让她出现在人气偶像的面前呢!不只如此,还若无其事地乱捏年轻男士的屁股,一点礼貌也没有;你待在曝光率低的报导班,才是正确的啦!”

那是刚刚在行车途中,比嘉提及的传言。

“我们空自的信条就是『勇猛果敢·支离破碎』!许可稍后一定会赶上的,现在马上去办!”

“在这一两天之内,必须向内局公关课提出一份申请文件!片山!”

在鹭阪的交涉之下,公关室立刻在隔天一大早取得了空幕长的许可。空幕长原本就是熟知公关活动的人,所以很少回绝鹭阪的提案。

立刻从旁伸出援手的人是比嘉。

“做出这种趁火打劫般的事情实在不好意思,不过这个案子就由我们接下啦!”

被点到的空井立刻挺直了腰。

正在说话的鹭阪转头看向理香。

鹭阪简洁明快地回答。

空井顺便向坐在后座的理香说明,今天一大早公关室就已经拿到了空幕长的许可,同时鹭阪一行人也即将开始进行省内的协调。

在交涉的过程中,可以看出他完全掌握了对方的脾气。虽然比嘉原本就是入间出身,但是转职到空幕公关室应该也已经进入第四年了,而之所以至今仍有办法维持良好的关係,秘诀想必就是在于他为了维繫人脉,持续不懈付出的努力吧!

“可恶!”陆幕公关室室长在电话那一头狠狠咬牙。

啊,原来如此,所以才要同时和现场人员进行交涉是吗——空井好不容易才理解过来。相信比嘉应该是透过向理香说明的机会,一併说给空井听的吧!

“要是利率和现在的银行一样,实在不值得期待啊。”陆幕公关室室长一边苦笑,一边挂上了电话。

“像这种状况,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能不能巧妙地让高层和现场的準备工作同时进行。如果任何一方的进度超前,大多都会出现纠纷而无法顺利完成。”

“你可以看到阿桐对吧?明明不过只是个新来的菜鸟呀~!”

“剧组协力班,现在立刻开始进行省内协调和受邀基地的斡旋!片山负责省内,空井负责接洽基地!比嘉就负责辅佐空井,石桥负责辅佐片山!”

“柚木三佐是阿桐的粉丝吗?”

“泡咖啡给你好吗?”

这第二次毫不客气的说话态度,让空井立刻低头说出对不起。

“空井立刻去入间基地进行协调。”

课长露出了苦笑。

虽然看上去还是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但其实大薮的内心相当兴致勃勃,因此下决定的态度也非常阿莎力:

比嘉圆滑地向理香低头致歉。这段期间,大薮则是不断地发出“嗯——”的犹豫声,最后终于开口说道:

“虽然我不知是真的还是假的,不过据说有部分电视业界的人称呼他为诈欺师喔。因为不管再怎样觉得难以实现的事情,只要到了他的手上,就是有办法东抓一点、西拉一下,让事情顺利地发展下去。”

在入间基地,空井第一次见识到比嘉身为公关官的真正实力。

看着坐立不安的空井,片山嗤之以鼻地笑道:“在室长回来之前都说不准吧。”他的手正忙碌地敲打着键盘,似乎正在製作某份文件。

不过,鹭阪可能真的意外适合“诈欺师”这个外号,毕竟空井自己也已经见识过好几次类似的场面了;好比说他和理香第一次见面的那个时候,鹭阪透过故意取笑理香的方式,借由巧妙的话术将她唬得团团转,这种做法的确很有诈欺师的风範。

“因为一夸你马上就会得意忘形啊,我才不要呢。”

似乎是被这套才刚见面就让人滚回去的招呼方式给完全镇住了,只见空井在一旁瞪大了眼睛。这时,比嘉把他往前推了一步。

比嘉若无其事地将话题丢给了空井。毕竟理香的负责窗口是空井,所以才刻意给了他表现的机会。

听到理香发问,空井才想到自己在前记者的面前毫无顾忌地大笑出声,会不会有点不妥?不过现在才想到,其实也已经太迟了,所以空井决定假装自己没注意到这件事,开口继续说道:

“那当然!”

“感觉好像受到了一些鼓励呢。”道谢之后,空井如此说着。

“很好,这么一来空幕就可以团结一致行动了!”

“许可已经下来九成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