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勇猛果敢·支离破碎·09

努力加载中...

请所有提供协助的相关人员集合在一起后,鹭阪站到大家面前,开始发表今天的感言:

以明确的数字表现,来让队员们瞬间感受到辛苦付出得到的回报,空井总算逐渐领悟到鹭阪的厉害之处;以片山和槙为首,加上比嘉与其他室员们,他们为何会如此仰慕鹭阪的理由,空井也终于豁然明了了。

听到这句结束时的固定台词,儘管有些疑惑,女队员还是回答了声“啊,不会”,点头致意后缓缓离开。理香只能在她的身后,悄声说出一句轻轻的“对不起”。

自己可以为队上带来两亿圆的贡献;自己拥有这样的能力。

“不会。我现在觉得直升机是很有价值的工作。直升机也有它和固定翼不同的有趣之处……”

他完全忘了现在和他在一起的人是谁。

“只要恢复到这种程度就不会困扰的人,明明还有很多吧!?快点跟我交换啊!”

“这个嘛,虽然不多,不过最近倒是接二连三地出现了喔,譬如运输机驾驶。”

“摄影机已经收起来了。”

这次便涌出了一连串停不下来的呜咽声。

“咦?如果需要拍摄的话,可以让我先去一趟洗手间吗?我想整理一下头髮之类的……”

“没有到同台演出这种程度啦,我只是坐在驾驶座上而已。”

前所未有的动摇正从四面八方来袭。

理香照旧拿出了绝不离身的携带型摄影机,然而女队员看到理香的摄影机则是有点慌了手脚。

还有,能够驾驭这种压倒性飞行能力的那份狂喜。

理香也回头看去,摄影机镜头也自然地跟着向后转。

理香开口呼唤着空井。

“空井先生。”

空井的注意力被一道轻柔划过脸颊的温热吸引过去,但是转念一想,那应该是眼泪。所以意思就是说——

“喔喔喔!”队列中响起了轰然的欢呼声。

我、我已经有力量了——已经有足够的力量了!明明已经来到伸手可及之处了啊!空井几乎要大声吶喊出来。

不会影响到日常动作的膝盖。运动也可以做到普通兴趣程度。

会出动自卫队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发生不幸的时候;所以自卫队员们虽然会不断地进行训练,但是他们还是希望最好不要出动、希望这些训练都是无用的东西。

无论如何都要问到那边去吗?空井不禁觉得有点遗憾。不过她过去曾经对自卫队如此感冒,所以也不能怪她啦……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女队员回来了,理香也开始发问。

“不、不好意思我有花粉症!今天的花粉可能有点多……”

“在您这么累的时候打扰真是抱歉,非常谢谢您。”

“既然是志愿成为驾驶员,难道您从来不考虑在民间企业就职吗?”

决定提供协助之后,空井每天都忙到晕头转向,最后几天甚至已经住在公关室里,昨天晚上则是几乎整晚没睡。

明明没有什么花粉症,自己却脱口说了这个借口。这时,理香再次转身面向女队员说道:

“——已经足够了啊,我的力量!”

这时,正在回答的女性队员突然像是大吃一惊似地停住了话语。让她感到惊讶的对象——是空井。

——空井耳畔突然响起了喷射战斗机的引擎声。那压倒性的声音、力量。特别强化的飞行能力。纯粹只为了进行极限飞行而存在的不对称之美。完全不考虑操纵者舒适性的空间。

“为什么是我啊!?”

她带来的摄影师似乎跟着摄影队一起走了。据说长期近身採访的导播大多都是自己负责拍摄画面,只有在特别重要的时候才会分配到摄影师。看样子,今天就是那所谓特别重要的时候。

“那是为什么呢?”

一只小手轻轻放在自己的头上。像是在安慰自己似地轻柔抚摸。

鹭阪的声音里加重了力道。

“咦,我在哭吗!?为什么!?”

女队员有点害羞似地挥着手。

“不好意思,我好像妨碍到你们了。我不知道为什么——”

“真是辛苦你了,弄得这么晚。”

彷彿电流突然窜过的感觉,让空井吓了一跳,安静下来。

“不会,我只是站在一旁观察而已。先不提这个,我有几个问题想询问刚刚那位女性驾驶。”

“今天协助拍摄的画面,将会在帝都电视台的月九连续剧中至少播映三分钟!换算成广告费用的话,大概有两亿圆的效果!也就是说,各位在这一个星期当中,为航空自卫队带来了两亿圆的利益!我希望你们能够深深引以为傲!”

这真的很棒,真的会让人忍不住喜欢上他;自己的上司是这么一位帅气的大叔,实在太棒了。

“因为我的梦想,是坐上蓝色冲击小队的飞机。”

“不过能在近距离看到阿桐,实在太令人开心了,因为我其实是他的粉丝……我一定会把这一段录下来,当成这一辈子的宝物。刚开始打招呼的时候,我也和他握到手了唷!”

“空井先生。”

“……哎呀?”

理香的声音,让空井猛地回过神来。

经过交涉后确定如果只採访十分钟的话就没问题,所以他们三人便一起脱离人群,走向安静的角落。

理香一边道歉一边準备把手拿开,但空井就像是不愿意她放手似地,用力摇了摇头。迷惘了好一阵子之后,理香终于还是再次手,放回了空井的头髮上。虽然不知道她是否听见空井哽咽地说出“请多摸几下”,不过她的手再次开始轻轻抚摸。

不过,那样的压力与艰辛,若是明确换算成高达两亿的庞大金额,一瞬间就能够获得昇华;相信周围欢声雷动的队员们,应该也有着和自己相同的感受吧!

这实在太符合年轻女性会提出的要求了,所以理香笑着点头说了声“请”。对我就从来不曾露出这么亲切笑容的说,不公平不公平!空井涌出了些许不满之情,心里不断发出嘘声。

儘管空井也觉得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实在见不得人,但是心情变得十分舒畅,所以其他事情也就全都变得无所谓了。原本胶着在心里的某个东西,和呜咽一起渐渐鬆脱剥落。

“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好,所以忍不住就……”

“话说回来,女性驾驶算是相当罕见吗?”

空井放声大吼。吼出不满、吼出没道理、吼出愤怒。如果不用怒吼来堵住溃决的堤防,可能就会忍不住放声大哭。

“真是太好了呢。”理香也跟着一起笑了。不公平不公平啦!空井又在心里喊了起来。

这句话刚说完——原本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泪突然溃堤而出,空井毫不掩饰地发出了呜咽声。

在这片响彻云霄的喝采声当中,空井忽然感到一阵震颠的感觉流窜过背脊。那不是因为恶寒——而是正好相反。

终于获得的代号“SKY”。用这个代号坐上蓝色冲击的梦想应该可以实现才对。明明指尖都已经触碰到边缘了……

啊,原来哭泣是让人觉得这么舒服的事情啊——空井心想。

“所以,最后您只好成为直升机驾驶,不知您现在的感觉如何?果然还是对蓝色冲击小队有所留恋吗?”

他同时也发现,自从那一天知道了这个晴天霹雳般的命运起,自己还是第一次掉泪。

“要进入蓝色冲击小队,就必须成为战斗机驾驶,可是对女性来说,战斗机果然还是有点勉强,我的力量还不够。”

空井像是在人群当中游泳似地,寻找刚刚那位驾驶。

“我应该可以坐上蓝色冲击的!连内定入选的通知都已经……”

“和桐原先生同台演出的感想如何?”

“啊,我个人是非自卫队不选的。”

等到摄影队撤收完成,再将刚刚使用过的直升机拖回停机棚,时间已经过了深夜一点。因为自卫队在送走摄影队之后还有善后工作要做,所以这也是无可避免的状况。

“啊,好的,如果只有几个问题的话应该没关係。”

就算遭人嫌恶,也还是希望能永远保持待命不出动的状态;在这种组织内工作的自己,竟然有机会参与如此具有生产性的活动。

“这次麻烦各位忙到深夜,真的是辛苦了!这一星期以来,强求各位相关部门进行这么艰鉅的工作,实在非常抱歉……不过!”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