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第一次完成的企划书·01

努力加载中...

“那个……我想试着把焦点放在自卫队的软实力,然后以这间公关室为採访主题。这样应该会很有趣才对。”

“吵死啦!”柚木赏了比嘉一记肘击,而比嘉发出了有点不妙的“喔唔”喊声。理香心想,该不该说“真不愧是自卫官”呢?她似乎正好打中了要害。

“比嘉一曹会来喔。另外鹭阪室长也会到。”

确实,以办公室业务为主的内容当然不能上电视,但是公关室经常会处理商业方面的事务,而且也能看到和媒体接触等华丽耀眼的一面。

“稻叶小姐,来这边坐吧。”

“可是,难道没有公关室勤务补贴之类的东西吗……?”

“晚安……”

说着,他高高举起了手中的啤酒杯,而空井立刻从旁边强调了一句:“那是另外结账的。”之前让理香在电话里稍微受到冲击的严格算钱方式,依然执行得非常彻底。简直就像是贫穷大学生的聚餐一样。已经很久不曾体验到这么节制餐会的理香,觉得十分新鲜。

“欸,等等,我现在也没有零钱……”

“虽说是公关室,不过你真正想採访的肯定也只有华丽的公关班,根本没打算採访我们朴素的报导班吧~”

“可是……”

民间企业、特别是媒体关係企业的交际招待费,使用方式非常有弹性——听起来似乎相当动听,不过讲白了就是随便乱来也无所谓;所以对理香来说,像自卫队这样严谨的金钱运用方式,可说是一种未知的文化。

这时,被抱怨的当事人空井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对大家说:

“既然费用只有四、五千圆,本来只要由我们均分掉稻叶小姐的开销就行,可是这么一来就会牵扯到利益交换之类的种种麻烦问题……”

虽然全权托付给理香自由发挥的原因,说穿了只是因为不急,不过只要这样一想,自己容易闹彆扭的习惯又会发作,所以理香平常总是尽可能地不去想它。

一脸苦笑的鹭阪愈来愈用力地搔着脑袋。

“有在喝吗?”

“前几天协助拍摄连续剧的时候,我们也和不少相关方面的製作人以及导播交换了名片。只要好好运用这次的人脉,说不定真的可以实现呢;再说拍成画面的话,也有助于我们的商品行销。”

嗯?什么事情没问题?正当理香为了空井这飞跃式的脉络感到疑惑时,只听空井继续说了下去:

从旁插嘴的人是公关班的木暮班长。报导班的天海班长今天因为出差而不克参加聚餐。

细细品味着比嘉方纔的话语,理香不禁油然生出了另一种想法。——觉得凭借一股气魄将工作漂亮完成的自己非常帅气,并因此感到开心,这其实是件真真真切切非常帅气的事,不是吗?

理香发出了毫不掩饰的惊讶声。空井似乎有点焦急地,提高了嗓音说道:

虽然不知道心里怎么想的,不过不管何时都相当亲切的比嘉对空井说道:

“我知道了……空井先生也会出席吧?”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自己也实在很难拒绝。

“所以说,如果不喜欢这个工作的话,实在很难一直做下去啊。因为报酬就只有成就感而已。”

理香拿出自己用就职第一年的奖金买来的LV长皮夹,从里面拿出了刚好的数目交给空井。他边说“谢谢你”边接过钱,随后立刻抽出了其中的一千圆找给柚木。

“隶属空幕的我们和各基地的公关室不同,和第一线的关係其实并不紧密不是吗?因为我们只会在最有效率的地方做出安排,然后让第一线的人员疲于奔命;如果从第一线人员的角度来看,我们说不定只是一群随便就把别人的功劳抢走的人。一考虑到一线人员的心情,我就不太想让中央编程聚光灯的焦点啊。”

比嘉虽然是用开玩笑的口吻说着,但是心中觉得现在不适合笑出来的理香,露出了相当微妙的表情。

自己迄今在面对工作的时候,到底有没有出现过这种气魄呢——?在不知不觉间,理香开始回顾起自己的过去,不过她发觉自己最后大概只会导出极端空虚的结论,所以想到一半便放弃了。

比嘉出声制止,就连空井也在斜对面的位子上挺直了身子。不过柚木喊了一声“少啰嗦!”把他们全部轰了开来。

“您好,我是防卫省航空幕僚监部公关室的空井。”

在席间气氛开始变得轻鬆起来的时候,鹭阪朝着理香开口说道。

“我觉得我们室内的职员们一直都做得很好,如果这样可以回报他们的努力的话……”

反正我大概已经被讨厌了,而且感觉一定很不舒服,所以不想去——这个理由实在很难说出口。然而,空井并没有因此退缩。

理香反问的理由可能早就被看穿了,所以空井是从理香好不容易已经习惯的人开始一一列举。不过鹭阪只会单方面地捉弄人,所以他对理香来说并不算是可以聊天的对象。

理香抵达店内的时间几乎是准七点。报上预约者空井的名字之后,她便被带上了二楼的包厢。

感谢您平日的照顾。

理香没有经过多少犹豫,便回了一封拒绝的邮件。过没多久,公司用的手机响了起来。手机萤幕上的来电显示出了“空井(空幕公关)”几个字。

“那、那个……”

“其实意外地频繁喔,像上个月就花掉了将近三万圆啊。当我向老婆申请追加零用钱的时候,还被她臭骂了一顿呢!”

用挑衅语气对空井说话的仍然是片山。

“我一直想趁这次难得的机会,和稻叶小姐好~好聊一下天哪!”

“没关係,就放她们去吧。”

虽然比嘉会和自己说话,不过其他人那种如履薄冰的态度却始终挥之不去。心里原本就已经觉得很不舒服了,再加上直接负责人还出现那种态度,自然更让理香感到不快。

让自家职员自行支付公司所有的交际往来费用,从民间企业的角度来看根本难以想像。再加上根据目前已知的情报,公关工作的成果似乎并不会被纳入一般工作的实绩;当一个人把自己的薪水用在自己的组织上、而且还没办法获得任何肯定的话,公关官们到底是如何维持自己的热诚的呢?

“不不不,其实不是妥不妥当的问题啦,”鹭阪相当伤脑筋似地搔了搔头。

比嘉若无其事地出声招呼。理香一边点头致意,一边在旁边的空席坐下,不过心里却暗自对着坐在斜对面的空井抱怨:本来这种体贴的事情应该是由你来做的才对吧!

真的完全适应不了的话,马上就会——那么空井又如何呢?理香不由自主地朝着斜前方看去,只见空井正在拼了命地在计算收来的钱。

“接受身为超级老手的小比嘉指导,可是却到现在都还没有计划吗?不可能吧?”

这种逼近洁癖的“金钱问题”,让理香出乎意料地又吃了一惊。

逃掉了!理香反射性地这么想。从聚餐开始到现在已经好几次了!

从文章内容来看,所谓恳亲会应该只是场面话,其实就是单纯的聚餐喝酒吧。一考虑到空幕公关室对于自己的印象,儘管全是自作自受,但是这场聚餐大概不会让人觉得舒服到哪里去。

“不过,第一线那边也有可能理解中央的辛劳啊……而且稻叶小姐所说的『聚焦于软实力』,说不定能多展出崭新的公关领域呢!”

“啊,”比嘉露出了彷彿做梦一般的眼神。“如果有就好了啊,那种东西……”

费用大约是四千圆左右。

摇摇晃晃地朝这里走来的柚木,硬生生地把自己的屁股挤进了理香和比嘉之间。看样子她和槙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比嘉边笑边搔着头说。虽然空井之前也有提到,不过交际招待费并不受承认这一点似乎是真的。

“你的酒品也太差了吧!这家伙的监护人跑到哪去了?”

如果能够邀请您一边和公关室成员们用餐,一边讨论今后预定的取材内容和对于公关室的任何建议的话,那就太好了。

“柚木三佐!”

“是,我是稻叶。”

理香自信这应该是相当有趣的切入点,不过……

“我只是觉得外界人士过去打扰有点不妥。”

什么嘛——前些日子才因为我摸了头而哭成那个样子的说!

话虽如此,但是在这个自己几乎没有资格参加的宴会,要怎么去选自己喜欢的位置?理香忍不住偷偷看了空井一眼——结果他直接转开了视线,和坐在隔壁的片山聊了起来。一股彷彿被弃置不管的感觉,反射性的袭击而来;对于忽然冒出这种情绪的自己感到十分不悦的理香,紧紧咬住了嘴唇。

“话说啊,我一直都好~想问这个问题。你明明就这么讨厌自卫队,为什么还会负责自卫队这个专题咧?”

“喔,来了来了!”

“欸——?”空井发出了充满疑惑的嘘声,可是最后还是乖乖地坐了下来。(不要坐下来啊!)理香的内心也是嘘声连连。

“喔!这个主意很不错喔!”

搞什么嘛!不是你叫我来的吗!阵阵怒气不断从理香的心中冒出来。

我该不会是丢出了一个麻烦的话题吧?理香有点担心地偷看了空井一眼。空井虽然确实对上了理香的视线,不过他却立刻转头看向正在辩论的两位长官。

“是的,因为我是总召。”

“请不要这样叫我。”

“所以说,小跳跳啊,”似乎是为了躲开木暮的不断纠缠,鹭阪把话题又丢给了理香。

“其实就和『武士不露饿相』(注15)一样,不必担心,因为这里的人全都认为凭借一股气魄将工作漂亮完成的自己非常帅气,并且感到十分开心。如果真的完全适应不了的话,就会马上被异动。上面的人也是有在考虑用人之道的。”(注15:原文为“武士は食わなど高杨枝”(武士就算吃不饱,也要叼根牙籤装成吃过饭的样子),意指即使穷困,武士也会以高姿态安于清贫,注重体面。)

“空井先生,给你。”

柚木拿着自己手中的啤酒杯,和惊讶到发不出声音的理香互敲了一下。

“不不,我说啊——”

“这么说来,我们公关班的明日之星应该也已经决定公关企划了吧?”

“因为公关室这个地方其实是幕后啊;真正该发光发热的地方应该是第一线单位才对,公关室是不能企图引人注目的。”

就在这个时候——

因为前几天近在咫尺地观察过他们为了协助拍摄而不眠不休的身影,所以对于他们本身其实得不到任何回报这件事情,理香觉得相当不合情理。至少,组织也应该对他们有所回馈才对啊!

“小跳跳已经决定好取材主题了吗?”

“不过,话说回来啊~”这次切进话题的是柚木。

“是的。不过前几天亲眼看到各位协助拍摄时的情况,让我对负责公关的各位工作的情况,真的深深地感到兴趣。”

在场所有人同时掏出钱包,开始摸索。之前用电子邮件通知的会费是四千五百圆,可在两小时内无限畅饮。

“防卫省航空幕僚监部公关室”这个又长又拗口的名称,空井每次都会老老实实地照念一次。

“我们还有很多其他有趣的商品喔?”

虽然某些事情的幕后工作相当朴实无华,不过却是个能够吸引到专业人士的切入点,而且如果做得好的话,也能让一般观众产生兴趣。另一方面,“揭开华丽舞台幕后不为人知的花絮”,这样的题材最近也相当流行。

“咦?可是像这种活动,不就是公关室为了经营人脉而举办的餐会吗?”

“你明明就是总召耶,为什么没有带零钱在身上啊!”

“啊?”

为了代替因肘击而直不起腰的比嘉,空井终于站了起来——就在此时,

恳亲会依照理香的要求,定在当周的星期四晚上七点。地点在神乐阪的创作和食店——若是照一般的话来说,就是“稍微有点情调的居酒屋”。

“怎么说呢,我们这里毕竟是公家单位啊,职员的劳力一直都是免费的。”

总而言之,试图阻挠的人已经完全消失,理香只能硬着头皮和发酒疯的柚木正面对决。

如果他是总召的话,就表示他一定会到处忙来忙去、连好好坐下都没机会吧?理香不由得有点担心起来,毕竟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聚餐时被众人排挤在外更加空虚的事了。

“不过,我觉得这样是很严肃的做法喔。”

“啊,我只有万圆钞~!有零钱的人就先给我,一起付钱吧!”

比嘉这番话让空井的表情亮了起来,连忙问道“是真的吗?”能够得到指导者的认同,似乎让他相当开心。

不过现在要是说出那句话来讽刺对方,那也未免太幼稚了,所以理香只好在内心默默回想那天的撒娇鬼空井,借此一吐怨气。

“我在想,能不能让目前当红的艺人,比方说像阿桐那种具有代表性的人物,体验一下搭乘战门机的感觉呢?”

明明我也是导播啊!一股不太愉快地感觉涌上理香的心。不过她随即又想着“反正自己是负责新闻方面的,这种轻鬆型的节目本来就不太擅长”,自顾自地作出结论之后,一口气喝光了掺乌龙茶的鸡尾酒。

“我也是来了之后才第一次知道这件事,公关室好像会为了和媒体关係人连络感情而经常邀请他们参加恳亲会。如果是刚认识的人应该要办欢迎会才对,可是自卫官这个工作基本上是完全不承认任何交际招待费的,因此连同受招待的人也要拜託他们均摊费用……所以才不得不变更成恳亲会的形态,而不是欢迎会。”

我们会配合稻叶小姐的时间,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还麻烦您务必告知我们方便参与的时间和地点。

“那个,其实是有关恳亲会的事……”

“我想他会适应的。”

“嗯嗯,那是当然。”

由于尚有一段相当程度的冷却期,因此最谨慎的做法,应该是从原本收视率就很高的单位之中,寻找其他人才来架构主题;可是在被人看扁的情况下採用这种方法,实在让人觉得很不甘心。“我也有努力在想各种点子啊,可是……”要是现在说出这句话,鹭阪一定又会趁势捉弄她一番,那同样也让理香很不甘心。

眼神飘忽的空井又在自己快要对上理香的视线时,不自然地转过头去。——实在让人火大。

“……预定参加的人有哪几位呢?”

看着空井发过来的电子邮件,理香沉思了好一阵子。

“没问题的。”

Title:敬邀参加恳亲会

真是好一副令人印象深刻的贫穷光景。

突然被对方纠缠上来,理香不禁内心一阵慌乱,不过这时槙从旁吐槽说:“别这样闹彆扭好吗,很难看耶!”而柚木也立刻反驳“哪里有啊!”又将矛头指向了槙。

“可是,偶尔让公关室成为聚焦所在,也没什么不好吧?”

从公关工作的性质上来看,为了维繫人脉而举办餐会,可是说业务的一环也不为过。虽然媒体界的做法有点极端,不过一般企业也都会将接待交际费,列入正式的费用支出当中。

“嘿咻!”

要是对比嘉刻意不指名的言论大唱反调的话,那就太没有风度了;心里这么想的理香,坦率地点了点头。

“这样会有什么不妥吗?”

“那我先给你好了。”片山对发出惨叫的柚木说。接着柚木伸出手,将万圆大钞丢给了空井:“喂,空井,找一千圆过来!这是片山和我两人份的会费!”

本来以为对方会高兴到手舞足蹈,可是鹭阪反而说了声“哎呀”,露出一副有点洩气的表情:

说出这句话的人,是正在和槙说话的鹭阪。

“来来来,选你喜欢的位置坐下吧。”

从片山嘟起了嘴巴来看,他大概也觉得这个企划相当有效而感到十分不甘心吧。

柚木会来吗?理香的心情不由得有点沉重起来。虽然同为女性,但是柚木也是最能明显看出对理香感到不满的人物。空井又举出其他几个名字,但是对这些人,理香还停留在长相和名字对不太起来的等级。

鹭阪重重拍了一下手。他一边伸手指着空井,一边举起啤酒杯一口喝光。他从刚刚到现在,究竟喝掉几杯了啊?理香在心里如此暗忖着。不只是鹭阪,其他人乾杯的间隔时间也都短的吓人。就连看起来一副无精打采的大叔模样、绝对不可能是筋肉派的木暮班长,也从中途开始便一杯接着一杯狂乾威士忌。至于空井的速度也丝毫不输人,自卫官里是不是有很多酒豪啊?

虽然明知道说了也没用,不过理香还是姑且表达了自己的不情愿,随后便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之中。电视台的製作总监曾对自己说,“多花一点时间也无妨,务必找出新的切入点製作特辑。”由于相当熟悉自卫队的前任导播几乎已经把适合上电视的东西全做遍了,所以节目将会把重点放在警察或消防队等其他主题一段时间。《帝都夜线》的这一单元,就是像这样让特定主题暂休、以轮流上档的形式进行製作的。

“我们已经先喝了喔!”

“我们女生现在要讲内心话,少在那边干扰!”

“柚木的酒品可是有相当突破力的,对小跳跳来说应该是个不错的体验。”

自从外景拍摄结束,理香虽然有和他进行过电子邮件往来,不过这还是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

一股怒气突然冲了上来。这种“就好心让这个被班上同学排挤的转学生融入我们吧”的说话方式是想怎样啊?加上自己也确实自觉到气氛尴尬,因此就更令人加倍恼怒。

那么进入正题,今天我是为了邀请稻叶小姐一同参加空幕公关室的恳亲会而写信打扰的。

“不好意思,之后再收的话可能会手忙脚乱,所以要请大家先交会费……”

“说句实话,这还真是谢天谢地;要是对外窗口一直变动的话,我们也会很困扰的哪!”

“因为大家都想和稻叶小姐尽释前嫌啊。”

“想要採访公关室是无妨,不过如果可以的话,就连不时与我们接触的那些第一线单位,他们的连动採访也要仔细做好喔。”

“此外还有木暮班长和片山一尉。至于报导班那里有柚木三佐和槙三佐。其他……”

“儘管是没办法提供什么好招待的欢迎会,不过还是希望你能出席。”

——他在躲我。

“像这样的恳亲会,大概多久会办一次呢……?”

只要有“招待”这个名目,几乎所有收据都可以不必担心金额,直接送到会计部;身处在这样的世界之中的理香,看到眼前的场景,心里也不禁感觉有些惭愧。

“那个,这次活动虽然写成恳亲会,但实际上是稻叶小姐的欢迎会呢。”

“哎,我当然也觉得稻叶小姐的着眼点相当有意思啊。”

感觉上就像是闯入了敌境一般,理香偷偷朝室内望了一眼,发现除了自己以外的参加者都已经到了。

比嘉一边拉着柚木一边回头望向槙,但是槙现在正在和他满心景仰的鹭阪进行谈话。如果把柚木和鹭阪同时放上他的天平,看样子应该是会毫无疑问地倒向鹭阪这一边吧!

首先喊出声音来的人,是佔据了最里面座位的鹭阪。

“真不好意思,搞得好像大家都很小气似的……”

上星期《奔跑吧、新闻记者!》的外景取材辛苦了。我们都非常期待下星期的播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