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第一次完成的企划书·02

努力加载中...

聚餐结束后,就只留下两个彻底醉倒的美女。趴在地上、用震天的鼾声努力强化“残念系美女”残念程度的人是柚木;而化身成软体动物、嘴里依然唸唸有词的人则是理香。

空井已经多次亲眼见识过她身为“残念系美女”的模样了。

“我们传达给社会大众的形象,还是只有这样子吗……”

他甚至开始胡思乱想,如果她在男朋友面前的话,说不定真的是这个出乎意料的样子……?

“对不起!”这次空井抢先一步开口道歉。

“咦?那个……”

“那些同期进来的同事,明明就只会在我冲锋陷阵的时候,躲在背后偷哭啊!组长也总是对他们说,『要多学学稻叶』啊……!”

啊,惨了!空井不由得皱起了脸。如果是这件事的话,他的确有印象。刚刚聚餐的时候,自己确实一直在迴避理香的视线;虽然有注意到理香正在望着这边,但是自己一直都在四目相交的前一秒逃开,然后不知不觉当中柚木就缠上了她,开始她们两人的拼酒大会。

鹭阪洋洋得意地笑了起来。这时的理香还是紧抱着柚木,继续低声说着颠三倒四的话:

“不要随便敷衍我!”

“你刚刚不是一直不愿意对上我的视线吗!”

这时,理香突然吃吃笑了起来:

“等等,这也实在太突然了吧?”

空井以为她在装傻,所以对理香坦白说:“昨天是我送你回家的喔?”

事情当然不可能这么顺利结束——隔天,空井确认了这一点。

“请给我收据。”

原本以为理香已经醒了,可是她一下车就踩着像是初生的小马一般跌跌撞撞的脚步前进,让空井吓得立刻拉了理香一把,避免她被正要开动的车子撞倒。

“不不、可是、用我的角色扮演做出那样的事情实在是……”

出于送她回家的责任感,空井趁着工作的空档打了一个慰问电话给理香,虽然自己有把她送到一间看起来似乎是单人住宿的公寓,而且也目送她走进自动上锁的大厅玄关里,但是多少还是有点担心之后的状况。

“你其实还在生气吧?所以才会一直无视我对吧?”

“稻叶小姐,拜託你醒醒!告诉我路怎么走啊!”

呜哇……空井完全不敢直视眼前这片光景。

之后再去申请计程车费吧……?不过他才一说完,理香立刻开始窸窸窣窣地动了起来。她用非常不稳的动作打开钱包,说出“拿去”的同时递给司机一张万圆大钞,然后再含糊不清地低声念着“收据”。

简单来说,理香就是不论好坏一律照单全收的优等生吧。认真听从指导者的吩咐、认真实行——虽然能比任何人都早一步成为模範生,但是一旦没人指导就不知道该怎么做,然后撞得头破血流。

被鹭阪抓住话中的小辫子,空井狼狈不堪地说:“不,那种事情我早就……”

理香突然放大音量的喊声,让空井吓了一跳,重新看向那两个醉鬼美女,只见理香正紧紧拥抱着柚木的颈子。歎,等等,为什么她一边抱着柚木三佐,一边叫我的名字!?这错乱的景象,让空井不禁瞠目结舌。

“真不会喝酒啊,小跳跳。”

“你可是唯一的例外啊,这不是挺稀奇的吗?”

空井是其他县市出身,而且又是第一次来东京任职,所以对于地理环境还没有熟到可以向计程车司机发出指示。听到理香断断续续地说出地址后,司机便会心地发动了车子。

“话说,您昨天真的喝了很多呢。”

比嘉的形容方式也毫不留情。

“因为空井先生说如果我不来的话会很困扰,所以我才来的说!”

如果每次都要这样负责收尾的话,那也难怪槙对于柚木会有这么多抱怨之言了;现在的空井,觉得自己隐约能够理解槙的心情。柚木的举止总是粗鲁到家,聚餐时的喝酒方式也完全不输男人,可是只要超过某个定量,她好像就会彻底醉倒。

槙说完之后,歎了一口气。

说出这句话的比嘉似乎在吃了一记拐子后,就抱定主意要隔岸观火,对他们的举动完全置之不理。

应该是在这附近吧?空井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带理香下了车。

“差不多可以把这个当成柚木三佐的个性所在,放弃纠正她如何?”

稍微取笑她一下吧?空井试探性地说完之后,理香回答说:“其实也不算什么啦!虽然我在酒会途中就没有记忆了,不过最后还是有好好回到家啊。”

空井摇了她好几欠,但是理香却没什么反应。不管怎么说,擅自从女性的包包里翻找驾照之类的证件,这件事情实在令人犹豫。若是有其他女性在场的话说不定还好,但现在身为唯一救命稻草的柚木,就只会发出地鸣般的鼾声而已。

“所以说啊!我一直想成为记者啊!”

“是是是,我懂我懂。”

“哎呀~用那种力道猛撞,可是头盖骨却没有碎掉,这才是她的精髓所在啊!”

因为她喝醉了,所以这多半是真心话吧。不过“见不得人”这句话,让在座不少人不禁露出了苦笑。实际上,对自卫队反感的一般大众,应该都是这样理解的吧。由于在队内工作时反而很难接触到类似意见,所以就某方面来说是相当珍贵的体验。

“平常就已经相当残念了,所以根本没什么差吧!不管怎样都好,真希望她多少能够有个谨慎一点的地方啊。”

理香开始靠在柚木身上啜泣起来,而柚木也不断反覆着“是是是,我懂我懂”,同时紧紧抱住了理香。

柚木用热情的拥抱回应理香。空井不断烦恼,要是稻叶小姐以为这是我做的,该怎么办?等她清醒之后要是嚷嚷着性骚扰的话,今天在场的成员也不知道会不会证明自己的清白;至少鹭阪说不定就会因为感到有趣,而把事情搞得更乱。

“当初说『记者是一种不乾净的工作、所以就算被採访对像憎恨也不要在意』的人,明明就是他们!结果现在居然反过来骂我『怎么可以光凭蛮力』!我明明打从一开始,就接受了这个让人憎恨的黑脸角色了啊!”

至于喝得烂醉的人到底听不听得懂自己的解释,这问题就暂且先放一边去吧。

来这一招吗?电话这一头的空井相当无奈。难为情的感觉,似乎单方面地全部留给自己了。

“你会不会太看得起她了呢?”

鹭阪一边说着,一边拿出刚刚拍了许多纪念照的公关室备用数位相机,朝两位女士不停地按下快门。

“你啊,别想问出了地址就把这种状态的女人独自丢进计程车里,那样是不行的喔!”

“为什么一开始就能做得不错的我,非得被人拔掉记者这个身份不可呢!”

“迁怒在你身上,针树队部取(真是对不起)……!”

比嘉兴味盎然地瞄着坐在隔壁的两个美女。以空井的立场来说,他现在超级在意理香接下来到底会说些什么。

听到逃得远远的片山这样喃喃自语,空井差点忍不住笑出来。比喻方式虽然不太妥当,但是在贺年卡上写着政治主张的恩师,的确是种沉重的存在。

“什么鬼话嘛,如果真是个性的话我早就不管了。”

“每次都有好好回到家”,在这件事实的背后,一定不时会有跟自己一样负责帮忙擦屁股的人出现吧?空井不由得苦笑了起来。

听到鹭阪取笑自己,槙气鼓鼓地回答:“这种稀有感一点也不值得高兴!,”

“而且就像是用额头把五寸钉钉进水泥墙一样用力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小跳跳她就是那种典型的资优生一出社会,就撞得头破血流的类型呢。”

“昨天还好吗?”

“对不起……”

当空井正在怀疑理香要怎么处理这堆找开的零钱时,只见她似乎根本不打算收进钱包,直接把零钱连同收据一起塞进皮包里。实在是非常豪迈的处理方式。

“因为实在有点尴尬,那个……”

自从自己在理香面前放声大哭之后,两人还是第一次见面。若是简讯和电话,还可以把这件事暂时搁着不提,但是一旦面对面,果然还是很尴尬。再加上——

虽然鹭阪这么说,但是片山立刻吐槽说:“才不要呢!这么恐怖的事情!”空井也完全同意片山的看法。

“没关係,我原谅你!不要在意!”

“那是因为被柚木三佐的步调牵着鼻子走了呀……”

两位美女就在眼前抱在一起;虽然有点没完没了,不过只要切换成静音,空井的位子还真的是特等席——只是,在非得听她们讲醉话不可的情形下,实在是让人如坐针毡。

她到底在说什么啊!?这突如其来的控诉,让空井不由得手足无措。接着,理香抡起双拳用力捶向空井的胸口。

“你啊,乾脆现在就去代替柚木三佐好了?”

就算不提这件尴尬的事,两人最初在公关室相遇时,气氛确实是相当恶劣,所以从理香的角度来说,应该会感到不安吧?或许,她在心里其实是十分依赖空井的——

理香一边来回逡巡,一边大剌剌地吐露出自己心中的郁闷。週遭的人对于她那份魄力与气势,实在束手无策。

喃喃自语的理香似乎还在半梦半醒之中。“是是是,已经没关係了啦。”空井一边随口和着,一边扶着她前进,然而理香却像是突然发怒似地甩开了空井的手。

鹭阪一边奸笑,一边看着大发酒疯的理香。

“什么啊,你还没原谅她吗?还真是会记恨呢。”

儘管放声大哭的自己实在相当丢脸,不过今天的理香也算是非常没有形象。如此一来两人应该算是扯平了吧?空井有点鬆了口气。

最后,她好不容易终于找到了一个确定的方向往前进,于是空井便扶着她一起往前走。事到如今,也只能期望理香的归巢本能发挥作用了。

“你没生气,真是太好了呢~!”

空井忍不住使出全力吐槽,不过转念一想这对喝醉酒的人来说根本没意义,他只好自己抱着头烦恼。

我竟然说了“请多摸几下”!我竟然说出这种连自己都觉得超级不正常的撒娇话!要一个快三十岁的男人在神智清醒的状态下老老实实面对这种状况,这也未免太让人无地自容了吧?

“该怎么说呢,喝了酒之后,柚木三佐的残念程度真的很夸张呢。”

“我们和好了吗?”

虽然空井心想“我们之间应该没有必须和好的交情存在”,不过他还是姑且点头回答“是是是,和好了和好了”,结果理香又开始抗议“不要随便敷衍我!”女人的对人感应器果真恐怖……

“一想到稻叶小姐不知会有什么想法,我就没办法直视你的脸。明明难得你来了,我却这个样子,真的非常对不起。”

“你是笨蛋吗!”看着露出不怀好意笑容、还不停偷窥眼前景象的片山,空井一不留神便脱口说出了这句话。听到空井的抱怨,片山立刻转换了纠缠的对象;结果到头来变成了空井搬石头砸脚,自己陷入大麻烦之中……

一听到她用业务用的口吻平静地回答“承蒙您担心”时,空井除了放心之外,心中也同时涌出一股想要恶作剧的念头。

“既然这样,那就没问题啦!”

一行人拖拖拉拉地,朝着可以叫到计程车的大马路前进。虽然车站很近,不过负责收拾残局的这两人,还是只能陪着她们一路走去。

已经彻头彻尾变成一个醉鬼的理香,不断不断地重複同样的句子。坐在旁边的柚木,也是一副感同身受的模样说着“是是是,我懂我懂”,同时有点过度激动地点头点个不停。

两人的脸颊都红得十分诱人,几乎是正面面对两位美女的空井座位,可说是相当有看头的特等席——不过那必须是在完全没有声音的情况下才能成立。

从旁边对自己开口的人,是把地鸣声源头抱在腋下的槙。由于两人的宿舍是在同一个方向,所以每次碰到这种情形,负责擦屁股的似乎总是槙。

空井根本无法从平日她那副严肃表情中,想像出现在这个毫无防备的笑容。感觉到这应该不是单纯的工作伙伴可以轻易见到的表情,让空井不禁有点心跳加速。

“稻叶小姐,地址!告诉我你家的地址!”

不知道是谁低声说了这么一句。

“就说我讨厌自卫队的原因,其实也算是有点迁怒……因为高中时候的老师一直说自卫队违宪,而且今年也送来了要我一起反对玷污宪法第九条的自卫队的贺年卡……”

“柚木交给监护人处理,至于小跳跳就交给空井想办法吧。”

试着开玩笑的空井立刻被槙瞪了一眼,于是他便不再说出任何玩笑话。

“怎么会有这种像左旋蜗牛(注16)一样奇葩的老师啊……”(注16:蜗牛的壳一般都是右旋,左旋的蜗牛极为罕见;这里是隐喻怪胎、罕见的意思。)

“对不起、空井先生……!”

鹭阪的安排,让空井走投无路地抱起了理香,而槙则是把完全熟睡的柚木抱在腋下,好不容易才走出了店门。

“被人踢下记者的位子,然后还被迫负责这种见不得人的组织,实在让我好不甘心……”

即使是在这种状态下,也知道我在敷衍她吗?空井反而对这一点感到恐惧。

“怎么可能啦!”对于空井的话,理香只是一笑置之。“不管喝得再多,我都有办法自己好好回家,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我可是从来不曾麻烦别人照料的唷!”

空井坚持不懈地摇了理香好一阵子之后,好不容易终于问出了人形町这个车站名。空井决定之后再在车内尽全力问出其他部分,于是带着理香坐进了比嘉帮他们拦下的计程车。

空井说完,槙的表情愈来愈不高兴了。

“印象中学校好像有教过不可以歧视不同职业啊……”

“那是当然的。”鹭阪回答。“警察先生和消防员是从小学课本就开始出现的,然而自卫队第一次出现在教科书里,可是在国中的公民课本喔!立足点一开始就不一样,在公共场合上当然早就被当成见不得光的组织了。”

而且,该怎么说呢——空井实在不晓得自己的目光该放在哪里,只好困惑的低下了头。理香以为对方是自己,所以就这么毫无防备地靠在对方身上;一想到这点,空井的心情就变得相当古怪。而柚木毫不迟疑地紧抱住理香,这个反应也实在太多余了。

“什么嘛,胆子这么小;那就交给我来拍吧!”

“真有意思,谁来拿手机拍张照吧?”

“是是是,我懂我懂。”

“——为什么会是柚木三佐原谅她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