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第一次完成的企划书·03

努力加载中...

理香轻轻拍了一下她每天背在身上的皮製包包;相信里面装的就是那个只要自己稍有不慎、她就会立刻拿出来记录留念的摄影机吧。

这两本是连空井都有听说过的主流女性时尚杂誌。

比嘉若无其事地从问题所在的点开始解释起,其细腻的表现让人忍不住讚歎“真不愧是熟悉公关的人物”,然而对现在的空井而言,这样做也只是白费工夫而已。

理香一边点头,一边举起手摆出了个“请继续吧”的暗号。于是比嘉将椅子转了一圈,直视着站在椅子后面的空井:

“正在打回票。”

阶级虽然低,但对空井来说,年纪较长、公关资历又长的比嘉,可以算是自己的大前辈。能获得他这号人物的认同,可说是直接引爆了空井的工作热诚。

比嘉边说边望着空井製作的文字档案。

“啊,曾在恳亲会里提过的……”

“但空井二尉,你的这份不是企划书,而是报告书啊。”

空井的感觉简直就像是被人打了一记闷棍。向电视台提出企划书的目的,难道不正是为了让电视台採用这份企划吗……?

“电视台会从他们的角度出发选择企划,不过我们也会选择对我们有利的方式来利用电视台;基本上就是施与受的关係。”

“是对什么东西打回票呢?”

比嘉一边点头一边将画面卷轴缓缓下拉,最后回头对着空井微微一笑。

“想要获得他人的理解,首先就必须创造接触的机会才行。就算变成展示品也无妨,只要能够成为引发注意到契机就够了。”

“……那个时候的事情,你到底记得多少啊?”空井微妙地应了一句。前阵子的美女醉鬼一事,由于柚木本人完全忘得一乾二净,所以直到今天一直都没有人敢提起。

空井嘟起了嘴巴。不出所料,理香“喔”了一声之后,随即拿出了摄影机。看吧,一定会变成这样的。

“在前几天的恳亲会上,我也已经获得鹭阪先生的允许了。”

标题是“前所未见的崭新外景场地任君挑选!”

这就是所谓“就算不读也能清楚了解内容”的意思吗……?

“……我会加油的!等修改完毕之后,还请再麻烦您看看!”

“空井二尉的企划其实很了不起喔。我觉得你用了非常有弹性的方式,把战斗机这个在空自当做调性嘴硬的题材,介绍给一般观众知道。”

映入眼帘的瞬间,马上就可以分辨出它和空井所做的企划书差距在哪里。

这是空井个人投注了最多热情的部分,所以多少有一点受到打击。

“欸——这个不需要吗……?”

“好好好~”比嘉一边回答一边站了起来,在空井让出的座位上坐下。空井完成的文件是电视取向的企划书。前几天在恳亲会上,他试着提出了“让艺人体验搭乘战斗机”的提案,现在则是要将这个提案做成实际的宣传行销企划;于是,这也就成了空井第一次亲手进行的公关企划案。

接着,比嘉朝向空井一笑。

“这个,就是最不需要的要素了。『国防的意义——战斗机所扮演的社会角色』。”

比嘉满脸笑容地说出了刀刀见血的理论。虽然言之有理,但空井心中还是有个难以释怀的疑虑,于是忍不住又追问道:

在列印出来之前,空井先请了比嘉过来确认一下电脑画面上的文件内容。因为座位就在隔壁,所以总是会不自觉地就拜託他很多事。

“展示品有什么不可?”

“啊~”空井的头重重垂了下去。“我明明花了好多时间的说!”

空井相信,此刻自己脸上一定露出了“为什么能够如此轻易看开”的不满神色吧?比嘉苦笑了起来。

原本以为若是不努力说服对方,就无法获得对方认可,所以空井才会拚命地铺陈文章,不过他所努力的方向,现在看起来大概是走错了。

“其实自卫队内部也有类似的意见,不过若能获得社会大众的理解,一旦出事时,自卫队的行动也会比较方便。比方说协助救灾时,理解的人数多寡,就会让出动的所需时间长短产生差异。”

当初空井刚到公关室就职的时候,就感觉公关的工作给人一种柔软有弹性的印象;因此,自己第一次提案製作的企划若是能够实现那份柔软的感觉,老实说真的非常让人开心。

“午安。”

“我是来取材的。”

“请问哪些东西是多余的要素呢?”

的确,自己这份企划书,从书写格式开始就相当生硬。像标题就是毫无情调可言的“关于艺人体验搭乘战斗机的企划内容”。虽然也有使用照片,但是尺寸都很小,绝大部分都是文字论述。

“比嘉一曹,可以麻烦你看看吗?”

“像『关于战斗机的映像魅力』这部分是不需要的。不管文章写得再长再丰富,也绝对比不上直接摆出一张帅气的照片来的更有说服力。”

“这样行不通呢。”

为什么稻叶小姐总是要挑在我丢脸的时候拿出摄影机呢?空井一想到这点,就感到更加沮丧了,而比嘉则是对他竖起了大拇指说:“这样不错喔,空井二尉——你充分表现出被人骂过之后的沮丧无力感呢。”

“可是,我希望他们能够理解这些事情啊……”

听到理香的问题,比嘉爽快地回答道:

“让那些看过电视、进而对我们产生兴趣的人们理解『自卫队就是这样的组织、做着这些工作啊』,这才是我们真正的目的。因此,严格来说,获得电视台採用之后,才是真正挑战的开始。”

“等到企划实现,届时我们再来思考对我们本身究竟有什么意义,那样就够了。电视台是从对他们自己最有利的角度,来决定採用哪个企划,因此我们只要针对电视台的立场,做出适当的报告就行了。再说,这种希望对方能在考虑国防利益的前提下,加以採用的超级麻烦企划案,怎么可能会有人愿意接纳呢?毕竟,就算不做这种要求,我们也早就已经是社会大众讨厌的对象了啊。”

“请继续吧。”

理香一边收起摄影机一边询问。

“不好意思,我可以插句话吗?”

“嗯,当然可以。反正我不管怎样,都必须往帝都电视台跑一趟。”

周围的人都快憋笑憋到内伤了。

“正确来讲,你是浪费太多无谓的时间了。”

比嘉毫不犹豫地断言道。

本文内容有照片拍摄地点等具体说明,同时也有简洁地加上“平常难以实现的外景拍摄地点,航空自卫队都能免费提供”的推荐文;但是就算不看本文,只要看到标题,前言和照片,也能立刻清楚了解这份企划书的意图,而它的页数,只不过是区区两张纸而已。

“对不起,我不知道。”

“而且你的目标一开始就设错了。我们的目的并不是让电视台採用我们的企划啊。”

“午安……今天有什么事吗?”

“嗯,上次协助拍摄连续剧时认识的导播,帮忙介绍了综艺节目部门的导播……”

如果他的阶级在自己之上,一定会成为一位优秀的长官吧!空井心中不禁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比嘉至今仍然没有升上干部。

“只是,如果想让那些接触过无数有趣企划的人了解你的意思,你就不能使用论述,而是非得挑出几个简洁有力的关键字,丢到他们的眼前不可。另外还必须尽可能地去掉多余的要素。细节方面就等到实际遇上的时候再来说明吧。”

虽然不知道理香的特辑做出来会是什么样子,不过总之应该也会对公关活动有所助益才对。

“你好。”两人交换了试探性的招呼语,不过大概是感觉哪里有点怪怪的吧,只见两人各自把头撇了过去,还露出一脸大惑不解的表情。

因为再过不久就要见面,所以空井非得尽快完成企划书不可。

就像公司在电视上打广告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让那个广告能够播放出来,而是为了让看过广告的观众,愿意购买广告上的商品。

“我们自己的想法,对于对方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唯一有意义的,就只有做为一个电视节目的企划案是否有趣而已。”

自己为了企画案能否通过电视台审核而焦虑不已,结果到头来却发现完全搞错了目标。的确,获得电视台採用是眼前的短期目标,但却不能算是中、长程目标。

由于是在队内进行勤务,所以自己心中并没有所谓“竞争意识”的存在;然而,打从是否能让人产生阅读兴趣开始,竞争就已经展开了——关于这点,空井真的连想都没想过。

“至于那些『不够正经』之类的恶评,我也只能说我们甘愿承受……不过要是真的谈起一堆严肃的东西,大概也不会有人对我们感兴趣了吧!”

加入两人对话的人,是正在运镜的理香。

“请问两位现在正在做什么呢?”

“已经决定将这份企划书送去什么地方了吗?”

理香的应答,可说是表现出她最大程度的理解了。

由于比嘉这个人是彻头彻尾的公关体质,所以完全不会因为摄影机的出现而有所动摇;相反地,当摄影机镜头转到自己身上时,他还会发挥出伟大的服务精神,不停锻炼自己耍嘴皮子的能力。

这时,柚木从外面走了进来。两个女人互相“啊”了一声,同时窥探着对方。

听到空井的问题,比嘉开始把画面往下捲动。

“不必说成这样吧……!”

“你知道,这份企划书为什么行不通吗?”

“啊啊,原来如此……”

“必须等到反覆发生实际的灾害,才能争取到这样的结果,这实在太令人悲伤了。而且对于没有先例的事情来说,果然难度还是相当高……为了不让被害者成为我们的功绩,所以我认为公关活动是绝对必要的。”

“您对于这些针对各大媒体的公关活动本身,难道没有任何疑问吗?不论国民理解与否,自卫队应尽的义务都是一样的;既然如此,那么我相信应该也会有人认为经营公关室这件事情本身是一种人力的浪费,而且也免不了『不够正经』之类的批评吧?”

听到入口处传来招呼声,空井回头一看发现是理香。

前言内容则是“想不想在与众不同的外景地点,拍摄时尚杂誌的场景呢?航空自卫队可提供下列的外景地点!”同时贴出了好几张风景照。

“其实《ANNA》和《Florence》的模特儿摄影,都已经採用了这份计划书。”

这恳亲会以来的首次接触,让週遭所有人都屏息以待。然而,她们两人失去的记忆似乎都没有复甦的迹象。

“……不。”

“空井二尉製作的电视用企划书。就是那个让艺人坐上战斗机的点子喔。”

“……可是,要把队上的装备当成单纯的展示品……”

后来透过实际参与多次救灾行动,并展现了良好绩效之后,自卫队现在才好不容易获得了比较容易出动的结果,可是……

战斗机的停机坪和机库,还有广大的机场跑道和充满机械感的基地内部设备;然而,当空井开始心想“原来如此”的时候,又一转出现了怀旧的建筑物,还有老旧厅捨的种种内部照片。从非常符合自卫队应有形象风格的事物,到“原来自卫队里有这样的风景?”之类的意外景象,只要看到照片,就能知道自卫队的外景地点有多么丰富。

“这是片山一尉做的企划书,虽然行销对像不是电视台而是杂誌。”

虽然比嘉并没有说出具体事例,不过理香马上就知道他所暗指的是哪件事。在前所未见的大震灾(注17)发生时,自卫队足足被拖延了四小时才能出动,此事至今仍然是日本社会的一大创伤。在这拖延的四小时间,究竟会有多少人获救?其实早在消息传来后的第一时间,自卫队就已经做好出动準备了。(注17:指阪神大地震。)

比嘉的抢白让空井哑口无言。

“其实这份企划书里,已经包含了所有必要要素了。”

“我可以在你们开会讨论时进行採访吗?导播那里我会自己向他说明。”

听到这句有点奇怪的话,空井不禁困惑了起来。如果不读的话,当然无法了解文件的内容啊?这时,比嘉朝着自己的办公桌上伸出了手,从堆积如山的档案当中,取出其中一份文件。他浏览过几页之后说道“啊,这个好”,随后便将资料摊开。

虽然是个过于直接的问题,但比嘉还是乾脆地点了头。

“因为这份企划啊,要是不去读的话就搞不清楚内容喔。”

最后,空井终于咬紧牙关、把心一横,也开始彻底扮演学生的角色,努力把摄影机的存在抛到脑后。

“所谓电视是一种非常引人注意的媒体,如果他们愿意採用,宣传效果也十分惊人,所以每个领域的公关宣传,都希望能够抢到电视媒体这块大饼,也因此,送到电视台人员桌上的企划书,可以说是堆积如山;你认为那些忙碌的製作人和导播,会从那堆小山般的资料里,挑出这份企划书好好阅读吗?”

“……啊,对耶。”

“……的确如您所言。”

比嘉淡淡地戳中了要害。自己付出的劳力遭人全盘否定的空井,变得愈发沮丧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