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第一次完成的企划书·05

努力加载中...

虽然微小,但是如今受人依赖的原因,却是记者时期的经验累积;如果真有逃脱的出口,说不定就是这个了——理香突然这么觉得。

“要是阿久津先生你可以过来打声招呼,那就好了。”

只是,空井那句“如果忘不了过去,那么从今以后就只能一直抱着往事度过余生”的指摘,相当一针见血。

虽然这又不是什么让人值得感激涕零的事……理香在心里愤愤地想着。不过,和无能相比,这种说法至少比较没那么让人不愉快了。

——如果自己现在还是记者的话?这个想法一瞬间掠过了理香的脑海。

“最近你的稜角好像有点磨圆了吧?光从刚刚看到的状况来看,你似乎也和对方打好了不错的关係嘛!”

你并不是失去了记者这个职位,而是得到了导播这个新职位,不是吗?

理香的身体忍不住一震。随时会动手砍人——如果砍人就能抢到独家的话,自己说不定真的会砍下去。想到自己当时竟然钻牛角尖到这个地步,理香自然而然地感到羞愧起来。

刚刚虽然轻鬆地取笑空井哭得唏哩哗啦,但是空井会在理香面前低声说出当时的事,而理香也能轻鬆加以取笑的原因,是因为那件事并没有在两人之间留下伤痕。

空井先生有露出一脸开心的表情吗?当理香疑惑地侧过头时,阿久津用手指着理香说道:“不是他,是你啦。”

空井崩溃似的痛苦行为,除了让理香为之震撼,同时也击碎了理香内心的想法。他让理香看见了前所未见的反应,也对理香说出了前所未闻的想法。

“说不定……”

尽早割捨无谓的情感,就会比较轻鬆,然而这种抄捷径的方式,其实是必需付出昂贵代价的陷阱。同期同事至今仍然是记者,但理香却已经不是了,这就是偿还代价的结果。

出声叫住回到办公桌前的理香的人,是阿久津。这位前辈导播每次叫住自己的时候,大多都是希望理香来帮忙他的工作。

当初自己断然决定割捨情感时,远远落在身后一大截的同期同事们,说不定都已经体会过那份冲击了。在眼前爆发的炽热感情,不管是好是坏,都拥有足以将在场的人们彻底压倒的力量——就像理香因为空井的行动而颤慄一样。

虽然同样是失去了第一志愿,可是空井在事情发生之后重新站起来的速度更快。连彻底外行的理香也知道,要被选进蓝色冲击小队是件多么困难的事,说不定比成为记者还要困难许多。然而空井却在一切都被蛮不讲理地夺走之后,又重新站立起来;看到他这个样子,理香真的觉得一直放不下的自己实在非常丢脸。

虽然理香在记者时期都是写一些枝微末节的东西,但是的确有过拚命狂写原稿的经验,因此写文章对理香而言其实并不困难,而且她也算是写得不错。由于《帝都夜线》的编导成员当中没有擅长写文章的人,所以最近理香总是被人呼来唤去地随意差遣。

我怎么能让自己从二十五岁就开始度过余生!理香一边这么告诉自己,一边把手中的DVD丢进电脑光碟机当中。

自己根本不会想要打好关係。被採访对像厌恶可说是理所当然;正确地说,打从一开始,自己就是抱持着激怒对方获得题材的想法去採访的。

有些故事,只有在放弃强硬态度、向后退一步之后才问得出来。不会有人提醒你,该注意到这样的事情;也不会有人提醒你,真正的目标其实在更远的地方。

难怪自己会被赶出来。理香一边心想一边歎息。

“你能不能帮忙汇整一下旁白啊?特辑是已经做好了,不过就是开头的旁白部分却怎么也写不出来啊。另外要是可以顺便让跑马灯内容更有条理一点,那就更好了。”

——这也同样是理香从未想过的事情。

“那时不是正在採访吗?别人一脸开心地工作的时候,我可不会过去打扰喔。”

相信所谓“光说不练”,就是指这个吧!之前听阿久津这么说之后,一直无法释怀,但如今想想之后,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了。

熬过这样的冲击、迈向记者生涯第三年之后,相信同期同事们一定已经学会了进行採访时应该如何拿捏分寸。以蛮力硬干是害怕冲击的新人用来突破障碍的手段,而不是最终的目标。

“如果三点以前能够做好的话,那就太好了。”

这是“三点以前没有做好的话我会很困扰”的委婉说法。理香点点头,接过了录有VTR的DVD光碟。

理香虽然顶了回去,但是之前总是显露出满腔不悦的神色也的确是事实,所以还是觉得有点难为情——当然,这份难为情之中,也包含了自己和空井共事时露出开心表情这件事。

“我会处理的。”抛出这样一句话后,接下了工作的理香想要尽快结束这段对话,不过临走前,阿久津并没有忘记摆出一副前辈的样子:

能够增加和媒体人之间的交流,对公关官来说应该是求之不得的事;再说阿久津的人脉也很广,要是把他介绍给空井认识的话,空井肯定会很高兴的吧!

理香一边心想“原来他有看到啊”,一边顺口补充了资讯:“那是负责人空井先生。”

“而且当初刚来《帝都夜线》的时候,也能一眼看出你的满腔不悦喔。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露出那么开心的表情啊。”

如果是以前的自己,一定会毫不留情地拍摄正在哭泣的空井,还会追问他“现在感觉如何”吧!

对于拼了命地试图掩饰的对象,根本没必要拍摄;理香之所以会这么想,只是因为自己在失去记者职位的同时,也失去了干劲的缘故。另一方面,自己也还没有决定取材的方向,相信之后应该还有其他的可看之处,于是基于这些判断,理香自然而然地放下了录影机。

“你以前还是记者的时候,总是摆出一副像是随时会动手砍人的表情在电视台里走动啊。”

如果能够继续採访空井,说不定又能发现其他从没发现过的事情吧——不过,那种彻底被对方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又实在让理香心有不甘。

你要是不改一下那个光说不练的毛病,这辈子不管到哪里都会一直无能下去的——跟之前的评价相比,阿久津是不是承认了自己有着非常明显的进步呢?

发现自己无意间喃喃自语的理香,像是要堵住嘴巴似地用手按着嘴唇。她不断打开又阖上阿久津交给自己的DVD光碟盒,像是在把玩着某种玩具一样。

当自己说出“录影机已经收起来了”的时候,空井马上像是情绪溃堤一般放声大哭,哭喊着从未癒合的伤痛。如果自己录下他哭泣的表情,而且还不断逼问问题的话,相信空井绝对不会像当时那样,在理香面前崩溃吧?他只会说出流泪的原因是花粉症之类的老套谎言,而自己也只能看到他那老套的谎言。

至今,自己其实一直都把採访对像视为“事件关係人”这样一个文字符号加以处理。过去的採访对像在理香心中全是符号,而非人类。自己只会挖空心思,让这些符号说出自己想听到的回应——

比同期同事慢了一步,理香是在自己说出“战斗机是杀人机械”而激怒了空井之后,才开始渐渐明白与人正面对峙产生的冲击究竟是何物。自从理香察觉自己一直用“自卫官”这个文字符号统一处理的空井,其实和自己一样是有感情的人类时,她同时也发觉了另一件事:

“……是这样吗?”

“话说回来,刚刚在会议室里的小哥,就是那个空幕公关室的人?”

然而,就因为这微不足道的理由,空井却突如其来地崩溃了。就因为这个连体贴都称不上的体贴,竟然可以让人暴露自我到这种地步?理香对此不禁感到畏惧。

因为不能没看过VTR就直接写内容,所以委託量大的时候自然很辛苦;不过反正自己又没有什么非做不可的重要工作,所以理香也不会多所抱怨,毕竟现在先卖别人几个小人情,等到自己有事的时候,他们也会帮忙。

“稻叶啊~”

空井配合理香拍摄的时间,可能比他开会交涉的时间还长;当他好不容易终于回去的时候,几乎可以称得上是落荒而逃。

“平常总是摆臭脸,还真是抱歉喔。”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