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第一次完成的企划书·04

努力加载中...

这个问题实在没办法立刻回答。

“啊,对方好像对这份企划相当感兴趣……”

“你刚刚不是也说你会帮我的吗?”

可是,一旦离开了那个世界之后,空井马上发现自己其实是少数派。将身为主角的战斗机发挥到淋漓尽致的电影作品,就只有一九八六年在日本上映的好莱坞电影《捍卫战士》,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任何一部作品能出其右。

理香说完这句话后就挂上了电话。之后,空井大概等了泡好一碗杯麵的时间吧。

说是交换条件可能不太好,不过空井还是把备份的企划书交给了理香,半开玩笑地说声“请稻叶小姐帮忙推荐给週遭的人”,然后便离开了。

“稻叶小姐!”

“我知道了,请不要离开你现在的位置喔。”

“若是将驾驶员的经验活用在公关室里,感觉起来似乎就能找到逃离的出口;所以,我觉得这次的企划非常有意义。”

闻言,空井立刻慌张地看向四周。有没有什么显眼的目标呢——

大哭一阵之后。空井不经意地低声说出口后,耳朵瞬间热了起来。当时唯一的目击者,就在自己眼前。

“不不,那个……之前的恳亲会上,不是有稍微提到这件事吗!”

“欸?”

听到理香的要求,空井立刻挺直了身子回答“好的”。这时理香再次伸手拿起了放在一旁的摄影机。

“那时候,你真的哭得唏哩哗啦的呢。”

“喔,这主意不错呢。阿桐的经纪公司似乎也认为,他差不多该是在综艺节目登场的时候了。第一次参加综艺节目就是坐上战门机,感觉很有气势呢,几乎可以做成特别节目了。”

被北村导播点名的空井立刻答道,“以航空自卫队的立场而言……”,不着痕迹地修正了对方的说法。不管怎么说,自己都只是空自的代言者而已。

“今天我是来介绍有关『体验战斗机搭乘』这项企划的……”

“杀人魔这个比喻太过分了吧!”

“不、不是啦。”

“啊。”

“这个,坐上飞机的人就算不是阿桐应该也行吧?”

“这、这么说太过分了吧?实在太过分了吧?”

那是帝都电视台的吉祥物角色,一群又一群的游客不停在它面前摄影留念。

空井一边激动地抗议,一边暗自庆幸理香拿出来取笑的不是自己“拜託她多摸几下”那件事。要是这件事被拿出来取笑的话,自己真的会因为羞愧而死啊。

“就空井先生的立场来说,您想让什么样的艺人坐上飞机呢?”

“欸欸?”

“用同样的语气就行了。”面对惊慌不已的空井,理香紧逼不放地说着。

如果没有来到公关室,自己就可以不必发现这种事情了……这个念头在空井脑中一闪而过。

“其实在你出声之前我都没发现你,感觉和平常不太一样。”

平常理香拜访公关室时,都是由空井负责端热饮给她。

恳亲会上变身成醉鬼美女的时候,她的确一直不断诉说着失去记者职位是多么地令她不甘心。自己的手明明已经碰触到了渴望的目标,然而却在自己觉得快要到手的时候失去了它;就这一点来说,两人说不定是一样的。

“可是防卫省里没有这么多人啊。”

“因为空井先生那边的人,鞠躬动作都非常漂亮啊。”

“刚刚的话,麻烦你再说一次。”

北村“喔”了一声,整个人很感兴趣地凑了过来。

空井自己也没办法掌握自己的坐标,电话另一边的理香立刻换了一个问题:

——咦?真的可以进行得这么顺利吗?应该没有什么陷阱吧?

“身为前驾驶员,我希望能让大家了解驾驶员这个职业。为了达成这个目的而让队外人士坐上飞机,我相信第一线驾驶员们也会谅解的。”

“谢谢您!”

空井拿起了转任公关室之后第一次购买的公事包,从里面拿出自己自信满满的企划书。这可是连那个彆扭的片山,都不得不用“算是相当努力了”来肯定的最后成品。

“这个嘛,蓝色冲击是练习用机,所以种类有点不一样喔。”

喂,这根本就不是“有点大”而已吧!

之所以会说真不愧是他,是因为这位大臣素有“军事狂”这个称号。虽然有不少内部人士觉得这个称号实在有点不妥,不过此时能够因为这个话题而使谈话热络起来,空井实在是相当感激。

“好过份啊!”

“对于这次会议,你有什么感想吗?”

而且空井本来就不知道要怎么从一般对外开放的地方,走到相关人士专用的候客室。

不像普通的鞠躬,那是什么样的鞠躬啊?这个性十足的形容方式,让空井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过呢,还是要麻烦你确认一下能不能配合这边的行程……”

“聚餐的印象又更不同了呀。而且我去的时候,大家都已经把领带和衬衫扣子鬆开了。”

空井等着她说出接下来的话。

“……不过,能够再次找到新的志向,实在令人羡慕。”

“啊,”理香像是恍然大悟似地点点头。“难怪看起来就不像是普通的鞠躬呢。”

完全没有任何犹豫,劈头就是一句超失礼的话。

到最后,空井只好配合理香重新拍摄,直到她满意为止。

出现在会议席上的导播,不管怎么看都是十足十的老手,而且各方面也都给人一种该业界特有的不拘小节的感觉。

“啊!”空井慌慌张张地撤回前言,又赶紧补上一句:“虽然我说我要帮你,实在是太过大言不惭了啦!”然后一边担心自己有没有踩到地雷,一边忐忑不安地望着理香。

“不是啦,因为平常总像是被杀人魔攻击一样被你单方面地拍摄,所以有点想知道最后拍成什么样子……”

“那个讲习要花很多时间吗?”

“我只是在想,原来自己现在有办法平静地说出『我是前驾驶员』了呢。”

空井嘿嘿嘿地笑了起来,伸手搔着头。

从人群当中现身的理香,看在空井眼中就像是救世主一样光辉耀眼。

这时,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现场突然响起了流行歌曲的主旋律。是手机。北村一边举着手表示歉意,一边接起了电话。他说了两三句听起来相当複杂的话,接着便开始和对方谈了起来,看样子似乎是突然有急事。

果不其然,挂断电话的北村马上做出了随时準备离开的动作。

空井慌慌张张地翻开了手边的企划书。他有把体验搭乘的必要条件,全部整理在最后一页当成备注。

“啊,是那个意思啊……”

喝着咖啡稍事休息后,理香再次拿起了录影机。

“这么乱来的事……”

“喔,战斗机就是那个吧?蓝色冲击小队之类的?”

空井一边注意着领结之类的地方一边发问,而理香只是瞥了一眼后,开口说道:“今天看起来还真像个普通人。”

“西田先生有坐过?真不愧是他啊。”

大声抗议的理香笑了出来。她一边笑着抖动肩膀,一边把刚刚录下的档案倒了回去。

北村导播快速地说完后,随即迅速地起身离席。

虽然鬆了口气,不过空井也同时忍不住苦笑起来。

自己还是驾驶员的时候,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对空井来说,战斗机就是自己的梦想与憧憬。自己从来不曾对它的帅气与机能之美产生半点质疑,只是单纯地觉得自己能够驾驭那份机能之美,实在非常值得骄傲。过去在他的世界之中,这种价值观是理所当然的。

“的确,如果宣传对像始终不感兴趣的话,那么公关活动就没有意义了。”

“让那些以趣味为主的外界人士搭乘战斗机,对此您有任何抗拒感吗?”

只是,那些因此大为跳脚、嚷嚷着“这样乱搞实在太糟糕”的人们,其实平常并不会特别想去了解海自认真执行勤务的模样。事实上,这些人对于过去生硬严肃的广告根本不屑一顾,而海自的这支广告的确成功引发了许多正反意见的讨论。

理香就像是了然于心似地,不断点头称是。

“是吗?我一直以为蓝色冲击就是战斗机呢。”

“我不是也说了『我实在太大言不惭』了吗!”

“P免处分对我来说,本来是相当严重的创伤……不过现在似乎终于可以下意识地说出自己是前驾驶员了。大概是看开了吧,自从前阵子——”

这突如其来的良好反应,反而让空井有点紧张却步。

啊,如果换做人际关係的话,这可是相当悲惨的状况呢。想到这一点的空井有点沮丧。

“不,只要一天就够了。另外健康检查报告也会事先将检查项目表交给您,只要在时间允许的时候,前往自己喜欢的医院接受检查即可。”

由于理香这番低语很明显地不只是说说而已,所以空井也不由自主地严肃了起来。——这样说来,她确实曾经说过,自己也是遭遇挫折的人……空井回想起了当时的状况。

“其实我也觉得我们很像,所以没办法置身事外。不过,其实一直告诉自己『我不是驾驶、我不是驾驶』,还不如告诉自己『从今以后,我就能以公关官为职志了』。毕竟,如果只会缅怀自己身为驾驶员的过去,那我的人生不就变成从快要三十岁的时候开始,就得一直怀抱着往事、借此度过余生了吗?”

“如果外出目的地不是自卫队相关设施的话,通常都会穿西装喔。像上次恳亲会是在下班之后,所以男性成员不也都是穿西装的吗?”空井应道。

“只要看到鞠躬动作,说不定就能猜出这个人是自卫队的人。”

企划书的主打标语是,“把《捍卫战士》搬上节目!”虽然是部老电影,但是想要找出最能推销战斗机的文宣,果然还是只有这个最理想。

“可以啊,这是数位的。想看吗?”

等到空井开始抗议,理香才“啊”了一声按住嘴巴,随后立刻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看样子,她在讲出来之前,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轻率发言。

“如果光是默默等待,是不可能有人愿意主动理解自卫队的。儘管自卫队一旦做了不太一样的事情,就会遭受内部和外界接踵而来的批评……”

“我会出现这个想法,可能也有一部分也是托了稻叶小姐你的福。因为当时稻叶小姐只是凑巧在场,所以可能带给你很大的困扰也说不定,不过我果然还是因为在某人面前大哭一场之后变得轻鬆多了,毕竟在队内同事的面前,我一定哭不出来……因此,如果只有我自己得救的话,会让我很过意不去的。”

北村导播立刻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可能是在考虑像阿桐这种忙碌的演员,在时间上有没有办法配合吧。

“我是说看起来不像自卫队的人,感觉上倒像是一个干劲十足的业务员。”

“——不知道,我会不会有逃离的出口呢。”

“这里有点大,所以如果找不到位置的话就打电话给我,我可以带路。”虽然理香事先这么告诉过自己,可是——

听到她的话,空井疑惑地微微侧了侧头。“因为没有穿制服。”理香又补上了这么一句。

“了解了解。那份企划书如果有档案的话,能不能顺便寄一份到我的电子信箱来?说不定有需要寄给别人。”

她大概是希望我说出自己身为前驾驶员的感想吧?空井如此想着。

只要她能了解这一点,空井就觉得自己的想法已经充分传达出去了。

“从『与其一直告诉自己我不是驾驶』那边开始,全部。”

被她这样正面夸奖,空井不禁有点动摇起来。儘管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但是理香像这样放开来讚美自卫队,会不会是生平第一遭呢?

“啊啊……是的。”

“空井先生看起来,似乎对战斗机有着特别深厚的感情呢。”

告诉自己要想着“今后就能以公关官为职志”会来得更好——空井开始出现这个想法的契机,是将协助摄影所花费的人力明快换算成两亿的鹭阪那崭新而鲜明的价值观,还有……

“防卫省应该比这里更大吧?”

“稻叶小姐之所以注意我们公关室,着眼点是放在自卫队的软实力对吧?木暮班长也说这是一个相当新颖的视角,不过我想稻叶小姐当初身为记者的观察能力,也一定对此产生了影响。”

再加上理香正在稍微有点距离的位置操作摄影机,空井感觉比之前在公关室时还要更紧张一点五倍。空井和他打过招呼之后交换了名片。

“你现在在哪里?”

理香终于放下了摄影机。

“不好意思。”

“那个……不妨换个想法吧?你并不是失去了记者这个职位,而是得到了导播这个新职位,怎么样?”

“不过,我觉得如果这种做法能够引起社会大众的兴趣,那么就做也无妨。平日要是真的那样乱来,的确会造成困扰,不过大家平常都是很认真做事的。不管何时前来造访,都能看到我们认真执行业务的样子。”

“对我们来说,鞠躬也算是一种敬礼,所以刚入队时都会被彻底指导纠正啊。”

“……在哪里呢?”

“从画面来看似乎相当华丽,感觉还挺帅气的。”

“咦?”

“虽然这是我第一次推销企划,不过我真的没想过能够得到这么好的回应。如果能够实现的话,那就太好了。”

这里简直像是在举办什么活动似的,开阔的大厅里挤满了惊人的人潮,甚至还摆出了某种维持行进路线的标帜。空井在这片混乱当中到处游蕩了一阵子,不过眼看当初为了开会而提早抵达的时间空档渐渐消失,空井只好举手投降,拿出手机挂电话给理香。

看样子似乎是平安过关了,空井暗自鬆了一口气。因为一下子变得安心,所以他的嘴巴又关不住了:

“唔~嗯,那个讲习啊,有办法配合阿桐的行程吗?”

“……我可以麻烦你一件事吗?”

就连蓝色冲击小队,在一般大众眼中也只有这点程度的认识。

“怎么啦?意外发现自己很帅吗?”

“可能确实也会有人产生抗拒感吧……不过以我个人来说,希望别人更加了解战斗机和驾驶,这样的心情远大过其他想法。如果能够因为知名人士搭上飞机,促使更多人对此产生兴趣的话,那么我认为应该积极地创造类似的机会。”

“那个,我看到了帝都君(注18)的铜像。”(注18:影射富士电视台的吉祥物“笑笑君”(ラフくん),一只蓝色的狗狗。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本书中的“帝都电视台”即为现实世界的富士电视台,但它的电视剧最终并没有在富士月九登场,而是由富士的主要竞争对手TBS,在週日晚间九点的黄金连续剧档期(日九)播出。)

一般大众只觉得“还挺帅气的”,而没办法让他们兴奋地觉得“好厉害”,这就是现实。

如果能让桐原隆史这种等级的人气演员搭乘,想必一定能成为F—15最好的宣传吧。

座落在一想到地价问题就让人快要晕倒的精华地段的气派电视台大楼,光是跨进门可能就需要不少勇气。

“你似乎还是没办法将自卫队看成『普通的人』呢。”

“可以帮我顾一下吗?”理香把录影机放在桌上,暂时离开了会议室。她走到自动式咖啡机旁边,泡了两杯咖啡回来。

在製作企划书的同时,空井也面对到了当自己打算描述战斗机和驾驶的魅力时,还是只能依赖《捍卫战士》这个残酷的现实。当这部电影上映时,空井只是个五岁的幼稚园儿童,因此没能在第一时间观赏。

多年以前,海上自卫队曾经模仿战队风格製作了一支广告,结果饱受各大新闻节目挞伐。抱持善意、愿意拨放的电视台屈指可数,就连当时和公关活动完全无关的空井都觉得,“反正一定会被鸡蛋堆里挑骨头,那就做些比较不会有问题的东西不就得了?”

重新修正的企划书,成功让片山不甘心地说出了“哎,以一个新人来说算是相当努力了吧?”的评语。于是空井意气风发地拿着企划书,前往帝都电视台总部。

这时,理香一边操作着数位摄影机,一边若无其事地说道:

“啊,是的。”

“这种事情不能怪我吧!”

“你现在看得到什么?”

“哎呀,真是的!这里实在太大了,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位名叫北村的导播,负责的是空井也经常收看的黄金时段综艺节目。这个节目的主要内容是请人气偶像担任主持,然后邀请特别来宾上节目。

“不管怎么说,那都是特殊职业吧。……不过,”

“虽然是特殊职业,但并不表示就是特殊的人类吧,我是这样想的。”

“好比说,前阵子协助连续剧拍摄时有过数面之缘的桐原隆史先生……”

空井一边感到有点意外,心想“原来稻叶小姐也会开玩笑啊”,一边开口回答。

空井决定用这个说法矇混过去。

刚刚自己所说的“身为前驾驶员……”的台词,在小小的液晶萤幕上播放出来,空井忍不住喔了一声。

“太好了、终于找到你了——!”

“那个,录了之后马上就可以看吗?”

当空井朝着对方离去的背影鞠躬行礼时,理香关掉手上的摄影机,走了过来。

“谁叫空井先生每次都在我放下摄影机的时候,才说出好话啊!”

“那、那个……基本做法是我们会将举办日程告知给您,然后再从中挑选适合的日子。以前防卫大臣搭乘的时候,也是这么做的……”

“啊,是的。只要和高层讨论之后确定可行的话……”

“咦?”理香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空井见状,立刻闭上嘴巴暗想“糟了!”她变成醉鬼之后的记忆应该都已经消失了,现在当然不能再把事情拿出来讨论。

理香快步走了起来,空井连忙跟了上去。

空井几乎是整个人都要贴上去似地朝着理香跑去。正朝完全相反方向东张西望找寻空井的理香,像是吓了一跳似地回过头来。

其实自己只是努力说些别的,用来掩饰刚刚不小心说错话——哎呀,我是不是在不知不觉间,说了一番很了不起的话啊?

“反正平常都是你泡给我嘛。”

刚脱口说出“有航空生理训练……”之后,空井心想专业用语比较不好懂,于是重新修正了自己的说法。“事前必须接受安全讲习,此外还要提出健康检查报告……”

战斗机获得最大瞩目,已经是上一个世纪的事;这就表示不管是战斗机还是驾驶,社会大众都对他们没有半点兴趣。

“今天我有系得很好吧?”

不过自己已经来了,自己已经发现到了。

“就是这个意思。不是有句话说『爱的反面不是恨,而是漠不关心』吗?我认为漠不关心是最无药可救的状态,可是现今社会的基本状态就是这个样子。所以我们才会在这个状态下拚命挥手、希望各位国民们能注意到我们。”

“实践这个企划需要什么条件,或者说规则之类的?”北村导播又接着问道。

理香坐在刚刚北村导播坐过的对面座位上,递了一个装有咖啡的纸杯过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