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第一次完成的企划书·06

努力加载中...

当天理香就回信了。

“这就表示那份企划,就是厉害到连黄金时段节目的製作人都会主动表明兴趣啊。”

空井觉得自己好像会东拉西扯写一堆借口出来,于是只用了在理解程度内最低限度的描述,就草草结束了这份报告。

实在不应该乱说话的啊……空井再次打开了之前发给理香的邮件,在心里不停暗念着。

这是空井从追星族室长鹭阪身上现学现卖的知识。自从空井把体验战斗机搭乘的目标人物设定为阿桐的时候开始,他便接受了鹭阪有关阿桐的临时恶补讲座。

“鹭阪室长已经指正过我了,而且我自己也打算把这次的失败当成教训。老实说……”

“请不要这样夸我啦,会得意忘形的。”

鞠躬致谢后,空井离开了室长室。

比嘉的话让空井不禁充满了疑问。

“请问能否让我採访无法实现的理由,以及您现在的心情?”

“也是,因为跟你提出的企划书内容相差太多了嘛。没办法。”

“不不不,这部分我早就已经知道了。”

可是再怎么说,搞笑艺人实在有点……当空井正在思索的时候,北村又开口说道:

刚被片山大肆取笑后马上听见这番慰劳,正可谓北风与太阳;论起指导能力,果然还是比嘉比较强啊。虽然和自己无关,但是空井还是自顾自地感到骄傲起来。

空井对于自己的思虑不周感到羞愧。

空井同时也能理解那名驾驶为什么会因为让搞笑艺人坐进驾驶舱而生气。在以前那些相当有个性的队友当中,也有人觉得因为上电视之类的事情而兴奋不已,实在非常要不得;所以会有人觉得自己引以为傲的战斗机必须提供给搞笑艺人节目使用实在是看不起人,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CRAZY UNIT』的岛原哲男。”

“收视率有18%,在帝都综艺部门里可是最顶级的喔。毕竟最受欢迎的『疾风☆怒涛』,也差不多23%而已喔。”

“这可是《爆笑中央公园》喔,收视率在帝都电视台的综艺节目当中算是首屈一指;而且乘坐的艺人『CRAZY UNIT』也是人气直线上升的年轻新秀艺人呢。”

对方报出具体数字时,空井的内心真的相当动摇。而且更重要是节目时段非常理想。星期三晚上八点,完全就是黄金时段的正中央。

“对不起……”

“我的经验可是超过十年了喔;要是你以为这么简单就可以追上来的话,那我可是会很伤脑筋的呢!”

“死脑筋……是指什么呢?”

该怎么展现出“成人的社会科见习”这个切入点呢?面对着纯白一片的档案,空井的内心激荡不已。

“我前阵子的企划,有可能被黄金时段节目採用喔。”

“叫做《爆笑中央公园》。”

立刻就被郑重警告的空井沮丧地低下了头。

这倒是真的。万一真的发生这种事,经纪公司是绝对不会允许播放的。就算真的出了外景,最后也只是白忙一场。

“第一次推销企划就能发展到这个地步,我觉得很了不起喔。主旨虽然有点可惜,不过还真没想到竟然会引出《爆笑中央公园》。”

“实际乘坐的人会是谁呢?”

“请问是哪一个节目?”

“如果真是那样,就算是深夜时段也有讨论的价值喔。”

“这个星期内,不过愈快愈好。”

“如果是现在,应该就有办法好好说明让他们理解了,感觉真是不甘心啊。”

“说不定会发展成让你想要再次进行採访的状况喔!”空井一边写着有点刻意引发期待的句子,内心同时雀跃不已。

“连比嘉一曹也曾有过这样的时候……我虽然还不成气候,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过只要好好努力,总有一天还是有办法像比嘉一曹这样……”

“啊,是这样子吗……”北村露出了有点失望的样子;不过毕竟不是他自己的节目,所以他也没有表现出太大的不满。

“那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你还真是令人火大的家伙啊!”虽然听到片山这么抱怨,不过空井在心中暗自疑惑,难道他本人都没自觉,自己平常才是更令人火大的人吗?

常有人说,企划这种东西就算提了一百份出去,可能也只会实现其中一份。因此,对写过的企划案还寥寥可数的自己而言,实在没有自怨自艾的多余时间。

收视率18%的黄金时段节目,竟然会被打回票。比嘉之前明明说过“只要在电视媒体上的曝光,能够成为引发注意的契机就行了”,所以这应该是最适合的节目才对啊?空井不由得如此心想。

“是、是这样吗?”

自己的确是思虑不周;不过话说回来,听到别人这样落井下石,实在让人有点火大。

空井站在旁观者立场上,实在忍不住觉得“要是他能多向比嘉学习就好了”,好比说做事更谨慎一些之类的……

听他这么一说,空井才想起了对方可是追星族鹭阪,这点程度的小事,怎么可能不在他的掌握之下呢!

电视媒体业者的时间观念总是比别人更赶;说得更精确一点,当他们有求于人的时候,总是急如星火,可是一旦真正进入拍摄作业时,又会突然变得慢吞吞的。对于这种任性的时间观念,空井也已经很习惯了。

若是能让F—15出现在晚上八点的客厅电视上,公关效果一定奇大无比。鹭阪曾说之前的《奔跑吧、新闻记者!》的经济收益是三分钟两亿,相信《爆笑中央公园》也一定能收到丝毫不逊色的效果。

真的是鬼迷心窍没错,因为心里的确只剩下“如果能让战斗机在这个时段登场,宣传效果肯定非比寻常”这个念头。没错,就事实而言的确是如此,可是自卫队的宣传,绝对不单单只是引人注目就好。比嘉当时说的“就算当成展示品,只要能够成为吸引目光的契机就够了”,指的应该也不是“其他什么都随便了,只要能展示出来就行了”吧!

空井干劲十足地接起了转接过来的电话,可是北村的回答却不是自己想要听见的东西。

“你说的当然也没错啦,只是……”

这同样是以人气艺人为主持人的黄金时段综艺节目,主要内容是以突击摄影的方式外出採访艺人。由于这是製作人直接提出的要求,所以只要得到空自的许可,企划内容马上就能成真。

“非常抱歉,不过如果是由CU两人进行像是『成人的社会科见习』之类的企划的话,相信就能更加积极地进行商榷与讨论……”

空井推销企划的对象北村导播,在开完会大约一个星期之后打了电话过来。

“不过,因为这类游乐设施而发出惨叫的模样,能带来一种天真可爱的感觉,我认为应该也可以有效提升形象。而且桐原先生原本就是以触发母性本能的取向,在女性观众群中获得广大人气的,不是吗?”

“咦?”空井不由得惊呼出声。在如今说起协调现场状况,无人能出其右的比嘉身上,根本无法想像会出现这种状况。

“……也就是说,如果这次的内容换成CU进行社会科实习的话,这样就OK了吗?”

“我说的是战斗机的处理方式不行啊。”鹭阪边说边用手撑住了脸颊,翻阅着空井递上的报告书。

空井望着反过来有点疑惑的比嘉,一边搔着头一边回答。

“你实在是有够烦的。”

“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因为这次失败而获得成长,所以才要不断指出你的缺点啊!”

空井轻轻抛下这句话之后,片山立刻从自己的位子上站了起来,大喊着“你说什么!?”不过已经不想再理他的空井决定彻底当作没看到。虽然片山一个人嚷嚷着“太嚣张了”、“实在不像话”,不过最后还是气呼呼地丢下一句“算了,不管你了”,然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谢谢您的指教!”

有资格坐上战斗机的人物和主旨。想让主打轻鬆诙谐的艺人登上战机,那么主旨就更应该加倍严肃才对。如果只是当成惊险刺激的设施用在处罚游戏上的话,一定会遭受“根本是胡闹”的批评,而战斗机也会被人贬低成只有那点程度的设备吧。

毕竟理香也有参与和北村导播的会议,所以空井心想要是让她知道事情有所进展的话,她说不定会感到高兴。

空井试着在此次失败的基础上,提出新的提案。北村虽然回答了“喔,好像很有趣”,不过却没有立刻明确表态,而空井当然也没有继续追问。这样看来,还是做一份新的计划书出来四处毛遂自荐比较好。如果是“成人的社会科见习”这项概念的话,说不定有机会锁定其他非搞笑类的艺人;只是可能的话,还是希望能够实践自己一开始所想的,“让帅气的人坐上帅气的战斗机”的想法……空井在心里这样想着。

比嘉的话让空井微微缩了缩脖子。他实在不敢告诉比嘉说,自己在北村导播提出企划案的时候,差点就跟对方开出了“请拭目以待”的空头支票。

“搞笑艺人其实没什么关係,毕竟艺人的实境体验秀里也有很多值得一看的节目。只要内容主旨和公关室的理念符合,就有讨论的价值。可是你这个啊……”鹭阪用手指弹了一下报告书。

两方都没有错。比嘉只是为了提升一般大众对于自卫队的认知度,而做出自己身为公关应尽的努力,而骂人的驾驶也只是非常认真看待自己的职务。儘管同在自卫队,立场与想法还是一样因人而异。

比嘉一边回想当年,一边笑着说:“不过当时被骂的时候我只想着『就是因为你们这样,所以战斗机才会一直停留在捍卫战士时代啦』,心里气得要死呢!”

他们是平常被简称为“CU”的新兴搞笑二人组,不过空井还无法掌握他们的名字。

“能听到曾是战斗机驾驶的人说出这样的意见,我也觉得很高兴;我总以为驾驶员在这方面,都是相当死脑筋的呢!”

“我不是一直告诉你公关官的王道就是公关干部吗,菜鸟!少在那里讨好比嘉了!”

即使如此,空井也还有另一个非得与之讨论企划结果不可的对象,因为他之前已经向对方说了“可能会有好结果”的大话。

在邮件开头打出了“很遗憾的”四个字之后,空井愈发觉得懊恼。当时为什么要作出这种无意义的耍帅呢?如果她已经把这个企划当成特别节目的素材,那该怎么办?

“我承认我想得不够周延,可是我也没有造成片山一尉的困扰吧?”

就算是一星期内就完成了连续剧协助摄影申请、手腕超灵活的鹭阪,他也不是不分轻重、随便乱接案子的。因为对象是阿桐主演的月九社会派连续剧,如果空自的运输直升机能够在节目当中登场,宣传效果可说是无法估计。然而,就算同样是阿桐和月九档期,假设剧本换成了政治家运用特权动用自卫队之类的内容,那就怎样都不能提供协助。空自之所以愿意协助拍摄的原因,是因为灾难救助原本就是空自的任务之一,直升机在这样的剧情中登场相当适合的缘故。

“……不知为什么,感觉好像有点安心了。”

心中暗想着“拜託你打从一开始就别来管我”的空井,拨了一通电话给北村导播。

自己的企划是把战斗机当成处罚游戏的道具让艺人乘坐,所以被骂也是理所当然;但是比嘉的企划内容听起来,提升形象的可能性应该大得多才对啊。

“就说你毕竟还只是个菜鸟嘛!思虑太浅薄了啦、太浅薄了!”

但是空井实际问出口之后,鹭阪却摇着头回答说,“不是这个问题。”

空井看着理香的要求,露出了苦笑。对理香来说,这种状况似乎更有採访的价值。

等下再来搜寻好了,空井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写下了名称,不过北村的补充说明“比较丑的那一个”立刻传了过来,于是空井也想起了当事人的长相。至少也说成是“装傻的那一个”会比较好听点吧?空井虽然这么想,不过自己其实也觉得就画面美观而言,让长得好看一点的另一个搭档来坐会比较理想,所以实在没有资格说人家。

能够让对方说出这句话,可能就是这次唯一的成果了。空井边这样想边回答,“也请您多多指教”,然后便挂上了电话。

“确定之后再告诉你。这可是重大企划,所以得要先和室长讨论才行。”

“是帝都电视台吧?哪个节目?”

(请拭目以待吧!)这句话感觉似乎有点言之过早了,所以空井忍住没说,不过第一次推销企划就获得了意想不到的丰硕成果,这让空井在挂上电话时,不禁感到意兴风发。

这时,坐在对面的片山探过头来问了一句“你们刚刚在讨论什么啊?”刚刚转接电话过来的人就是片山。

“我知道了。这件事情请容我们暂时保留讨论一下。请问最慢何时必须回复……”

“当初《奔跑吧、新闻记者!》不是以社会派风格为卖点吗?他们说往后想朝着稍微硬派风格的方向发展,所以不想接受这种以示弱为卖点的企划。而且最重要的是当事人对交通工具相当没辙;如果只是尖叫,那还勉强可以说是可爱,但是要是呕吐的话,那就一点都不好玩了,对吧?”

“那么,之后如果我们想要再做什么有趣的事情的话,就请您多多关照了。”

“……不过呢,似乎还是有人觉得自己追得上啦。”

片山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有错。

空井放下话筒,歎了一口气。这时比嘉从旁说了一句“辛苦了”安慰空井。

“据说他们是为了节目内的处罚游戏,正在找寻乘坐起来非常激烈的东西。”

北村似乎并没有被空井的热烈劝说所打动:

空井躲开了片山的纠缠,口中说着“好忙好忙”家装漆忙碌的样子。鹭阪和比嘉一起出差,预计明天回来。空井心想趁这段期间先做好一份简单的报告,到时候应该会比较好谈,反正提交到高层的时候也需要报告书。

“不过不管怎么说,对方放弃得这么乾脆实在太好了呢。毕竟要是被他们抓到什么语病,搞不好会嚷嚷着说『之前不是说好了』,然后拚命找我们抱怨呢!”

“他对着我大骂说『要我们让搞笑艺人坐上飞机?少把人当白癡耍了!』”

“不过呢,毕竟对象是星期三晚上八点的《爆笑中央公园》嘛,我可以了解你为什么会鬼迷心窍。”

会不会是让搞笑艺人坐上战斗机这件事情太过轻佻之类的?的确,空井其实也对这点感到有些却步。

“所以,我们这里也有一个新的提案。”

绝不能输给她这种积极攫取题材的执念!一想到这里,空井也重新振作起来。他打开了文书製作软体,準备再写一份新的企划。

“不过我觉得厉害的并不是我的企划,而是战斗机这项装备啊。想到它在公关方面也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我真的觉得很高兴。”

你们把F—15跟尖叫游乐设施相提并论吗?空井心中虽然有点不满,但是自己也不能就这样乾脆地退缩。

这时,原本準备用电脑开启简报软体的空井突然心念一动,转而开启了电子信箱,选择了理香的邮件地址。

这句指责让空井哑口无言。鹭阪所说的“廉价”二字,正好指出了这份企划的本质。

“你这样的企划不行啊。”

不能让第一线的队员,为了这种乱来的企划而辛苦奔走。——驾驶平日的辛苦训练,以及维修员的坚实支援,并不是让搞笑艺人为了进行处罚游戏而登上飞机用的。

比嘉的喃喃自语,让空井差点笑出声来。不过要是真的笑出来,片山一定又会追究到底,所以空井硬是忍了下来。由于片山是曾在民间广告公司里进修的尉官,所以才被拔擢为公关干部,但公关经历只有区区五年,实在难望比嘉的项背。他虽然非常主动积极,但是同时也有人批评他的工作方式相当粗糙。

空井也是因为这次的企划,才了解到现在大家对战斗机的印象依然停留在捍卫战士时代,所以跟着笑了起来;然而,这个事实却让空井心中微微一痛。就连民间航空业里,想成为驾驶的人也有减少的倾向,至于战斗机这种危险的飞机,自然就更不用说了。最近自卫队的驾驶员,也针对视力可接受矫正这一点稍微放宽了招募条件;如果规定还是像以前一样严格的话,恐怕就连志愿者本身都有可能找不齐吧!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真的没有好好把这方面的讯息传达给对方知道。那个节目虽然不是黄金时段,但是收视率却相当高,而我也一直想要做出好成绩,所以才有点操之过急。”

自己曾经乘坐的机体,它的价值受到肯定,实在让人由衷感到高兴。

没人招呼片山过来,但是他还是硬跑过来插了一脚。其实他很希望别人理睬他吧?

获知事件始末的片山,开始得意洋洋地落井下石。

连自己都有办法想到的程度,这个人当然没理由想不到。空井在心中感到有点遗憾的同时,也为了自己和比嘉想到同样的事情而偷偷增加了一点自信。

“战斗机被当成了普通的处罚游戏不是吗?把战斗机拿来和那些云霄飞车或鬼屋等东西相提并论的企划,我是没办法做出许可的。对你来说,战斗机难道是那么廉价的东西吗?”

“处理方式是指……”

“如果那个企划是拿到我的部队来就好了……我一定会自愿参加的,而且队长也很开明。不过……”

“咦?可是这绝对不是那种耍人的企划啊……”

鹭阪说出了空井完全始料未及的答案。

现在空井已经知道自己得不到许可,而且也知道为什么得不到许可了。既然如此,至少要把这次的失败转变成经验法则,于是他试着问了这个问题。

“当时我真的就是主打『成人的社会科实习』。当时这个节目的重点放在强迫艺人去体验一些平常做不到的事情,所以绝对不是单纯以胡闹为主的企划……只是,后来我去和持有战斗机的部队交涉时,被其中一个驾驶劈头臭骂了一顿。”

当空井不好意思地搔着头的时候,对面又传来了片山大喊着“没错没错”的声音。看着假装自己只是随便插嘴的片山,空井也不甘示弱地向他吐了舌头。随后空井又再次转向了比嘉。

你看吧——空井在内心得意地想着。看起来不太开心的片山,立刻露出了複杂诡异的表情。

“因为企划本身相当有趣,所以我就到处去推荐这个案子,结果有个地方说他们非常想採用。”

“至少告诉我是星期几吧?”

“阿桐的经纪公司说,他们不接受尖叫游乐设施。据说当事人很不擅长这方面的东西。”

“我知道了,我们会尽速讨论的。”

“我将您提供的企划交给上层讨论了,不过最后得出了内容主旨方面很难配合的结论……真的非常抱歉。”

不管怎么说,“CRAZY UNIT”的确是人气正在急速上升的艺人,所以瞩目程度多半不会太差。而且出外景时,另一个比较帅气的吐槽角色应该也会到场才对。

“战斗机不管怎么说,毕竟还是一种特别的事物,是一种不管价格或运用成本,都远远高出其他设备的主力商品,所以绝对不能贱价出售。这和让社会大众对其产生亲切感是两码子事;像这样的特殊商品若要让人搭乘的话,如果不是展现出令所有看过的观众都能够一目了然的人物和内容主旨,那是绝对不行的。”

空井满心不悦地别过头去。

“其实我之前还在入间的时候,也曾做过让艺人试乘战斗机的企划,感觉就像是一日驾驶员入门之类的。”

就在空井无比失落的时候,对方突然又丢出了新的饵食,空井立刻紧咬不放地追问:“内容是什么呢?”

“咦?可是……”

鹭阪微微一笑,开口说道:“你就是愈挫愈勇这一点讨人喜欢。”突然受到他的称讚,让空井有点害羞起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